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乌血染青天


  第七百零九章乌血rǎn青天

  天狼啸yuè台,寸草不生,为一座巨大的断山,但却高逾万丈,断面平坦开阔无比

  此时,上面rǎn有金色的血液,还有一地的碎尸快,以及漫天的羽,纷纷扬扬

  叶凡手持万殇弓,状若满yuè,出一种强烈的杀气,到处都是杀光,直抵云端金乌族的人上前阻挡,连被射杀

  “叶凡,你要与我金乌一族为永世之敌吗?”一只老金乌大吼,为仙台一层天的绝巅的人物,只差半步就成为了一尊大能

  叶凡对此méi有一句话,又如方才那般,弯弓射天穹,以天地之精凝成神箭,长达是几十里,穿空而上

  “呜呜……”

  神箭出一声魔音,光芒炽烈,让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无法正视,如十万颗恒星汇聚而成,永照乾坤日yuè

  “噗”

  一道血光飞起,老金乌一声大叫,当场被洞穿,根本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他的尸体被箭裂成十几块,魂着金乌血坠落了下来

  “砰”

  天狼啸yuè台,又多了一大片金色的血渍与尸块,触目惊心,这已经是他射杀的第五只金乌

  “姓叶的,与我金乌族为敌,你将会被十位太子追杀,永堕炼狱,成为劫灰”□另一人在临死前大叫

  “噗”

  他的身体被神箭射穿,尸体裂开,坠落了下来,鲜血淋淋,这是一片rǎn血的天空

  远处,人们心惊肉跳,叶凡百无禁忌,无情的出手,就像是在射大雕一样,★根本未将他们当成最可怕的一族

  另一边,金乌九太子与6鸦也未能走了,遇到了极大的麻烦,被足足一百零八道神箭追赶

  箭空,每一道都长达十几里,将一片天空完全的射碎了,它们永不停息,不射中◇目标会长时间飞下去,很难耗尽精气

  这就是万殇弓,非常可怕的一种秘兵,当叶凡可与圣主并论后,挥出的威力也不知比以前强盛了多少倍,射杀敌人犀利了

  此前,金乌九太子被叶凡以六道轮回拳轰断☆◇目标会长时间飞下去,很难耗尽精气

  这就是万殇弓,非常可怕的一种秘兵,当叶凡可与圣主并论后,mùbiāohuìzhǎngshíjiānfēixiàqù,hěnnánhàojìnjīngqì

  zhèjiùshìwànshānggōng,fēichángkěpàdeyīzhǒngmìbīng,dāngyèfánkěyǔshèngzhǔbìnglùnhòu,huīchūdewēilìyěbúzhībǐyǐqiánqiángshèngleduōshǎobèi,shèshādírénxīlìle

  cǐqián,jīnwūjiǔtàizǐbèiyèfányǐliùdàolúnhuíquánhōngduàn半截身子,这时已经生长了出来,但是却元气大伤

  万殇弓,百箭齐,射天地,上百道十几里长的剑芒,交织成了一片金色的法则,将其包围,挣脱不出

  “啊……”

  金乌九太子大叫,第二次被射穿,一条手臂粉碎,成为金色的血泥,碎骨坠落,惨不忍睹

  “该死的”他飞舞,自出生以来还méi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连遭重创

  6鸦也是神色凝重,毕竟只是一具化身,他张口长啸,亲自祭出金乌宝旗,八十一杆黄金大旗猎猎,遮天蔽日

  宝旗飘展,黄金神光淹méi虚空,成为了八十一道大门,关闭了此地,阻挡神箭,演化一方自在天

  “以太阳真火焚烧,化尽万物”6鸦喝道

  金乌九太子照做,合道炼火,入虚极,太阳真火普照四方,烧灼万物

  八十一杆黄金大旗哗啦啦飞舞,如撑天支柱一样,粘着开天的八十一片金色云朵,粉碎一切

  上百道神箭被挡在了外面,无法进入,可以说这宗宝旗非常的可怕,不然昔日也不可能同时让五位绝世教主惨死当中,血溅大旗

  “断空为牢,自缚手脚”叶凡一步就登上了高天,行字诀感悟加深,度越快了

  这八十一杆金乌大旗挡不住他,他只身●杀入了进去,要在里面射杀两位太子,一身杀气,青天颤

  “走”6鸦变色,这根本不是办法,暂时断空为牢,只能是饮鸩止渴,敌人可越宝旗墙,如入无人之境

  这是一场度的比拼,两只金乌拥有极,天●下几乎méi有几人可追上,这是种族上的优势

  若是说起来,也唯有天鹏一族可以媲美,越凡尘,但是今日却被叶凡快拉近距离,眨眼截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度?”

  不光两位金乌太子吃惊,就是其他教主也都变色,一步登天上,三步追金乌,简直吓人

  “我去与他对决,真正实力不见得弱与他”金乌九太子神色狰狞,他不想被人箭射杀,掉头回来,想要鱼死网破一战

  “现在,méi有时间与你浪费”叶凡驻足长空上,持万殇弓射杀

  此前的一百多支神箭也冲了过来,化成一片惊天长虹,五色冲天,绚烂夺目,如一颗颗星辰划破宇宙

  “啊……”金乌九太子大叫,以惊世**力强行碾碎九十道神箭,化成粉末,冲了过来

  但是,在这过程中他身中十几箭,几乎被射烂,强行以金乌血粘住肉身,méi有碎裂

  “姓叶的……”

  金乌九太子浑身是血,十几个前后透亮大大洞看起来有些渗人,披头散,冲了过来,鱼死网破,要拉上敌手

  他虽然元气大伤,但是拼死之下,强行提升浑身祖乌精气,也很可怕,有不世战力

  天空中,一只金乌拍翅击天,化成庞大的鸟身与叶凡鸡战,羽纷飞,金血飞溅

  人们吃惊,金乌九太子果然有杀圣主的实力,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这样勇猛,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结束,送你上路”

  鸡战片刻后,叶凡一声大吼,他浑身如神金铸成一样,寸寸晶莹,出万丈光芒,将漫天的神箭凝聚在一起,成为了一杆金色的战矛,穿透云霄

  他挟万钧之势,双手持通天的金色战矛,自那无尽苍空上俯冲了下来,同金色长矛相比,他显得很渺,但却有气吞山河之势,满头乌倒舞

  “噗”

  金色的矛锋如击泥,刺入那只双翅击天的巨大金乌的头颅中,méi顶而入,洞穿天灵盖

  “啊……”金乌九太子出最后一声惨叫,庞大的尸体被一根巨大的战矛穿透,急坠而下,钉在了下方的天狼啸yuè台上

  血rǎn长空,漫天金色羽毛飞舞,根根rǎn血,尸体横陈,金乌族的继承者之一绝命天狼山上

  四方强者,十方雄主,全都震惊,金乌族的一位太子被人杀了,干脆而冷酷

  “死了,赫赫有名、威慑大地上的一位太子就这么死了”méi有人不惊憾

  这必然会引金乌一族的滔天大怒,这是倾尽四海之水也无法洗脱的大罪,人们全都盯住了叶凡

  “真敢出手啊”

  迷一样的男子,到底来自何方,敢向金乌族的太子挥刀,毫不留情的斩杀,到底有怎样的来历?

  天狼山沸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叶凡的身上,后起之秀,天之骄女等全都不能平静

  “6鸦太子在干什么?”人们惊异,只见一只金乌浑身血液燃烧,仰天长啸,强行将八十一杆黄金大旗bsp;在其弟被杀的过程中,他眼神冷冽,根本méi有阻止,强行做了这件事,化开一根祖乌金羽,加持自身神力 ○
  “金乌族远古时一位大圣的一根神羽,还有一丝圣力,炼入了体内”

  “那八十一杆黄金大旗,被其当成羽毛熔炼到身上了”

  ……

  6鸦一声长啸,冲天而起,向叶凡扑杀来,逃走▲是无用的,敌手的度太快了

  “叶凡,我以两成战力与你一战”

  声音如雷鸣,在长空中浩荡,让整片天狼山脉都一阵颤抖,隆隆作响

  6鸦展翅击天,扶摇直上三千里,金色的身躯如黄金铸成,睥睨天下,让许多教主都心中凉

  “这就是6鸦啊”

  金乌一门十太子,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妖中之王,皆可杀圣主,当中以老六为最,号称未来妖族第一人

  此时,他为化身,以两成战力迎敌,就已堪比一方教主,端的是骇人之极,漫天神羽飞舞

  八十一杆黄金宝旗炼化进他的身体中,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殇弓之箭刺不进去了

  这是一场鸡烈的大战,6鸦的这一缕化身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所展现的都是上古大神通

  “十日齐出”

  十轮太阳升空,一片蛮荒大地呈现其背后兽奔走,巨岳摇动,十轮天日横空,烧毁一切

  “人王印”

  叶凡化g人族之主,矗立天地间,这是人族与金乌族的战斗,一只大手拍下,击落十日,粉碎蛮荒古地

  火光飞舞,淹méi长空,烧的乾坤火红一片,如一座大熔炉,什么都被粉碎

  “扶桑天下”

  6鸦又是一声大喝,一株金☆色的古木,缭绕魂沌,照破天地,在开辟一个世界

  万丈金光起,巨大的不死神树生长,无穷金色叶片摇下成千上万道神辉,镇压叶凡

  “倚剑天外,挂弓扶桑”

  叶凡一声大吼,眉心中射出一◆道金色的神剑,斩破这个世界,气冲斗牛,直达天外

  他的殇弓化光华汹涌,被当做兵器打出,击在扶桑古木上,出一声巨响,千万金色神叶凌

  两人对决,6鸦手段无穷,都是上古不传之秘,震惊世人

  “妖神吞天”一尊妖族神祇在其背后浮现,耸立天地间,一只手就遮蔽了苍穹,力压天狼山

  “万古一气化青天”他一气化青天,君临大地上,要将叶凡炼化

  ……

  6鸦手段层出不穷,各种古法惊世,但可惜终究是一具化身,被叶凡一一破之

  “啊……”

  6鸦一声大叫,所耗法力过巨,cha在身上的八十一杆黄金大旗开始脱落,带出大片的血花

  “该结束了”叶凡一声大喝

  六道轮回拳

  这一盖世拳法轰出,气吞山河,威压天地,叶凡如神魔一样冲了过去,崩毁一切

  6鸦一声惨叫,下半截身子消失,被生生击断,金色血液飞溅

  叶凡一声大吼,一步登天而上,将6鸦仅余下的半截身子撕为两半,鲜血淋淋,漫天飞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