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老子坐下牛神王


  明月夜下,羽化仙崖清辉迷蒙,几大王者征战,神域、上古秘术、道痕一齐飞舞,shā到白热化

  清古道人降落后,首先一招手,将一道元神摄来,那是正德道人飞出的,人们很惊异,在元神中似还有一魂

  “正德道人很可怕,可惜遇到了尹天德,能够留下一道元神已很强了”燕一夕道,bú久前他们都见到一道神魂遁出,躲过了一劫

  “元神中另有一魂,冥岭古道观中的sān缺道人果然可怖”伊轻舞吃惊

  “sān缺道人的确为天纵之姿,但也没有这样夸张?”厉天bú以为意

  “你bú了解sān缺道人,世间少有人知其秘,而今他还bú圆满,数百年后那就难说了……”伊轻舞道出一则惊人的秘mì

  何为sān缺?是指缺了sān条魂他自幼被冥岭古道观主选中,适合学他们的无上秘典,让其他绝世高手相辅

  他的sān条神魂分别寄生于其父与两外两位bú世高手体内,进行滋养与道化,有朝一日会归于本体,到了那时他就是无缺道人

  “有这种秘辛……”叶凡惊异

  “一县成为无缺道人,他就会自动成为冥岭之友,bú过那可能是几百年后的事了,现在无需多虑,他所修乃是远古的长生经,最是耗时”

  “这么说来,方才那道元神中的另一条魂是sān缺道人的,在被滋养?”

  清古道人出手,长生诀一展,碧海皆动,水中无量精气冲起,生生bú息,汹涌而至

  光明王用手一点,一道bú灭仙光飞出,这是他的先天光明气,与生俱来的神术,可瓦解各种秘术

  碧海中,烟霞蒸腾,氤氲亿万道,整片大洋都如燃烧,清古道人并指一点,上万精气之涛冲起,逆乱而上,与神光相遇

  “并bú是多么激烈,远没有人王那边的战斗可怕”厉天道

  “他们只是在试探而已,接下来就是要生死对决了”叶凡道

  果然,下一刻一幅惊人场景出现,两人对了一掌,虚空崩塌了又湮灭,若非羽化台是仙崖,早已被毁

  他们的攻击极度惊人,打穿时空,破出一条隧道,贯穿过十八古船形成的上古shā阵,也避过了长生古道观这件圣兵,两人破碎虚空,如羽化飞仙了一样

  他们出现在碧海上空,离开了原来那片战场,惊世一击,打出一条通道,竟有时光的碎片一闪而没

  “可怕的力量,这样的人太强大了,bú可预量,这才是真正大成的王者,方才bú过是在小试”

  皎洁明月高挂,大海平静了,波光粼粼,这是一幅很宁谧的画面

  两位当世人少有敌手的“活死人”相对而立,虽然很平静,但却有无形shā气汹涌,一声巨响,两人再次出手

  清古道人神域外放,长生古经蕴化自然之道,碧海连天,整片东海都像是成为了他的场域

  光明王一声大喝,通体绽放神辉,光明神域出现,绚烂夺目,如一道bú朽的神环,将其笼罩

  这是一场惊世绝对,双方bú留后手,进行了神域大战,每一次碰撞都像是来到太初之始

  这是道的对决,是自身感悟的升华与拼shā,他们每一次碰撞,都有莫名景象出现

  一声大道和鸣,上万颗古星闪烁,他们间像是有一片星域在演化,有开天辟地的秘力

  又是一击,原有一切消失

  生机刹那出现,草木丰茂,一株神木诞生,苍劲如龙,树皮龟裂,贯穿凡仙两界,它万古bú朽,每一片叶子都铭刻道纹,垂落道光

  这是一株建木,为通天之树,为两大高手道痕共鸣化出,神秘而可怕

  第sān击展动,一切有消失了

  这一次,他们归于永恒,无边黑暗,无尽寒冷,像是来到了古宇宙的终点,见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就是可怕的大成王者的对决,什么言语都难以表述这种震撼,其他境界的人若是进来,没有一点生存下来的希望,转瞬成尘埃

  每一击都有大道共鸣,会化成各种匪夷所恩的场景,有一瞬间的bú坏神能,烙印永恒之秘

  “光明王,将仙家经文还我长生观,此事作罢,bú然别怪贫道无情了”清古道人木然的说道,这是一个很古朴、像是bú属于这个时代的道人

  “你觉得落入本王手里还能交出来吗?”光明王笼罩神光,如浴火重生的神,黄金冠下黑发披散,眼中是无尽的星域,如在演化开天之秘

  “嗡”

  清古道人没有多说,头上冲起一股先天道精,化作一朵祥云,远古圣兵……道观,瞬息而至

  在这一刹那,宏伟之力,磅礴之气,天道之音,如瀑布一样垂落,整座古道观níng聚bú朽的神辉

  光明王一声轻叱,在其体内冲起一片霞光,灿烂如成千上万仙葩齐绽,光耀天地

  “你借来了一伴圣兵”清古道人眼神一滞,对方没有显化出此兵的样子,但绝对威力绝伦,bú可估量

  长生古道观,古朴大气,每一块瓦石都烙有圣人的印记,此时上万道神力丝绦垂落,如那垂天之幕,倾泻而下

  另一边,天妖王带着极度的bú甘,舍弃了那半页仙家经文,血染长空,几乎被shā死,丢下半截天妖断体离去

  而此时,羽化仙崖上,人王神威傲世,正在大战金乌王,两人全都打出了真火,是对两千年前的一桩旧怨的了结

  十八艘冷冰冰的铜船镇龘压下,这是出自上古圣人之手的shā阵,比起圣兵来有过之而无bú及

  人王是一个身穿银袍、头戴白玉神冠的老人,满头白发mì集,身材高大魁梧,龙行虎步

  前方,太阳精火燃烧,熊熊一片,金乌★王身材伟岸,如一个中年的战神,眼神凌厉如刀,手持乌翅鎏金镗,让十方皆颤抖

  宿怨,旧恨,两千年前那一战人的延续,都在此时爆发,bú死bú休,在他们当中有半页神灵古经悬浮

  “轰”
  金乌王动了,轮动乌翅流金镗像是砸塌了一片古星域,挟亿万均之力而下,光芒照耀古今未来,有一种神明的气机

  远处,叶凡变了颜色,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金乌王有多么的可怕,比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也bú知强盛多少倍

  这一击,足以拍死成千上万个陆鸦,这是一位如魔神一样的存在,强大的让人灵魂颤栗

  而今,以他的境界来说,绝对没有一丝希望力敌,即便他有八禁也bú行,境界差的太远了

  且,像这等人物,哪一个bú惊艳古今,bú然何以过斩道那一关?全都有大毅力,以及大气运,亦有七禁之能

  大战到白热化

  随时间推移,无论是碧海中,还是羽化仙崖上,都是经历了一场大劫,大成的王者在分生死

  “这要打到什么时候,时间长了,必然会惊动海外散修,到那时就麻烦了”厉天道

  此地,相邻瀚海,这种惊世shā机以及贯穿霄汉的大成王者气息多半会被海族感应到

  要知道,东海有无尽传说,上古一些圣人都是自这里出海,而今的海外诸岛必有王者,若是出来一两尊,那就会复杂了

  “尹天德又出现了,他也等bú及了,怕出意外”燕一夕道

  战场中,那个瘦弱干枯的身影再现,他身上必有可怕道器,掩去了所有气机,即便是大成王者都bú可窥透

  就此这一刻,尹天德取出一个陶罐,站立在羽化仙崖上,让叶凡错以为是吞天魔罐,细看下才发觉bú是

  下一瞬◇间,他被惊住了,陶罐上有一个“封”字,为先秦古铭文,来自星空的另一端

  尹天德打开陶罐,顿时有一道乌光冲起,贯通天上地下,一头巨大的蛮牛四蹄蹬踏,像是要压塌天地,矗立在空中

  它浑身青◇☆的发亮,皮毛如青缎子一样光滑,两只犄角如阔刀,苍莽有力,像是可以豁开天宇

  这是一头巨大的青牛,它发出一声莽牛吼,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景象吓人

  一瞬间,他化成了一个头生犄角,雄壮◎魁梧的巨汉,浑身有很多青色的牛毛,当然牛眼、牛鼻等亦保存了下来,像是化形bú完全的巨妖,乌云绕体

  叶凡当时就呆住了,这活脱脱就是一个牛魔王,莽武而壮硕,怎么到了此地?

  “吾乃牛神王是也”一沉沉闷的低吼,天空中像是打了个闷雷一般,震的碧海生啸,一阵大动荡

  bú要说几位大成的王者,就是尹天德自己也发怔,他一手持陶罐一手持道简,反复观看,而后又望向那头莽牛

  “西出●函谷关,这是多少年后了……”这位牛神王咕哝了一句

  远处,叶凡差点跳起来,这他妈的……是……那头牛?

  此时,他心中剧烈跳动,一切都这样bú可恩议,两千五百年前老子西出函谷关,紫气浩荡☆◎sān万里,从古中国消失

  难道所谓的函谷关另有说法bú成?老子骑牛西行,按照目前来看,可是走进了星域啊

  西出函谷关,去过北斗,来过紫微古星域,如此“西行”,这一路可真是够惊人的

  叶凡盯着那头牛,这真是老子的坐骑bú成,它怎么会被封于陶罐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