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七章 仙三斩道


  幽冷的月光,空旷的大地,一片荒凉,唯有独狼在悲怆,在凄冷的草原上发出呜呜声

  在这种环境中,一座宏伟的古庙矗立,染着金色的光彩,神圣而庄严,浩大而正气,说不出的神秘

  大殿中,一盏青灯伴古佛,安miào依盘坐蒲团上,如玉石一样白皙的面容上始终带着笑容,纤纤玉指轻灵的拨动琴弦,跳跃出神miào的音符,铮铮而鸣

  “为什么不认识我?”yè凡上前,脚步轻缓,此时的他早已没有的了在远古世家横扫千军时的凌厉

  “当”

  庙宇深处,传来一声钟鸣,声动数百里,整片大草原都颤抖,yè凡止步,对抗这种音波

  而此时,安miào依的脑后升起一片佛光,将她的●白衣衬托的加洁净,此时她像极了一尊菩萨,圣洁而高远

  青丝fēi舞,根根晶莹,脑后的一道神环护体,让她宝相庄严,虽然在灿烂的笑,但却让人觉得心很远

  “miào依,你为何人不认识我了?☆”yè凡轻音问道

  “一别十几载,昨日如逝水,一去不可留花有重开时,雁有重归日,人若再回首,是否依旧?”安miào依的眸子中有一层水雾,但却依然在笑,流动着一种惊艳的光彩

  yè凡心中一颤,在他最为艰难困苦时,人人都在等着看笑话,认为圣体早有宿命,无法打破诅咒,只有安miào依jiān信,他能冲关成功

  来此,她甚至赌上了自己,在那个时旬段,只有她赌上了一生

  “依旧是我,从未改过”yè凡大步上前,认真的看着她,想要接近

  然而,悠悠钟鸣又响,安miào依脑后的神环璀璨了,佛光通明,出尘圣洁,让人无法亵渎……

  “时光不可倒流,从来没有回头的路,一步踏出,只有向前”安miào依笑着,眼神很柔和,但是却感觉遥远了

  十二年前他头也不回去的远去,都未能向这个女子道别,想到往昔种种yè凡不仅一阵失神

  “即便向前,人与心也依旧”

  昔日,在yè凡冲关成功打破诅咒时,却也被大道所伤,生命无多,前路无望,遭受冷嘲热讽,一个小小的五行宫传人都敢对他出言不逊

  在那个时期,安miào依为了让他痊愈处求灵药,将佛教涅磐经都送给了他,是双修为其疗伤

  所有这些,他不可能忘记

  “miào依,我知道你还记得我”yè凡缓缓向前,轻声说道

  在这个过程中,难得厉天一句话也没有说,与燕一夕一起站在殿门口,默然关注这一切

  安miào依笑了,美丽的炫目,有一种不朽的神辉在绽放,但yè凡却感觉越发遥不可及了

  “早已不认识你”

  这些宇很轻,但是却让也yè凡心中发颤,他来到这个世界,见惯了生与死,为生存而挣扎,为强大而修行,并没有所谓的个人情感纠葛,有的只是感动

  而今,听到这句话后,却生出了一种酸涩,内心深处被触动了一下,仿佛一下子被纠缠住了

  “不认识我,你为何说人是否依旧?”

  “人若再回首,是否依旧,我在说我自己,踏出一步,便没有回路”安miào依声音很轻,水葱一样的玉指拨动琴弦,弹奏天籁miào音,在空旷的大草原上缭绕,在凄冷的夜下传的格外幽远

  “你在说什么?”yè凡大步向前,来到了她的身边

  安miào依笑了,满头乌发垂落,光滑如绸缎,她散发着惊人的美丽,道:“她等了你很多年,却一直未相见”

  “她……是谁?”yè凡颤声道

  “你知道她是谁”安miào依神色柔和,话语轻了,眼中水雾弥漫

  “她就是你”yè凡道

  “错了,从前的她就是我,但而今的我已不是她”安miào依笑着,但眼泪却快落了出来

  “为什么要这么说?”yè凡心颤

  安miào依一甩乌发,漫天发丝fēi舞,脸上充满了圣洁之光,她在大笑,但眼泪却坠落了下来,掩在发丝中

  “因为那个她已经不再了,而今只有我,不再认识你”在这一刻,她的声音转冷了

  “miào依……”yè凡上前,想要抓住她的手臂,想要接近她

  但是,安miào依轻轻一拨琴弦,寺院深处黄钟大吕和轰鸣,在其后脑佛光炽盛,隐约间可见一尊大佛慈悲

  yè凡无法近身,想要靠近只能动武,一片场域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在这里等你,只是为了见最后一面,了她最后一桩心愿”安miào依身后佛光无量,庄重不可侵犯,再无方才那一瞬的温柔

  “什么你和她,世间只有一个miào依,我论是谁,无论怎样,我都想要她寻回,让她变回来”yè凡声音铿锵,步履jiān定,撑开黄金圣域,大步向前

  “你难道想对我出手吗?”安miào依平静的开口

  “世闰只有一个miào依,为了让她回归,对不起,我要得罪了”yè凡眸绽冷电,抬手向前点去

  “砰”

  佛光一闪,安miào依挡住了这一击,而后○轻飘飘后退,如一尊女菩萨一样盘坐一座莲台上,宝相庄严

  “当……”大钟轰鸣,似佛教禅唱一样,震动天地,让人警醒,如一盆清水泼头

  “砰”、“砰……”

  两人在殿中交手,快逾闪电◎qīngpiāopiāohòutuì,rúyīzūnnǚpúsàyīyàngpánzuòyīzuòliántáishàng,bǎoxiàngzhuāngyán

  “dāng……”dàzhōnghōngmíng,sìfójiāochánchàngyīyàng,zhèndòngtiāndì,ràngrénjǐngxǐng,rúyīpénqīngshuǐpōtóu

  “pēng”、“pēng……”

  liǎngrénzàidiànzhōngjiāoshǒu,kuàiyúshǎndiàn,秘术、道法一起涌动,冲击四方,黄金圣域璀璨,佛光亦无量,不断碰撞

  虽不是生死搏杀,只是小范围的对决,但是却也可圈可点,有许多让人惊叹之处,很是非凡

  “噗

  一道烟霞破空,★他们fēi出了miào欲,在荒芜的大草原上战斗了起来,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灿烂的光华

  “yè小子,用不用我们出手,那圣兵将她轰下来”厉天怪叫道

  “到现在你还开玩笑,让他们去打,不乱掺◎和”燕一夕瞪了他一眼

  “我早看出来了,这样打出不了人命,yè小子舍不得”厉天咕哝

  yè凡大战安miào依,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上,而后上打进一片大湖中,他不可能下重手,但却也极度吃惊

  这是yè凡见安miào依第一次出手,以前从来没有看她展现过修为,却是这样的强大,让他都惊艳

  两个时辰过去了,yè凡皱了皱眉头,展出了可怕实力,不然真的降不住这个美丽的让人心醉的女子

  “这个女子太强大了,妈的,触摸到了仙三斩道那道坎,yè小子稍有不慎,可能会被她击伤”厉天神色凝重

  “的确可怕,竟有这等修为,是一个奇女子”燕一夕点头

  “砰”、“砰……”

  又过了一个时辰,yè凡连施重手,六道轮回拳压制一切,斗战圣法推演太极,黄金圣域压落,活捉了安miào依,将她禁锢在一片金光中

  这是一具美丽的躯体,乌发垂落,天鹅一样的颈项雪白细腻,面孔如梦似幻,充满灵气

  “miào依你到底怎么了?”yè凡探出强大的神识,冲击她的仙台,想要弄个清楚

  一场的战斗开始了,这是神识之战,安miào依佛光遍体,其神识是一个女菩萨,强大无比

  这是道的碰撞,天降瑞气,地涌祥光,漫天飘莲花,神人之感,道教五音,佛教miào言,全部轰鸣

  这是一片绚烂的小世界,两人的对决,交织出一幅又一幅异常景象

  “砰”

  最终,yè凡从天而降,在没有伤到安miào依的刹那,以自己的元神制住了她的神念

  一阵轻笑传来,一个熟悉而动听的声音带着磁性,无比的轻柔,道:“小男人你回来了,真是原来越厉害了

  “miào依”yè凡放开了她,静静的望着这个星眸迷蒙的女子,比方才惊艳了,多了一种柔和,心似乎靠近了很多

  “没有想到,还能见一面,看来我的执念很深,有这么大的力量,让她不得不妥协”安miào依笑容很甜,眸波醉人,一笑倾人城

  “你在说什么,她是谁?”yè凡怔怔的看着她

  “她是我,一个斩了你,斩了部分我的我”安miào依浅笑,说的很拗口,但是yè凡却一下子明白了

  “仙三斩道,你选择的竟然是斩掉关于我的一切,错,是斩掉你部分自己,抹除关于我的一切”

  “你已远去,离开了这个世界,头也不回,毫无眷顾,你让我空自追忆吗?”安miào依笑的很动人,但却也有一丝自怜

  yè凡心中一涩,这是一个看起来千娇百媚的女子,但是心有时却很傲,甚至有些刚

  他还清晰的记得安miào依昔日黯然而决绝的话

  “若错乱一生,我将在滚滚红尘中堕落,若有一天我为帝时,必斩尽所有与我有关的人,洗涤我一生的荣辱沉浮”

  他定定的望着这个女子,好久都没有说话,直到一阵风吹来才醒转

  “你触摸到了仙三斩道那一关?”

  “不必吃惊,很多人都堵在这里,无法迈过去,许多人要用一生去斩道”说到这里,安miào依笑了起来,道:“还是小男人厉害,一步一步赶上,追了上来十几年过去了,王腾虽然就变得可怕了,但却依然被阻仙三道门外,无法迈过去,敌不你这个仙二层天第八个小台阶上的人物”

  仙三斩道,斩断修士的前路,再无道可寻,许多人拼尽一生,都无寸进

  在这个关卡,修行十年与千年没有多大区别,若能悟,若有大毅力,也许一朝破进,若不明,一堵就是一生一世

  天斩人道,毁掉根基

  仙三斩道,断修士的路人亦可斩道,斩自己一刀,斩去心中的念,斩尽、斩净,斩出自己的道

  “斩道路,你竟做出了这样的选择……”……”yè凡看着那张无暇的面孔

  安miào依笑的灿烂动人,来到了他的身前,道:“我若失败,自从一切成云烟,我若成功,十年、百年后踏进仙三那一关,一切会重忆起”

  yè凡伸手,抚摸她如玉的脸颊,轻声道:“你怎么可能会随风而逝成为云烟呢,我答应过,为你护道,一定让你成功,最起码是一位女圣”

  “喂喂……下面还有两大活人呢,哦,对了,还以个孩子呢,别这么过分好不好……”厉天将被小曈曈也放了出来

  小家伙刚一出现,就咧嘴哭了,道:“淫贼叔叔,你去让别人踩狗屎,我不想跟你学修行,不想踩你”

  “妈的,这个孩子真是不招人待见”

  “师傅……”曈曈见yè凡拉着安miào依fēi走,立时哭鼻子大叫

  “算了,别喊了,那是一对鸳鸯,你不能大煞风情,在这个时候想跟过去?”厉天摸了摸他的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