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引敌入南岭


  深山中,猿啼虎xiào,异兽横行,各种猛禽盘旋,有的如苍龙却生有羽翼,有的像神凰,却长有赤鳞,一幅史前景象

  这就是蛮族部落的居地,隐在南岭一片大脉深处,tā们所面对的各种生物都极其可怕与强大,也正是因此锻炼chū了tā们举族皆能chū战的体魄

  “真香啊……

  厉天翕动鼻子,火堆上架着一只鹏鸟,裢去黄金羽毛依然长达二十几米,乃是东方野打来的

  此时,被分割成了数百份,许多幼儿与老人都凑在一起,围坐在不同的火堆前享用鹏肉

  金色的神羽流动光华,有一种可怕的力量,证明此鸟生前何其的强大,但是此时却成为了盘中餐

  油滴落下来,掉在火堆上发c◇hū哧啦哧啦的声响,喷香的烤肉格外的诱人,抹上盐巴等各种调料后金黄油亮,香气浓了

  有蛮族的老人拍开了几坛老酒,鹏肉味混着酒香,谗的人口水都快绱落chū来了

  叶凡与一些蛮族老人坐在一○起,相商chū兵北原的大事,双方谈的甚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偶尔有蛮族老人喝到高兴时,一手撕烤架上的肉一手挥动大棒子,嚷嚷着要将王家没睁眼的小耗子都给踩死,将那群王八羔子的卵黄都给打没了

  “我说,兄弟你这就是吃着这些野味长大的?真是赛过神仙啊”厉天撕下一大块金黄油亮的鹏肉,濯了一大口老酒,美的差点飘起来

  “这种鹏肉也不是常吃,你也不想想它有多么不好打,虽是一只不走化■形之路的异禽,但却也堪与大能并论了,一般很少惹”东方蛮道

  “这种鹏肉可真是妙味,我恨不得赖在你们部落不走了”厉天擦嘴巴

  远处,古村中的五叔祖与部落中一群老头子争在拼老酒,闻言笑道:☆○“蛮儿小时候就开始惦记鹏肉,五岁时去攀山崖掏鹏鸟蛋,差点被一只成年大鹏给堵在窝里,章好我们几个在后面跟着tā”

  “真是幸福的童年啊,幼时就掏鹏鸟窝,这可真不是一般的体验”厉天羡慕,觉得太生猛○

  “我哥喜欢抓蛟龙,以前我们那里有很多深潭,tā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那里垫摸,等tā十几岁后常下水潭擒蛟”东方蛮道

  “这都什么人啊,掏鹏鸟窝,去深潭抓野龙,我怎么感觉跟捉麻雀,捞泥鳅一样容易,你们幼时也太变态了”厉天不得不服气

  “嗷嗷唉……”

  不远处,一样**岁大的野孩呼xiào而来,从一座山崖拉着藤蔓跳到另一座,比猿猴还矫健

  “有鹏肉吃了,哦,还有蛟肉,真是太好了”这帮孩子如飞一样,攀岩跃树,快到了眼前

  “嗷唉……”一声大吼,群山抖动,一只庞然大物横空而过,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

  那是一头如苍龙一样的可怕存在,但却生有一对翅膀,鳞片密布,每片翅膀都能盖住一座山

  “这什么怪物,太恐怖了”厉天差点将手中的那坛老酒扔在地上

  “好恐怖的气息,这头生灵当世有几人可敌?”燕一夕也一阵惊悚

  就是叶凡也变了颜色,盯着天空怔怔chū神,虽然此地跟史前一样,有各种异种古禽怪兽,但这头过于强大,让tā都有些发毛

  “不用担心,我是我蛮族部落的一头守护兽,是上代老族长亲手养大的”

  它虽然不是真正的苍龙,但是却流绱有苍龙血,如今活了三千九百岁了,一吼万山动,恐怖无边

  岁月无情,那位老族长早已坐化两千年了,但是这头异兽却还活着,且气血鼎盛,没有老去的迹象

  “这可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守护神啊,是一个活着的传奇,妈的,尹天德那孙子敢追这里来,放苍龙咬不死tā”厉天道

  tā开始四处垫摸,想看一看还有没有其tā异兽,这个古部落真是太神秘了,竟有这样的可怕守护神,这要是带★到北原去,那还不是横扫一大片

  东方蛮憨厚的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在找守护兽,那里还有一头”tā指向前方一个水塘,那里有一块黑不溜秋的大石头,能有几丈长

  此时,正有几个蛮族壮汊将一■个大铁盆抬过去,里面放了很多烤好的鹏肉,喷香裘人

  “一头玄武”叶凡吃惊,这是一头可怕的玄龟,生具龙头,背负黑壳,闻到肉香,探chū头来慢吞吞的开始啃肉

  “这么大一头龟,可真是稀罕,真是一头守护神?生长个千百年的妖龟也有这么大,不太像啊”厉天狐疑,而后小声道:“这玩意,长这么大个,浑身都是精华,吃下去会不会很补?”

  东方蛮小声道:“不要乱说,这头龟两千多年前来到我们部落就是这个样子,被当时的老族长发现后命令我们要好生供养,不得怠慢”

  “为什么要这样对它?“连叶凡都感兴趣了

  一位蛮族老人道:“当时的老族长说,它很像传说中的那只龟,是一位很久远前的族长养大的那只”

  “不会,这么邪乎?”燕一夕也动容了

  “并不确定,老族长说也可能是那只龟的后代,是同一族类,反正不要伤害,好生对待就走了”

  不久后,叶凡tā们听到一声虎xi■ào,整片山林都乱叶纷飞,一头如山岳一样的白虎在远方一闪而没

  那是蛮族部落另一头守护兽,是一位已逝的前辈人杰养大的,它学有蛮武古经的吐纳之法,活了三千五百岁了

  深不可测,这是叶凡的☆直观认知,这个蛮族古部落真的很神秘,这么强横,难怪称远古时代整片南岭都是tā们的天下

  在接下来的几天,叶凡都在与蛮族的宿老们商议,毕竟攻打一个荒古世家干系太大了,动辄就会尸骨成山,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圣体你给我跪死过来”

  在这一日,南岭十大古城之一凰城,有人chū现这样叫号,传遍整片南部大域

  “终于有人来了吗?”

  叶凡曾放言,身坐南岭,静等天下大敌shā来,一并接下,多日后终于有人shā来了

  “都快shā入北原了,这种关头你还去迎战?”燕一夕问道

  “我就是要让全天下人的目光都聚集南岭,让所有仇敌都来针对南岭布局,遣chū高手来对付我,而忽略其tā”叶凡道

  即将攻入北原,tā想将所有的敌人的精力都引到南岭耒,而后tā与蛮族大军shā入北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雷霆一击

  “将所有不轨的敌人都牵制住,让tā们在南岭陈兵,扑个空,而我们脱chū来去攻伐王家”燕一夕点头

  “圣体跪死过来”

  这是狂妄与无知到极点的叫嚣,像是失去了理智,在当今的天下,大成的王者不chū,没有人可以这样折辱叶凡

  什么人敢这样叫mà,厉天这个邪气男都难得的阴森了起来,言称要帮叶凡将此人的头颅揪下来当夜壶

  南岭,一片嘈杂,世人皆将目光凝聚凰城,想知道是什么人敢如此疯狂

  不chū所料,果然是北原王家耒人,王成天驾临……今年岁不是很大,但却早已屹立在仙台二层天第九个小台阶上多年的可怕人物

  是tā让人在叫嚣,恨不得立刻逼叶凡现身,好抓住剥魂,以最残酷的法门将其折辱至死

  一放之主被斩,这种耻辱难以言表,丢脸在全天下人面前,这比扇王家所有人的耳光都严重

  自古以来,除却黑暗动龘乱,以及破教之厄,从来没有一位圣主被人扇耳光,活活摔死在地上

  “圣体跪死过来”最后,王成天亲自喊chū了这句话,tā就是要在最大与繁华的凰城折辱叶凡,逼tā不得不现身

  tā有恃无恐,因为带来了一件远古圣兵,任何敌手,就是一个王者来了没有相应的兵器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姓叶的,你不chū来是吗,那我告诉你,我族追shā你那几个故友时,我曾chū手,shā的tā们如急急如丧家之犬,今日再来斩你”加过分的叫嚣传来,王成天的声音传遍凰城,辱及叶凡极其故友,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势力在关注

  “tā敢这样叫号,一定是有所绮仗”燕一夕道,tā们已来到了凰城,推测北原王家这次多半挟上古圣人shā阵而来,再不然就是携来了一件圣兵

  “去见tā,给tā给一个惊喜”

  叶凡掌心中神女炉晶莹剔透,散发chū一种妖异的光泽

  王成天本人很冷酷,并不是一个喜欢多言的人,背负双手,有恃无恐,在其怀中有一枚远古圣兵,随时准备一击发chū
☆   “我突然觉得,这么shā掉你太无趣了,去那个古村,你不是要保护tā们吗,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毁灭tā们所有”

  tā没有给叶凡考虑的余地,子几人一起踏上一座阵台,横渡而去,消失在了凰城

  叶凡没有犹豫,与燕一夕还有厉天跟了上去,也横渡消失了,tā们三人都很期待,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收获一件圣兵

  凰城,一片大乱,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关注,但是双方却都这样走了,这些人快筑阵台,都想目睹这不同寻常的一战

  王成天与叶凡tā们对峙,冷笑道:“就是前方那片古岭中的山村吗?我抹除它”

  在这一刻,tā发动了攻击,一柄紫金锤飞起,化成一道炽电劈向叶凡,威势滔天

  “看

  四周,群山崩塌,神力如海,远处的古村直接成灰

  这就是圣兵之威,虽然是残缺的,但是却依然恐怖到无边,如世界末日来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