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叫君惜竹!


  “还不快去找?!”莫星辰一声大吼,莫氏家族整个de行动了起来。------精彩kāi始-----www.^_^51O(拼音o).net

  按照一般de说,一个十一岁de小女孩能跑到哪里去?就算跑出十几里路也不过如此吧?就算是世家子弟,跑出个几百里……在十一岁de时候应该算是很牛叉了吧?

  所以一kāi始莫氏家族de人都很轻松,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 ◎
  连续搜查三天之后,大家de脸都黑了下来:整个莫氏家族de地盘几乎被掘地三尺,莫轻舞踪影不见!

  莫星辰咆哮大怒!

  大长老莫无心漠无表情,看着莫星辰在训斥手下,良久,莫星辰一☆
  liánxùsōuchásāntiānzhīhòu,dàjiādeliǎndōuhēilexiàlái:zhěnggèmòshìjiāzúdedìpánjǐhūbèijuédìsānchǐ,mòqīngwǔzōngyǐngbújiàn!

  mòxīngchénpáoxiāodànù!

  dàzhǎnglǎomòwúxīnmòwúbiǎoqíng,kànzhemòxīngchénzàixùnchìshǒuxià,liángjiǔ,mòxīngchényī挥手,喝令所有人滚蛋,坐在一边生闷气。

  “小舞可能是决意要离kāi家族。”莫无心淡淡地道:“所以,此刻恐怕已经走出了莫氏家族de地盘了吧。”

  “何以见得?”莫星辰睁大了眼睛:“她一个小小女娃儿,呆在家族里面多好?这么绝情de跑出去!真是忤逆不孝之女!这么多年,我们莫氏家族那一点亏待了她?真真是气死我了!”

  莫无心眼光一闪,道:“自古女生外向,这一点亘古不移!小舞她……呵呵,星辰;这件事暂时不要张扬出去,一切保密!派人出去秘密寻找……与梦家de合作,不能中断。婚约,继续维持。这……才是重要de。”

  “是。”莫星辰生过了气,又担心起来:“可是小舞这么跑出去,江湖人心险恶,该有多危险。”

  “危险……又如何?一个已经废掉de莫轻舞,你就算再牵肠挂肚,又能如何?她能为家族创造delì益,已经就这些了……”莫无心冷淡地道:“关键是你要看到家族lì益!就算是小舞不再回来……但梦落也没有见过小舞吧?随便找个人顶替,也就是了。我们莫氏家族这样年岁de女孩子,应该还有不少吧……”

  “我明白大长老de意思了。”莫星辰沉默了一下。

  “嗯,若是顶替,现在就要着手了,做好万一de准备。”莫无心枯瘦de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万一到时候穿了帮,可就不好。”

  “是。”

  “不得不说,星辰你教育儿女……还是有所欠缺。”莫无心长叹一声,恨铁不成钢de道:“看看你de儿子,看看你de女儿……两个儿子争权夺lì你死我活,一个女儿不顾养育之恩,不知报效家族,稍有不顺即离家出走……”

  说着,长叹一声,拂袖而去。----我要小说网-----www.51o.nEt----

  莫星辰呆呆de坐了一会,突rán脸色扭曲了一下,举起手掌一下子拍在桌子上,紫檀木桌子哗啦一声变成了一堆粉末,喃喃自语道:“什么叫做两个儿子争权夺lì你死我活?那是我儿子优秀!别人想要争,争得了吗?什么叫我女儿只遭受了小小打击?先把人从天堂打进地yù,又从地yù里捞出来lì用,代价是一生……换做谁……谁能受得了?”

  “他冇妈de,我妈我女儿那是因为我是她爹……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莫星辰扭曲着脸:“我骂行,别人骂……不行!哼……”

  这些话,当rán是不敢明摆着说出来de。

  “哼,就算我知道你de苦处,等你回来,老冇子也要好好de教训你!”莫星辰说着也是拂袖而去。

  …………

  莫轻舞自从骑上快马,唯恐被家人追上抓回去,除了必要de休息,一直是快马加鞭,以最快de速度赶路,六天后,已经是越来越是荒凉,路上de行人,也是越来越少……

  但连续de骑马,莫轻舞娇嫩de身子怎么受得了?她虽rán强忍着,但两条大冇腿内侧也已经磨得血肉模糊。实在不能再骑马了,莫轻舞只好休息一会之后,将伤口包扎了一下,改为步行;走一步,皱一皱眉头……

  “都说是闯荡江湖闯荡江湖……这闯荡江湖也累得很啊。”莫轻舞抹了一把头上de汗,嘟着小嘴,道:“他们天天说de江湖跟画儿似地,说什么又有铁血又有柔情de,◎哪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哼,再也不信他们de话了……”

  皱了皱鼻子:“别de啥也没看见,就觉得蚊子不少……也很孤单……”

  一边抱怨,一边赶路。

  正在这时,后面尘烟大起,◇一队骑兵,飓风一般卷了过来,马上骑士都是黑盔黑甲黑色衣袍,就像是一朵巨大de乌云,狂卷而来。

  莫轻舞急忙拉着自己de瘦马,躲在了路边。

  马队轰隆隆从她身前掠过,马上骑士连眼角也没看■她一眼;就狂风一般卷过去。随即就是一辆华丽de马车,有八匹神骏de黑色骏马拉着,马鬃飞扬,飞奔而去。

  但就在经过莫轻舞de身边de时候,突rán马车里有人“咦”de一声……

  随即一▲声喝令,前面de奔驰de骑队竟rán在刹那间止住,随即立即拨转马头,往回驰来。只是在顷刻之间,就已经回到原地,将莫轻舞一人一马,密不透风de围在了中间!

  “你……你们要干什么?”莫轻舞惊惶地看着。

  咯吱咯吱,马车驰了回来,停在她de面前。

  莫轻舞分明觉得,一股强大de气势,从马车上倾泻下来,隐隐感觉,马车里,有一双锐lìde眼睛在看着她。

  所有骑士,甚至包括战马,在这一刻都是鸦雀无声!

  良久,一个声音慢慢地从马车车厢里传了出来,声音冰冷肃杀:“十一岁de武师?有趣de很啊。”

  莫轻舞浑身一紧,强忍心中de害怕,弱弱de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马车里de人冷冰冰de笑了起来,突rán严厉地道:“我现在在问你,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声音冷酷,透露着一股绝对de权威,清晰地表现出:一■”

  “wǒshìshuí……”mǎchēlǐderénlěngbīngbīngdexiàoleqǐlái,tūrányánlìdìdào:“wǒxiànzàizàiwènnǐ,nǐshìshuí?jiàoshímemíngzì?cóngnǎlǐlái?dàonǎlǐqù?!”

  shēngyīnlěngkù,tòulùzheyīgǔjuéduìdequánwēi,qīngxīdìbiǎoxiànchū:yī句话回答不好,就是人头落地de下场!

  莫轻舞被一股强大de气势震慑着,几乎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连自己de思想似乎也被禁锢一般,竟rán情不自禁de就要说出实话。

  但就在这时,却是一股愤懑之情从胸口猛地冲了起来:我在家族被人欺负,没人看得起;现在出来了,居rán随便碰见一个人就随意de欺负我?我莫轻舞生来是被人欺负de吗?

  突rán一股强烈de叛逆之情冲起来,脑海中竟rán一阵清醒,道:“我姓楚……我叫……楚……小阳……”

  “楚小阳?”马车里de人声音没变,但却让人感觉到有些好笑和意外de意思:“你从哪里来?”

  “柳河镇……”

  “到哪里去?”

  “去……沧澜战区……”

  “到那里去干什么?”

  “找人。”莫轻舞突rán觉得自己越说越是流lì起来。

  “找谁?”

  “找我哥哥……”

  “你哥哥是谁?”

  “我哥哥叫楚大阳……”

  马车里de人突rán一声冷笑,慢慢de道:“不错,非常不错,一个十来岁de小家伙,居rán能够在我de面前说谎,居rán还越说越流lì了……”

  “我没……”莫轻舞惊惶de道:“我没说谎……”

  “没说谎?”马车里de人淡淡de笑了笑:“既rán没说谎,那我问你……你是男de还是女de?”

  “男de……”莫轻舞小冇脸苍白。

  “男de?”马车里de人一声冷哼,突rán厉声道:“来人!将他衣服脱光了看看男女!”

  “不不……我是女de女de女de……”莫轻舞顿时两手紧张de抓住了自己衣襟,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大声叫道。

  马车里de人似乎噗de笑了一声,随即又冷冰冰地道:“你不是没说谎吗?”

  莫轻舞嘴唇颤抖,低下了头。

  “你也不叫楚小阳……你应该也不是柳河镇,更加不是去找楚大阳……”马车里de人淡淡地道:“不过,你去沧澜战区去找人却是对de。”

  莫轻舞只觉得浑身de汗毛一下子炸了起来。

  “而你去找de人……”马车里de人淡淡地道:“应该是叫做◇莫天机吧?是不是啊,莫轻舞小姐?”

  莫轻舞毛骨悚rán,这个人竟rán知道自己de身份?直以为马车里de人是鬼魂,突rán尖声叫起来:“你是谁?”

  “哼哼……”马车里de人不答,道◆:“前几天刚听说莫氏家族千金跑了,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真没有想到,你一个十一岁de小女孩子,居rán孤单一人跑出来了四千五百里!当真是不容易……”

  随即就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rán后干净lì落de道:“将她带上来!如此送上门来de横财,如何能不要?等此事完了,派人分别去找莫天机和莫星辰;让他们两人各自出赎金,底价,两千万两!”

  里面一个声音道:“这样不妥吧……毕竟只是这么一个小孩子,也挺可怜de……找到了也就送她回家罢了……”

  那冷厉de声音断rán道:“不行!莫星辰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我找到了就要给他送回去?他还不配从我手上不花一分银子就接人!莫天机同样没有这个资格!”

  他哼了一声,道:“分文不取,那更加不是我们de风格!”

  莫轻舞被人送进了马车,只见马车宽广de车厢之中,铺着de竟rán全是冰熊de雪白皮毛,两边各有一个茶几,一边de茶几上,摆着一架古琴,座位上坐着一个温婉de少女,星眸如醉。

  对面,却是一个黑衣女人,约有三四旬,柳眉星眼,乌发如云,若是年轻个几岁,定可称为一代绝色;但脸上寒霜冰冷,眼神锐lì如刀,她不必动,就充满了沉沉如山de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此刻,她正冰冷de打量着莫轻舞,森rán道:“莫小姐可能听说过我de名字,我叫君惜竹!”

  …………

  第三更!这一更比较费事……晚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