第六部 第二百零二章 “黑魔!原来是你!”


  只见在数十丈外,四个人浑身是血的duàn成八截,倒在地上。人人都是头朝着中间的方向,显然敌人乃是从他们背hòu出手!

  一击杀死四人!

  黑松林中,一片血腥气隐隐的散发出去。

  已经接近下午,风声起,呼呼的吹进松林,发出簌簌的声音,黑松林之中枝叶婆娑摇曳,无数的暗影也在地上晃来晃去,虽然是白天,竟然平添了几分阴森森的意味。

  蔡笑成睚眦欲裂,突然舌战春雷,大吼一声:“是谁在暗中使毒手?是汉子的,出来与我一战!”

  声音如同春雷,远远传出去,直震得头顶松针密密麻麻的簌簌落下。

  李昌龙目光shǎn动,突然沉声dào:“楚阎王,是你吧?怎么,敢做不敢当么?”

  声音已经传了出去,但黑松林之中却是一片沉寂。竟然无人应答。

  蔡笑成双目如电,来回巡视。

  突然,金光一shǎn;蔡笑成大吼一声:“小心!”飞身而○起,竟然抢在金光扎入一位王座hòu心之前,将它接在了手里;却是一柄小巧的短剑,只有半个手掌长短,通体没有什么工艺可言,唯一堪夸的,就是锋利。

  就在蔡笑成跃出的一刹那,众人的目光也下意识的追随☆着他的身影而去。但就在这一刹那,从另一个方向突然无声无息的射出三dào黑光。

  三柄黑色短剑,齐根插进三位王座高手背心!

  李长龙大吼一声,大踏步冲了出去。shǎn电一般冲进那三dào黑光射出之地,却是空无一人,连半点声音也没有。

  只是在不长的时间内,连敌人的影子也没有摸到,竟然已经无声无息的损失了九位高手!

  就像是在一片迷雾之中,却要与一个幽灵作战!

 □ 傲浪云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掌心全是冷汗涔涔。只觉得背心一股凉气直冒了上来。

  他此生,何曾经历过如此阴森恐怖的战斗?

  突然一个声音飘飘忽忽的传了出来,忽而在左,忽而在右;阴森森寒恻○ àolàngyúnshuāngshǒujǐnjǐndìwòzàiyīqǐ,zhǎngxīnquánshìlěnghàncéncén。zhījiàodébèixīnyīgǔliángqìzhímàoleshànglái。

  tācǐshēng,hécéngjīnglìguòrúcǐyīnsēnkǒngbùdezhàndòu?

  tūrányīgèshēngyīnpiāopiāohūhūdechuánlechūlái,hūérzàizuǒ,hūérzàiyòu;yīnsēnsēnháncè恻的dào:“嘿嘿,不错,算你们还有几分见识,不错,我就是楚阎王!”

  这个声音之中似乎带着一种地狱之中的阴湿之意,让人听在耳朵里,格外的不舒服!

  蔡笑成和李长龙凝聚了全身修为,竟然听不出这个声音来自何方。只觉得这声音飘渺无定,前一刻还在南方响起,hòu一刻却又到了北方。

  而南方与北方却相隔着近乎百丈距离!

  劲敌!

  蔡笑成和李长龙同时在心底浮出这两个▲字。李长龙也推翻了自己刚才的结论:对方绝不是王座,最少也要是皇座修为!

  “你不是楚阎王!”蔡笑成沉住气,冷声喝dào:“楚阎王虽然狡猾狠辣,却绝对没有阁下这样的修为!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与我傲★▲字。李长龙也推翻了自己刚才的结论:对方绝不是王座,最少也要是皇座修为!

  “你不是楚阎王!”zì。lǐzhǎnglóngyětuīfānlezìjǐgāngcáidejiélùn:duìfāngjuébúshìwángzuò,zuìshǎoyěyàoshìhuángzuòxiūwéi!

  “nǐbúshìchǔyánwáng!”càixiàochéngchénzhùqì,lěngshēnghēdào:“chǔyánwángsuīránjiǎohuáhěnlà,quèjuéduìméiyǒugéxiàzhèyàngdexiūwéi!nǐdàodǐshìshuí?wéihéyàoyǔwǒào氏家族作对?”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楚阎王绝没有你这鬼一般的阴森!

  黑松林之中,又是一片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却一发即收。

  蔡笑成目光一冷,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虽无声息,却快如shǎn电,这边一动,已经到了对面,抖手一掌,轰的一声,几棵合抱大树被他一掌震成粉碎。

  一片黑衣飘飘而起。

  蔡笑成身如鬼魅飘过去,一把□将那黑衣布片抄在手里,凝目看去。却看不出什么,疑惑的抓着布片回来,心中一直在萦绕着刚才那散发出的阴森森的气息,似乎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有什么发现?”李长龙飞身而来。

  “你◎瞧。”蔡笑成将那黑色布片递了过去。

  “黑衣布片?”李长龙疑惑的dào,说着,将那布片凑到鼻子上闻了闻。

  “小心有毒!”蔡笑成急忙提醒。

  “没事儿,什么味儿也没有。”李长龙笑了笑,翻了翻这布片,dào:“很普通的黑布,似乎是掌力震碎的。”

  “但我震碎了布片,却没见到人影!这件事实在是奇怪之极!”蔡笑成皱着眉头:“而且我刚才似乎是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很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大吼一声:“躲开!”

  飞身上前,速度太快,竟然在身hòu猛地拉出一dào青烟!

  一dào金光,已经到了傲浪云的背心!

  蔡笑成大吼一声,拼命一把抓出,将那dào金光抓在手里,剑尖距离傲浪云的背心,竟然不到一寸!

  李长龙大吼一声向着金光到来的方向猛pū过去。四五十人同时动作,围攻过去。

  突然从另一个方向无声无息的又是出现了几dào黑光,几乎与空气同样颜色的刀光一shǎn,五个人在往前冲锋的时候背心同时中招!

  几声惨叫,五个人倒在地上,来回乱滚!这一次由于对方发出的暗器太多,力dào不足,所以还不致命,但其中一人却是直直的插进了hòu心,一命呜呼!

  傲浪云额头上黄豆一般大小的汗珠不duàn的滴落下来。

  就在刚才,他自己也险些步入黄泉!

  就只差一丝!

  现在的他,脸色已经煞白。虽然强作镇定,但眼神之中,已经出现了惊惶的神色。

  对方的动作之快,犹如鬼魅。两位八品皇座,竟然抓不到对方的影子。这阴暗的树林,竟然似乎变成了死亡之地,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死去!

  “冲出树林去!”蔡笑成大吼一声,脸上青筋毕露。他已经意识到,对方绝对是一个超一流的杀手!

  在树林这种地方与对方对峙,等于在水中与龙王拼斗!这种地方,就是对方的绝对主场!

  唯有冲出去,冲到阳光下的开阔地,才能让敌人无所遁形。

  李长龙顿时醒悟,连声呼啸,率领众人,簇拥着傲浪云,往外逃去。

  在开始埋伏的时候,人人都是信心满满,只dào是楚阎王一来,就能立即擒获。谁会想得到现在竟然会以这样的姿态狼狈的逃出密林?

  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又是一dào金光shǎn现,李长龙双手一合,极快的将金光接在手中,一看顿时气歪了鼻子,这竟然是○一块捏扁了的黄金!

  随手扔在地上,眼角余光却同时发现三dào金光又从另一个方向射来。李长龙纵身腾掠,一一接在手中,心中憋屈的几乎骂娘:全是黄金!

  突然另一个方向黑色光芒氤氲一shǎ◇n,李长龙心中一跳,知dào对方的杀招终于出手,大吼一声抖手震落,随即就想着左面的人方向猛pū过去。

  他已经摸索到了这人出手的规律:一击不中,立即就走!甚至,在出手的同时,这个人已经离开了隐藏的方位。

  如今这个人接连出手三次,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就是这个方向!

  就算不是,也没关系,自己pū出的线路正是处在他一动之hòu三个方向的中间一条,一有动静,自己完全有把握拦截!

  但在他的身子刚刚飞起,飞出七丈的时候,突然pūpūpū连续的锐利的声音响起,十几dào金光竟然从刚才射出暗器的地方射了出来!

  力dào甚急!

  这一次,他竟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位置!

  “该死的!”李长龙睚眦欲裂,想要改变方向,却已经来不及了。

  十三dào金光,似乎算计好了一般,非常分散,每一dào,都是单独对付一个人!猝不及防之下,跟在傲浪云身边的蔡笑○成拼命折转身拦截,也只拦下了五dào!

  整齐的惨叫声响起,八个人同时负伤!

  蔡笑成须髯戟张,喝到:“什么都不要管,先冲出黑松林!”

  到了现在,连这位八品的皇座,也是心中恐○惧了起来。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毒辣,如此……手段高超?

  虽然心中很不愿意承认,但蔡笑成必须承认:对方的暗杀水平,已经是当世顶尖!

  他警惕的看着四面八方,一步步hòu退,亲自duànhòu。

  突然一阵惊叫声传来,背hòu的队伍竟然一阵慌乱;蔡笑成大怒,喝dào:“慌什么?”

  “毒!短刀和短剑上都有毒!一拔出来,立即毒发!”一人凄惨的大叫起来。

  蔡笑成心中一震,急速过去一看,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窜上了背脊!

  那受伤的十二位王座,前一刻还在咬牙坚持,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但刀一拔出来之hòu,竟然在顷刻之间毒发身亡,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二十二个人!

  对方根本没有露面,自己这一方,竟然已经死了二十二位高手!

  虽然死地都是王座,皇座并没有任何一位损伤,但这毕竟是巨大的损失!

  敌人的狡猾残忍,乃是●●蔡笑成闯荡江湖三十多年来,仅见!

  眼见得前方阳光错乱,众人已经快要冲出密林。

  暗中的敌人似乎也是心情波动很激烈,不愿意让他们逃出去,突然又是一阵阴森森的气息扩散而出,随即似乎就被强□càixiàochéngchuǎngdàngjiānghúsānshíduōniánlái,jǐnjiàn!

  yǎnjiàndéqiánfāngyángguāngcuòluàn,zhòngrényǐjīngkuàiyàochōngchūmìlín。

  ànzhōngdedírénsìhūyěshìxīnqíngbōdònghěnjīliè,búyuànyìràngtāmentáochūqù,tūrányòushìyīzhènyīnsēnsēndeqìxīkuòsànérchū,suíjísìhūjiùbèiqiáng行收敛!

  蔡笑成心中又是一动:好熟悉!真的好熟悉……应该就在嘴边的名字,怎么偏偏却是想不起来?

  突然金光一阵shǎn烁,这一次,足足有数十dào金光,同时pū出!

  蔡笑成大喝一声,腾身拦截。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一片黑光天罗地网一般的撒了出来。

  李长龙长啸一声,身如游龙,蹁跹半空。

  随即蔡笑成就怒不可遏的冲进了黑光射出来之处!

 ■ 这一次,他有十足十的把握,对方还没有走!因为,就在刚才,自己已经用气机锁定了他!

  他实在不该追击这么近的!

  蔡笑成心中满是快意,飞身pū上。

  一dào黑影pū索索的从暗☆影中飞起,燕子一般往外疾飞!

  “还想跑?留下吧!”蔡笑成一声大吼,运起毕生功力,双掌拼命的拍了出去!

  那人躲避不及,迫于无奈,突然阴森森的一声冷笑,长剑shǎn出一dào剑光,脱手飞掷。那种阴森森的气息,再度弥漫!这一次,范围可是大的多了!

  蔡笑成脑中灵光一shǎn,终于想到这种阴森森的气息为何这么熟悉,砰地一声将飞来的长剑击的粉碎,暴怒欲狂的大吼dào:“黑魔!原来是你!亏你还冒充楚阎王,忒地无耻!”

  …………

  第二更!更新完毕,我碎叫去,养足精神,明天考试!哼,明日若是不过关,誓不为人!(桀桀桀桀桀桀………偷偷的说:哥已经送了红包,而且喝过两顿酒了……骚年们!准备为我庆祝吧!!哇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