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奇怪的组合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你混蛋!”少女与涌如山:“我杀这条蛇就shì为了蛇头中的蛇核!啊呀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蛇核?”谈tán茫然。(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这里的蛇还跟苹果枣一样,有核?

  孟超然在一边几乎憋得肚子疼,这时终于上来劝解。少女见有外人在场,气呼呼的放开了谈tán,奔跑□的前去查看那三个已经成了肉酱的蛇头…,翻看一遍”一无所获,一屁股坐在地上,yù哭无泪的道:“我的蛇核,…”,“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谈tánmō着鼻子走了过来,他现在似乎也感觉自己做错了:“咳咳,sh◎○ì我救了你呀,姑娘,这算不算shì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少女泪汪汪的看着他,脑筋有些不拐弯。

  你这也叫英雄救美?你这叫臭美吧?还没美到位的的那种!

  “shì啊。”谈★tán得意地道,一得意,忘了保持震惊的神色,道:“我师兄说过,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从此郎情妾意,成就一段千古佳话…“”,“以…………以身相许?”少女结结巴巴地说道,看着这个家伙,实在想不到这混蛋不仅坏了自己的好事,而且还将蛇核砸烂”让自己徒劳无功,最后居然还厚着脸皮想要自己以身相许?

  他那里来的这么的厚脸皮?

  “对啊!以身相许!”谈tán理所当然的道:“我shì英雄你shì美人,我救了你,难道你不该以身相许么?再说了,我武功高你xiōng脯大,我长的英俊你屁股圆,绝配啊!”

  谈tán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急忙酝酿了一下情绪,突然“震惊,的道:“哇!难道你认为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还配不上姑娘你么?”

  说着,震惊的挑着眉毛。

  “呕……”少女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姑奶奶这次可真shì遇到克星了………,终于,在孟超然的翰旋下,双方终于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面对面”谈tán还有些愤愤:我都英雄救美了”她居然不以身相许?

  少女也愤愤:这家伙简直就shì个神经病。

  在孟超然高超的谈话技术下,用一种春风化雨一般的润物细无声的询问下,那少女不知不觉之中就被孟超然那亲切的笑容套出来了自己的全部资料……,…

  咳!孟超然也不容易,为了套取自己的徒弟一见钟情的这位女子的资料,不惜出动了美男计”“”

  xiè丹凤,xiè氏家族:少家主xiè丹琼的妹妹,而且shì,xiè氏家族重点培养的女子。具有天才般的潜力”“”

  虽然长得不大好看”但一般女人有的,她都有。而且绝对shì大出好几个型号的!

  就shì脸蛋稍微平凡了一下,不过”也属于中上之姿。但这一点缺陷,用那傲人之极的火爆身材完全能够弥补!

  而且犹有过之!

  虽然现在两人相处情况不大妙,但孟超然对自己的徒弟那种死缠滥打的神功有百分之一万的信心。

  而且还有超级无敌的厚脸皮神功和自恋绝学……

  孟超然认为徒弟搞定这小妞不在话下“……,嗯,唯一有些麻烦的就shì这小妞的家室,不过”这一点暂时不用操心”先搞定了个人再说,至于其他的……届时让楚阳去操心好了。

  孟超然很不负责任的想。

  大家都shì往沧澜战区进发的”而xiè丹凤此次出来”据说shì被xiè丹琼骂了,赌气自己跑出来的………,这简直shì天赐良机啊。

  于shì孟超然在这一路上故意的或者远远走在前面,或者远远吊在后面,给这,小两口,创造机会“…………

  于shì乎,就看到这两人一凑到一起就shì火爆★之极”全武行天天上演,一天好几次。

  幸亏谈tán提升的很快。竟然与xiè丹凤这位被家族用无数灵药催起来的天才不相上下,一开始还在吃亏”但打了几次之后,居然开始有攻有守。再打了三天之后,谈tá■★之极”全武行天天上演,一天好几次。

  幸亏谈tán提升的很快。竟然与xiè丹凤这位被家族用无数灵药催起来的天才不相上下,一开始还在吃亏”但打了几zhījí”quánwǔhángtiāntiānshàngyǎn,yītiānhǎojǐcì。

  xìngkuītántántíshēngdehěnkuài。jìngrányǔxièdānfèngzhèwèibèijiāzúyòngwúshùlíngyàocuīqǐláidetiāncáibúxiàngshàngxià,yīkāishǐháizàichīkuī”dàndǎlejǐcìzhīhòu,jūránkāishǐyǒugōngyǒushǒu。zàidǎlesāntiānzhīhòu,tántán居然占据了全面上凡…

  而且谈tán这货有个最大的好处或者优点。看到这一点之后”孟超然才发现自己一直低估了自己的这个弟子:这家伙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这一点让孟超然这位做师傅的又sh□ì担心,又shì欣赏。

  于shì这一路上,经常看到谈tán很shì龙精虎猛的将xiè丹凤掀翻在地”然后骑在身上一顿猛揍。除了不打脸,其他的地方那shì百无禁忌!

  xiōng,屁股,◇□ì担心,又shì欣赏。

  于shì这一路上,经常看到谈tán很shì龙精虎猛的将xiè丹凤掀ìdānxīn,yòushìxīnshǎng。

  yúshìzhèyīlùshàng,jīngchángkàndàotántánhěnshìlóngjīnghǔměngdejiāngxièdānfèngxiānfānzàidì”ránhòuqízàishēnshàngyīdùnměngzòu。chúlebúdǎliǎn,qítādedìfāngnàshìbǎiwújìnjì!

  xiōng,pìgǔ,大tuǐ,逮到哪儿打哪儿!

  砰砰砰捶沙袋一般甚走过瘾!

  而xiè丹凤就在谈tán身下”一边奋力挣扎着”一边叫骂着”一边挨持……,…

  最令人惊叹的shì:xiè丹凤挨揍之后,绝对不哭!而shì想方设法的要打回来!而且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

  这xìng格真shì太好了!

  于shì这一路上这样的情景几乎shì随处可见、随时可见!

  而孟超然要用战斗来磨练谈tán的这个目的几乎还未进入沧澜战区腹地就完成了一半:这全shìxiè丹凤的功劳,虽然其中充满了xiè丹风的委屈血泪……

  遇到灵兽,两个人都shì争先恐后的冲上去。

  因为xiè丹凤此一行的重要任务,就shì获取灵兽皮毛和内核。而谈tán一来shì为了磨练武技,二来也打算凭借着这个发家致富。

  两人打下来的内核,泾渭分明,各自收自己的。井水不犯河水。谈tán决不会故意讨好的送给xiè丹琼这shì我打的,凭啥给你?你还没答应以身相许!

  谈tán的理由很充分。

  这与一般男子追求女子的情况大相径庭。

  而xiè丹琼也绝不接受谈tán的馈增:这shì你的,凭啥给我?你又不shì我老公!

  两个人都shì财mí到了一定地步,但却都shì很有原则。而且很坚持原则。

  这一点让孟超然看的嘴角抽搐,哭笑不得。

  发展○到后来,不知道shì谁提起来的:打赌!赌斗!

  每打一次,要有赌注,输了的交出来成为赢家的。

  而赌注通常就shì一枚或者几枚灵兽内核。

  可以想见的shì:谈tán只输了几次★,而xiè大小姐则shì很悲愤的一路输下去,于sh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辛辛苦苦打下来的灵兽内核,几乎全进了谈tán的腰鬼……

  谈tán的腰包”只进不出!

  这让xiè大小姐抓狂了。她也越来越努力的去打灵兽获取内核,然后得到了赌注之后再回来与谈tán对战,然后输掉……然后再去打……,如此周而复始……

  跟着这两个小疯子,孟超然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shì该笑了……

  算了”反正走出来历练的,就由得他们去吧……

  于shì三人这奇怪的组合就一路吵吵闹闹打着架,进入了沧澜战区……

  中三天闹成一团的时候,下三天中州城也shì杀气弥天。

  第五轻柔□的清洗依然在继续,但,促成了这一切的楚御座,此刻却正在荷huā湖上,泛舟钓鱼: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潇洒。

  荷huā湖并不shì很大”但却也不小,方圆数百里,在这等内陆地区”的确可说shì非常◇□的清洗依然在继续,但,促成了这一切的楚御座,此刻却正在荷huā湖上,泛舟钓鱼: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潇洒。

  荷huā湖并不shdeqīngxǐyīránzàijìxù,dàn,cùchénglezhèyīqiēdechǔyùzuò,cǐkèquèzhèngzàihéhuāhúshàng,fànzhōudiàoyú:zhèxiǎorìzǐguòdénàjiàoyīgèxiāosǎ。

  héhuāhúbìngbúshìhěndà”dànquèyěbúxiǎo,fāngyuánshùbǎilǐ,zàizhèděngnèilùdìqū”dequèkěshuōshìfēicháng大的湖了。

  现在隆冬刚刚要过去,虽然已经开始化冻,但地上的青草却也只lù出了一点点小nèn芽儿。吹面不寒杨柳凡……,说的就shì这种时候。

  荷huā湖上,依然shì一片凋零,寒冬时◇节被冻结在湖面的荷叶,此刻也如同一块块的破布一般飘着。丝毫见不到夏天的时候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入荷huā别样红的壮观美景。

  楚御座白衣胜雪,手持着一根细细的钓鱼竿,坐在一艘比自己的屁股也大不◇了多少的小船上,在水面上东飘西荡。浮萍一般的飘来荡去。

  就像shì碧绿的水面上漂着一朵白云。

  鱼竿上的丝线一动一动的,忽而被拉紧嗖嗖作响,忽而蜷曲着飘在水面上……

  原来已经有鱼儿上了钩。而且这条鱼还不小……

  而奇怪的shì,鱼儿已经上钩了,可shì楚御座却不收杆。

  只shì任由那鱼儿在水面之下一股一股的使劲”拉着这艘小小的小船飘来飘去……

  “真过瘾!”,楚御座手持鱼竿,感受着水面下的拉力,很shì心旷神怡:“钓鱼的乐趣,难道真的在鱼?非也非也!难道shì垂钓的过程?非也非也!不过shì鱼上钩之后的这一刹那,那种令人心悸的〖兴〗奋快感罢▲了……”,“如今,这种快感我却shì在持续的享受”楚御座仰天长叹:“爽!”,“扑哧……”有人笑出了声”却shì在他的不远处,也有一艘稍大些的小船,上面”有一个身穿锦袄的小丫头,也在有模有样的持着一根钓☆▲了……”,“如今,这种快感我却shì在持续的享受”楚御座仰天长叹:“爽!”,“扑哧……”有人笑出了声”却shì在他的不远处,也有一艘稍大些的小船,上面”le……”,“rújīn,zhèzhǒngkuàigǎnwǒquèshìzàichíxùdexiǎngshòu”chǔyùzuòyǎngtiānzhǎngtàn:“shuǎng!”,“pūchī……”yǒurénxiàochūleshēng”quèshìzàitādebúyuǎnchù,yěyǒuyīsōushāodàxiēdexiǎochuán,shàngmiàn”yǒuyīgèshēnchuānjǐnǎodexiǎoyātóu,yězàiyǒumóyǒuyàngdechízheyīgēndiào鱼杆,一手托腮,在钓鱼。

  少女的神色之间,有些百无聊赖。此刻听见楚御座这番谬论随风而来,忍不住扑哧一笑,扬声叫道:“喂!这个书呆子,你钓到鱼了吗?”,楚御座脸色一沉,很shì不喜的道:“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古人云,女儿家要谨守fù道,笑不lù齿;古人云……一男一女见面不得随意说话,古人还云……你应该叫我这位公子,而不shì这位书呆子…………”,“哈哈…………”少女咧着嘴笑了起来,lù出尖尖的一对小虎牙,揉着肚子道:“哎呀呀,你这个酸秀才真shì……你古人云古人云的,云的我都晕了……”,“姑娘此言差矣!”,楚阳摇头晃脑,带着一股几乎要扑鼻的酸腐的书生气息,教训道:“中生现在不shì秀才,shì以…………不能以酸秀才称之……”,证在码字,却被告知菊huā告急……顿时急了眼!哇靠,刚冲上来没有几秒钟,难道就被接着赶回去?擦!弟兄们,操家伙!跟我上。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