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又见源天师


  叶凡他们全都呆住了,连大黑狗都瞪圆了铜铃大眼,吐出了鲜红的大舌头,有点发傻,谁都没有想到段胖zǐ最后会来这样一手

  “快过来帮忙”段德大叫,他一个人竟然按bú住那个阴兵,力大无穷,震的天摇地动

  “段胖zǐ你疯了?”人们终于回过神来

  前方,可是有数万阴兵呢,连远古圣人见到都要避开,为其上路,他们要是杀回来谁能挡住?

  “没事,他们回bú来了”段德叫道,把那个阴兵按在地上,抽出一条捆鬼索就要绑上

  那个架势真跟绑猪一样,猛的让人说bú上话来这是他随身必备的工具,进老墓与古陵时必带,以风水葬术祭成

  “吼……”

  石拱桥的对面,数万阴兵回头一起怒喝,吼塌了天地,惨烈气息扑来,让几人全都大口喷血,肌体几乎要崩碎

  阴兵向会冲,杀气霸绝天宇

  然而,此时雾雳淡了,对面的一切都模糊了,数万阴兵快虚化,与对岸的冥土一起从此地消失

  在这一刻,连猴zǐ手心都出汗了,这要是冲回来他们一个也别想活,觉得死这胖zǐ可真是敢玩火,胆大包天

  “快点帮忙,想救出野人来说bú定就得从这孙zǐ身上入手”段德快压bú住这个阴兵了,手忙脚乱,拎着捆鬼索就是绑bú上

  “盗墓贼你……太生猛了”连黑皇都只能这样说了,张开血盆大口冲了过去

  叶凡他们也一起冲上,按手的按手,抓腿的抓腿,扭脖zǐ的扭脖zǐ,生平第一次这样跟鬼摔跤,入手冰森刺骨,有些扎手

  阴兵只在石拱桥以及对岸显化,被拖回来后看bú清真身,但是段德洒了一堆粉,却一下zǐ让他显形了

  “这是从bú死天皇那个太古老鬼的棺材板上磨下来的细粉,你就是大罗仙鬼来了都得wǒ显形”

  阴兵力气极大,除却叶凡与猴zǐ外,其他人一个人bú见得难按住,段德正反箍了十八匝,捆了个结结实实

  当一切平静下来,他们面面相觑,这是生平第一遭,逮住了一个活鬼

  以前bú是没见到过阴灵,但那些都是灵体,一击成灰,算bú得什么,而这次逮住的东西有点bú一般,它是实体的

  “挺有手感的”段德在它的身上乱摸,道:“道bú信你们来试试看”

  “你真变态”

  几人凑上前来,一起大量这个阴兵,他浑身都覆盖黑铁衣内,肌体苍白,没有一点血色,黑皇比较好奇,跟着摸了又摸,觉得一只大爪zǐ都快被冻的麻掉了

  他身上的战衣很古老,也bú知是什么年代的,充满了岁月的烙印,坚固bú朽

  “这身战衣当是太古前都很少见的古甲,真是bú可思议,又bú是传世圣兵,怎么能存在这么久远的岁月?”猴zǐbú解

  “喀”

  他话语刚落,黑色的战衣便龟裂了,一缕又一缕黑色的冥气溢出,战衣开始分解,化成了尘埃

  “这是怎么了,许多阴兵聚在一起,他们能挡住岁月,而现在终于是要尘归尘土归土了吗?○

  “锵

  段德出手,将阴兵的头盔打掉,露出了它的真容,这是一场苍白的连,紧闭双目,灰色的长发拨散,死亡气息浓的吓人

  这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zǐ,一动bú动,被捆鬼索绑上后并没有挣扎,宛如一具死亡雕像

  段德想从它的眉心拘禁出来一段烙印,看一看所谓的冥土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此时这个男zǐ死气浓烈了,整个人发出一团乌光,跟燃烧起来了一样

  “退”

  他们倒退扫腿,阴兵腾空,而后发出一片刺目的光,bú断缩小,非常的诡异,化成拇指大,叮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乌光点点,中年男zǐ消失了,原地只有一个墨玉刻成的人偶,惟妙惟肖,与方才的阴兵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变成了这个样zǐ?”大黑狗上前,用大爪zǐ扒拉

  段德神色一震,光华一闪,在他的掌心浮现出相似的两个墨玉人偶,也都只有拇指长,栩栩如生,他千口道:“这是wǒ在一处古陵中挖出耒的,是一位风水葬师所留”

  “这有什么用?真是怪了”厉天几人凑上前,捡起地上的阴兵玉偶,百思bú得其解

  “可惜那本手札没有写完,那名风水葬师被活活吓死在了石室中,bú然一定会了解的多”段德将三枚墨玉人偶都攥在了掌心

  “先别理会这些了,还是先去救野人”李黑水道

  “wǒ有些bú安,bú知道为何,总觉得见到阴兵借道这件事很蹊……”叶凡自语,他回头向身后望了望,什么也没有

  “看什么呢,人吓人吓死人,阴兵早消失了”厉天咕哝

  “哼”

  叶凡突然一声冷哼,用力跺了一脚,地下源气化成一条大龙冲了过去,昂首跃进,绚烂夺目

  “真有什么吗?”猴zǐ几人都吃了一惊,凭他们的强大灵觉都没有任何感应

  叶凡注视昏暗的古战场,带状魔雾缭绕,什么人影都没有见到,可后方却始终让他bú安

  接下来,他们很沉默,谁bú○言声向前走去,但是叶凡却已经神女炉借了过来,时刻戒备着,准备发出凌厉一击

  “来了,又来了,wǒ真实的感应到了,应该是冲着wǒ来的……叶凡以神念在几人心中传音

  而后,当前行百余里后,○▲他突然祭出神女炉向后打去,一片滔天神光照亮了整片天空,昏沉的战场一下zǐ绚烂了起来

  后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让人头皮发麻,一股阴森的寒意笼罩了每一个人,这种感受难以言表手机看

  在◇这电火石花间,叶凡见到一个身影一闪而没,避过神女炉,消失在黑暗中,那匆匆一回身所露出的真容,让他从头凉到了脚

  “wǒ看到了什么,一只恐怖的鬼猴zǐ”燕一夕倒吸冷气

  “浑身长有红毛,那双眼睛太狠毒了,那匆匆一瞥让wǒ的身体几乎成为冰雕,太可怕了”李黑水忍bú住打了几个冷颤

  唯有叶凡一语bú发,望向黑暗中,握紧了双拳,过于用力,手搏头都发白了

  “猴哥你有亲戚吗,wǒ分明看到了一个红毛厉鬼,雷公嘴,长的跟你有点像”厉天道

  猴zǐ差点轮动棒zǐ砸他,火眼金睛射神光,也露出凝重之色,望向黑暗中

  “那是什么东西,似乎很bú好对付,以wǒ盗墓多年的经验来说,这绝对是数万年一遇的墓主,甚至可怕”段德得出结论

  那张长满红毛的脸是如此的狰狞,在叶凡眼前挥之bú去,他捕捉到了一缕气息,与他类似,那是源天师独有的特质

  “是他,一个晚年发生了bú祥的源天师”叶凡沉声道

  所有人心中都一沉,知道坏了,他们都知神灵谷是怎么灭的,发生bú祥的源天师实力恐怖的吓人

  “三代祖师在秦岭代祖师在太初禁区,五代祖师死于神灵谷中此地……是第一代祖师,还是第二代?”叶凡自语

  其他几人发毛,前两代祖师那得存世多少年了,他们若是可吞纳天地精气与法则,就是一头猪也成圣了

  最为关键的是,肉身是他们的,而神识却浑噩了,被一股诡异的邪念所主,凶戾无边,最是可怕

  现在,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走,对上源天一脉的祖师必死无疑,没有一丝希望

  然而,当他们回头时,却发现各种源天纹络闪烁,连绵成片,即便源术强大如叶凡破起来也很艰难

  “走,向里继续前行,他已截断了wǒ们的后路”叶凡道

  “那怎么办,这bú是死路一条了吗?”燕一夕道

  “无妨,**祖师给wǒ一些东西,是bú死天皇留下的八十一杆大旗,真要拼命,来几尊祖王都可以镇杀”叶凡道

  bú到万bú得已,他实在bú愿浪费掉这种秘宝,时间太久远了,旗杆都快碎掉了,只能用再使用一次

  而今,被他以道经中的九个古字镇封了,实现永恒,bú然根本bú能存世多久

  叶凡他们快奔行,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想抓紧时间寻到野蛮人,将他救出来,而后一起突围时用此阵旗

  他们一路奔行处寻找,在这片浩瀚的战场中陆续发现数★十具尸体,刚死去没有多久,全都是古族,头盖骨被人掀开

  “是原始湖的人,没有一个弱者,当中有真正的皇族”猴zǐ心惊

  叶凡蹲下身来,从他们的被掀开的头盖上取下几根红毛,是如此的刺目,毫▲无疑问是源天师所为

  “轰”

  前方传来雷鸣声,是一片为恐怖的战场,那里的煞气化bú开,一道道血色闪电在出现,声势惊人

  “这就是战场的最核心,东方野最可能是被追杀进了此地,一直bú能脱困,方圆能有五百里”猴zǐ道

  前方,穿行过一片漆黑的魔雾后,前方突然刺目了起来,各种光在飞,各种古兵在冲击,各种法则在闪烁

  “什么,这是……太古祖王的兵器,是他们的法则,难道这里有人在大战?”几人都大吃一惊

  猴zǐ摇头,道:“bú,这只是杀念,是bú灭的怨气,是战死的英灵的战意所化”

  这是一片可怕的战场,各种古兵,各种神光,全都是法则所化,在纵横激★荡,始终bú灭

  “太古祖王昔日打出的法则,聚集天地精气,循环bú息,这样下去,将此地化成千古bú灭的杀场,闯进去难有活路”

  “天眼”

  叶几低喝,双目神光如电,望穿数百里,◇★荡,始终bú灭

  “太古祖王昔日打出的法则,聚集天地精气,循环bú息,这样下去,将此地化成千古bú灭的杀场,闯进去难有活路”

  “天眼”dàng,shǐzhōngbúmiè

  “tàigǔzǔwángxīrìdǎchūdefǎzé,jùjítiāndìjīngqì,xúnhuánbúxī,zhèyàngxiàqù,jiāngcǐdìhuàchéngqiāngǔbúmièdeshāchǎng,chuǎngjìnqùnányǒuhuólù”

  “tiānyǎn”

  yèjǐdīhē,shuāngmùshénguāngrúdiàn,wàngchuānshùbǎilǐ,透视向这片可怕的杀场中,然而各种法则很快隔断了他的眸光,难以穿透

  “砰”

  他用力跺了一角,一道源纹快自地上蔓延了进去,没入遥远的战场深处,叶凡闭目,过了很久倏地睁开,道:“东方野活着,wǒ感应到了他的狼牙圣兵,是它护住了他的法身”

  突然,在他们的身后可怕的气息出现,森然刺骨,像是成千上万根钢针扎在了他们的脊背上

  bú远处,一个浑身是红毛的怪物出现,低声嘶吼,伸出一只可怕的红毛爪zǐ,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又退后,似犹豫bú决

  叶凡手托神女炉,随时准备打出,几人都神色凝重,终于正面相对了,这可是一位发生了bú祥的源天师啊,可怕无边

  “他在落泪”厉天惊道

  “wǒ……bú想杀你”声音苍老而嘶哑,像是极力控制己身,他在颤栗,浑身红毛抖动,躯体摇晃

  在他满是红毛的脸上,泪珠在bú断滚落,凶狠的目光敛去了,此时似走出现了一丝清明,艰难的吐字,道:“你……也快成为源天师了,wǒ们是……同类人,wǒbú想杀你……”

  他的话语断断续续,很难一口气连贯起来,眼中凶光偶现,难以控制己身,bú断的颤抖着

  “他bú是远古的人,你们看他手上的法器,是近代炼成的”段德眼尖,低声说道

  “走了,难道他是源王一脉的人,这一族的老祖宗晚年只差一步就成为了源天师,几年前发生bú祥消失了,该族请来神算zǐ的高足推演,结果令他也遭了厄难”叶凡立时想到了这一切

  “是wǒ……”前方的红毛怪物闻听到了他的低语,立时激动了起来,眼中的多了一丝清明,凶光被压制下去了bú少

  “wǒ……是被第四代源天师的来的”他用力吐出这样一句完整的话

  “什么?”叶凡大吃一惊,第四代祖师晚年躲进了太初禁区,结果依然发生了bú祥,bú知所踪,当年他在那片…物极必反之地……”见到了其遗迹

  “他让wǒ守护此地……护送阴兵过嘛……确保无误”红毛怪物艰难的说道

  “什么,阴兵借道与你有关,第四代源天师祖师何在?”叶凡、段德等人全都震惊

  “他要走出现连圣人都bú一定能持……”红毛怪物吃力的说道,内心似又开始挣扎了起来,道:“wǒbú想杀你,wǒ们是同类人,可是wǒ快浑噩了”

  “前辈,请保持清醒,你一定可以好转的”叶凡大吼,振聋发聩

  “给你忠告……源天师的领域充满bú祥,b□ú要轻易踏足……他们快来了……你快走”他的话语让人悚然,谁要来了?几人都惊憾bú已

  认真的求8shanmen,几天木要,摇摇欲坠,兄弟姐妹可否有zǐ弹,求支援,求支持拜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