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竟然是至尊莅临?


  这个白衣人一个人说话,竟rán好像是整个天地都在复述。都在迎合,都在配合,群山都在回应,回音!

  声音轰轰隆隆的冲向高空,高空之中的雪huā在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竟rán停止了下落!就这么漂浮在空中……

  上方,那奇怪的lǎo头儿怪笑一声,道:“那你又来做甚?”

  这声音很平常,却是居高临下。一个先说话,一个后说话,但两个声音,竟rán在空中对撞了一下!

  砰地一声沉闷的微微响声,漫天凝结着的雪huā,突rán刷的一声,落了下来,啪的一声,如同一堵雪墙落在地上。

  这短短的时间里,由于雪大,在空中已经凝结了一层,重量也增加了许多。雪墙落★下之后,上空的雪huā才开始恢复了正常速度落下。

  两人的身躯都没有半点震动,一片云淡风轻,显rán是势均力敌,一个高一个低,遥遥对峙。

  “我来采一点灵兽精血,炼炼药。、,白衣人轻声□一笑,道:“看来这么多年,你的修为是一点也没落下,看来我们之中,谁是天下第一,还要斗个几年那。

  “天下第一”上方的灰袍lǎo者嘿嘿一笑,道:“当初lǎo夫若不是bèi九劫剑主那混蛋伤了经脉,早就将你毙在掌下,哪里还轮得到你来跟我争天下第一?”

  “你说这句话简直是放屁。”白衣人不愠不火,用一种谦恭有理的态度,温和的骂道:“当年你bèi他伤了经脉,lǎo夫何尝不是bèi他打断了tuǐ?截了tuǐ上经脉?相差也就只隔着一年而已,你还拿出来这等陈年lǎo醋来说什么?”

  这两人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就这么闲话家常一般的说起话来。

  下方,楚阳猛地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耳朵里轰轰雷震!

  上一届九劫剑主!

  这两个人,竟rán是与上一届九劫剑主交guò手的人!

  那岂不是说这两个lǎo家伙,到现在为止已经活了一万多年?

  〖我〗日啊◇●,这得是什么样的骨灰级别的lǎo怪物啊。

  楚阳顿时警惕起来难怪剑灵提醒自己,看来若是自己lù出九劫剑,这两人是真的有可能看得出来自己就是九劫剑主的!

  想到这里,楚阳严命剑灵不要乱动□●,这得是什么样的骨灰级别的lǎo怪物啊。

  楚阳顿时警惕起来难怪剑灵提醒自己,看来若是自己lù出九劫剑,这两人是真的有可能看得出来自己就是九劫剑,zhèdéshìshímeyàngdegǔhuījíbiédelǎoguàiwùā。

  chǔyángdùnshíjǐngtìqǐláinánguàijiànlíngtíxǐngzìjǐ,kànláiruòshìzìjǐlùchūjiǔjiéjiàn,zhèliǎngrénshìzhēndeyǒukěnéngkàndéchūláizìjǐjiùshìjiǔjiéjiànzhǔde!

  xiǎngdàozhèlǐ,chǔyángyánmìngjiànlíngbúyàoluàndòng不要跟自己联系,告诫九劫剑不要乱动,一切陷入沉眠之中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而这两个人竟rán在争夺“天下第一,名号!那岂不就是说在目前的九重天,就以这两人的修为最是厉害?再也没有别的人能够超得出这两个人去?

  真是强悍啊!没想到今天在这极北荒原,居rán能够遇到如此的人物,简直是意外之极!

  不止是楚阳,除了莫轻舞不知道“九劫剑主,是个什么东西之外君惜竹和蔚公子顾独行等人还有一干王座都是惊得猛的张大了嘴巴,有几个人痛苦的哼了一声,却是下巴脱了臼。

  万年前与九劫剑主娄guò手的人物!我的个天哪……

  只听着那灰袍lǎo者哼了一声道:“只怪那混蛋突rá◎n失踪了,要不rán,lǎo夫非得找他讨回这一笔账不可!”白衣人呵呵一笑,摇头低笑:“宁天涯,你还是这般大言不惭,空口白牙泛泛而言……当真是让lǎo夹不齿。”上空灰袍人怒道:“布留情,难道你就不想报那★一剑之仇?装什么大度?当我不知道你那yīn险毒辣卑鄙无耻恬不知耻无赖下流肮脏之极的真面目么?”白衣人布留情淡雅的摇头:“我当rán想,可是他已经失踪了或者说是死了。既rán找不到,却又天天挂在嘴边上作甚?空自让自己发火愤怒而已。除了让自己生气,实在是没有半点别的用处,宁天涯,不是我说你你实在是应该好好的跟我学学,你xiōng中的格局实在是太小。”说完,他居rán情真意切的叹息一声。似乎对这位纠缠了一万多年的lǎo对手很是怜悯,很是可

  ……,

  彼此纠缠了一万多年,布留情怎么能不明白这位lǎo对手的脾气,他知道自己这番话一说出来对方定rán会大怒,自己要做好准备,与这lǎo东西找个地方大打出手……

  但他万万没想到宁天涯居rán是嘿嘿的一笑,道:“管他格局小

  不小…跟你学个屁。”说着,居rán在上空坐了下来,仰起头看着天空雪huā,道:“你赶紧办事,办完○了,就赶紧走吧。lǎo夫要在这地方晒晒太阳。”布留情顿时大为错愕!这lǎo混蛋怎么突rán间就改了脾气?这可不像他啊……………

  刹那间居ránbèi他弄了一头雾水:晒晒太阳跑到中三天的极北荒◇原来晒太阳也就你这个lǎo不死做得出来!这里一年四季,全是yīn云密布大雪纷飞,哪里来的太阳?

  这lǎo混蛋撤谎也不认真!

  正在寻思,只见远方呼噜噜一阵响,一个大冉球跑了guò来,气喘吁吁。

  走到近前一着。才知道是一个矮胖子,扁平的头颅,直接按在了脖子上一个大肚子,上下震颤,两条几乎看不到的小短tuǐ不断的交错着跑步就像是一个大西瓜下面插了两根筷子,上面安放了一个小甜瓜。

  走得更近了一些,只见此人圆圆的脸,圆圆的鼻子,圆同的眼睛,圆圆的嘴巴,最离奇的是,圆圆的额头上居rán还有一个圆圆的大瘤子……………,

  “前辈前辈”矮胖子一路跟头连天的跑来,在接近的时候居rán不敢使用灵力,满头大汗的跑到白衣人下方,气喘吁吁的道:“小的萧家萧长风拜见前辈。”

  这个矮胖子,居rán取了如此一个有意境而且很潇洒的名字!众人听见,几乎喷饭。但却有些不敢:萧家萧长风!

  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之一的簧家的人!

  上三天九大家族的人来到中三天,直接如同钦差大臣一般:谁敢轻易得罪?

  白衣人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个矮胖子,良久才摇了摇头,温和的骂道:“妈的,你真是白瞎了这个意境如此优美的名字”

  “是长风矮胖的身体一阵鞠躬,抹着脸上的计水道:“是小人的不是,不该糟践了这么优美的名字等小的回到家族,一定禀明家主,将名字改了。”

  “改成萧肥猪吧。”布留情淡淡地道。

  “多谢前辈赐名!小的从今天开始,就叫萧肥猪了!”萧长风居rán雀跃的回头,喝道:“听见了没?前辈已经替我改了名字,以后叫我萧肥猪知道嘛?”

  这个矮胖子当rán听到了白衣人布留情的话,自rán知道,这个白衣人在目前的九重天,就是至高无上的人物!哪里敢有半点不敬?不要说bèi对方讽刺一句,就算是对方逼着他去吃屎,只怕他也会欢天喜地的去大吃一顿!

  绝对不敢有半点犹豫!

  众人一阵目瞪口呆。

  这也是上三天九大主宰世家的人?怎么如此的软骨头?

  唯有蔚公子盯着这个“萧肥猪”眼中神色复杂。这个萧肥猪,真是可大可小,yīn险毒辣,一旦发现有超级高手在这里,立即就换了态度,不惜低声下气,只求保住xìng命!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若是布留情现在离开这里,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将会立即遭受萧肥猪的毒手!bèi他灭。!

  他是绝对不会容许这些人活着去宣扬他此刻的卑躬屈膝的无耻嘴脸的!

  布留情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在一边候着!”

  rán后布留情转guò头看着君惜竹,和善地笑道:“小姑娘,我知道你刚刚得到了一份灵兽精血,而lǎo夫现在要炼药,急需大量的灵兽精血,不知你是否可以割爱?放心,lǎo夫不会亏待于你!”

  君惜竹一阵踌躇,心中矛盾,辗转良久,才拿定主意,仰起头道:“前辈神通广大,想必现在也能够看得出来,晚辈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正需要灵兽精血来冲关。

  虽rán对前辈许下的条件也是谗涎yù滴但委实是有些为难。”

  楚阳忍不住咂咂○嘴。

  这女人真是太强子!

  连至尊跟他要东西,居rán也毫不拖泥带水的当面拒绝了布留情真的没有想到君惜竹居rán会拒绝,他说出那句话,就想着下一刻就要接收灵兽精血了,正在等待着,考虑▲zuǐ。

  zhènǚrénzhēnshìtàiqiángzǐ!

  liánzhìzūngēntāyàodōngxī,jūrányěháobútuōnídàishuǐdedāngmiànjùjuélebùliúqíngzhēndeméiyǒuxiǎngdàojun1xīzhújūránhuìjùjué,tāshuōchūnàjùhuà,jiùxiǎngzhexiàyīkèjiùyàojiēshōulíngshòujīngxuèle,zhèngzàiděngdàizhe,kǎolǜ着要给对方什么东西作为补偿,没想到对方居rán扔上来了这么硬邦邦的一句话。

  “你的意思是拒绝我?”布留情皱起了眉头,脸上微微的变色,居rán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出来了这一句话。

  君惜竹点点头,道:“是的,晚辈拒绝!”

  她笑了笑,道:“晚辈虽rán不知道,这极北荒原为何会突rán出现了这么多的九级灵兽,但料想定rán是与前辈你有关。前辈需要九级灵兽精血,这些九级灵兽就出现了◇。”

  布留情微微点头,眼帘半合,道:“不错。”

  “晚辈同样不知道,拒绝了前辈会有什么后果”君惜竹抬起头,坚决地道:“也知道灵兽本是前辈引出来的,但晚辈若是错guò这一次机会,恐怕终☆生都无法进阶!”

  她淡淡地道:“请前辈谅解。”

  蔚公子淡淡一笑,踏前一步,与她并肩而立。锐目看着上空的布留情,竟rán是没有半点畏惧之色,虽rán实力天差地远远远不如,但蔚公子此刻表现出来的气势,竟rán与布留情隐隐有一种分庭抗礼之势!

  虽rán我不如你,虽rán你是至尊,但你若要动手,我就不惜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