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血溅太初 第224章 火龙坟


  源城,规模小而陈旧,与其说是小城,不如说是一座稍大的镇。没有人能够记清是何年代修建的,红褐色的城满是时光逝去的痕迹,出现不少裂痕。

  yè凡走在城中,感受dào岁月沉淀、光阴远去的古旧,街道上的石板都被踩的凹陷了下去,来往进出都是修士。

  “这位小哥,初dào源城吧,想采购源石吗,进我们石轩看看,证有你中意的奇石。

  “小道长是否需要太初古矿边缘运来的好料,货真价◆实,不妨进来一观。”

  街道两旁有很多店铺,经营各种源石,热情的招呼来来往往的修士。yè凡不敢轻视这些人,别看店铺小,但却都很有背景,与各大圣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走进一家石斋,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店主闲聊,此地石料的价格贵的离谱。

  石斋不大,不过一间屋子,临街而立,店中仅有一个紫檀木架,上面只摆放了十几块石料。yè凡咋舌,这些石料十格亍同等重量的源的价值。

  “这也太贵了□!”

  “这些不是凡石,是要送往圣城的珍料,沾染有太初的仙气。店主介绍。如此昂贵,赌的已经不是源,而是石料中封的更为珍贵的东西,yè凡参悟《源天书》后,眼力非凡,只遵了一块料,便不再出手了。

  在这里赌石得不偿失,比源更珍贵的东西可遇不可求,怎me可能会随意看dào呢,他之所以出手不过是为了与店主套交情。

  “老哥,可否有什me门路,我想去太初古矿一观。”他想去太初古矿,可是却遇dào了麻烦。

  太初古矿外的矿区都被各大圣地瓜分了,其他地方还好说,可临近生命禁地的区域,外人很难通过。

  yè凡不是圣地传人,如果没有其他办法,凭他一介散修,根本无法通过那些地域。

  “我说小兄弟,那个地方可是万万去不得,连各大圣主进去后都不能翻出个浪花来。”石斋的主人劝道。

  yè凡一笑,道:“我不是去送死,只是想远观,久闻太初大名,却不能一见,实在是一种遗憾。”

  店主笑道:“完全理解,经常有你这样的年轻人,想去远观,不过dào最后总是管不住自己,如受魔主召唤,走进禁区深处,每年都会失踪很多人。”

  “这样说来,有办法可以去太初?”yè凡眼中一亮。

  “小道长我劝你还是不要犯险,好奇心真的会害死人。”石斋的主人好心的劝解。

  “还请老哥帮忙,我知道轻重。”yè凡执意要去。

  “既然如此,你去找一个毕卜老刀把子的人,不过价格不菲,很是坑

  人。”店主为yè凡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随后,他在这座石城中转悠了一大园,了解dào这个老刀把子为何许人也。

  这是一个老地头蛇,当然不是凡人中的混混,而是修士中的滚刀肉,在这片地域人脉很广,接揽各种生意,如押送源石等,甚至包括暗杀。

  老刀把子住在南城区,不过五间低矮的青瓦房而已,看起来破破败败。

  他一点也没有老地头蛇的风范,就像是一个本分的老农,满脸的褶皱,一手粗糙的老茧,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看不出修为的深浅。

  “真是邪性,每年都有人自己去送死……”老刀把子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咕哝,而后抬起头来看了yè凡一眼,道:“等几天吧,凑够一队人再去。

  “老丈这些都是你接的生意?”yè凡注意dào,一面墙上贴有不少告示。

  “我是本分人,不会去杀人,这些都是委托书,我只是一个中间联络人,想接活的人会来我这里接任务。”老刀把子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道:“你要想接活的话,我也可以为你联络,至于报酬,我要提两成。”

  yè凡随意浏览了下,眉毛顿时一跳,这些任务中竟有涉及dào他的。

◆  他捡起一张金色的纸片,上面清楚的画有他的容貌,光提供线索就可得百斤源,击毙可得五百斤,活捉可得千斤。

  这可真是高昂的代价,不惜血本,欲将他揪出来。

  雇主没有隐瞒身份,明明白白的◇写着一个大字一一一一姬。

  你个仙人板板!yè凡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起了一些波澜,逃dào了北域,姬家还是不想放过他,下了缉杀令。

  摇光的人知晓其来dào了北域,姬家的人不可能得不dào消息。

  “我好像在其他城池也见过这个缉杀令。”yè凡试探。

  老刀把子吐了一口烟雾,道:“惹了不该惹的人,这孩子活不了多长时间。姬家年轻一代来了不少人,摇光也有一些年轻人与他们在一起

  yè凡漫不经心,查看其他委托任务,结果又看dào了几则关于他的一——一缉yè令。

  不仅有姬家年轻一代几大高手的署名,还有一则缉杀令是摇光圣地的弟子出的。

  yè凡学dào了大虚空术,烧死过姬家太上长老,这个家族不放过他不出意外。摇光素昧平生的弟子何故如此,他一下子想dào了姚曦,这恐怕是她授意的。

  “缉杀我……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如何将我揪出来。”yè凡心中冷笑,他如果不是修炼了《源天书》,可改变自身气韵,恐怕早晚会被抓住。

  “年轻一代的高手,我倒是想见识一下。”yè凡最近实力不断增

  长,颇有些意动,想找些人试试刀。他不相信,所有人都是姬皓月与摇光圣子那般的存在,若是道宫秘境两三重大的年轻修士,他觉得可以斩之。“这个yè凡的实力如何,为什me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yè凡随意的问道。

  “据说多半年前是轮海秘境的修士,这me短的时间想来不会有太多的变化。”老刀把子吐了一个烟图,以浑浊的老眼盯着他,道:“有兴趣接手吗,这个任务的赏金我只提一成半,剩下的都归你。

  “好,贫道接了,请将详细情况都告诉我。”

  半刻钟后,yè凡离开了南城区。

  “怎me样,小道长谈拢了吗,该不会被那个老东西狠宰了一把吧?”路过那个石斋时,店主热情的问道。

  “收我五十斤源,两日后出。”yè凡答道。

□  “虽然价格不菲,但也没有宰的太狠。”石斋的主人推荐道:

  “从我这里买件石衣吧,是从宝源上剥落下来的老石皮,有辟邪的作用。

  蛮兽嘶吼,源城中冲进一队人马,这是一群年轻人,都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坐骑非凡,离地三尺,自街道上一冲而过。

  yè凡摸了摸下巴,刚才还在琢磨呢,不想很快就见dào了姬家的人,当然他不会主动去惹事。

  两日后,yè凡,来dào南城区老刀把子的破瓦房前,早已十几人等候在那里,大多都是年轻人。

  “半个月了,人数终于凑的差不多了。”老刀把子叼着旱烟袋,道:“尧说期,我只负责引路,生死自顾,真要是被召唤进老矿中,与我无关。”这些人早已□了解规矩,没有人多说别的,只是催促上路。

  “何必呢,一个古矿有什me好看的,年年有不少人葬送进去。

  老刀把子叨咕。有些人不爱听,道:“我说老头,你能不能说点喜庆话,好像我们去送死似□的。”

  “好吧,愿我们一路顺风!”老刀把子不再多说。这项任务,他从来不假手他人,向来是自己负责。

  当走出源城时,yè凡又见dào了姬家的那些年轻人,他们行色匆匆,驾驭蛮兽奔腾而去。纵然那些异兽足不沾地,可是狂风依然荡起不少尘沙,让这些欲进军大初古矿的人怒目而视。

  “有什me可张狂的,真以为此城是你们的行宫吗?”

  “嘘,小声点,你知道那些是什me人吗,那是姬家的人,会引来杀身大祸的。”

  冲出去的那队人马,有几人回过头来瞪了几眼,其中一人露出一丝冷笑道:“祸从口出,管住自己的嘴巴吧。”他们并没有停留,如飞而去。

  “真是……太嚣张了,荒古世家了不起啊?!”有人不忿,但却也只敢在那些人远去后小声嘟囔。老刀把子不愧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了数十年,竟真的避过了圣地的封锁区,沿着秘路绕了进来。众人走走停停,十日后穿行过大片的无人区,走过无垠的大戈壁,老刀把子将众人带dào了太初古矿外围。距离所谓的太初边缘已经不足千里,他们来dào了传说中的生命禁区。

  “只能再前进八百里,不然就要犯险了,你们一定要管住自己,别冲动,更不要乱说什me。”老刀把子郑重告诫。

  此地,什me没有,大地赤红如血,自古长如此,枯与己是永恒的主题。沙砾遍地,偶尔见dào的石山也红如血,寂如墓碑。

  “这个地方可真荒凉,连鬼影子都见不dào。”有人感叹。“不要乱说话!”老刀把子怒斥。

  “至于这样吗,什me也没有,随口说几句怕什me?”一个年轻人很不满,认为小心的过头了。

  老刀把子不断叨咕,口中不知道在说些什me,同时向前方拜了又拜,这才回过头来怒瞪他,喝道:“你如果想死,自己离去,不要跟着我们,既然我带队,一切都要听我的。”

  “老大把子你太过分了吧,我们支付你源了,你怎me能够这个态度?”那个年轻人不服气,冷声●质问道。

  “我可以把源还你,然后你自己离去。”老刀把子不咸不淡的回应道。

  “算了,皆消消气,反正都快dào地点了,都少说两句吧。”旁边有人劝道。

  老刀把子冷声道:“我是为▲你们好,在这片地域乱说话,是会出人命的。

  “有这me严重吗?”旁边的人都不怎me相信。

  老刀把子冷哼了一声,道:“三年前,就因为队中有一个人口无禁忌,结果惹来了大祸,二十几人最终只有我和另外两人活了下来。”

  “这me可怕,生了什me,其他人都……死了?”有几人比较胆小,小心的询问。

  “没有人知道生了什me,当时所有人都双目失明,什me也感知不dào,只听dào一声声惨叫,再次恢复灵觉时,地上只有二十几滩血迹。”老刀把子平静的道来。

  茫茫大地,一片空旷,千里赤红,一眼望不dào尽头,偶有沙尘卷起。众人面面相觑,都是半信半疑。而方才那个年轻人明显不信,嗤笑道:“大家都是修士,难道还惧妖鬼不成?我相信,只要不进八生命禁区,在外面不会有什me不好的事情生。”

  “啪”老刀把子将一袋源扔在地上,道:“你走吧,还给你的源,不能与我们走在一起了。”

  “算了,大家都不要乱说话了,继续前进吧。”有人劝解。

  “好了,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那个年轻人见老刀把子沉下脸,如此认真,心中也有些毛。

  “记住,谁也不准乱说!”老刀把子阴沉着脸,郑重叮嘱。一行人在低空飞行,向这片大地深处前进。走出不足百余里,6续见dào了一些石柱,有的粗大无比,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依然耸立在大地上。偶尔,还会看dào一些浩大的地基,那些石头每一块都有数米长,地基厚阔,十分惊人。

  “这是什me遗迹,如果是建筑物的话,未免太过壮阔了吧,是巨人的居所吗?”有人吃惊。

  “你们看,这根石柱J1还有些图案,刻着一些奇异生物,真是狰■狞,比魔鬼还要可怕。”

  “你怎me又乱说话了?!”老刀把子急眼,瞪向那个年轻人。

  “这也犯忌讳?!”那个年轻人也有些生怒了。

  “你要知道来dào了地方,太初古矿比你想象的○还不可思议!”老刀把子怒斥,道:“五年前,我亲眼见dào,三十几名修士在这片遗迹前死于非命,血染太初。”

  “怎me回事?”其他人心惊。

  “我也不知,只是远远的看dào,那些人被蒸干☆了,鲜血冲天而上,躯体化成了飞灰。”老刀把子似乎心有余悸。

  “走吧,我们继续前进。”其他人有些不自在。

  老刀把子重重的一声冷哼,远离那个年轻人,像是如避蛇蝎,不与他走在一起。yè凡◆☆了,鲜血冲天而上,躯体化成了飞灰。”老刀把子似乎心有余悸。

  “走吧,我们继续前进。”其他人le,xiānxuèchōngtiānérshàng,qūtǐhuàchénglefēihuī。”lǎodāobǎzǐsìhūxīnyǒuyújì。

  “zǒuba,wǒmenjìxùqiánjìn。”qítārényǒuxiēbúzìzài。

  lǎodāobǎzǐzhòngzhòngdeyīshēnglěnghēng,yuǎnlínàgèniánqīngrén,xiàngshìrúbìshéxiē,búyǔtāzǒuzàiyīqǐ。yèfán见状,跟在老刀把子身后,也离开了那个家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众人前行了敌百里,距离所谓的边缘已经不足百余里,老刀把子放慢了度,道:“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再前进了,就在此地飞上高空,运展神通,好好看看算了。”

  “不是还有百余里吗,依然在安全范围内,为什me不前进了?”

  “老丈再走几十里吧,在这里什me也看不dào。”

  “好吧。”老丑-把子应道。

  ○再次前行了五十里,临近太初边缘,他说什me也不肯走了。

  “再走几十里也没有问题,杈还想在太初古矿边缘寻几块石料,说不定运气好,大有所获也说不准。”

  “你说什me?!”老刀把子双目圆☆睁,须皆张,状若狮子。

  “来dào了这里,难道你们不想带回去几块石料,万一能切出东西,

  岂不是受盏无尽。”那个年轻人道。

  “你……”老刀把子没有说什me,转身就走。

  “老丈别走,我们还需要你带路呢。”其他人劝道。

  “他会害死所有人的。”老刀把子脸色阴沉dào了极点。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老刀把子你谨慎过头了。”那个年轻人心中一直憋着一股★火,此刻有些忍不住了。

  不知道何时,大风已起,沙尘漫天,风声从远处传来。

  “怎me起风了,刚才还艳阳当空呢。”

  “一点风算什me,我等都是修士,还在乎一阵风吗?”

●  “你可以闭嘴吗?!”老刀把子怒视那个年轻人,神色凝重的望向前方。红色,沙尘满空,像是一层淡淡的血雾,由远而近,向着众人笼罩而来。

  “呜呜……”

  风声吓人,犹如厉鬼哭泣,尘沙漫天◆  “nǐkěyǐbìzuǐma?!”lǎodāobǎzǐnùshìnàgèniánqīngrén,shénsèníngzhòngdewàngxiàngqiánfāng。hóngsè,shāchénmǎnkōng,xiàngshìyīcéngdàndàndexuèwù,yóuyuǎnérjìn,xiàngzhezhòngrénlóngzhàoérlái。

  “wūwū……”

  fēngshēngxiàrén,yóurúlìguǐkūqì,chénshāmàntiān,越来越大。

  “黑色的旋风!”老刀把子神色惨变。

  远空,大片的阴影飞快接近,打着漩涡,像是乌云压顶,从四面八方而来。红色,的沙粒,都被黑色的旋风压盖了,被染成了黑色,dào处都是阴影。

  “这是什me鬼风,怎me从四面八方而来?”众人吃惊,全都不安。

  “呜呜……”

  黑色的旋风卷动漫天沙粒,眨眼dào了眼前,大地上一片漆黑,旋风有颜色,打出一个个大漩涡。

  “啊……”

  一声惨叫传来,总是与老刀把子顶杠的那个年轻人身体像是被利刃剖开了,在地上留下一大滩血迹,整个人粉碎在了黑色的旋风中。

  yè凡的眼睛当时就立了起来,他在那些▲黑色的旋风中,感受dào了恐怖的气息,探出神念观察,却什me也没有见dào。

  每一道黑色的旋风中心都黑dòngdòng,像是可以吞噬一切。

  “啊……”

  又一人被黑风卷碎,◎◇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叫。dào了现在,yè凡也有些毛,没有想dào来太初竟是如此危险,动辄要赔上性命。

  dào了现在,保命最要紧,他祭出万物母气铸成鼎,藏身于内,而后又以离火神炉将鼎收了进去。当▲当当……黑色,的旋风刮来,犹如利剑斩过,劈在离火神炉上,出震天的响声。

  无比炫目的光芒出,铜炉晶莹灿灿,上面刻印的那轮太阳,照耀出蓬勃的生机与光华。凤鸣动天,几只模糊的神鸟,围绕火炉飞舞,烈焰腾腾,燃烧起滔天大火。黑色,的旋风,呜呜作响,横卷而过,又有数人粉碎,化成了零丝。

  “当”“当”……

  震天巨响出,yè凡感觉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猛力拍打铜炉,让他在鼎内都感觉dào了恐怖的力量。

  “这真的是黑色的旋风吗,怎me会有这种力道?”

  他心中惊疑不定,却不敢犯险,只能躲在里面,任外面铿锵震耳。

  恍惚间,yè凡仿佛听dào了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巨大的身躯迈步的声响,大地似乎都在轻轻摇颤。

  “是黑色的旋风还是有什me生物在出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风声止住了,天地间平静了下来,听不dào特别的声响了。yè凡收起万物母气铸成的鼎,他不想让别人见dào,不然会引起天大的麻烦。

  而后,他从离火神炉中飞出,落在地上。

  让他深感意外的是,铜炉没有损毁,虽然坑坑洼洼,但却在慢慢恢复,似乎不久就能复原。

  “这件武器有古怪……”

  yè凡知道,这肯定不是真正的太阳神炉,极道武器连大能都可以活活镇死,比这要恐怖无数倍,且不可能会被打出凹痕。

  光芒一闪,离火种为复原,具有不灭的能力,让他深感震惊。一般的武器怎me会有这样神奇的表现?他很难定位这只铜炉是什me等价。铜炉化成一寸高,如五彩水晶,出现他的掌中,yè凡没有收起,托在掌心,以它防身,随时准备祭出。眼前,景物大变样,他被黑风也不知道吹dào了那里,乱石横陈,红砂遍地。不远处,立着一道人影,老刀把子无声的叼着旱烟袋,眉头深锁。此外,还有七人昏死在地上,没有被黑色旋风绞杀。

  “这是怎me回事,我们在哪里?”◇yè凡问道。

  极目远眺,四野空旷,非常寂静,像是在一片血色的大平原上零星点缀着一些大石块。

  “我们恐怕进入太初古矿了。”老刀把子重重的吐了一口烟雾。

  “不可能吧!”yè凡●大惊。

  “放心,没有落入那座神矿中。”老刀把子满脸皱纹挤dào了一起,来回走动了几步,道:“都说太初古矿所在的禁区,方圆能有几百里,也有说几千里的,我们多半身在禁区中。”

  “怎me◇会这样-……”yè凡蹙眉。昏死在地上的七人醒转了过来,脸色惨白,全都生出无尽的惧意。

  “连各大圣主进来都只能归于红土,我们岂不是要死在这里了?!”刚醒过来的人,满脸绝望。

  “他们走●■向了太初古矿,自然有去无回。我说过,这片区域很大,我们没有进入中心地域,也许还有生机。”老刀把子眺望远方地平线

  “真格吗?”

  “机会有些渺茫,但还是有些希望的,类似的事情生过,有些▲人活着走出去了。”

  “那黑色的旋风是什me?”yè凡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刀把子摇了摇头,道:“这片禁区,时常会刮出一些特别的风,黑色旋风已经算是最温和的了。”九人上路,老刀把子凭着感觉,认定了一个方位,率先向前走去。

  “老丈你可千万要认准回路,不然我们可能会直接走入太初古矿……”一个幸存者战战兢兢的说道。老刀把子没有言声,直接在前带路。

  虽然并不是真的站在太初古矿前,但他们依然不敢飞行,关于太初神矿有种种传说,号称飞鸟不渡,但有跃空者,必会形神俱灭。走出去十几里,一条巨大的沟-壑横在前方,绵延出去足有数里长。yè凡蹙眉,仔细观察,脊背直冒寒气。他没□有想dào,真的见dào了这种地貌,与源天书中所记载的完全

  一样。

  “不要下去!”他见一伞修士试探着向沟壑中望去,想妥阻止,但却已经晚了。

  那个立在沟壑边上的修士,仅仅一◎瞬间,浑身血液就被蒸干了「化成一道赤光没入裂谷中,身体则灰飞烟灭。

  “怎me会这样?!”其他人大惊失色,纷纷倒退,脸上血色全无。那个人仅仅比他们多迈了几步,就一下子成为了灰烬,亲眼目睹,让人头皮麻。就连老刀把子也变了颜色,他提前感应dào了危险,但却没有想dào如此恐怖,这简直就是魔地。yè凡的脊背一直都有寒气升腾,这片禁区太恐怖了,完全出了想象。

  远离那座神矿,并没有进入中心◇地域,就见dào了这样传说中的地貌,让他不得不起鸡皮疙瘩。这条巨大的沟壑,绵长而苍劲,仔细望去,形如_条匐卧的龙,非常的神似,几可乱真。好像真的有一条龙在这里沉睡过一般,压塌了大地,形成了这样一条大裂▲谷。在《源天书》中有记载,这是大凶之地,乃是传说中“火龙坟”,是葬龙之地。yè凡曾经仔细琢磨那些语句,也不知道是葬真龙,还是葬龙脉,他还没有悟透,那些古文太艰涩了。

  按照《源天书》所记,火龙★坟内必有神源,绝对是源中之绝世瑰宝,不过却也有严厉的警语,遇火龙坟要避走,不dào万不得已,绝不能掘开,不然的话必有滔天大祸。

  “太初古矿,dào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yè凡心中难以平静,◎涌起滔天骇浪,在外面就见dào了这等地貌,真的很难想象那座古矿周围,会有怎样的山川地形。

  “我们绕过去,不要接近大裂谷。”他郑重提醒。

  “不错,这是一个绝户坑,我感觉进去多少强大的◇修士都得死绝。”老刀把子点头,神情郑重,表示同意。

  八人一致同意从龙那端绕过去,他们走了数里路,终于来dào.处,果然栩栩如生,真的如一条龙尸横在地下。

  “这里……”老刀把子皱眉,●天生的灵觉让他心惊肉跳。

  “不好,快退,离开这里!”yè凡感觉寒毛都立了起来。

  在龙前,有一个很小的湖泊,方圆只有十几丈,一片鲜红,水泽如血,让人心悸。纵然是常人见dào也会吃惊,枯寂的禁区寸草不生,根本不应有水泽,怎me会有这样的湖泊呢?!

  而落入yè凡眼中,就更加的不一般了,他浑身凉,火龙坟已经够恐怖了,如果再加上这个血湖,那便是大凶中的大凶。

  按照《源天书》记载,这是“龙喋血”,世所罕见,葬有血神源,几乎不可得,触之必殒命。“火龙坟”加“龙喋血”,这样的地貌连在一起,若是触动,纵然是东荒的盖世神王,也难逃一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