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圣地皇朝


  第三百四十一章圣地huáng朝

  “三十万斤源”

  此话一出,拍卖大厅中一片寂静,将所有人都镇住了来自中州的大人物以气吞山河之势,直接喊到三十万斤源

  “他们疯了吗,只值十五万斤源的残缺神药,加了一倍源”

  大厅中,纵然是老辈人物也都变了颜色,遇上这种大shǒu笔的人,诸圣地恐怕都没辙

  贵宾包间中,中州的四名神秘大人物,神色平静,似乎那不是三十万斤源,而只是一堆石头

  他们都是中年人,各个器宇不凡,如天王降世四人头戴龙冠,具有大气磅礴、慑人心魄之势

  他们的真正年龄到底几何,没有人知晓

  四位大人物不属于大夏huáng朝,因为大夏huáng子与尼姑就在另一zuò包间中,陪着大夏的一名huáng叔

  三十一万斤源”来自西漠的一名老僧开口

  三十三万斤源”贵宾包间中,一名头戴龙冠的中年人从容报价

  拍卖大厅一下子安静了,纵然是强大如徐天雅也坐了下来,他虽是级恐怖的大人物,但是论起源来还未够班

  “一口气就加两万斤源,真是气吞山河,不将源当一回事”

  到底是中州来的大人物,不朽的荒古huáng朝,统治亿万里土地,果然是无人可比”

  所有人都惊住了,声的议论

  中州有四大不朽huáng朝,有诸子百家,诸多古老的大教,他们到底来自哪个上古huáng朝?”

  看他们头上的龙冠以及所穿服饰,应该是来自不朽的古华huáng朝,传承久远,鼎盛无比”

  “他们绝对是冲着紫山来的,志在无始大帝的传承,买神药保命”

  众人推测出他们的身份,就加的忌惮了,不朽的huáng朝比圣地还甚,世间少有大势力可与他们抗衡

  三十四万斤源”摇光圣地报价,身为东荒的大教,对人形神药志在必得,在这种关头自然不甘落后

  “三十五万斤源”古华huáng朝的一位大人物再次开口,不过却也不像前几次那么生猛了

  贵宾包间中,叶凡与李黑水相互看了一眼,按照妖月空给他们的分析,若有圣主攻打紫山重伤归来,残缺的人形神药可拍到三十五万斤源

  此刻,达到了这个数字,可是似乎还有上涨的势头

  果然,荒古姜家有人喊价,将残缺的人形神药提升到了三十六万斤源

  “三十七万斤源”摇光圣地继续加价

  摇光圣主受了重伤,需要这株人形神药疗伤,尽快复原不然,拖延下去,再次攻打紫山,他可能无法出席

  “三十八万斤源”古huánghuáng朝的一位大人物报出这个价格时古井无波

  此刻,其他圣地与荒古世家都不再报价,西漠佛教的老僧也退出了竞争

  “四十万斤源”摇光直接将这株神药推上一个整数天价

  古华huáng朝,一位头戴龙冠的大人物神色不变,道:“四十一万斤源”

  摇光圣地沉寂了很长时间,不是不能承受,而是觉得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对方来自不朽的huáng朝,底猛雄厚,若是志在必得,将是一场天价大战

  “四十一万斤源第一次十一万斤源第二次……”

  “咚”

  锤音落定最终,古华huáng朝的大人物以四十一万斤源拍下人形神药

  疯了,实际价值十几万斤源,结果却达到了这个数字……”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数字过于惊人,让人难以接受

  圣地也有被人以势压的时候,中州的大势力果然不可想象”李黑水都有些瞪目结舌

  比预计的天价还要高出一截,确实出乎他们的预料

  叶凡道:“风云际会,机遇巧合而已,如果不是中州与西漠的大人物出现,绝不会有这样的天价”

  压轴稀珍——神药,一锤落定,人们议论纷纷,一些人站起,就要离去

  “诸位请留步,我们临时得到委托,还有一宗稀珍拍卖”黄钻龙台上,白老人开口

  还有什么,连神药都拍过了,难道还有吸引人的东西不成?”有人问道

  负责拍卖的老人露出笑意,道:“我想在场很多人会感兴趣的”

  到底是什么?”

  人元果”白老人站在黄钻龙台上,说出这样三个字

  “什么?”许多人吃惊,

  “从石中切出来的人元果?”老辈人物中有不少人都了解

  相传,这种东西极其难寻,除却源天师外,也唯有流倘有部分真龙血液的妖王才能凭借天赋神术现,这种果实是大地结出的假龙珠”

  “不错”白老人点头

  “轰”

  拍卖大厅中,一片沸腾,所有人都坐了回来,不再离去

  “人元果,这可是延命的稀珍啊”

  居然连这种东西也切出来了,很多年未曾听闻了”

  在场的人莫不吃惊,全都在议论,出了一株神药,接着又有人拍卖这种果实,让人咋舌

  “人元果虽然比不上太古神药,但是也堪称稀世珍品”

  谁告诉你比不乒神药,那是因为它还没有成熟,若是不断汲取天地精华,它可成为地命果,亦称假龙珠,不会比神药差”

  贵宾包间内,叶凡大长见识,原来这种果实,纵然生在石中,也是可以成长的,级取日普月华

  诸圣地的人最不平静,尤其是摇光圣地,错过了人形神药,得悉还有人元果,真是喜出望外

  “诸位请安静”白老人持一个玉鼎走上龙台,将其摆放在最高处

  “取出来,让我们看一看”下方有人喊

  玉鼎被打开,一个有些破损的果实,被封在透明的玉器中,呈现在高台上,淡淡清香沁人心脾

  “这枚果实怎么破了?”

  在场的人都是修shì,各个神目如电,一下子就见到了关键所在 ◇
  “被什么东西咬过,灵气流失的差不多了,真是败家子”

  这是谁咬的,暴玲天物,人元果是用来炼化的,怎么能下口,不被毒死才怪”

  听到这些愤怒的声音,叶凡满脑门子黑线,又有了踹大★黑狗一顿的冲动,这死狗真会糟蹋东西

  “不对呀,我怎么看着像是犬齿印,该不会是被一只狗咬过的?”

  这些人的眼神各个犀利无比,许多老辈人物眼睫毛都是空的,什么没见过,一下子认出了齿印“还真是狗咬的,这是哪只该千刀万刮的狗干的?“

  “这可是人元果,谁这么混蛋,拿它喂狗?“

  叶凡听到这些话,真是没有办法言语了

  关键时刻,还是天妖宝阙的白老人平息了他们的不满,道:“诸位,这是从乡间收上来的东西,是一个老农随shǒu打碎一个石头现的,自然不知道珍贵之处”

  “那也不能用来喂狗啊?“

  “妈的,气死老夫了,这是什么事,天杀的败家子”

  一群老头子直急眼,诅咒连连

  贵宾包间内,李黑水狂笑,叶凡郁闷到无言

  “这枚人元果保底价五万斤源”白老人宣布,拍卖开始

  下方,顿时传来一片不满声

  “如暴没有破损,可价值二十几万斤源,但眼下绝不会过五万斤,怎么保底价直接定到这么高?“

  “没错,灵气都流失的差不多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众人还是皱着眉头开始竞价

  虽然被狗咬过了,但它的□确是人元果,是罕世的奇珍,具有续命的神效

  当中,要以诸圣地最为别扭,有心放弃又不甘,尤其是摇光圣地,当真是捏着鼻子报价

  “六万斤源”

  “七万斤源“

  “八万斤源”☆

  “有没有搞错,这是被狗啃过的,还跟老夫争的这么凶?“

  “嫌弃的话,你就别争了,老夫报价九万斤源”

  李黑水笑的很欢,见到一样老头子争一只被狗咬过的人元果,他有捶地的冲动

  可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他爷爷站起身来报价,道:“九万斤源”,

  “我……老头子你争这狗咬过的果实干吗?“他的黑脸上写满了惊愕

  叶凡笑道:“这玩意仅次于神药,你该恭喜你爷爷才对“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李黑水没好气的答道

  “我说李大寇,你春秋鼎盛,寿元充足,跟我们争什么?“一个老头子极其不满

  李黑水的爷爷不慌不忙的答道:“这是为我孙子准备的,我要为他炼一炉灵丹,提升他的修为“

  “我……“李黑水张口结舌,说不上话来了,刚才还在狂笑,到头来却现,可能是他要享用这枚狗啃过的果子

  “十万斤源”就在这时,坐在角落里的赤龙道人开口,声音并不高,很是平淡

  当一群老头子见到是他后,都坐了下去,再也不肯开口,就连第三大寇徐天雄都不言语了

  “十二万斤源”摇光圣地报价,也唯有这样的大势力无惧恐怖的赤龙道人

  赤龙道人没有再报价,因为他实在缺少源

  最终,没有人与摇光相争,都知道他们志在必得,人元果以十二万斤源的价格成交

  摇光的人捏着鼻子,接受了这个结果

  古华huáng朝的四◎位大人物,头戴龙冠,气宇轩昂,龙行虎步,最先离去

  见他们出来,所有人都闪开一条大路,深深忌惮不已,这必走进军紫山的级恐怖强者

  随后,来自西漠的几名老僧也离开了天妖宝阙,看着他们脑后▲的神环,所有人都心惊无比

  人们知道,第三次攻打紫山,即将开始了

  叶凡与李黑水刚从贵宾包间走出,就见到了吴子明、李重天以及那个锦衣男子

  “自今日起,你们若是现在圣地石坊,会明白结果,嘿嘿”吴子明冷笑连连

  李黑水也冷笑道:“我记得你们说过的话,要赌到我们脸绿,一生一世都不敢在踏足这一行“

  “你明白就好”

  李黑水道:“笑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们请来这位到底是谁,什么来头?”

  锦衣男子直接向前走去,扫都没有扫他一眼,根本没有理会,只是对身边的呆子明淡淡的道:“对付他们,谈不上对赌,顺shǒu的事情我这次来神城,是想切一▲块神源回去,为我祖父祝寿”

  李黑水冷笑,看着他的背影,道:“好,好,好,那就在圣地石坊见,赌石大战,看谁脸绿”

  “跟你们也算是大战?”锦衣男子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直接离去

 ◎▲块神源回去,为我祖父祝寿”

  李黑水冷笑,看着他的背影,道:“好,好,好,那就在圣地石坊见,kuàishényuánhuíqù,wéiwǒzǔfùzhùshòu”

  lǐhēishuǐlěngxiào,kànzhetādebèiyǐng,dào:“hǎo,hǎo,hǎo,nàjiùzàishèngdìshífāngjiàn,dǔshídàzhàn,kànshuíliǎnlǜ”

  “gēnnǐmenyěsuànshìdàzhàn?”jǐnyīnánzǐdàndàndekànleliǎngrényīyǎn,zhíjiēlíqù

  “乡间的粗陋野术,也敢跟拓跋世家的人对比?昔日,源天师都拜访过他们的家族”吴子明大笑,回头道:“只要你们出现在石坊,我们自然会出现,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源术“

  一阵香风拂来,安妙依路过,浅笑道:“将有赌石大战吗,妙依一定会去观看“

  “哦,有这种事情?“大夏huáng子与白衣尼姑也正好从贵宾包间中走出,闻听此言,顿时惊讶

  前方,吴子明停下脚步,回头笑道:“安仙子你若是能来,自然是求之不得,这样的对决也许会有看点”

  随后,他又向大夏huáng子邀请,道:“殿下,你一定要来,这位是古源术世家拓跋家族的惊世天才,三年前就已在一zuò古矿中寻到了神源“

  “拓跋家族的人?”大喜huáng子一惊,道:“这可真是最古老的源术世家之相传可定龙脉,锁困山川”

  “有人独自在古矿寻到过神源?”姜家的人杰姜逸飞走来,一身白衣,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

  吴子明赶忙介绍,道:“就是这位拓跋家的天才,在古矿中独自切出了神源”

  锦衣男子也因此而停了下来,他即便自负与轻狂,也不敢无视大夏huáng朝与荒古世家的人

  叶凡心中一动,拓跋家族的◇锦衣男子果然很不一般,源术确实惊人,不然不可能切出神源

  安妙依青丝飞舞,明眸善睐,无暇玉容上笑颜动人,道:“源术天才之间的对决,必会轰动神城,妙依一定会去观看”

  “不错,我等必然前●◇锦衣男子果然很不一般,源术确实惊人,不然不可能切出神源

  安妙依青丝飞舞,明眸善睐,无暇玉容jǐnyīnánzǐguǒránhěnbúyībān,yuánshùquèshíjīngrén,búránbúkěnéngqiēchūshényuán

  ānmiàoyīqīngsīfēiwǔ,míngmóushànlài,wúxiáyùróngshàngxiàoyándòngrén,dào:“yuánshùtiāncáizhījiāndeduìjué,bìhuìhōngdòngshénchéng,miàoyīyīdìnghuìqùguānkàn”

  “búcuò,wǒděngbìránqián往,这将是一场盛事,说不定会切出比太古神药还珍贵的绝世稀珍”

  大夏huáng子与姜逸飞纷纷点头,言称要去圣地石坊观看源术对决,就连白衣尼姑萝莉的大眼都一阵放光

  锦衣男子拓跋昌,只淡淡的扫了一眼叶凡,似根本未将其当作对shǒu,不过当着安妙依、大夏huáng子等人的面,他没有多说什么

  8shanmen榜,一眼望去,一片单章拉票,兄弟姐妹们,需要8shanmen继续援助那啥,太凶了,我们的火力要猛点啊请各位投票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