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人杰齐至


  “真是好大的气魄.要收荒古圣体当奴仆,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楼上一个老人醉醺醺的开口

  姬碧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收荒古圣体做奴仆,真是个好注意.细细想来,奴家也心动了”

  另一个中nián人喝了一杯酒叹道:“荒古圣体其的没落如此了吗,遥想昔日无上风姿…”.世事变迁.一切难料啊”

  夏九幽nián岁不大.但却相当的冷漠.没有一点少nián的纯真,冷声:“荒古圣体又如何,物竞天择.早已不适应zhè个世界.只能沦为奴仆

  “自古以来.没有人敢收荒古圣体做仆人、zhè是古来cóng未有之事,无敌的体质果然被历史的尘埃埋葬了”

  酒楼上.很多人对夏九幽皱眉,但却也不得不zhè拌叹息,zhè是不争的事实.所谓的圣体如今已废.成不了气候了

  “夏小弟,我也想收zhè个圣体为奴仆.你看如何?”姬碧月笑容甜美.如一朵绿牡丹吐霞

  夏九幽不过十三岁四岁,唇红齿白.眸子如黑宝石一般闪亮.美丽的让女子都要嫉妒.但说话却相当的强势

  “我早就说话了.没有人可与我争.zhè个圣体我收定了,我要用他的血炼神药.个后他将是我最忠实的奴仆”

  “小兄弟你太霸道了.姐姐我也想收他为奴隶.不若zhè样如何,为避免我们间发生冲突.我们谁先擒住他.谁做他的主人如何?”姬碧月笑颜如花

  “因为你们姬家先人的一些缘故.我也不想与你撕破脸皮.那就谁先擒住他.谁做他的主人”夏九幽给漠的答道

  两人旁若无人.简单的论语,像是在决定一件货物的取与舍,并没有太过在意

  “那如果是我先擒住他呢?”摇光圣地的绝顶青nián强者李瑞◎开口.他英气内敛.眸子中偶有电光流转

  叶凡身上有万物母气.他不可能不出手,不然何以对得起摇光某些太上长老的“期待”.zhè是他成为圣乎的一个机会

  “李瑞兄也想收荒古圣体为奴仆吗?”●姬碧月浅笑嫣然

  “他掳走了我摇光的圣子与圣女、我自然要出手,将他带回摇光,任长辈发落”李瑞没有选择、他只能出公于私、他都要擒杀叶凡

  “我听闻过摇光圣乎,但你是谁.如何与我争?”不得◇不说.夏九幽nián岁不大,但却相当的强势

  “zhè位是摇光四大nián轻高手之一.在三nián前就已经步入四极秘境,为摇光的不世天才.同代中少有敌手”涂飞慢慢道来他可不是好心介绍,恨不得双★方立刺来个流星撞慧星,擦出毁灭性的火花.大战一场

  叶凡在一旁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么

  “我只想知道,他比不比摇光圣子强”夏九幽冷哼

  楼上不少人作壁上观,zhè个俊美的如同妖孽的白衣少nián,什么都不放在眼中,傲气冲天,都很期待他与人一战

  李瑞来白摇光圣地,镇定而cóng容、并没有回应什么.只是平静的笑了笑

  “你如果不如摇光圣子.那就不要与我争.趁早离去”夏九幽把玩酒杯,漠然的开口

  “zhè位小兄弟.你不觉的太霸道了吗,你到底师承何人?”李瑞神色有些冷了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一今天才人物,屡被人轻视,他再不理会的话就不是有气度了,而是软弱.弱了摇光的威名,圣乎便彻底与他无缘了

  “问zhè些做什么,你不就是想试试我吗,尽管出手”白衣少nián夏九幽非常的直接

  “你太狂妄了”李瑞摇了接头

  “何必那么虚伪.想什么就做什么.既然你拉不下脸.需要一个借口才能出手.那就让我来打你

  白永少nián夏九幽说话就动手了.果然够叠按.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他抬乎向前压去.纤细修长的手指如羊脂玉雕成.比女子的秀手还有美丽无瑕

  在zhè一刻,根多人都心惊肉跳,有窒息的感觉,强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夏九幽玉指一拂.扯出一面铁碑,上面纹铬闪烁,充满了道的气息.强大无比.一下子就落了下去.要将李瑞镇压

  众人莫不吃惊,zhè可不是什么兵器,zhè是白衣少nián以神力凝结出的“道碑”,他轻松而自然,完全是随手打出的

  “砰、

  李瑞以手在天,将道★碑抵住、使之不能落下.可是他的神色却一变.此碑让他心惊,压他的双臂发麻

  “哧.

  道碑上纹络闪烁.灿灿生辉.道之气息弥漫.如水波流动,越发的沉重了

  “咔

  李瑞脚下☆的楼扳龟裂了,如蟒网一般董延.他即将沉入楼下.承受的压力巨大无匹

  突然,烛目的圣光冲出,李瑞的肌体一片神圣,似熊熊圣火在燃烧.一下子将道碑托起

  “zhè是……混元圣光术.号称万法不换、东荒最强大的防御秘法

  “李瑞得到了zhè种传承.难道说话的要取摇光圣子而代之了吗?.

  不少人心惊,zhè种秘法为摇光不传之秘.nián轻一代一般只有一两人才能学.皆掌握在上一代■人手中

  “上穷碧落下黄泉……

  白永少nián夏九幽轻吟.那面道碑上纹络多了.像是交织出了道与理.嗡的一声颤动,如真实的大道神碑显化而出

  不要说是场中的李瑞,就是旁边的人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周围不少人都险些坐在地上

  “咔”

  地板再次龟裂,李瑞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很不妙,zhè个白衣少nián的确有狂妄的资本

  “锵”

  突然,神光刺眼,所有人都闭上了双目,没有办法正视,一道圣剑劈来,将道碑打向一旁

  楼梯口出现一个黄衣男子,很nián轻,英姿勃发,但却很馈定,圣剑一闪,没入他的体内,方才是他在解围

  “什么人,敢对◎我动手?”白衣少nián夏九幽眼泛冷光

  “大衍一一一一项一飞,”黄衣男子白报姓名

  在场的人都一惊,方才圣剑璀璨,如上苍神剑横空,有人已经猜想到,现在果然被证实

  大衍圣剑极□其逆天,达到极致境界,可斩断一切,演化诸天小世界

  “原来是大衍圣地的人,你想与我动手不成?”夏九幽问道,他nián岁不大,却气势通人

  大衍圣地,并没有出现过大帝,也没有极道武器,但▲却在东荒赫赫有名,为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大衍二字,代表了天地演化的过程,敢取zhè样的名字自然不凡,他们师法自然,有种种莫测之神术

  事实上,大衍圣地比很多圣地都要古老,是东荒最久远的传承中的几☆★种,深不可测

  项一飞来来自zhè个圣地,自然代表了强大与神秘,没有人敢小觑,他开口道《“我只是想做个和事老而已,不想两位生sǐ决斗”

  “打他还需要拼生拼sǐ吗?”夏九幽冷笑,毫不留★●情面

  “你……”李瑞生怒,黑发乱舞

  大衍圣地的项一飞微微一笑,道《“zhè位小兄弟,看你nián龄不过十三四岁,但却是天纵之姿,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只是脾气未免大了一些”

 ◇●情面

  “你……”李瑞生怒,黑发乱舞

  大衍圣地的项一飞微微一笑,道《“zhè位小兄弟,看你nián龄不过十三四岁,但却是天纵之姿,未来qíngmiàn

  “nǐ……”lǐruìshēngnù,hēifāluànwǔ

  dàyǎnshèngdìdexiàngyīfēiwēiwēiyīxiào,dào《“zhèwèixiǎoxiōngdì,kànnǐniánlíngbúguòshísānsìsuì,dànquèshìtiānzòngzhīzī,wèiláidechéngjiùbúkěxiànliàng,zhīshìpíqìwèimiǎndàleyīxiē”

  白衣少nián的性情,在场所有人都领教过了,让人有些受不了,正是由于他的强势,而忽略了的nián龄,直到此刻才惊醒

  在zhè个nián龄段就已经可与各大圣地的传人争锋,zhè未免有些骇人听闻,实在是天才中的一株奇葩

  “幼时出众,不代表长大后也是奇才,古之例子还少吗?”

  “东荒的过去,曾有**岁就步入四极秘境的绝世天才,结果务样呢,到头来还不是泯然众人矣”

  有些人看不过夏九幽的狂妄,出言反驳

  “总比你们一出生就泯然众人矣强的多”白衣少nián夏九幽嚣张不改,冷笑着扫视所有人,很多人都无言了,zhè个少nián无所顾忌,一副敢与天下人为敌的的样子▲

  此S,1,连叶凡都想对他伸出个指头了,当然是大拇指还是另一根指头就不好说了

  “古之绝代天才,大多都成长了起来,发生意外的毕竟是少数”白衣少nián身后的一个老仆人波涠不惊的说道 ▲
  众人默然,夏九幽才多大的nián纪,不过十三四岁而已,但却已能力压四极强者,让他成长起来,zhè简直是个妖孽“无量天尊!”

  悦耳动听的道号响起,如仙乐阵阵,涤荡人的心灵,一个少女道士不知何时早已出现在楼梯口

  她身材修长,气质出尘,给人以一种极其特别的感觉,明明站在那里,没有雾气缭绕,没有仙光蔽体,但就是看不清她的长相

  她似月宫中的一道丽影,又如绝崖上的一株仙兰,好像与道合一,让人看不出深浅,看不清真颜

  “道一圣地的传人!”有人惊呼

  叶凡心中也一跳,zhè个少女道士的强大与出尘,他是深有体会在大破丽城古墓时,她以娇柔的天!$之音,口诵无量天尊四字,足足净化了数千阴人阴马

  “道一圣地的妹妹也来了,zhè边请”姬碧月娇笑,一扭柔软的腰肢,走了过去,将少女道士拉到一边

  叶凡与涂飞对视了一样,zhè里绝对有问题,多半真的有人与他们,想坑两大圣地,引动来zhè些强人来作证,造势用

  “本zhè么多人有什么用,你们还是趁早离去,你们没有任何机会”夏九幽扫视所有人,即便举世皆敌,他也不在乎

  “你就不怕自己一个人被荒古圣体拍sǐ?”涂飞神色不善,他没什么顾忌,身为大寇子孙,磁上nián轻一代无敌的摇光圣子都照样叫板

  “荒古圣体算什么,不过是我将要圈养的奴仆而已,他若敢对我不恭,我翻手拍他成灰”

  涂飞想抽他一巴掌,夏九幽说别的无所谓,可是总是说什么奴仆,让他都觉得手心痒痒了

  就不要说叶凡了,他轻轻敲打着桌面,很想拍zhè个白衣少nián一顿

  “cóng你们两个zhè里开始,离去!”夏九幽对离他最近的叶凡与涂飞开口,他想“清场”,赶走所有修士

  “就凭你也想让我们两个人离去?!”

  zhè些日子木要8shanmen,想养精蓄锐,四月好好争一争,我想长时间不要,到时大家肯定支持下可zhè几天不要,人家都在要,差距太明显了,俺是瀑布汗zhè个,虽然zhè个月快过去了,但还是忍不住了,各位书友有8shanmen的赶紧支持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