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夺源


  第八十章夺源

  午时,叶凡回到小饭馆,他很喜欢与姜老伯还有小婷婷在一起吃饭的那种气氛。

  饭后,小婷婷很乖的qù洗碗,叶凡kàn到这一切,感觉相dāng的汗颜,他似乎没有帮着○做过什么。

  “我来吧,你还小,现在还不用做这些,快qù睡午觉,好长个子。”

  “不用大哥哥来做,我会洗碗,洗的很干净的。”小女孩硬是将叶凡推倒了一边。

  姜老伯脸上满是笑容,▲在一旁收拾碗碟,kàn向自己的孙女时充满了溺爱。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这种温馨的气氛,道:“两年不见,这个小丫头长大了一些,会做些事情了。”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迈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蔑的扫了一眼姜老伯还有叶凡,而后盯住了小婷婷。

  “叔叔你是谁呀,认识我吗?”小婷婷嘴巴很甜,尽管感觉到了一些不善,但是还是很乖的叫了一声叔叔。

  “dāng然认识,你父母活着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你了。”年轻的男子面色白皙,嘴唇很薄,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他毫不避讳,直接提小婷婷的父母已亡。

  小女孩大眼睛顿时红了,她还依稀记得父母的样子,过qù经常在睡梦中哭醒,后来与姜老伯相依为命,suí着时间的推移,总算不再梦中哭泣了。

  此刻,被人重提父母,她忍不住落泪,背转过小小的身躯,慢慢的洗青花碗,小肩头不断抽*动。

  见小婷婷伤心,姜老伯变了颜色,道:“李家的七少爷您有事吗?”

  年轻的男子拉了一把椅子,自顾坐了下来,道:“没什么事情,我这个人比较念旧而已,过来kànkàn你们祖孙俩生活的怎么样。”

  姜老伯kàn不出喜怒哀乐,答道:“托七少爷的福,我们勉强能够度日活下qù。”

  叶凡在旁没有说什么,他已经认出此人,正是早晨那个骑龙鳞马的青年。

  “我怎么感觉到一股怨气,姜老头你是不是很嫉恨我?”年轻的男子居高临下,带着淡淡的冷笑。

  此人dāng年与小婷婷的父亲同时进入烟霞洞天,限于资质的缘故,被婷婷的父亲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且,他有过恶行,被婷婷的父亲狠狠的教训过,结果嫉恨在心。dāng婷婷的父母亡故后,就是他让李家的人夺了姜老伯的酒楼与客栈,逼迫的祖孙二人几乎快没有了活路。

  “我怎么敢嫉恨七少爷,没有的事情。”

  年轻的男子嘴唇很薄,给人一种非常刻薄的感觉,道:“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憋在心里,嫉恨的话,不如痛痛快快的吐出来,不然气大伤身,你已经七十多岁了,可没有几个年头好活了。”

  姜老伯的身躯颤抖了几下,但最终却又平静了下来,道:“七少爷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不然的话我死不瞑目。”

  “你问吧。”年轻的男子“啪”的一声展开一柄折扇,轻摇了起来,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我只想知道,婷婷的父母真的是意外身亡吗?”老人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用力攥着拳头,指节都已经青,躯体在轻微的颤抖着。

  叶凡急忙走过qù,扶住了他。另一边,小婷婷无声的抽泣,小小的身躯背对着几人,双肩不断颤抖,小手慢慢的搓洗着一个小瓷碗。

  “姜老头k▲àn来你心中憋着一股冲天的怨气啊,不过这又能如何,你这么大年岁了,难道还想拼命不成?你要是死掉,你这漂亮的小孙女生活可就真的没有着落了。”

  “婷婷的父母到底怎么死的?”姜老伯呼吸急促,胸膛不■断起伏,脸上布满了悲伤。

  “suí你qù猜吧。”年轻的男子“啪”的一声合上了折扇,kàn向叶凡,道:“听说你领人将刘管事打成了残废?”

  叶凡没有回应,搀扶着姜老伯站在一边。年轻男子扫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什么,站起身来,向着小婷婷走qù。

  “你要做什么?!”姜老伯双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如老母鸡一般伸开双手,挡住了他的qù路,将小婷婷护在身后。

  “姜老头你紧张什么,难道我还会向一个小丫头动手不成?”年轻的男子仔细的打量小婷婷,不断的点头,自语道:“像,太像了。可惜了烟霞仙子,死的不值啊。两年过qù了,想不到你女儿已经跟你这么像。”

  小婷婷咬着嘴唇,虽然在抽泣,但没有大哭出来,似乎不想dāng着李家七少爷的面哭。

  年轻的男子,右手持折扇,轻轻的敲打自己的左手,道:“行了,姜老头以后你不用受苦了,以后我会把这个小丫头带走,你在这个小镇上安○享晚年吧。”

  “你什么意思?!”姜老伯顿时呼呼喘气,将小婷婷护在身后,死死的盯着李家七少爷。

  “这个小丫头,心灵手巧,我准备把她带到烟霞洞天qù,让她跟在我身边做些事情,总比跟着你▲有上顿没下顿好吧。”

  “不行,除非我死了,李家七少爷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姜老伯急怒攻心,呼吸有些困难,眼睛都红了,身体一阵摇晃。

  叶凡急忙为扶住了他。

  “爷爷你没事吧,不◎要吓婷婷……”小婷婷抱着老人的大腿,仰着小脸,充满了担心而又恐惧的神色,不断的落泪。

  年轻的男子讽刺道:“姜老头你至于动这么大气吗,你要明白,离开你后,她过的将是另一种生活,将来说不定会在烟◎yàoxiàtíngtíng……”xiǎotíngtíngbàozhelǎoréndedàtuǐ,yǎngzhexiǎoliǎn,chōngmǎnledānxīnéryòukǒngjùdeshénsè,búduàndeluòlèi。

  niánqīngdenánzǐfěngcìdào:“jiānglǎotóunǐzhìyúdòngzhèmedàqìma,nǐyàomíngbái,líkāinǐhòu,tāguòdejiāngshìlìngyīzhǒngshēnghuó,jiāngláishuōbúdìnghuìzàiyān霞洞天大放异彩。”

  姜老伯不断的喘粗气,好久才平静下来,央求道:“七少爷你就放过我们吧。”

  “这是什么话!”年轻的男子脸色沉了下来,显得很阴冷,道:“让你安享晚年都不愿意,真是不识好歹。”

  “我永远和爷爷在一起!”小婷婷眼睛红肿,紧紧的抱着姜老伯的大腿。

  “这次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必须返回烟霞洞天,过几日我亲自来带走她。”李家的七少爷说完这些话,转过身躯,kàn了叶凡一眼,道:“打狗还要kàn主人呢,虽然是赶出qù的狗,但也不能容外人欺辱。”说到这里,他轻轻的在叶凡肩头上拍了两下,道:“冲动的人,命很难长久。”

  “砰”

  叶凡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丝丝血迹,身后的椅子都被撞的散架了。

  年轻的男子冷冷的瞥了一眼,冷冷一笑,扬长而qù。

  “孩子你怎么了?!”姜老伯惊怒,急忙qù扶叶凡。

  “大哥哥…○zǐzuòzàiledìshàng,zuǐjiǎoyìchūsīsīxuèjì,shēnhòudeyǐzǐdōubèizhuàngdesànjiàle。

  niánqīngdenánzǐlěnglěngdepiēleyīyǎn,lěnglěngyīxiào,yángzhǎngérqù。

  “háizǐnǐzěnmele?!”jiānglǎobójīngnù,jímángqùfúyèfán。

  “dàgēgē……”小婷婷的脸上也露出惊恐的神色,用小手帮叶凡擦嘴角的鲜血。

  叶凡见李家的七少爷远qù,快站起身来,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老人将信将疑。

  小婷婷也一脸的紧张,问道:“大哥哥你真的没事吗,你的嘴里都流血了。”

  “差点出事。”

  “不要紧吧?”姜老伯又露出忧色。

  “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差点忍不住出手,我自己没什么事。不过这个人真的很阴狠,如果是常人的话,挨了刚才那两下,活不了半个月就得死。”

  “是我们爷俩连累了你,如果是你自己的话,不会受这种气。”姜老伯自责。

  “老伯不要这样说,刚才的血是我自己硬吐出来的。”叶凡轻笑了起来,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个李家的七少爷,因为他将送我一场大机缘,跑到这里亲自告诉了我何时离qù。”

  “你……”姜老伯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这样的阴狠的人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上了,居然还想把婷婷带走,下辈子都不行!”

  这一夜,叶凡始终在关注着李家的动静,夜深后他离开了小镇,守在二十几里外的山路上,这是清风镇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

  月色朦胧,一朵乌云飘过,山林间瞬间黑暗了下来,不知名的野兽吼声不绝,深夜的山林显得有些阴森与恐怖。

  下半夜,山路一阵震动,重重的马蹄声响起,在暗淡的星光下,一头浑身青鳞闪闪的龙鳞马如一道青光一般快冲来。 ▲
  叶凡静静的等待,直到龙鳞马奔到近前,他的身上才突然冲起一道炽烈的金光,在黑暗中格外的璀璨,如烈阳横空。

  “噗”

  血光迸溅,龙鳞马上传来一声惨叫,但那个人并没有坠落下马。 ☆
  叶凡心中一惊,快调转金书,飞斩而qù。“噗”的一声轻响,那头龙鳞马被劈为两半,死尸重重摔倒在地上,上面的人横飞出qù二十几米远,坠落在地。

  “哧”

  一道银芒亮起,一根半尺长的银矛,快向着叶凡这里冲来,如一道银色的闪电一般。

  “锵”

  金光一闪,叶凡祭出的金书斩在银矛上,半尺长的小矛顿时断为两截,坠落在地。

  不远处,从龙鳞马上摔落出qù的人快腾跃而起,就要冲向山林中。

  这个时候叶凡再次难,金书化成电芒,划破黑暗的虚空,眨眼斩到了近前,势如匹练,无坚不摧,“噗”的一声,将其左腿截断。

  “啊……”

  那个人终于惨叫出声,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直到这时,叶凡才长出一口气,戒备着向前逼近而qù,这是他第一次伏杀敌人,初时不免有些紧张,失了一些准头。

  “李家七少爷我们又见面了。”

  地上那个○不断翻滚,鲜血横流的年轻人脸色苍白,dāngkàn清是叶凡后,他露出几乎不敢相信的神色,惊叫道:“怎么是你?”

  “有什么不对吗?”叶凡神色平淡,隔着一段距离kàn着他。

  “想不到是◎你这个小崽子,我真的走了眼了!”李家的七少爷满脸狰狞之色,痛苦与愤怒无比,kàn起来非常吓人。

  “谢谢七少爷送我一场大机缘。”叶凡站在远处,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

  “你……你……”李家七少爷气的身躯突突颤抖,在这一刻他绝望而又窝火,更是非常愤怒。

  “婷婷的父母到底怎么死的?”说到这里,叶凡语气转寒,金光一闪,金书快冲了出qù。

  “噗噗”两声轻响,李家七少爷的双臂全部断落了下来,叶凡还是有些不放心,再次祭出金虹,在他的苦海上轻轻一划。

  “啊……小崽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人为什么总是说这种无用的话呢。”叶凡走到他的近前,道:“你这个畜生,坏事做绝,丧尽天良,今天完全是你的报应,我会慢慢的伺候你。”

  “啪”

  叶凡一巴掌抽了过qù,将他扇飞出qù四五米远。

  “你……”李家七少爷的双目在喷火。

  叶凡走过qù,一脚踏在那张还算光滑的脸上,道:“人在做天在kàn,恶事做绝,你以为能够逍遥一辈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