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我、问、nǐ、叫、什、么、名、字!”青衣人一字一字的问道,一双眼睛,突然变得锋锐之极,让人不敢直视!

  八个字,居然如同在楚yáng的耳朵里面连续地响了八声惊雷!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震荡感觉,似乎整个天地在这一刻突然崩塌!

  “nǐ很在乎我的名字?”楚yáng强忍着强烈的震荡了起的不适,突然强烈的升起来一种◆逆反的感觉:nǐ是谁呀?nǐ算老几啊?nǐ问我的名字我就告诉nǐ?

  “说。(quán文字xiǎo说阅读,尽在ωωω. ( )”青衣人的声音很平缓,似乎意识到了刚才的声音震荡对●nìfǎndegǎnjiào:nǐshìshuíya?nǐsuànlǎojǐā?nǐwènwǒdemíngzìwǒjiùgàosùnǐ?

  “shuō。(quánwénzìxiǎoshuōyuèdú,jìnzàiωωω. ( )”qīngyīréndeshēngyīnhěnpínghuǎn,sìhūyìshídàolegāngcáideshēngyīnzhèndàngduì楚yáng造成的伤害。

  “凭什么?nǐ想知道我就要说?”楚yáng冷笑道。竟然有一种赌气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已经好久没有了。

  “nǐ不说,我立即杀了他们。”青衣人平静地道,伸手一指远处正拼命往这边跑的顾独行等人。

  这家伙第一个为兄弟挺身而出,绝对是个重情义的人。

  “好,我说!”楚yáng立即屈服;青衣人这一招,的确是打中了他的死!

  “我叫楚yáng!”楚yáng很不爽的道:“nǐ是否要给我说个媳妇?”

  “哼哼…。”青衣人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楚yáng…,给nǐ找个媳妇……,又有何难?”

  突然一手蓦然伸出,掌心发出强烈的吸力,竟然将楚yáng的身体嗖的一声吸了过去,楚yáng只感觉浑身如同被一万道绳索捆成了粽子,一动也不能动不由大怒道:“nǐ干什么?”

  “干什么?”青衣人笑了笑,突然抓住他的一双脚腕,将楚yáng◎倒提起来,晃了几下。顿时楚yáng身上装着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啧啧啧……xiǎo兔崽子,身上的东西还真不少。”青衣人看着地上一duī东西,突然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妈的,怎么quán□是阴人的东西?,、

  楚yáng被倒提着,身子晃来晃去,忍无可忍的道:“草!我实力不行不阴人难道等着被阴啊?!”

  青衣人侧过头想了想,居然很赞同的道:“这话说得有理。”

  说□着用脚将楚yáng身上掉下来的异西拨来拨去,突然脸色越来越难看,喃喃自语的道:“怎地没有?”

  突然嗤嗤几声,将楚yáng身上的衣服录了下来,顿时,楚老大马上遭遇了罗克敌的待遇,从上到下一丝不▲挂。

  青衣人居然瞪着眼睛看着,居然还专门瞧了瞧楚老大的,啧啧连声:“家伙头真不xiǎo妈的,看这样子能生能养的…,不过,咋会没有呢?”

  楚yáng几乎吐血!

  “混账!快放★我下来!我我我…,我要杀了nǐ!”楚yáng只觉得血冲头顶,一时间暴怒起来。

  噗的一声,楚御座光着被扔在雪地里顾不得风度,赶紧手忙脚乱的先穿衣服。这个过程中青衣人倒是没有打搅,只是用手挠了挠◎头,一脸的懊丧和迷惑不断的喃喃自语:“这么像…,怎会没有?”

  “楚yángxiǎo兔崽子,nǐ父亲是谁?”青衣人冥思苦想的想了良久突然抬头问道。

  “我父亲?早死了!”楚yáng愤愤的道。青衣人一说没有,楚yáng立即就意识到,恐怕这家伙实在找代表着自己身份的那块紫晶玉髓!

  那块紫晶玉髓楚yáng早已经拜托剑魂,收进了九劫剑空间里。眼前这家伙敌友未分怎么肯轻易地拿出束?

  “放肆!”青衣人大怒,一声怒喝,啪的一巴掌打在楚yáng脸上,怒冲冲的道:“这是nǐ说nǐ自己父亲的话么?”

  “王八蛋!住手!”数丈之外传来整齐的一声怒吼,顾独行等人披头散发的赶了回来。见到这青衣人殴打楚yáng,顿时一个个眼中喷火,愤怒的叫了起来。

  青衣人的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喝道:“闭住nǐ们的嘴!然后安静的站在三十丈之外!有发出一点声音…,我就捏碎他的骨头!”

  顾独行等人个个气的几乎吐血,但楚yáng在人家手中,无可奈何,愤愤的看了这家伙一眼,站在原地不动。

  “嘿嘿…。”楚yáng用手背缓缓擦去嘴角流出的鲜血,冰冷的笑了起来,道:“nǐ紧张什么?我爱怎么说…,nǐ管的着么?”

  青衣人气的胸膛起伏,狠狠的盯着他;楚yáng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

  过了一会,青衣人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平静,颓然道:“好了,我不和nǐ斗气!我问nǐ,nǐ可曾见过这么大xiǎo一块,这种形状,通体都是紫晶的玉佩?”

  说着,他用手在雪地里画出来一个玉佩的形状。

  “没有见过。这是什么?”楚yáng神色不动,眼色不动,淡淡的说道。

  这青衣人画出来的,正是自己的紫晶玉髓的形状!

  “没有见过…”青衣人的眼神变得苍凉而迷惘,喃喃地道:“怎地会没有见过。

  “nǐ父亲是谁?nǐ母亲叫什么名字?nǐ祖父叫◇什么名字?nǐ是哪一个家族?祖籍是哪里?”青衣人的眼中带着一股希冀,一连串的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我父亲叫楚大壮,猎户;母亲杨氏;所以我叫楚yáng。我祖父叫楚英俊,所以我长得很英俊;我家籍★贯,铁云国大青州帽儿山依波湖靠山屯。我没有什么家族,猎户出身。”楚yáng眼睛也不眨一下,很流利地报出了自己的‘籍贯”看他的流利样子,似乎让他完整地背下族谱也不是什么难事。

  “楚大壮…楚英俊■”楚杨氏…,铁云国大青州帽儿山依波湖靠山屯…。”青衣人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仔细的看着楚yáng的脸,喃喃地道:“不应该呀……,不应该呀……”

  “哦?难道我…,长的跟nǐ认识的人很像?”楚yá◇◆ng不动声色地问道。

  “的确很像!”青衣人似乎情绪甚是低落,轻轻的叹息一声,皱起眉头,道:“为何会这么像却不是?”

  “哦?那个人与nǐ关系很深?”楚yáng晒笑着。

  “果●然不浅!”青衣人意兴阑珊,道:“也姓是…妈的!”

  看得出来,青衣人现在已经有些失望,而且不想说话了。

  但他不想说话却并不代表楚yáng也不想说话,这个问题对于楚yáng重要之极!他岂能不问?

  楚yáng敏感的知道,这个人定然与自己的身世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楚yáng现在却不敢说什么。

  自己的身世绝不简单,这一点毫无疑问。这个人是仇人?还是家人?单凭一两句话,楚yáng如何敢信任他?

  而且,楚yáng心中,不知怎地竟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情绪,这种情绪,类似于近乡情怯。

  我到底是被主动抛弃的还是被被动抛弃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毫无疑问,若是答案是主动抛弃的…,那么,终此一生,楚yáng都不会回到这个家族!报复这样的事楚yáng自问自己还没冷血到报复亲生父母的地步,但却不会让他们找到,也不会承认自己身份这是肯定的!
★   这些事情没有确定之前,楚阻是不会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的。

  他的顾虑很多。

  楚yáng活了两世,早已经不是那种见到亲人就开始痛哭流涕的孤儿心态;有nǐ们,我是我;但nǐ们不要我,■抛弃我,我还是我!

  我照样能长大,我照样能成才!我依旧能得到我想要的!

  但这些,都不能掩盖楚yáng心中的痛。

  正在想着,突然身上一紧,又被青衣人抓了过去,嗤嗤几声,浑身衣服又是精光…,青衣人瞪着眼睛,将他的quán身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楚yáng这一次连咒骂的心情也没了。

  实力远不如人,咒骂有用?

  “没有胎记…,妈的,怎么生得这么干净?”青衣人居然咒骂一声。接着楚yáng就感觉恢复了自由;干脆不穿衣服了,光着坐在雪地里,姿势很豪放的对着这个家伙。

  “穿上衣服!”青衣人脸色发黑。”还是算了,万一啥时候您要是再想看看,我还得脱。”楚yáng落落大方的道:“没事,我不介意。莫说nǐ是男的,就算nǐ是个女的,我也不介意。”

  青衣人一阵瞠目结舌,恨恨的偏过头,吐了口唾沫,脸上黑线越来越浓密,咬牙切齿的道:“xiǎo子,nǐ该庆幸nǐ不是!nǐ若是…就凭nǐ这张嘴,老子一天也打nǐ八百遍!”

  “谢谢了。”楚yáng慢条斯理的开始穿衣服,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呵呵笑道:“看见了我,nǐ是不是特自卑?”

  “自卑?”青衣人不解。

  “很大吧?”楚yáng骄傲的前后挺了挺腰,扭了扭。

  “滚!”青衣人顿时七窍生烟,道:“xiǎo子,莫要以为nǐ跟我…长得很像我就不敢杀nǐ!”

  楚yáng冷冷道:“我并没有指望nǐ什么,不管如何quán在nǐ的一念之间,…。”楚yáng仰起头,淡淡道:“nǐ爱咋地,就咋地!那是nǐ的事,跟我毫无关系!”

  “若是我要杀nǐ呢?””那……也是nǐ的事!,、楚yáng淡淡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

  “有种!”青衣人沉默了一下,神态萧索的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天空出神。良久之后,才长叹一声,低声地道:“还要找到什么时候……□。”

  突然向楚yáng道:“xiǎo子,今天一见,也算有缘。我打了nǐ一巴掌,nǐ也骂了我一顿,我这就要走了。、,

  楚yáng平静的点点头,道:“不送。”

  【 我要xiǎ○o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