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开棺得“行”秘


  两幅星空图很dà,并非刻在石碑上,而是烙印在石地上这是一番精心的推演

  它们被刻下的年代相差不过数百年,但绝非一个时期,能够辨别出来,但成图dà概都在两千多年前

  与十jǐ万年相比,两千年并不是多么恐怖,可却也是先秦时期了,称得上很一段古老的岁月了

  东荒诸圣主dà概也只能活到这今年岁,时间再长一点,就会尘归尘土归土了,自古无rén可不死

  “这放牛的老梆子在演化什么玄机,我怎么看不透?”dà黑狗盯着其中一幅刻图,琢磨了很长时间,也看不明白

  唯有老疯子眸光深邃,看的很出神,可以清晰看到,两幅刻图在他的眸子深处在演化,烙印进了他的脑海中

☆  叶凡心中一dòng,也将两幅星空图烙印了下来,默默记在心中,这说不定就是他回家的路

  “两条小龙在游dòng……”、小囡囡以小手指着星空图中的两条细线,她的视觉很特殊,能够见到两条细线演化▲,蜿蜒与伸展

  叶凡纵有神眼也是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看清,而后一丝不差的记在了心中

  日后,若不能从荒古禁地的五色祭台返回星空另一端,他打算让黑皇划刻最繁复的道纹,一点一点横渡回qù

  “别理放牛的老梆子还有满头dà包的秃瓢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得到行字诀”dà黑狗咕哝,对这两rén实在没好感

  “我真希望有一天你遇到他们时也这么极品,如此称呼那两个rén”叶凡笑道

  他心中百感交集,明明是地球古代两个早该消失在岁月中的dà贤,竟然与修行扯上了关系

  老疯子围绕古棺转了一圈,眉头深锁,强dà如他也没有开棺,似乎心有忌惮

  绿毛很长,透过石棺的缝隙生长出来,密布整座棺体,绿油油,不细看的话真如苔藓一样

  稍微一靠近,就会让rén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寒意,石棺仿佛是一座冰窖,jǐ乎可以将rén冻住

  “真的是dà成圣体的尸骸吗?是谁为他刻的石持……”叶凡自语

  “刷……

  老疯子在虚空中划刻,将天斑步法演化了出来,没有具体的法门,只是一幅玄奥的道图,包容了一切

  他在以行字诀残篇尝试触发,叶凡见他这●样,手握菩提子也开始演化,他的dòng作很慢,但却很认真

  “砰”

  古棺中突然发出一声轻响,惊的jǐrén全都dà吃一惊,因为一股绝世森然杀机溢出,像是有什么古生物觉醒了一样

  石棺上的绿毛剧烈抖dòng了起来,寒意刺骨,像是千万只鬼爪在挣扎,一点一点延展,竟向jǐrén蔓延而来

  “这个地方太古怪了,、

  dà雾越来越浓了,他们有一种感觉,所有这一切都像是古棺造成的,浓雾似乎是从棺材缝中冲出来的

  “啡”

  突然,棺材盖上一震,发出冲霄的光芒,冲散了云雾,一片炽盛,有一幅道图浮现而出

  “九秘”

  “行字诀透棺而出了,☆、

  jǐrén又惊又喜,千难万险,只为九秘行字诀而来,终于见到了

  叶凡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确认,那绝对是行字秘,与他所修行的步法有很多相似之处

  “传说中的最高圣术,一旦掌◇握,天下任我行,举世无不可行之路”

  “太好了,一定要悟透”

  没有rén不激dòng,全都以强dà的灵觉捕捉那幅道图,生怕错过什么

  “不行,太模糊了,这是透过棺材冲出的,真正的九秘在棺内”

  仔细观察后,他们发现了这一让rén无奈的事实,心中凉了半截,古棺中绝对有不祥的东西,他们不好打开

  “怎么办,都走到这里了,难道还要退却不成?”

  “囡囡你能看清吗?”叶凡蹲下来,问小囡囡

  小女孩皱了皱秀气的鼻子,眨了眨dà眼,仔细盯了一会儿,才脆声到:“有的地方看的很清楚,有地方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不真切”

  老疯子一dòng不dòng,像是石化了一样,空洞的眸子射出丝丝缕缕的银芒,与那幅道图连在了一起

  不过,很明显道图是残缺,被棺内的东西挡住了,他眸子中射出的银色丝缕也不能全部连接到

  山巅很平整,石棺周围并未被古之dà帝布下阵纹,jǐrén走来走qù,很是无奈

  “砰”

  古棺中又震了一下,绝世杀机溢出,如腊月严冬季节降临,仿若十万里冰封,百万里雪飘

  叶凡手中的菩提子滚热,他在认真的观摩那幅道图,抛却了一切杂念,反正有老疯子在此,他并未理会其他

  纵然是残缺的行字诀,也要彻底的参悟下来,不然将是遗憾终生的dà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停了下来,从空明中醒来,此时老疯子正在围绕着古棺行走,竟要准备开棺了

  dà黑狗与李黑水在旁,dà气都不敢出,躲出qù很远,生怕释放出盖世魔王来

  老疯子走了整整九圈,似乎在推演着什么,而后双眸射出丝丝缕缕的银芒,他定在场中,dà袖一展,轰的一声将所有绿毛都斩灭了

  他终于dòng手了,要正式开启古棺,观看传说中无缺的九秘之行字诀

  棺外的绿毛成为飞灰的刹那,古棺剧震,续是有什么庞然dà物将要出来,发出的恐怖气机让山体都摇dòng了起来

  这片的地域,共有五十jǐ座dà山并立,此刻全都在抖dòng,像是发生了dà地震一样,巨dà的石块不断滚落

  尤其是这座dà岳,若非dà帝阵纹禁锢,恐怕已经崩塌了,有莫名气机在汹涌

  在这一刻,无始dà帝刻下的阵纹显化出了无上玄机,四面八方有一道道丝线,在虚空中蔓延,交织而来

  这片山巅虽然没有刻道纹,但却是接引之地,将千万丝缕全都引向古棺,将其束缚

  躁dòng终于安静了下来,石棺不再震dòng,一切都渐渐平静了力

  “你们退后”老疯子轻喝,事已至此,必须要开棺,得到九秘之行字诀

  jǐrén不断倒退,老疯子一声吼,如龙吟虎啸,声传数百里,他dà袖一挥,轰的一声,将棺盖抽飞,令其落在山巅上

  “轰”

  绝世阴森煞气冲出,黑雾滔天,滚滚而上,彻底将这里淹没了,果然所有浓雾都是古棺溢出的

  李黑水与黑皇他们都一dòng不dòng了,在这种森然杀机下一连说话都不能了,彻底被束缚,身体都要崩裂了

  “哧……

  千万道细线交织而来,无始dà帝刻下的阵纹起到了作用,一片炽盛光幕出现,将古棺笼罩

  同时,半山腰的封神榜冲出一片金霞,降落了下来,定住了躁dòng的古棺

  至此,盖世杀机才如潮水一样收敛,不然叶凡他们都已经承受不住了

◎  “光是杀机就足以让rén形神俱灭,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要了我半条命了……”李黑水有气无力,浑身龟裂,接过叶凡递来的神泉狂饮

  dà黑狗浑身的黑毛都快掉光了,刚才还骂rén秃瓢,它现在浑身都快秃◇◎  “光是杀机就足以让rén形神俱灭,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要了我半条命了……”李黑水有气无力,浑身龟裂,  “guāngshìshājījiùzúyǐràngrénxíngshénjùmiè,zhèmeduǎndeshíjiānyǐjīngyàolewǒbàntiáomìngle……”lǐhēishuǐyǒuqìwúlì,húnshēnguīliè,jiēguòyèfándìláideshénquánkuángyǐn

  dàhēigǒuhúnshēndehēimáodōukuàidiàoguāngle,gāngcáiháimàréntūpiáo,tāxiànzàihúnshēndōukuàitū了,诅咒连连,道:“连这都遭报应……妈的”

  叶凡倒是无dà碍,主要是肉身强横无双被他们护在中间的小囡囡也无恙,小家伙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左看右看

  不远处,dà道压天

  一幅道图横在虚空中,非常的清晰,如九重天降临,让rén发自真心的敬畏,想要跪伏在地

  “九秘”

  “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参悟,就靠各自的机缘了”

  他们快向前冲qù,盘坐在地,观看空中的道图,认真参悟了起来

  至于打开的古棺中有什么,他们根本不qù管,没有什么比明悟九秘再重要的事了,一切都有老疯子顶着

  “参悟不透”李黑水耗qù一枚悟道茶叶后,睁开了眼睛飞,非常的沮丧

  dà黑狗是着急,骂骂咧咧,道:“该死的,这是给两条腿的生物创的无上秘术,本皇没法参悟,除非化成rén妈的,本皇要逆天,非要修成不可”

  dà黑狗确实逆天了,直立而起,跟rén☆一样站在地上,叫嚣道:“没有本皇学不会的圣术,我就不信邪了”

  “妈的,这都能行……”李黑水目瞪口呆,而后信心倍增连一只狗都可以跨越种族界限来修行字诀,他有什么可怕的,抓起jǐ片悟道茶叶,立刻☆又开始参悟

  老疯子一dòng不dòng,像是石化了一样,仰望九秘道图,他自身都快化成了一张古图,非常的神秘

  叶凡心中震撼,九秘之行字诀深不可测,天漩步法不过当中的一角而已,仅是一小部分

  “难怪悟透它可以涉足时间领域,的确玄奥莫测,恐怕需要用一生qù修行”他默默参悟,手握菩提子一点一点的理解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jǐrén都一dòng不dòng,默默参悟,全身心的投入了进qù,毫无疑问老疯子收获最dà

  很久之后,他收回了目光,闭上了眼睛,不再观看道图,开始在心中自己演化

  dà黑狗最不安静,直立着身子,叫嚣要逆天,一边参悟九秘,一边如rén样一样跑来跑qù

  不过,它的悟性真的很高,度越来越快,最后jǐ乎化成了一道黑影

  它非常的嚣张,浑身黑毛落光,一边直立着身子裸奔一边叫道:“妈的,本皇为了学成行字秘,以后两条腿跑路了,非要逆天不可”

  李黑水被它刺激坏了,集中精神苦悟,连一只狗都能修成,让他身为两条腿的rén情何以堪?

  他并不是悟性不足,只是此法不太适合他修行而已,但却也被刺激的dà有所获,深锁的眉头渐渐舒张了开来

  小囡囡也在好奇的观察,最后忍不住比划了起来,迈开了小脚丫,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了,这让jǐrén都惊醒了过来

  “囡月……”叶凡呼唤

  小囡囡在棺壁上出现,吓得哭鼻子,无助的望着下方,小家伙无很辜,眼中噙满泪水,道:“我只是试一试而已……”

  这让李黑水彻底无言了,仰天长叹道:“我的悟性不说同辈第一,但却也是最好的一批rén,连一只狗都比不过,□怎么连两岁多的小囡囡都越上来了难道九秘真的不适合我修行不成?”

  叶凡他们急忙来到了棺材上,将小囡囡抱起,准备送下qù,结果无意中见到棺中的景象,一阵头皮发麻

  石棺中,最下方有半池血☆水……鲜艳刺目,仿佛刚从rén体中流淌出来,其中有一个老rén横尸里而,漂浮在血水上方

  他肉身不朽,手持一杆金色的权杖,有绝世杀机溢出,简直可以洞穿rén的灵魂

  “天啊,这就是dà成的圣体吗,死qù十jǐ万年了,还没有腐烂,栩栩如生”李黑水震憾

  “这个rén杀气怎么如此之重,像是屠杀过千万生灵一样”叶凡惊道

  “这……应该是天庭之主,是古之圣贤”dà黑狗惊的差点掉下qù

  “天庭的两位老圣贤不是被杀了吗,怎么跑到这里一位?”叶凡狐疑,他曾听dà黑狗详说过那段往事

  “世间传言他寿元干涸,在最终一战中被斩灭了,不曾想是他亲自带着九秘之行字诀逃进了圣崖,死在了这里”dà黑狗吃惊

  那根金色的古杖溢出的丝丝杀气,让整片圣崖都快冰封了,仿佛森罗地狱一样,毫无疑问那是天庭的无上权杖

  “当年,天庭持无上权杖,jǐ可号令天下”dà黑狗叹道

  “它该重见天日了,让它再次dà放异彩”叶凡dà声道

  “十jǐ万年过qù了,身体并未腐烂,不傀是古之圣贤,可是他为何死在古棺中?”李黑水惊疑不定

  “他的脖子被rén扭断了……”dà黑狗惊道,它方才还在打坏主意呢,圣rén的尸骨浑身都是宝,想要拉出来炼掉

  可是,此时它却浑身发寒,这位远古的圣rén脖子被rén扭断了,有清晰的指印,且沾着一些绿毛

 ◆ “囡囡怕……”小囡囡向头埋在叶凡怀中,不敢向下看了,小声道:“血池中躺着一个rén,他的身上长满了绿毛……”

  “dà成的圣体”jǐrén都被惊住了

  dà成的圣体死qù无尽岁月了,○却将一位老圣贤的脖子扭断了,这让他们心中发毛

  无声无息间,老疯子也站在了石棺上,眸子洞彻一切,盯着血池中的模糊身影

  “哗啦”

  在远古圣rén一MM天庭之主的下方,血水一阵剧烈波dòng,“哗”的一声探出一直碧绿的dà爪子,上面长满了尸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