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天上掉下龙肉来!


  孟超然和谈昙实在是撞到了大运。

  这师徒二人一路慢悠悠的游山玩水一般赶路。遇到灵兽能打得过jiù打打,打不过jiù躲躲。

  遇到人自然也是,有把握的jiù打打,méi把握的jiù躲躲。

  师徒二人一个是万事淡然不萦于怀;一个是肆无忌惮无无tiān;一个是战也潇洒退也潇洒,一个是冲也彪悍躲也彪悍……

  真是绝配!

  在孟超然的心里,是无可无不可;什么卑鄙无耻什么高尚严肃,从他手下施出来都是变成了无所谓。对于要杀自己的人,孟超然潇洒的杀了,绝不拖泥带水,而且斩草除根。

  这běn是江湖的规则,大家都视为理所当然。孟超然自然也不例外。☆

  在谈昙的眼中,却是无事不可做!什么都可以,哪怕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对上至尊,只要孟超然说一声:打!

  谈昙jiù会勇猛无畏的冲上去。

  而这一路上,孟超然那种迥异于其他人的丰富●的江湖经验,也充分的体现了出来。不用发觉看到,只要有一种感觉,孟超然jiù会带着谈昙提前规避,是以一路走到荒原内部,师徒两人连块油皮也méi擦伤过。

  谈昙不止一次发现:正在暗夜之中赶路的时候○,孟超然突然jiù停下了,然后绕路。总要在很远很远的距离之后,才发觉师父为什么会绕路:因为前方不是有强大灵兽,jiù是有强大敌人!

  有时候白tiān,谈昙可以清晰的看到,分明是一派平静的赶路◎,孟超然的胳膊上的汗毛会不由自主的直竖起来……事实证明,前方果然凶险!

  谈昙对自己师父的这种能力实在是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太强大了啊,有这种六识感应,简直是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啊……

  见徒dì红了眼的想学,孟超然只有苦笑。

  tiān知道这些年之中,他为了某些事情被人追杀过多少次?这可都是在生死一发之中摸索出来,经历的生死危机多的到了一定的地步,才会产生这样的灵敏感觉。

  这岂是学jiù能学得到的?

  那tiān两人一路行走,遇到了两个垂死的人。一身的黑衣,从山顶上挣命一般狂掠而来。但到了两人面前不远的时候,jiù力竭摔倒,爬也爬不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孟超然和徒dì正一路悠哉悠哉而来。刚拐个弯,jiù从山顶上摔下这么两个人来……师徒两人都是面面相觑。

  看着这两个黑衣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谈昙jiù想上去看看。

  其中一个黑衣人呻吟了一声,道:“救救……”

  谈昙纵身jiù要上去:“原来还méi死。”

  “慢!”孟超然喝止了徒dì,在谈昙一片不解的声音里,说道:“记得在很久之前,有一位高人说过,在江湖行走,若是看到前方有人昏迷,若不是陷阱,jiù必定是麻烦。而这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办jiù是……”

  说到这里,谈昙也支起了耳朵,地上不能动弹的两个黑衣人也是不由自主的支起了耳朵听着。

  “……最好的办jiù是,第一时间砍下这两个人的头!然后再看这俩人死了méi有……这样做,第一,可以杜绝埋伏陷阱,第二,还可以与追他们的人套套交情,最不济,也能够从死人身上发一笔财。”

  孟超然淡淡的说着,锵的一声抽出了长剑。

  谈昙目瞪口呆:师父实在是太有才了,砍下脑袋之后再看人死了méi有?这……简直是绝招啊,绝对是秘笈啊,真是经验之谈!

  孟超然说完话,méi有丝毫犹豫,一道剑光飞出,jiù将那听了这番话之后正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的两个人的脑袋切了下来!

  然后孟超然还剑入鞘,道:“现在应该méi危险了,你可以过去看看。”

  谈昙有些失魂落魄的哦了☆一声,走了过去。想不到自己的师傅如此的决断……简直是,太酷了……

  毫无原因的杀两个人居然还能引经据典一番……谈昙觉得这种属于极限装比的手段,自己一定要学到。

  但过了不大一会,谈昙j□iù震惊的叫起来:“我草师父!咱们发财了!”

  谈昙一激动,说话连在了一起。孟超然顿时勃然大怒道:“放屁!你再嘴里这么不干不净的,为师立即jiù拔了你的舌头!”然后问:“发什么财了?”

  “这这……这内核真大……”谈昙从其中一人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玉盒子,其中竟然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内核,晶莹璀璨,夺目发光。

  “九级灵兽内核……”孟超然大惊失色,一看其中的五彩光芒和浓郁的tiān地元气,孟超然jiù知道,这下子是真的发了……

  “运气真好!”谈昙爱不释手,咧开嘴笑呵呵。

  “赶紧走吧,运气好个屁……”孟超然嘴角猛的抽了抽,似乎感到了一个tiān大的麻烦正迎面而来,一拉徒dì,拖着谈昙师徒二人箭一般飞走。

  谈昙兀自不舍,频频回头:“师父……那个人身上还méi搜到呢……说不定还有一颗九级零灵兽内核……”

  “你以为九级灵兽内核是大白菜啊……再搜,jiù将我们师徒二人的性命也搜在哪里了。”

  孟超然méi好气的道:“这两人身上有九级灵兽内核,却还被人追杀成了这般摸样,分明是有高手。而且伤痕都很新鲜,追杀他们的人即刻jiù会赶来,■还不快跑等什么?”

  师徒二人走了不过十几里地,孟超然已经在身后布下了十几个迷惑人的痕迹。

  然后才确定了方向,一路拼命赶路,向着人迹罕至之处走去。

  他们几乎刚走了几个呼吸,□jiù有一群黑衣人赶到了这里,翻了翻那两人的尸体,顿时勃然色变:“被人占了便宜!内核已经méi有了,脖颈中剑痕宛然,鲜血犹在外流,这两人绝对跑不远,快追!”

  另一人咬牙切齿:“是什么人居然连我们黑魔的便宜也敢沾!追上之后,定要千刀万剐!气死老夫了!”

  忽的一声,众黑衣人飞了出去,人人心急如焚,拼命追赶。我靠,费了这么大的夫,好不容易才终于要得手,却在最后时刻被人摘了桃子?

  这简直是憋屈死了!

  尤其是这种事情还是发生在以专门黑吃黑闻名的黑魔身上,更加是奇耻大辱……拼死拼活的打了一场,却让别人做了渔翁……尤其还不知道这渔翁是谁……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苍tiān见证,这件事实属巧合。

  那颗九级灵兽内核,正是属于那倒霉到了极点的九级灵兽独角龙的!

  那tiān,布留情在抽取了它一半的精血之后,将这正在极度虚弱期间的家伙一把扔了出去,不知落到了何处。

  至尊一扔的力量,何其恐怖?独角龙落下地的时候,被摔的头晕目眩半tiān不能动弹,更何况刚刚失去了一半的精血,浑身气血不足,更加是毫无战斗力。

  但它最倒霉的还是……这一摔直接将它摔到了一座大山后面!而这里,正有中三tiān的一个中等家族的十几位高手在等着占便宜。

  独角龙落地的时候不仅直接落进了他们的埋伏圈的最中心,而且还当场砸死了一个……

  更悲催的是……掉下来之后它jiù一动也不能动了,除了眨眼睛,流泪,啥也干不了……

  只需要半个时辰jiù能恢复一些,只需要半个时辰啊……独角龙心中狂喊。但……谁会给它半个时辰?半口▲气的夫也不会给地。

  而这个家族出动了最高端的力量来碰运气,也只有两位王座,十几个武尊;这等力量若是参与角逐,恐怕在眨眼的时间里jiù会被吞的渣也不剩。所以他们根běn不敢进去……

  □哪知道横财tiān降,在这外围晒太阳的时候,tiān上掉下来一头半死不活的九级灵兽?还有这等好事?刹那间这个家族十几位高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得懵了!

  这他娘真是有诗云:肚子饿了把头抬,t◎iān上掉下龙肉来!

  如此好事,哪里还能客气?于是众人一拥而上,剥皮的剥皮,抽筋的抽筋,装精血的装精血,取内核的取内核……

  当然,这些人并不知道这头九级灵兽的精血已经不完整,méi★有用了。他们只是乐的合不拢嘴,:哇靠,原běn只想得到几滴,哪想到居然能够直接得到一头……

  这头强大无比的九级灵兽,在至尊手里都méi有丧命,居然如此轻易的死在了一群蝼蚁手里……这不能不说是■tiān意!

  这种死,对一位强大的九级灵兽来说,实在是太憋屈了!

  一番劳碌之后,这头九级灵兽除了一身破肉,其他的都变成了战利品。

  但这十几位高手在察觉并méi有什么危险之☆后,却在惊喜冲昏了脑袋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件绝对可以说是‘自掘坟墓’的事情:这些家伙人人眼露馋光,纷纷央求两位长老,将这九级灵兽的肉jiù地取材,烤几块吃吧?这可是九级灵兽啊,平生哪里能吃到九级灵兽的肉▲?

  这次吃一顿,这一辈子死也不枉了。

  两位长老正在心情极好,乐的合不拢嘴巴,大手一挥,不加思索的jiù同意了。

  于是众人拾柴烧火烤龙肉,忙得热火朝tiān人人干劲十足。 □?

  zhècìchīyīdùn,zhèyībèizǐsǐyěbúwǎngle。

  liǎngwèizhǎnglǎozhèngzàixīnqíngjíhǎo,lèdehébúlǒngzuǐbā,dàshǒuyīhuī,bújiāsīsuǒdejiùtóngyìle。

  yúshìzhòngrénshícháishāohuǒkǎolóngròu,mángdérèhuǒcháotiānrénréngànjìnshízú。
  一边吃龙肉,一边憧憬着得到了这么多好东西之后,家族在中三tiān崛起的美梦。

  jiù在这个时候,残酷的事实证明了‘乐极生悲’这句话是极端的有道理的!

  烤龙肉升起的火焰岂能méi有浓烟?浓烟一起……一直四处奔波毫无收获的黑魔家族第一时间发现了……

  …………

  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