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山河大印背负青天


  在北域这片红褐色的大地上,姜家出过大帝,瑶池出过皇nǚ,还是因为有这样的存在,开创出震世古经,留下极道武器,才使得tā们然尘世上,传承十几万年、二十几万年而依然昌盛。

  从紫山中的的遗刻可以看出,古人对无始大帝的推崇达到了极致。

  可惜,只因tā没有留下道统,这样一位震动荒古时代的无上大帝竟渐渐被历史的尘埃淹没了,已经没有几人知晓这个名号了。

  远古时代有古天舒,近四五千年来有姜tài虚,都对无始经极度渴望,固不能一见而视为平生大憾。

  叶凡最缺的就是修行法门,对无始经可谓非常向往,恨不得再入九条龙脉拱卫的紫山,打开那本厚重的石经。

  “祖师,您千万不能让这个道士跑掉,我相信tā一定与那个胖道士

  是同门。”杜成昆的双目在喷火,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tài上教主您一定要毙掉此獠!”李悠然心中愤懑,命令周围的

  弟子,道:“封山,将青霞门封住,不要让tātáo掉!

  叶凡扫了tā们几喂,摇了摇头道:“还是我来吧。”tā将一百零杆大旗全都掷了出去,射向青霞十八峰,彻底将这里锁困。

  “你……竟将我们反封于此?!

  杜成昆与李悠然对叶凡硌举动深感吃惊,而后冷嘲。

  “真以为自己是一代宗师了!

  “以此年龄想战胜tài上教主?真是……哈哈哈……

  玄月洞的tài上掌教,鹤飘舞,盘坐在山巅上,倏地睁开了双眼

  如两颗明珠一般通亮,道:“你很自信,想要将我们全部击杀于此吗?”

  “我觉得,应该可以做到。”叶凡笑了笑。

  “我观你气机,分明是一个少年,后生可畏啊

  玄月洞的tài上教

  主长身而起,道:“就是不知迷你是否真有此实力。

  “试过便知。

  “纵然是圣地传人,在你这个年龄段也不敢行走尘世间,你倒是相

  当的自负。”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从瀑布中走了出来,

  “今天,说其tā的没用,你们等在此地是为了杀我。”叶凡一展道袍,也向前走去,道:“我回来也是为了斩你们,可以说,我们只粜有一方能够活下去。

  周围的弟子见状,全都议论纷纷,很多人根本不会相信一个少年可以打败两名道宫秘境的老辈强者。

  “tā疯了吗,虽然可以震飞李师兄,但怎么可能与tài上掌教比

  肩?!

  “难道你们不知这世间有些人极度自负吗,总想丈量一下天有多

  地有多厚,最后将自己葬送,哈哈哈……

  在这样荒僻的地域,对这样的底层门派来说,纵然是再天才也不可能修行到那等骇人的境界。

  因为,tā们都曾听闻,即便是圣地的杰出弟子,在这个年龄段也很

  难做到。

  “该不会是tā真的有什么师门吧,且人已络来了,不然就凭tā岂不

  是在找距,吗?”

  “有些人愿意送死,你担心什么,我要是tài上教主,直接一巴掌拘断tā全身骨头,不过要让tā多活上几个时辰,不立刻让tā送命,让tā体味一下狂妄自大的苦果。

  叶凡回头看了tā们一眼,目光虽然平和,但这些人却全都不由自主闭上了嘴巴。

  “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瀑布前,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

  脚不沾地,身躯不晃,如幽灵一般飘了过来。

  相隔□还有十丈远,tā的手臂猛力一震,右手捏成爪形,每根手指都长达数米长,根根乌青,有一道道紫色的闪电缭绕,噼里啪啦作响。

  天空中,顿时弥漫出一个让人心悸的气息,这是一股毁灭性的力

  量,◆暴虐而恐怖!

  鸟青色的巨爪,还在继续放大,几乎一瞬间,就覆盖了天空,方圆足有百余米,电闪雷鸣,像是一朵乌云,彻底将叶凡笼罩在下面。

  “咔嚓!

  血色,的闪电,纵横交织,从那巨爪间降落,劈杀下来。这是秘法与神力的结合,迅疾而霸道!

  巨爪横空,压盖天地,这种强大的攻击,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叶凡从容面对,tā的应对手段简单而直接,挥动右拳就迎了上去,金色的拳头不像是血肉之躯,光芒四射,像是刚刚从神炉中锤炼出的。

  在场众人对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充满了信心,毕竟这是一个道宫第三境界的老辈强者,对付一个少年高手不说手到擒来也差不多。“轰”

  但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金色的拳头-逆空而上,瞬间打碎那只巨大的光爪,威势不减,电光闪耀。

  “砰”

  叶凡的金色拳头,具有无以伦比的破坏力,无坚不摧,一下子将离火教tài上长老的掌指打爆了。

  鲜血点点,光芒一道道,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像是如遭蛇吻,半边身子都在颤抖,横飞了出去。

  很难想象叶凡的金色拳头有多么大的力量,真正触到的是光爪「不过是金色的罡风擦中了这名tài上长老的肉身而已,就让tā难以承受了,整条右臂彻底变形与扭曲了。

  “这怎么可能,tā才多大年岁,肉身怎么会如此强横,竟将迷宫

  第三境界的老辈强者打飞。

  “●免tài过不可思议了,肉身堪比重宝,纯粹的**力量将tài上长

  老的手臂打的粉碎,这……

  那些弟子全都倒吸冷气,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想到不久前的话语,tā们心中直冒寒气。◇

  这个小道士简直是个妖孽,恐怕比同龄的圣地传人还要可怕,对上这样的敌手没有人再笑的出来了。

  此刻,所有人都向叶凡望去,人们震惊的现,tā负手而立,道衣飘飘,方才那一击非常随意。

  “你……”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心中的震撼,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tā满头华凌乱飞舞,快接好断臂,一声大喝,掌指慢慢划动,像是在举着一座大山_般,震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如狂澜击天。

  “轰”

  怀

  在tā的怀抱中,竟真的浮现出一个山岳,抱山而立,挤满了tā的胸散出一股难言的压抑,具有无以伦比的强大压力!

  “抱山印!

  离火教的弟子惊呼,这是离火教的镇山绝学,为该派最高之秘,已经有数代掌教都未能修成了,不想派中最强大的tài上长老

  你成了。

  如此真实的山岳,虽然不大,可以说很小,但是那种可怕的压力却撼动人心,有一道道迷蒙的雾丝流转出。

  这尊山岳被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抱在怀中,震出了汪洋般的恐怖波动,沉重无比,tā脚下的虚空都被踩的塌陷了下去!

  “镇!

  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仅仅喝出一个字◆,抱山印压落下而,不可阻挡!一座大岳耸立高天上,那种威势,可撕裂人的魂魄,让很多人都有可怕的窒息感,根本喘不过气来。

  周围,那些年轻的弟子当场就瘫软了在地上,这种莫大的压力,犹

  如☆一座魔山将tā们镇压了,让tā们根本没有办法承受。

  叶凡心中一凛,道宫第三境界的老修士果然可怕,一境界一天地

  高了一个境界,便等若登上了另一重夭。

  这仿若仙凡的差距,是根本无法跨过去的鸿沟,如果是其tā行修士,根本无法抗衡,必然被当场镇死。

  可是,叶凡体质特殊,身似无底洞,在修行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天

  地精气比之常人高的tài多了。

  而这也让tā有了以“凡”击“仙”的底蕴,可以跨过天堑,击杀更高一层天的强者!

  “抱山印,杀不死我!”叶凡虽然这样低喝,但却不敢轻视「神情

  郑重无比,双手缓缓划动,同样震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在tā的.头顶上方,一尊大岳横空出现,像是划过远古的天地,破灭时空而来,无尽的壮阔与大气,让人的心、魂、神、魄都忍不住颤栗。

  初时虽然还很模糊,但很快就清晰了下来,如沧海升天龙,☆似大地起天柱。

  大岳如天!

  磅礴古岳,立在叶凡上方

  tā像是背负着青天!

  在这一刻,以叶凡为中心出,肆虐十方!

  在tā头顶上方,大岳擎天鸟兽飞走,清晰●可见!

  强大的能量波动如大河咆哮,滚滚冲

  上面银瀑垂落,长河奔涌,古木参天,

  “山河大印!

  叶凡大喝,双手擎天,大岳横空,如渊海出笼,击裂长空!

  这是九秘之一,杀生大术中的无上秘法,十方皆动,所有人昝心惊

  胆战。

  大岳压落下,镇压向前方的大山。

  山河大印对决抱山印!

  山岳大碰撞,若海崩地陷,如天倾地覆,让人悚然的气息震向四面

  八方。

  到处都是狂涛,到处都是光束,到处都是毁灭的力量,这片天穹下再无清宁之地。

  “轰”

  无边巨响,天地倾覆冲向四面八方。

  两座山岳猛烈碰撞后,狂霸气息卷动天

  抱山峰完败!

  山河大印,凝聚不散,裂天震地!

  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胸廓当场塌陷了下去,身躯如破鼓般一下子干瘪了,横飞出去敌百米远。

  tā浑身的骨头不断出响声,很明显断裂很多处,许多地方都彻底

  变形。

  叶凡昂而立,毫无损,道衣猎猎,tā在虚空中迈步,轻灵而飘逸,一步百米,有如缩地成寸,眨眼就到7眼前。

  山河大印震动,威压十方,沉重如天,悬在其头顶上方。

  叶凡的双目中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山河大印镇压而下,让人心神与灵魂皆颤!

  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虽然被打的形体破败,但的确是一个非常的强大的修士,张嘴吐出一个光灿灿的铜炉。

  铜炉不过一寸高,非常晶莹,通体璀璨,迎风一展,快放大,

  一下子横在了身前,挡住了山河大印。

  “当”

  山河大印压下,撞在铜炉上,出巨大的声响,如黄钟大吕在震动,悠悠不绝。

  叶凡心中吃惊,这座铜炉竟然没有损毁,还在放大,耸立天地间,有永恒不朽之势。

  “务!

  tā口中轻叱,继续催动山岳大印可以挡得住斗战圣法。

  轰杀向前方,tā不相信这尊铜炉

  “当”

  悠悠颤音,响彻天地,铜炉再次震动,同时间文放大了不少,光华

  璀璨,已经如山巅一般立在虚空中。

  与此同时,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那干瘪下去的躯体噼噼啪啪作响,浑身的骨头在重新接续,肌体鼓胀了起来。

  虽然元气大伤,精血亏损,但是短时间内tā又有了一战之力「调动出潜能与道力。

  “轰”

  铜炉中火光冲天,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趁此机会táo了出去,立身在远空,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凡,如此大败,让tā心中寒。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恐惧,这样一个少年道士,有如此恐怖战力,大印如岳,将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完败,实在让人胆寒。

  方才瘫软在地上的弟子终于清醒了过来,快后退了出去,再望向

  叶凡时都有些头皮麻。

  这个笑容平和的小道士,让tā们生出无尽惧意,想起曾经说过的话,每个人都不禁有些后怕。

  玄月洞的真传弟子李悠然,离火教的掌门大弟子杜成昆,全都面如土色,这个少年道士比tā们的年龄要小的多,但却如此强势,打的老辈人物差点殒落。

  “圣地的杰出弟子也不过如此吧。”离火教的tài上长老叹道。

  “tā们……”叶凡笑了笑,缓缓向前走来。

  山巅上,一直没有出手的玄月洞tài上教主降落而下,道:“你不是圣地传人,就更加让人吃惊号-,将来必合成为各大圣地的圣子与圣nǚ的大敌。

  叶凡不得不正视这两个对手,道宫第三境界,高了一个天地「确实是tā的劲敌。

  “让tā成长起来,我们将有大难,如今只能联手了!”离火教tài上

  长老神情凝重。

  “好吧,今天我要扼杀天才了,行一次绝灭之事!”玄月洞的tài

  上教主点了点头。

  “想扼杀我,恐怕很难,还是让我送你们上路吧!”叶凡神色平

  和,但无形杀意却弥漫四野。

  在这一刻,tā与苍穹相印,仿若天人合一,举手抬足间,道之气息流转,身体震动出可怕的的道力,随着tā的肺之神藏.而牵引天地大势,真的像是有一方青天压落了下来!

  tā背负青天,山河大印,悬在其头顶上方,鸟飞兽走,银瀑垂落,山河茫茫,古朴而大气,威势磅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