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断木崖


  明月夜,大河平缓,波光粼粼

  漫天花瓣飞舞,在月华下片片晶莹,馨香丝丝缕缕,进入鼻端,让rén浑身毛孔都舒张

  神月辇,横空而过‘被花雨缭绕,灿灿生霞,在这明月下如同一座广寒☆阙,出尘瑰丽

  伊轻舞,一个如洛神一样的女子,为紫微古星域第一美rén,无可争议,一些自负丰姿绝世的女子在其面前都自惭形秽

  她玉肌仙骨,每次出行都必引起轰动,无一例外,见其姿容者皆惊,疑似九天玄女转世,让rén心旌摇曳,连活化石都忤然心动

  对于此女,没有华丽的描述‘亦无画卷见诸于世,但其风姿却艳冠rén世间,如神月当空,被rén痴慕年轻一代,许多男子都为其着迷,甚至因此而发生le很多决斗,引发不少渣染风龘波

  “她出自广寒宫,多少rén上门捷亲都被婉拒,对于许多神朝的子弟来说都可望而不可及”燕一夕轻叹

  广寒宫,这个古老的传承让叶凡心头一跳,无比的惊□讶,问dào:“那为何成为le尹天dé未来的dào侣?”

  “叶兄你对那位大敌le解太少le,不知dào他究竟有多么可怕,尹天dé足以震慑当世”燕一夕dào

  “这样强…”

 ▲ “当然,真正面对时,你会觉得加惊悚几分”燕一夕认真的告诫

  叶凡摸le摸下巴,得到老子传承的rén,懂得一气化三清,必是一个绝世高手,看来极度可怕

  燕一夕dào:“唯有尹天dé一rén以傲视修为只身独闯五万年来无rén可通过的仙阙,连过一百零八座生死天关,惊动广寒宫的太上教主出关,最终答应le其堤亲”

  明月下,那辆神辇飞去,缭绕着漫天花瓣,带着无尽的清馨,留下一片神秘的流光

  “可惜呀,如此天香绝色,当世第一美rén竟要成为尹天dé的ledào侣le”燕一夕很遗憾

  他打开一把折扇,上面尽是美rén,一个个沉鱼落雁之姿,遮天快手打与你共分享闭月羞花之貌,全都是国色天香‘为当今最美的几名女rén

  当中,有一女子最特别,唯有一段朦胧的修长躯体,被雾气淹没,看不真实,不能得其形貌与神韵

  “这就是伊轻舞,我虽然见过,但却无法将其描绘下来,成为le我的心魔,不能绘出‘便不能证dào”

  叶凡闻言顿时笑le,dào:“你这淫贼,惦记尹天dé的dào侣就直说吗,还这么哀怨与凄婉”

  “唉,不要以你凡rén的眼光来理解我那无暇的dào心,rén海无量,知音难觅”燕一夕dào

  “呱,呱,呃…”一只乌鸦飞过,在夜空车叫个不停

  “称的知音来le”叶凡大笑

  然而,燕一夕却变le颜色,沉声dào:“天妖姥姥的大弟子来le”

  “天妖姥姥?”叶凡心中一惊,对这四个字很敏龘感

  “不错,一个极度可怕的妖主,乃是一尊天妖体,号称天妖姥姥,世rén皆惧,而今几乎没有rén敢惹她”

  天妖姥姥有四大弟子,都已成名千年以上le,一个个法力滔天,虽然没有组建门派,但却让各方大教都忌惮

  一辆青铜古车载着一具老尸飞天而过,吞吐月华,一群乌鸦为拉车,充满le不祥

  “这是天妖姥姥的大弟子邪尸,相传是上古的不世强者遗蜕通灵而修成的”

  天妖姥姥,拥有妖族中的极致体质,世间没有几rén敢惹,连其四大弟子都威为lerénrén避退的rén物

  不多时,两rén有见到一些强rén飞过,或妖气滔天,或法力如海,全都是教主级rén物

  毫无疑问,全都是为一页神灵古经而来,全都想看个究竟,试一试有没有机会一窥天机奥秘

  断木崖,是落星河要经过的一片险滩,礁石密布,水流湍急,河dào狭窄

  当然‘这对于修士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它的奇特之处在于这里一的一片木崖,有上古一株通天巨木劈断后形成的

  “这样一片木崖,这得需要多粗的一株古树啊”叶凡吃惊

  河水湍急,一片黑色的崖壁足有数百丈长,高是达几千米,矗立在那里,不细看的与岩壁没有什么区别

  “相传是这是一株树王,历经百劫,就是无法化形,最终被劈死在le此地据说是落星河有关,内孕有一枚真龙卵,将在万劫后出世,这个过程中无rén可在其畔证dào”

  此时‘端木崖附近,rén影绰绰,也不知dào有多少高手隐伏,全都在盯着绝崖上

  “rén王殿与上古长生观的rén真的来le,真要在此交换古经不成?”燕一夕吃le已经

  在黑色的断崖上,有一个老rén银发雪亮,精神翌称,沐浴在月光下跟一尊老仙翁一样,正是rén王殿的副殿主,一个活le三▲千多岁的活化石,精气神十足

  “那就是三缺dàorén”燕一夕神色凝重,为叶凡指点

  一名年轻的dào士踏月而来,月白色dào衣猎猎,上绣阴阳八升图,如一面镜子一样,偶有光华反射出

  他肤色白暂,看起来很是俊朗,有出尘之姿,气质越他的年龄,像是一个修行久远的的得dào高rén

  dào名三缺,功参造化,而今在这今年龄段就已经可以代表长生观出面,携神灵古经这种无上圣物▲而来

  rén王殿的副殿主与三缺dào士站在断崖上,相对而立,竟以平辈礼节相见,足以说明le三缺dàorén的可怕

  “唉,到底还是走漏le风声‘哪个环节出le问题,是谁在泄密?”rén王殿的活化石蹙眉

  两rén没有遁走,而是各自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木盒,皆样式古老,雕龙镂凤,呈在掌心中,要进行交换

  四野很静,唯有落星河奔流的声音,再无其他一点杂音断木崖上,月光皎洁,两为绝世高手持木盒,同时向前递去

  暗中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全都大气都不敢出,耐心等待那一刻,看有没有机会

  ‘轰,

  突然,一只黑色的大手自虚空中探出,将整片端木崖◇都笼罩在le下方,要将三缺dào士与rén王殿的活化石一起抓走

  这是什么rén,敢同时对两位绝世高手出手?所有rén都睁大le眼睛

  “砰”

  三缺dào士与rén王殿的老r◇◇都笼罩在le下方,要将三缺dào士与rén王殿的活化石一起抓走

  这是什么rén,敢同时对两位绝世高手出手?所有rén都睁大ldōulóngzhàozàilexiàfāng,yàojiāngsānquēdàoshìyǔrénwángdiàndehuóhuàshíyīqǐzhuāzǒu

  zhèshìshímerén,gǎntóngshíduìliǎngwèijuéshìgāoshǒuchūshǒu?suǒyǒuréndōuzhēngdàleyǎnjīng

  “pēng”

  sānquēdàoshìyǔrénwángdiàndelǎor★én各自龘拍出一掌,同时收起木盒,大声喝斥

  无声无息,虚空中出现一dào黑色的大裂缝,又探出一只紫色的大手,向下抓来,夺取神灵古经

  “呱,呱,呃…”乌鸦鸣叫,拉着一辆铜车,载着一具◎★én各自龘拍出一掌,同时收起木盒,大声喝斥

  无声无息,虚空中出现一dào黑色的大裂缝,又探éngèzìdápāichūyīzhǎng,tóngshíshōuqǐmùhé,dàshēnghēchì

  wúshēngwúxī,xūkōngzhōngchūxiànyīdàohēisèdedàlièféng,yòutànchūyīzhīzǐsèdedàshǒu,xiàngxiàzhuālái,duóqǔshénlínggǔjīng

  “guā,guā,e…”wūyāmíngjiào,lāzheyīliàngtóngchē,zǎizheyījù老尸出现,但出手时却是四dàorén影

  天妖姥姥四大弟子竟然都来le,隐藏车内,一qí出手,也参与le进来

  “天妖姥姥来le,还差不多,你们虽然堪比教主,但是还不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天空中探下一只白色的大手,抓向断木崖,震飞le铜车中是四大rén

  “强者云聚,出手的最起码得是活化石级的rén物”燕一夕低声dào

  黑色的木崖,成为一片乱地‘虚空不断离开,先●是有大手探出而后是rén真身降临

  “那是个rén是吴dào缺“有rén惊呼

  认出其中一rén的身份,乃是芦洲最可怕的一位散修,曾于一夜间转战八千里,将两个大教上下灭le个干净

  “天狐上rén,他不早已坐化le吗,怎么又出现le?”

  又有一rén被rén认出,竟是一位相传早已坐化上千年的九尾天狐妖族的一位绝世老妖主,实力深不可测

  世rén皆传,冥岭的上古dào观,以及最古老的传承rén王殿各自持有半页古经,为神灵所著,有长生不死之秘,故而今日引得最可怕的修士qí出现

  “犁,

  黑色的木崖,在诸多不世高手的对决下,轰然粉碎,漫天碎末飞舞,这是一株古老的树王,自古长存,比岩石坚硬无数倍,大能都难以打裂,而今却毁掉le

  一只紫色的大手,将一个冲飞上天空中的木盒一把夺取,当场震裂,但是里面是空的

  “上当le”

  另一个木盒也被rén抢夺到手,打开后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而此时,三缺dàorén与rén王殿的老rén皆虚淡le下去,不过是一口先天元气所化,并非真身

  “该死的,消息是假的,他们没有来此交换”

  “追”

  诸多高手冲天而起,消失在夜空中,传说中的绝世高手一走,四野rén影绰许,多的rén露出行踪

  “那个神秘的叶姓高手也来le,斩杀金乌▲族的九太子与陆鸦的化身后,他竟然还敢来这种地方”有rén认出,不少rén向落星河望来

  “奇怪啊,金乌一族今天没有一个rén来,难dào是得到le什么风声不成,知晓此地没有神灵古经?”叶凡心有☆●疑问

  “传说,金乌族近来发现le一宗事关他们这一族鼎盛之极的惊天大秘,多半分不开身”

  “能是什么秘密,比神灵古经还重要?”叶凡不解

  “相传是传说中真正的不死扶桑神树,他们◎正在确定消息的真伪”燕一夕低声dào

  突然,他变le颜色,就在这时一个身穿五色神衣的年轻男子降落le下来,嘿嘿的笑着:“师兄好久不见,一向可好?”

  燕一夕脸色当时就沉le下来,dào:“师尊已坐化多年,你我各自在红尘炼心,所修大dào不同,再无任何交集”

  “我听闻伊轻舞成为你le你的心魔,作为师弟要为你排忧解难,今日我们联手将这第一美rén捉住如何?”这个身穿五色神衣的年轻男子一脸的邪气

  “我修无情dào,你修rén欲天功,而今已经堕落成rén魔,dào不相同不相为谋”燕一夕严词拒绝

  “哈哈,无情与rén欲还不是一念间,你真是无趣”身穿五彩神衣□的男子看向le叶凡,dào:“叶兄,我对你神交久矣,今日终于得见le,不如我们联手捉住伊轻舞如何,让尹天dé那个王八蛋去抓狂”

  叶凡刚想拒绝‘但是这时天空中花瓣飞舞,漫天花雨飘落,一辆神辇从■denánzǐkànxiàngleyèfán,dào:“yèxiōng,wǒduìnǐshénjiāojiǔyǐ,jīnrìzhōngyúdéjiànle,búrúwǒmenliánshǒuzhuōzhùyīqīngwǔrúhé,ràngyǐntiāndénàgèwángbādànqùzhuākuáng”

  yèfángāngxiǎngjùjué‘dànshìzhèshítiānkōngzhōnghuābànfēiwǔ,màntiānhuāyǔpiāoluò,yīliàngshénniǎncóng远空飞来,降落而下

  “你就是叶凡?”一个婢女飞出,这样问dào

  “哈哈,第一美rén伊轻舞要对你出手le,叶兄我们联手拿下她正好”身着五色神衣的男子大笑dà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