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禽兽


  “你以为换个样子我就不认识你了?扒了你的皮我认得你的”头!”吴中天身材魁,伟,络腮胡须抖动,跟头雄狮一般,环眼内光芒凌厉。

  涂飞围绕zhe叶凡转了两园,哈哈笑dào:“我yě觉得像■那个无良dào士,别看你换了个样子,肯定是障眼法,除fēi你拿出证据来。

  叶凡甩了甩宽大的dào袍,dào:“涂兄你这是成心刁难我,别人认

  不出

  你还辨不清吗,咱们两人可◆是在摇光的源矿见过面。

  “这个家伙还真有些手段,形体瞬间大变样,一看就是此中惯犯,专门为做坏事准备的。”旁边的大寇子孙在叫。

  涂飞嘿嘿的笑了起来,dào:“很简单,你将瑶池圣女的那件衣服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就足以证明了。

  “你……损不损啊?!

  “你又没有什么损失,该抓狂的是姚曦,可惜她没在这里。

  涂飞嬉皮笑脸,对周围的土匪dào:“你们总是不相信我,认为姚曦那样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傲女子根本不可能被亵渎,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番。

  “真的假的,听你这意思,他真不是段德?”旁边的土匪都不怎

  么相信。

  叶凡没有不良爱好,收起那件衣服,不过是为了关键时刻,气怒姚曦,保命而已。

  他并没有拿出来,而是骨骼噼啪作响,一下子变成了第七大寇涂天的样子,dào:“涂飞,不要顽皮。

  涂飞:“我¥¥o……

  旁边的一干大寇子孙目瞪口呆,而后狂笑不止,用力捶桌拳。

  “我说,咱不能这样,叶小兄弟赶紧变回来。”涂飞彻底坐不住

  了

  “现在你相信我不是段德了?”

  将

  “相信,我早就看出你不是段德了。”涂飞郁闷的说dào。其他小土匪自然早已明晓,眼前之人不是无良dào士,大笑个不停。吴中天yě重新坐下下来,盯zhe叶凡看个不停,dào:“你真的…姬家一个太上长老烧死了?”

  “侥幸而已。

  周围,这些大寇子孙消息fēi常灵通,他们早有耳闻,闻言皆倒吸了

  一口凉气。

  “我说叶小兄弟,你真的将姚曦的某件衣服收走了?”另一个土匪

  问dào。

  “这个……怎么说呢,一不小心,偶然得到了一件。

  此话一出,酒楼上顿体出一片狼嚎声,这几人双眼放绿光,全都

  兴奋无比。

  酒楼上,其他人早都被吓跑了,众人已经隐约间猜到,这是十三大

  寇的子孙,全都逃之夭夭。

  “天啊,姚曦那么圣洁,居然……没天理!

  “我说,叶小兄弟你太让我-伤心了。

  “伤心什么,痛快,上次她与那个圣子追杀了我跟涂飞三千里,现

  在真是出了一口恶气。

  几个血气方刚的小流寇,将桌子拘的作响,长嚎不止。

  “我说叶小兄弟,将那件衣服卖给我好了,给你百斤源览,不将那个高傲的丫头气的吐血,我咽不下这口气。土匪套近乎,给叶凡满了一大碗酒。

  我拿去展旁边,一个

  “我出五百斤源,我要挑zhe那件衣服去圣城叫卖。

  另一个小土

  匪如是说。

  “去圣城叫卖干吗,直接把那件胸衣卖给中州过来的那个皇子,

  狠敲他一顿竹杠。

  “那样的话难出恶气,不如在北域拘卖圣女胸衣,遍请年轻才俊,

  甚至可以给某些不良的老辈人物送去请帖。

  这群小流寇一个比一个损,看这架势,完全是准备将姚曦打的永世

  不能翻身。

  “我说诸位,你们yě太损了,这样的主意都能想的出来?”叶凡怔

  怔出神,这真是一帮混账。

  “摇光的圣女还有圣子太可恨了,不久前联合诸多强者对我们围

  追截杀,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自然要狠狠的收拾他们。

  “你们别害我好不好……”叶凡自知无法与他们相比,这些人都有

  一个牛十三的爷爷,即便惹了滔天大祸,后面yě有人撑腰。

  他要是敢拍卖姚曦的胸衣,摇光圣地为了颜面,绝对会不惜一切代

  价抹杀他。

  “怕什么,以后跟我们在一起,还怕那个黄毛丫头不成?”

  源?

  “跟你们在一起,谁能给我一本古经修炼,谁能为我提供百万斤叶凡轻声嘀咕。

  “我说叶小兄弟你太贪心了,东荒总共有几本古经,百万斤源,这

  么大的数目,你去问问那些圣地拿的出吗?”

  “来来来,我先介绍一下吧。”吴中天介绍在场几人。

  “这个家伙叫柳寇。”吴中天指了指一个看起来有些野性的青

  年,居然是第六大寇柳枫的嫡孙。

  叶凡真有点不知dào说什么好了,这名字太另类了,这不就是流寇

  吗?跟涂飞有的一拼。

  “这是李hēi水。”吴中天指了指一个面庞黝hēi,孔武有力◆的青

  年,乃是第八大寇李恒的孙子。

  这名字……同样fēi常怪,hēi水,怎么听都像是坏的冒hēi水,真不知dào这些大寇是不是商量好的。

  涂飞一脸愤懑,dào:“我知dà■o你在想什么,没办法,那几个老家伙坐在一块,随便开了几个玩笑,我们的名字就被定下来了。

  叶凡嘴角抽搐,摊上这样的爷爷,yě算是倒霉。

  孙

  zhe

  笑

  ○“他叫姜怀仁。”吴中天指向另一个青年,是第九大寇姜义的长说起来其来历很大,出自荒古世家一一一一姜家。

  当然,他们这一脉早已经反了出来,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大寇,当年实惊掉了一地下巴。叶凡觉得yě◇“tājiàojiānghuáirén。”wúzhōngtiānzhǐxiànglìngyīgèqīngnián,shìdìjiǔdàkòujiāngyìdezhǎngshuōqǐláiqíláilìhěndà,chūzìhuānggǔshìjiāyīyīyīyījiāngjiā。

  dāngrán,tāmenzhèyīmòzǎoyǐjīngfǎnlechūlái,chéngwéilehèhèyǒumíngdedàkòu,dāngniánshíjīngdiàoleyīdìxiàbā。yèfánjiàodéyě就这个名字说的过去,还算正常。哪知,旁边的人都嗤姜怀仁则郁闷的倒了一大碗酒,自顾喝了下去。

  “他爷爷清高,不想随波

  逐流,决定为他起个有意义的名字,哪知更绝。”“姜怀仁,不就是坏人◆吗?姜坏人。”涂飞在旁解释。

  叶凡彻底无语了,这都行……

  涂飞、柳寇、姜怀仁、李hēi水,四个名字连在一起,让他有大笑的冲动,但却只能强忍zhe,这几个家伙的名字太艺未了。

◎ma?jiānghuàirén。”túfēizàipángjiěshì。

  yèfánchèdǐwúyǔle,zhèdōuháng……

  túfēi、liǔkòu、jiānghuáirén、lǐhēishuǐ,sìgèmíngzìliánzàiyīqǐ,ràngtāyǒudàxiàodechōngdòng,dànquèzhīnéngqiángrěnzhe,zhèjǐgèjiāhuǒdemíngzìtàiyìwèile。

  说起来,这五人当中yě就吴中天的名字还说的过去,不过气质形象跟那四个人一样,一看就不是善茬,出去走一圉,绝对能够瞬间静街。

  “叶小兄弟你有什么打算吗?”吴中天问dào。

  外

  涂飞yědào:“你来昆云古城做什么?这里穷乡僻壤,除了偶尔闹邪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想了解下,瑶池圣女要回返师门了吗?”叶凡向他们打探。

  李hēi水顿时狼嚎:“禽兽啊禽兽,刚刚抢走摇光圣女的胸衣.又准

  备将魔手伸向瑶池的仙子了,我说叶小兄弟做人要讲点良知。

  “太过分了,你准备将东荒的几位圣女一网打尽吗,做人不能太

  贪婪,有一个摇光圣女你应该知足了。”柳寇yě大叫。

  “叶色魔,怎么说你yě算我们这行的人了,做人不能太过分,你

  想挖断兄弟们的前路吗?”涂飞叽歪。

  姜怀仁比较镇定,dào:“为人不能太叶凡。

  “你们少说了几个。其实,我不仅想将东荒的几个圣女抓来,还想将几个荒古世家的明珠一起抢走,更想将中州传承了十几万年的不朽皇朝的公主一起掳来,我要建一个大大的后宫。

  “禽兽啊禽兽!

  半个时辰后,他们酒足饭饱,有说有笑走下酒楼。

  叶凡身上噼里啪啦一阵响,变成了第七大寇涂天的样子。

  涂飞顿时急眼,dào:“咱熟归熟,再占我便宜,跟你急眼。

  叶凡想□了想,觉得冒充无良dào士风险太大,这个混蛋坏事简直做绝了,变成他的样子,说不定又会无缘无故替其背hēi锅。

  最终,他骨节作响,形体大变样,成为了一个羽衣飘飘的dào士,丰神如玉,仙姿无垢,●颇有一副出尘之态。

  昆云古城,历史悠久,街dào上的石板都被踩磨的凹下了不少,很

  难说清有多么久远的岁月。

  本城的人都信奉太古神明,认条有神祗在守护此地,瑶池圣女在此停驻☆pōyǒuyīfùchūchénzhītài。

  kūnyúngǔchéng,lìshǐyōujiǔ,jiēdàoshàngdeshíbǎndōubèicǎimódeāoxiàlebúshǎo,hěn

  nánshuōqīngyǒuduōmejiǔyuǎndesuìyuè。

  běnchéngderéndōuxìnfèngtàigǔshénmíng,rèntiáoyǒushénzhīzàishǒuhùcǐdì,yáochíshèngnǚzàicǐtíngzhù半个月未离去,被认为与此有关联。

  几人向瑶池仙石坊走去,几个小流寇都不是省油的灯,有他们的地方肯定不会平静。

  叶凡知dào,这几个家伙在密谋zhe什么,很有可能会在本地椽出一个天大▲的窟窿。

  不过,他倒yě不担心,他以现在这副样子走出去,不怕被人记

  账。

  “算算日期,瑶池圣女快要离开此城了。”吴中天说dào。

  “真想早点干掉摇光圣子!”李h□▲的窟窿。

  不过,他倒yě不担心,他以现在这副样子走出去,不怕被人记

  账。

dekūlóng。

  búguò,tādǎoyěbúdānxīn,tāyǐxiànzàizhèfùyàngzǐzǒuchūqù,búpàbèirénjì

  zhàng。

  “suànsuànrìqī,yáochíshèngnǚkuàiyàolíkāicǐchéngle。”wúzhōngtiānshuōdào。

  “zhēnxiǎngzǎodiǎngàndiàoyáoguāngshèngzǐ!”lǐhēi水狠。

  “那个家伙太强了,圣光术一出,同辈几近无敌,神体都不见得能

  够压制他。只能先让他吐血,想弄死他,除fēi让老家伙们动手。

  瑶池仙石坊虽在城池中,却雅致而宁静,古木一株株,落叶飘舞,流水潺潺,小桥横卧,石料错落有致,成景成山,很有园林的味dào。

  由于是最后几日了,瑶池圣女即将离去,所以这几天人流不绝,仙

  石坊内人很多,不过却没有人大声吵嚷,都在低声议论。

  “摇光的人与瑶池仙子同行,看来真的要同去太初古矿外。”涂飞

  双眼冒精光。

  “叶小兄弟,我求你了,将那件胸衣卖给我吧,我真想在此挥动与

  叫卖。□”李hēi水咬牙dào。

  姚曦,秀飘舞,乌hēi亮丽,容颜让人窒息,皎洁如神月,就站在前方,她渺若云雾,长裙拖地,将婀娜身躯勾勒的玲珑起伏,亭亭玉立。

  摇光圣子亦在前方,仿若一轮骄□阳,有一层金色的光彩在体表流动,一举一动皆让人注目,犹如神子。

  李hēi水与涂飞在这两人手下吃了大苦头,险些被杀,险死还生才逃了出来。

  “摇光圣子真的fēi常恐怖,圣光术一出,万法不侵,根本攻不进去,确有无敌风采。”涂飞叹气,dào:“最强大的攻伐之术yě难以奏效。

  “我们不是将中天哥请来了吗,一定可以压制他。”李hēi水冷声

  dào。

  “克制,我恐怕yě不是他的对手,今天不是为杀他而来,只是为了

  放迷雾,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吴中天低声告诫。

  “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找不自在。

  “叶小兄弟去了哪里,怎么不见了?”姜怀仁问dào。

  “禽兽啊禽兽,这个小子年纪不大,真是太禽兽了!你们看「他瞄向中州大夏皇朝的公主去了,我……没冤枉他,这个小子就是砷上那里去了。”柳寇叫dào。

  “他可千万别惹事,大夏皇◆朝传承十几万年不朽,底蕴之深厚,无

  法想象,有个强大的皇子yě在那里。”李hēi水直犯嘀咕。

  前方,有一个青年男子,如众星捧月一般被护在中央,浑身金色甲胄绽放光华,绚烂夺目,正是大◎夏朝的皇子,英姿勃,龙气流转,烁烁生辉,修为深刻不测。

  叶凡并不是冲他去,而是他身边的一个女子,白衣出尘,纯真明秀,有zhe一股特别的神韵。

  叶凡并不是心动,而是激动,这个女子虽然纯真圣洁,美丽出尘,但真正吸引他的原因是,这是一个一——一尼姑。

  当然,他并不是有特别趣味,而是对方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振奋,难以平静!

  这是佛教的门徒,他很想问对方,佛陀在这个世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