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至尊怒!【第五更!】


  君惜竹一惊,喝道:”“小蔚回去!…,

  蔚公淡淡的一笑,却bú说话,青衫飘飘,站在了她的面前。

  一边的萧肥猪,额bú,萧zhǎng风大怒道:“放屁!前辈xiǎng要你的灵兽血,那是看的起你,给你面!你这臭娘们真是bú识抬举!”

  一步跨上前,竟然既要动手!

  蔚公冷笑一声,一步踏上前,淡淡道:“你这肥猪只要再敢上前一步,本公可以保证,你绝对死在我们的前面!”

  萧zhǎng风一怔,yīn冷的眼神看着蔚公,正要出言喝骂,天空中突然一道劲气落下来,抓住萧肥猪的脖颈将他扔开了出去,一路上噼噼啪啪的连续挨了百十个耳光,到那时打得一个本来就很像猪头的脑袋加与猪头一模一样了。

  只听见布留情怒道:“老夫的事,哪里轮得着你这一个毫无气节,卑鄙无耻的矮冬瓜来管?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夫拔了你的舌头!”苯zhǎng风顿时噤若寒蝉,站在那里,低下头去,眼中闪动着恶毒的神光,却是bú敢让任何人看到。

  上空传来哈哈一声狂笑:“布留情!你可真是zhǎng出息了。这么多的九级灵兽,你随便抓几头也就够了,居然抢人家小姑娘的东西,你知bú知羞?”布留情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君惜竹和蔚公,两人毫无惧色,tǐn直着身躯,全无半点怯意。

  “也罢!”布留情冷冷一哼,道:“既然如此,我也bú强求,莫要让别人说我以大欺小,脸上须bú好看。”说完,就要走了。毕竟以自己的身份既然开了。却遭到了拒绝,实在是大失面。布留情已经búxiǎng呆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空中一阵气机震dàn,又是一个白衣人飘飘而来白影一显,竟然已经到了场中,温文尔雅的作揖:“én前辈召见,晚辈特来晋见。布前辈安好!宁前辈安好!”布留情哼了一声翻了翻眼皮道:“你们执法者,也需要九级灵兽么?为何到了这里来?”那白衣人微笑道:“非也,bú过是这位萧兄违反了○执法者规定的法则,为一己之sī,来到中三天,晚辈bú得bú跟来看看。”

  他顿了顿,道:“至于九级灵兽晚辈是一动也bú敢动的。”布留情哼了一声,瞪了萧zhǎng风一眼道:“这胖还tǐn有魅力,★zhífǎzhěguīdìngdefǎzé,wéiyījǐzhīsī,láidàozhōngsāntiān,wǎnbèibúdébúgēnláikànkàn。”

  tādùnledùn,dào:“zhìyújiǔjílíngshòuwǎnbèishìyīdòngyěbúgǎndòngde。”bùliúqínghēngleyīshēng,dènglexiāozhǎngfēngyīyǎndào:“zhèpàngháitǐnyǒumèilì,居然引动九重天执法者跟踪。”萧zhǎng风早已经噤若寒蝉,冷汗直流。连他自己也bú知道自己前脚下来,后脚居然跟下来了一个九重天执法者。

  就在这时,莫轻舞躲在楚阳身后,看到萧zhǎng风敢怒而bú敢言的狼狈样,再加上他低着头,就整个的加像一个皮球,顿时感觉好笑,凑在楚阳耳朵边上道:“楚阳哥哥那矮胖真好玩,嘻嘻”她说这句话声音极小,楚阳也只是隐约听到!

  但萧zhǎng风乃是何等修为●,顿时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立即脸色一怒一道再冷的yīn毒目光向莫轻舞看来。心道,等这两人走了,老收拾bú死你这个小丫头。

  莫轻舞一说话,她口袋中的小东西顿时也听见了,实在忍bú住好奇之心,从口▲袋里面探出来半个头鬼鬼祟祟的xiǎng要看看那矮胖萧zhǎng风一眼看去,却顿时看到了莫轻舞口袋里那一闪而没的小小的灵兽脑袋,顿时眼鼻一亮。

  者莫bú是……风狐?

  若是得到这东西自己这一次下来的目的岂bú就达成了?他眼珠转了转,随即低下头去。

  “你可以走了!”布留情看着萧zhǎng风冷漠地道:“莫要以为我bú明白你的心中打算,滚!”萧zhǎng风肥硕的身躯颤了一下,道:“晚辈谨遵前辈号令,绝对bú敢乱来。”他眼珠转了转,道:“只bú过,这个小姑娘乃是我们家族严令要缉拿的人,晚辈要将之带走。还请前辈成全。”

  说着一指莫轻舞。

  楚阳顿时大怒!踏前一步,还未来得及说话,只见布留情皱起了眉头,看着萧zhǎng风:“你们家族要你下来捉拿这个小丫头上去?”

  zhǎng风恭敬的道:“还请前辈看在当年与先祖萧晨雨那一段交情的面上,成全晚辈这一次。,…

  他口中的萧晨雨,正是当初的九大世家之一萧家的创始人!当年曾经与布留情有过一段交情。只bú过búzhǎng时间,也是失踪了。

  布留情此刻突然听到万年之前故友的名字,bú由得心神一阵怅惘,似乎这万年岁月历历而来,皆在目前,bú由得zhǎng叹一声,道:“晨雨幕阳bú悔剑,秋叶春波俱迎风呵呵,一万年了好吧,老夫就答允你!”

  萧zhǎng风忍bú住心头喜狂喜,道!”多谢前辈!”

  布留情冷哼一声,道:“你xiǎng要的,bú过是她口袋里的风狐吧?呵呵…bú过我成全你,因为你提起了一个一万年前的名字,触动了我的心境。但是虽然成全你,却bú代表着我就bú惩戒你!若是天下人人都与你一般当我布留情是傻瓜那岂bú是很是让老夫无颜?”说着怒哼一声,这一哼声如同一计巨槌凌空而来,萧zhǎng风的左肩,突然间粉碎成一片。惨厉的大叫一声,脸色变成煞白,哆哆嗦嗦的道:“多谢前辈教训。”“去吧。”布留情冷冷地道。

  萧zhǎng风转过头,直起身,虽然刚刚被废了一条臂膀,但以他君级修为,却还是bú将眼前这几个只有区区王级的人放在眼中。

  锵锵锵!

  顾独行罗克敌纪墨三人zhǎng剑同时出鞘,漫天雪空突然一片萧杀。一股沉郁的雄浑气势猛然爆发,却是董无伤缓缓抽出了自己的墨刀!

  顾独行双眉立起,眉如剑,眼光锐利如剑:身躯tǐn拔如剑,zhǎng剑在手,连人带剑在这一刻似乎变成了一个bú可分割的整体,散发着凛然杀意,锁定萧zhǎng风!

  董无伤双眉一挑,如两柄宝刀突然同时出鞘,眼光如两记喜刀,纵横飞出。整个人似乎化作了一柄yù要斩破天地的大刀,身躯微微前俯,便如即将猎食的猫,锁定萧zhǎng风。

  楚阳上前一步,站在莫轻舞前面,双手负后,傲然看着萧zhǎng风。

  剑灵得到楚阳指示,已经全神贯注:接掌楚阳身体,务必要在一击之内,尽出九劫剑十六招,灭了这个令人作呕的矮胖!

  哪怕在这两位至尊前面暴lù身份,也在所bú惜!

  布留情咦了一声,喃喃地道:“五个上好的根骨!有血xìn,有勇气,可惜了”显然,在他眼中,楚阳五个人根本bú会是萧zhǎng风的对手。

  但他已经做了承诺,就bú会改变。

  萧zhǎng风狞恶的大吼一声:“上!”三人同时扑了上去。

  “上你妈!”一个声音突然传了下来,紧接着,高空之中一个声音喝道:“这肥猪!你敢将你的手指碰到那小丫头一个指头,你试试?!”但这声音有些晚了些,萧zhǎng风的肥硕的身躯已经扑了出去。yù收也收bú回来了。

  换做谁,也是毫无半点顾忌了!因为布留情说话了,而且答应了,谁敢拦阻?所以萧zhǎng风根本没有xiǎng到这件事件居然还能够横生枝节。

  他当然知道宁天涯也在,但布留情都说话了,难道宁天涯居然bú给面?这是一定要给的!换做自己,就肯定给!

  所以他就很利索的扑了出去。带着雷霆万钧之势!

  所以他就悲剧了!

  他没xiǎng到,现在的宁天涯那里还在乎什么布留情的面bú面?!

  宁天涯一直在高空等着,死活bú下来暴lù自己的〖真〗实目的,就是清楚的知道这“天yīn之体,先天灵脉,的宝贵之处!他唯恐自己暴lù了目的,被布留情这货看出来莫轻舞的资质,从而跟自己抢徒弟因为两人虽然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却是都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都没有收徒弟。但两人都有一个心结:这一身绝学,难道就没有传承?有朝一日自己离开这个世界,难道这一身惊天动地的功夫就只能成为传说?

  将心比心,宁天涯知道,若是自己是布留情,那也是非抢bú可的。

  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只要拖到布留情一走,那就是万事大吉!

  哪xiǎng到眼看着布留情就要在大损颜面的情况下走了这个死胖居然搞出来这么一出!居然直接将主意打在了莫轻舞的身上!

  一时间,宁天涯气的肚都要涨破!若是人肉能吃,恐怕他早已经将这死胖一口口的嚼碎了吞了下去!

  我那个靠!这形容猥琐的矮胖真是●个该死的搅屎棍啊!

  此刻见到这胖居然扑向自己的徒弟,宁天涯哪里还能沉得住气,但一句喝止之后,居然毫无效果?

  宁天涯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居然直接跳了下来。

  萧zhǎng风眼看就要抓到莫轻舞,而顾独行等人也已经御剑赶来就在此刻!

  萧zhǎng风的身突然间bú见了。

  转眼一看,只见萧zhǎng风已经被一个穿着灰袍的老头一只手举在了半空里,另一只手啪啪啪三个耳光抽上去:“老夫说的话就这么bú好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