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次击掌,一个传说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不得不说,打开那个柜子的瞬间,一向见多了金银财宝的顾独行也狠狠的吓了一dà跳!

  金光耀眼,金子!金砖!金锭!全是○金子……还有一尺多厚的巨额银票……

  一时间,顾dà少有些晕头转向,一时间只以为自己进了某个dà财主的金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还有就是……楚阳竟rán就将自己安排在了金库中,而且不限制自己……呜呜,这种在穷途末路之中被人信任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太温暖了……

  楚阳恳切的一挥手:“顾兄,你我一见如故,说这些就见外了。”心道,在我那里,还有好几柜子哪,足足洗劫了几十个dà财主,哪能就这么点点家底?不过那些我还有dà用……

  顾独行连连点头。突rán心头升起一个疑问:“楚兄,你既rán有这么多钱,为何还要卖……那等名剑?”

  昨夜这家伙可说了,不卖就吃不上饭的。可这一柜子的金子银票,作何解释?这些金子,足够三辈子dà财主花天酒地的了,吃不上饭?这是何等滑稽?

  “请原谅,顾兄。昨夜是我欺骗了你。”楚阳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顾兄,这等名剑,你就当真以为,我是随便卖了?我只不过是看着明剑蒙尘,有些可惜。所以,费尽心力,要为它们寻找一个好归宿……”

  楚阳叹息:“这等利器,总要掌握在合适的人手里,屠戮●天下,笑傲江湖;在风雨鲜血之中展现chū它的绝世风采,才是名剑最终归宿。”

  “一个人想要找一柄合适的剑何其难?但一柄剑想找一个合适的主人,则更是难上加难!难得顾兄与我志同道合,我也正好偷偷懒,呵呵……”

  “原来如cǐ。”顾独行笑了起来,心结尽开,笑得很满足。心中,悠rán升起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这等名剑,本就不是买卖之物啊。哪怕楚阳因cǐ而动了些心机,那也是因为看重自己啊。

  不得不说,这种产生好感之后的心态,就是不同。因为一旦有这种温暖的感觉chū现,就算对方做的是错的,也会自己就给对方找好借口了,而且找的还是令自己舒服的接口……

  “当rán,为名剑寻找真主固rán是心愿。但也要赚足我们吃饭的银子。”楚阳微笑道:“更何况,若是名剑之主不付chū一定代价的话,就算他拿到手中,也未必会珍惜。”

  顾独行点点头,深有同感的道:“不错,记得当初我得到黑龙的时候,简直是历经了千辛万苦……”

  两人相对而笑。与前世那纵横天下的腾龙剑皇相比,现在的顾独行,无疑是少了几分看透一切的睿智,多了几分少年的冲动和稚气。

  楚阳自rán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有着什么样的价值。顾独行的固执,对剑的痴迷,对人生的坚持,行事的执拗,前世一生都没有改变。

  这样的人,绝对可交为友。

  楚阳并没有顾独行那样刚硬如剑的坚持;在他看来,那样的坚持简直有些犯傻。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心中对顾独行的欣赏。

  这种性格的差距,也就是前世的楚阳之所以成为“武尊”,但却不是“剑尊”的原因。因为他虽rán用剑,但他的全部本领,却不只是剑。◆

  “顾兄,我这几柄剑,与你的黑龙相比,如何?”楚阳问道。

  “论锋利程度,要超chū我的黑龙。论坚硬程度,也要超chū我的黑龙。”顾独行认真的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但在我心中,我的▲☆黑龙,还是独一无二。你这几柄剑,虽rán是世间难寻难见的神兵,但我总感觉却少了什么东西!若是让我选择,我还是选择我的黑龙。”

  他的手指爱惜的抚在腰间剑柄上,眼神中在这一刻流露的感情,是那样的▲真挚。就如同一个一往情深的少年,看着自己的爱人。虽rán自己的爱人并非是国色天香,跟顶级美女站在一起,还有长远的差距。但能够拨动他的心弦的,却永远只是这一个人。

  其他的美女固rán可以让他惊■叹欣赏,但若是选择一个共度一生的伴侣,则只cǐ一人!

  缺少了什么东西?楚阳心中一跳。

  顾独行的感觉没错。这几柄剑看起来锋锐无匹,但却是真的缺少了东西。因为,其中的铁精已经被九劫剑吞★噬!而那个,才是一柄剑真正的神髓。

  没有了铁精,这几柄剑,只是密度高到了吓人的地步的铁块,而绝不能成为传说中的神兵!因为它们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灵性。

  宝剑有灵,杀人饮血越多,宝剑就更加是灵气逼人。但这几柄剑就算屠戮了整个天下,也只是凡铁一块。

  这其中的细微差距,唯有到了剑王之上,那种高层次的剑客在战斗的时候,才能真正的现chū这云泥之别。在cǐ之前的境界,不会有任何人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同!

  但顾独行虽rán现在只是剑宗,却已经凭着敏锐的直觉,感觉chū了这几柄剑的不对劲!

  “顾兄,我在cǐ弄这个天兵阁,并不全是为了这个。”楚阳沉吟了一下,道:“我还有其他的目的。但这天兵阁,却也有存在的必要。这其中,很复杂。也很凶险,我需要你的帮助。”

  楚阳笑了笑:“其实我一开始真的没有想过,会有你这样的人来。但你既rán来了,我就不会放你走。我相信你☆,更相信我的眼光。”

  顾独行眼中闪chū由衷的笑意,道:“好。”

  只是一个字,却是顾独行的承诺。他能听得chū来,楚阳这段话,隐藏了很多东西,但却是真心话。发自肺腑!

  所◇,gèngxiàngxìnwǒdeyǎnguāng。”

  gùdúhángyǎnzhōngshǎnchūyóuzhōngdexiàoyì,dào:“hǎo。”

  zhīshìyīgèzì,quèshìgùdúhángdechéngnuò。tānéngtīngdéchūlái,chǔyángzhèduànhuà,yǐncánglehěnduōdōngxī,dànquèshìzhēnxīnhuà。fāzìfèifǔ!

  suǒ以他一口答应下来。

  不管如何,只是为了,眼前人顺眼。其二,这个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帮了自己!

  两人相对一笑,两只手掌,重重的拍在一起。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日的这一次击掌,就成就了一个九重天dà陆的传说!

  “我来自一个dà家族。顾氏家族;这样跟你说,你可能不会了解这顾氏家族四个字的分量,说实话,在这整个下三天,也未必有人能够知道顾氏家族的恐怖。”顾独行端着酒杯,目中泛chū一丝留恋,深刻的感情:“我是这个家族族长的义子。我的亲生父母,因意外死亡之后,义父就将我接到身边,悉心栽培。”

  楚阳点点头,心道我不知道顾氏家族谁知道?那样的巨无霸家族我要是不知道,简直可以一头撞死!

  嗯,原来传闻有误,这位顾氏家族未来的接班人,竟rán是顾家的义子,而不是嫡子。

  “义父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顾独行道:“两位义兄,常年对我排挤,而我,也真的从没有想过,要去跟他们争什么,抢什么。所以一直逆来顺受。我很清楚,我只是这个家族的义子;这个家族的权力核心,不属于我。”

  “纵rán我将来有所成就,我也会守护这个家族,不让这个家族任何一人受☆到伤害,但我却绝不会成为这个家族的主人。”顾独行微笑着,这样的微笑,在他雕刻一般线条分明的冷硬脸上,显得那样的不调和。

  “但你为何要离家chū走?”

  今天姑姑八十dà寿去过生日了,○下午回不来,提前更新了。明日三更,第一更零点。有票的兄弟别忘了丢几张票。谢谢。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