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诡异的年轻人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当夜,楚阳还有些不解。(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开张第一天,天兵阁的张狂,已经引来了太多的rén围观,里面也有不少shì武者。还有不少rén衣衫华丽,神色高傲,可能shì城中某gè大世家之中的rén。

  为何这些rén居然就能忍住好奇心而不进来查看?

  要知道一柄神兵利器在手,起码能提高一gè档次的战斗力,不管shì行走江湖还shì征战沙场,都shì梦寐以求的保命的宝贝啊。

  一把远远超过普通质量的神兵利器在手,便等于shì多了一条生命!

  难道这样的吸引力还不够?

  不管shì对世家还shì军队,这样的吸引力,都足够了吧?

  楚阳百思不得其解,这shì怎me回事?据我所知,这铁云国的情况应该shì一听说这消息不管贞洁都应该蜂拥而上才shì。可怎me这样离奇的无rén问津?难道我记错了?

  第二天,依然有rén围观。但却比第一天还要冷清,直接连gè进门的都没。第一天还好歹有gè地痞捣乱呢……

  第三天,连围观的也少了。楚阳不由得郁闷了。买不买shì一回事,起码进来几gèrén看看哪?整gè城市数百万rén,居然都木有好奇心?这,这到底怎me回事?

  第三天夜里,终于有了动静。

  楚阳正看着杜世情赠的《不死医术》;翻开扉页,便shì一行序语:世间rén,谁能不死?无也。故而医者,只能医不死之病。然,何为不死之病?余窃以为,凡属外力抑或本体之外造成的伤害病痛,皆属不死之病。

  必死之病,便shì天命……

  楚阳看的精神一振。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不shì老的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任何伤病都能治。当然,这只shì从理论上来说。但就仅仅shì理论,口气却也大到了极点。

  咚咚……

  敲门声。

  楚阳正看得津津有味,闻声不耐烦地问道:“谁?”

  “在下听闻这里有神兵利器出售,特来拜访。”外面,shì一gè疲倦的声音。

  楚阳心中一动,这声音虽然疲倦,但却泛出一种倨傲,似乎根本不将任何rén看在眼中。唯有长期身居高位的rén才会有这样的口气。

  而且,这声音还非常年轻。

  收起书打开门一看,只见面前站着一gè锦衣年轻rén,脸色平静而疲惫,但眉宇之间,却似乎shì带着一股解不开的轻愁。看着楚阳开门,竟也没有什me异样的表情。

  他穿的虽然华丽,但却shì衣衫下摆沾满了尘土,竟然好像shì长途跋涉没有休息过。这样的rén,这样倨傲的口气,怎me会这样的狼狈?

  在楚阳开门的瞬间,这青年的肚子里面突然咕噜一声,似乎shì饿极了,但这家伙脸上却绝对看不出有半点不好意思……

  灯点起,孤灯如豆。

  “请坐。”楚阳从来rén的气势风度就能看得出来,眼前这gè青年,必然不shì什me凡俗rén家。dìng然shì大家子弟。

  因为这种上位者的气势,乃shì一般的官宦家庭不会拥有的。

  大富之家,固然容易出纨绔子弟,但也shì最容易出rén才的地方。因为他们的起点,就要比草莽英雄要高得多。

  楚阳有些疑惑,这样的大家族的宝贝,怎地午夜出来,竟然身边没有侍卫跟随?而且,为何竟然会这样的狼狈?

  那少年微微一笑,打量了一番店内,才迈步走了进来,在楚阳对面坐下。微笑道:“兄台贵姓?”

  “你要买兵器,还shì来交朋友?”楚阳淡笑着,抬眼问道。

  “好!”那少年凝眸看了他一会,才轻轻赞了一句。说着,从腰间解下佩剑,放到桌上,怜惜不舍的看了一会,才慢慢的推到楚阳面前:“兄台既然shì专卖神兵利器,且看看我这柄剑如何?”

  楚阳有些无语。他在这里shì卖兵器的,三天没开张,也没有一gè客rén,如今深夜好歹来了一gè,听这口气居然也像shì一gè卖兵器的。难道shì同行?自己这运气可真shì晦气的到了家了。

  但想归想,还shì伸◇手拿过了那病剑。反正没事,闲着也shì闲着啊。

  剑一入手,沉甸甸的,楚阳不由眉毛一展,赞道:“好剑!”

  “兄台还未打开,怎地就知道这shì一柄好剑?”锦衣青年含笑的看着他。身上衣衫◆虽然狼狈,但一言一动却shì从容不迫。足见平日里家庭教养不错。

  “一般长剑,长有三尺。连鞘三尺三;而你这柄剑,连鞘三尺五。”楚阳看着这柄剑,道:“剑,为兵中皇者。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就shì指的剑,而不shì别的兵器。世rén皆以为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兵器,乃shì误解。因为剑乃shì轻柔杀器;长,则不坚,不坚则脆,脆则易折。所以,短剑容易打造,长剑,则难。似你这柄剑,长出来这me一块,更增添了铸剑的难度。但从剑鞘和剑柄看,古朴沧桑,血气隐隐,足见已经有了许多年岁,经历了不少杀伐,但却依然故我,必shì好剑无疑!”

  “说得好!”那青年一声笑,笑声中全shì赞赏,道:“兄台倒真shì懂剑之rén!”

  “还有就shì……一般的长剑,重六斤到九斤左右,最理想的剑重,则shì七斤七两。”楚阳淡淡地道:“若shì掺杂了其他的特dìng金属,就很难说。”

  “你这柄剑,连鞘重量已经超过了三十斤!”楚阳道:“剑身重,然型不改,必shì好剑!”

  青年眼中赞赏之色更浓。

  楚阳手腕一翻,锵的一声,如同龙吟虎啸,长剑出鞘。顿时一道寒光映射出来,如豆灯光照在剑身上,竟然闪出瑞彩千条,直照的整gè房子也几乎通明!

  “好剑!”楚阳赞叹一声,仔细的查看。越看越shì赞不绝口。

  剑身如秋水,纵然静止着,也似乎shì在不断颤动。

  “灯下观美rén,乃shìrén生一大快事;但爱剑的rén才知道,灯下看名剑,才shì最大幸事。”那青年叹息道:“剑中有灵,有心;看剑,便shì看杀伐,看江湖!眼中一柄秋水名剑龙吟虎啸,胸中自有铁马冰河千秋江湖!”

  “不错。”楚阳喟叹道:“看剑,就shì看江湖。”他抬起头,看着眼前青年,道:“但你我素昧平生,阁下此来,却不shì为了让我看看这病剑,感受一下江湖的。”

  说着,剑光一闪●,楚阳连看也没看,长剑就已经锵的一声归入剑鞘,便如剑身自有眼睛。

  “果然shì用剑的行家。”青年笑了:“不过我自然不shì只shì让你看剑,我只shì要寻找一gè爱剑的rén。”

  ◇●,楚阳连看也没看,长剑就已经锵的一声归入剑鞘,便如剑身自有眼睛。

  “果然shì用剑的行家。,chǔyángliánkànyěméikàn,zhǎngjiànjiùyǐjīngqiāngdeyīshēngguīrùjiànqiào,biànrújiànshēnzìyǒuyǎnjīng。

  “guǒránshìyòngjiàndehángjiā。”qīngniánxiàole:“búguòwǒzìránbúshìzhīshìràngnǐkànjiàn,wǒzhīshìyàoxúnzhǎoyīgèàijiànderén。”

  他的眼中闪出一股痛苦的神色,道:“我自从出来,身上分文没有,一路八千里辗转跋涉,到了这里,但身上所有之前的东西,都已经变卖。只剩下这一柄剑!”

  他目光灼灼看着楚阳:“兄台,只需要一百两黄金。我将这柄剑先抵押在你这里;过一段时间,我会来取;届时,我还你黄金万两!拿走这柄剑!”

  楚阳静静的沉默,有些疑惑了起来。

  这柄剑,一看就看的出来,千金难买!抵押一百两黄金,那shì绰绰有余。但他却不明白,这样的好事,怎me就找上了自己?

  疯狂求票!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