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极限逃亡


  傲邪云想到这里,眼圈早已经红了。

  保护自己的人,前仆后继的死去,如今,只剩下自己一gè人!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依靠!

  家族,太远!

  现zài,自己只是一gè人,只是傲邪云!不是傲氏家族的大公子,不是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也不是那风流倜傥的邪公子。

  只是一gè被追杀zài逃亡的人!zài子哦机身后,有数千人,数千高手zài围追堵截,想要杀死自己!

  zài这种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傲邪云反而挖掘出了自己的所有潜力!

  杜qīng云壮烈牺牲已经有十五天!zài这短短的十五天里,傲邪云无数次的想要大哭一场,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就☆算无声的流泪,那泪水的味道也瞒不过毒煞世家出身的欧独笑!

  他只能抛弃一切,包括悲伤愤怒,全力的逃命!用自己的所有智慧,去闯出自己的求生之路。

  这十五天,他就像是过了十五年!甚至,比●十五年还要漫长!

  他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如何zài费尽体力的奔跑中,遮掩自己的体味汗味,也学会了如何运用一株小草,来遮掩自己的整gè身体,如何利用山与水的特色,利用太阳光线的折射,造成自己隐身的假象从而脱离包围圈……

  这些,都是zài此之前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如今他才知道,傲氏家族zòng然是第一家族,但照样是吓不住人!傲氏家族没什么了不起的,自己,更加没什么了不起的!

  傲氏家族被摧毁,同样是一片残墙断瓦;自己若是死了,同样也会臭一块地!与天天跪zài别人脚下的乞丐,并没有什么两样。

  zài骨灰盒面前,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这句话是写到这里时,突◎然的感悟。)

  十五天里,傲邪云已经遭受了百次以上的围攻追杀。有好几十次,他都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但都是险死还生的逃了出来。

  此刻,感受着温凉的河水包裹着自己饱受创伤的身体,他才终于z◆ài内心深处升起一种‘安全’的感觉,zòng然这份安全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此刻,他才来得及想一些事情。

  想起最后杜qīng云和秦战的战死,傲邪云悲从心来;杜qīng云和秦战本不应该那么早就死的。但他men却毅然的去死,为什么?

  zài自己转道往北,敌人仍旧大举追杀的时候,杜qīng云和秦战就知道,这一次,必死无疑!

  所以他men要zài身死之前,最后一次促进傲邪云的成长!

  三gè人的逃亡,毕竟不如一gè人的目标小。

  只要傲邪云能够逃出去,就行了!

  但有他men两人zài身边,zòng然傲邪云根本不想依靠他men,无形之中也是一种依靠。根本激发不出他的潜能!那样,真的到了被敌人追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一切都完蛋了。

  所以杜qīng云和秦战开始用实战和自主逃亡来磨砺傲邪云!只要傲邪云能领悟,能够掌握到其中真谛,他自己一gè人的脱逃希望,会比三gè人zài一起大十倍!

  所以杜qīng云才会zài完全不必牺牲的时候,选择了去死!

  只留下少主自己!

  有希望的时候,我men抛弃你,是为不忠!但完全没有希望的时候,我men抛下你自己去死……却是更加的尽责!

  用我men的热血,来燃烧你的灵魂!用我men的生死,去激发你的潜能!

  这是二老根本没有说出来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话,但现zài傲邪云却从自己的心中听到了。

  泪水无声的滑落,融进水中;也只有zài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里,傲邪云才敢毫无顾忌的流出眼泪。

  zài这样的逃亡中,连流泪,也成了一种奢侈!

  河水哗哗的流,傲邪云极力的放松自己的身体,竭力恢复伤势,恢复每一分每一点的体力。

  突然一股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傲邪云顿时屏住了呼吸,身子悄无声息的zài水底滑落着,脚尖一硬,似乎触到了水底的一块大石,傲邪云心中一动,无声的飘过去,伸手一摸,果然是一大块石头,zài水里面,而且,下面还有一gè小小的空洞之处,河水就zài这里形成漩涡,然后继续往下奔腾。

  傲邪云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完全利用水流的冲击力,将自己的身体,很勉强的挤zài了大石头下面。小心翼翼的将芦苇管伸出水面一点点……就静止不动了下来。

  随着河水往下飘,迟早会遇到浅水处,万一被发现,可就有死无生。更何况,天就要亮了,一旦白天来临,自己zài河水里就是gè活靶子!

  他刚刚藏好,突然间嗖嗖嗖几声响,几gè人就落zài了岸上,紧接着衣袂掠风的声音刷刷响起,最少有几十人来到了这里。

  “有没有发现?”一gè声音低沉的问道。这gè声音经过了水流再传到傲邪云的耳朵里,已经显得颇为怪异;但傲邪云依然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

  黑魔!

  少年黑魔的声音!

  “●果然有你!”傲邪云zài水底大石下,暗暗的咬牙。但却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心跳脉搏,都控制的极为缓慢。

  现zài这些生死仇家就zài自己的头顶,一旦被发现,可真是上天无路!

  “没有发现。”另一gè人回答道,声音里充满了疑惑之意。zòng然隔着河水,傲邪云也能从这声音里想象出这gè人皱着眉头惊异不定的样子。

  欧独笑!

  水下的傲邪云心中都zài痉挛,咆哮!

  这是曾经自己的朋友、同伴……

  “你不是说万无一失么?这都多长时间了?”另一gè声音哼了一声。

  梦落!

  “这事情的确很奇怪!原本我与傲邪云zài一起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往他的身上洒一些千日留痕;虽然没有千日那么夸张,但一年之内那种气味是绝对不会消失的,而那种气味,是别的人根本无法闻到的……这段时间里,咱men利用这种气味,已经将他men的人全部杀光了,怎么傲邪云却会突然的失去了这种气味?”欧独笑疑惑的说道。

  水下的傲邪云几乎忍不住一口鲜血就要喷出来。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原来欧独笑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一直为了对付自己做准备。如此的处心积虑,如此的盘算长远……

  难怪他总是能够zài任何的地方,与自己巧遇。然后一同做一些事情……自己一直以为自己与他很有缘,而且欧独笑那时候显得很真诚,处处以自己马首是瞻,很是为自己考虑。所以自己不管什么好事,也都叫上他;比如那一次定军山的赌局……

  虽然那次赌局赔了,但自己乃是一片好心,却是毋庸置疑!

  想不到这一切,换来的是无情的陷害追杀!而所有巧合,所有准确追杀……这一切的根源,都zài欧独笑这句话里:每隔一段时间,就往他的身上洒一些千日留痕!

  原来一直是我!一直是我害了他men!

  想到每一次逃亡,追兵都能够很快的追上来,傲邪云悔恨的心中几乎zài滴血!自己为何早没有想到?

  只听上面有一gè声音道:“果然不愧是毒煞,傲邪云这一辈子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也实zài是三生有幸!想必欧兄当初也没少拍傲邪云的马匹吧?哈哈,傲邪云一向自负智计无两,没想到却被欧兄耍弄zài股掌之间这么多年犹自未觉,欧兄真乃人才也。”

  这gè声音有些猖狂,正是屠氏家族少家主屠千豪的声音。

  欧独笑有些恼怒的声音,道:“废话!zài咱men这种地步,这种地位,谁不防着谁一手?我men一招不慎,换来的可能就是整gè家族的覆灭!谁敢轻率行事?你只知道我对傲邪云暗中下手,难道傲邪云就真的是将我当兄弟么?”

  他愤怒地道:“就算我men现zài共同站zài一起,但其中有几gè人敢把自己的后背完全亮给另外一gè?屠千豪,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屠千豪哼了一声,正要说话,梦落急忙接了过去,道:“欧兄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毕竟,一切都是为了家族,更何况,如今也正是欧兄当初的无意之举,才让我men这一次的追杀如此顺利。起码也是立了大功了。”

  屠千豪这才不说话了。

  水底的傲邪云轻轻叹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欧独笑,我是没有将你当成真正的兄弟,但有一段时间,却是真心的想与你结交的……

  “但现zài傲邪云已经不见了,欧兄最是了解这‘千日留痕’,不妨推测一下,zài什么情况下,这种千日留痕才会消失☆呢?”

  只听上面的欧独笑说道:“发生这种情况,他除了得到解药之外,最少要zài水中停留一天以上,千日留痕的味道才能去掉!因为这是深入肌肤里面的味道,与他自己的味道已经合二为一。”

  ●“还有一gè可能,就是一直身处水里,让清水隔绝气味的传播。而我men一路追来,傲邪云根本没有时间zài水里浸泡一天,根据种种痕迹显示,傲邪云从那边山坡上滚下来之后,应该就落zài了水里……这里就有一条河,傲邪云应该就zài河中。才会让我完全失去感应!”

  水底的傲邪云顿时心中猛地一跳,脸色惨白!

  …………

  连续坐了七八小时,腰椎难受的僵硬了一样。我出去找gè推拿去,月票还有三十票就能登顶,兄弟姐妹men助我一臂之力吧!谢谢你men!!

  我想站到第一的位置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