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恩与仇


  “你放心,我与她根本没有什么。”叶凡传音,只 说le这样 一 句话。“没有什 么最好。”姬惠没有多说什么,当先向里走去。

  lái到屋中落座,姬惠很关心姬紫月这一路的遭遇,认真而详细的询问,le解le每一个细节。

  “孔雀王太狂妄le,想杀皓月,还想掳走你,真是……”姬惠满头白轻舞,道:“家主与摇先圣主都出关le,专为他而去,这一次纵然不能将其斩杀,也要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lái的大势力不容辱,孔雀王八百年前招惹摇光圣地,如今又对姬家出手,这两个古老的传承动le真怒,圣主联手,极其罕见。

  随后,姬紫月去洗漱,一路逃亡,她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确实需要整理一番。“这位少年英华,你想要什么,我姬家可以补偿你。”姬惠转身望向叶凡,她面色平静,没有什么表情。

  没有所谓的热络与感浇,这样做无非是在告诉他,姬家高不可攀,纵然有恩◆,也完全可用其他方式报答。

  叶凡巴不得这样,他从-lái没有想要进入姬家,只要伤势好的差不多le,他会立刻远遁而去。

  “姬家 从lái不会亏欠别人,无论什么样的恩情,我们都有能力偿★◆,也完全可用其他方式报答。

  叶凡巴不得这样,他从-lái没有想要进入姬家,只要伤势好的差不多le,他会立刻远遁而去。

  “姬家 从lá,yěwánquánkěyòngqítāfāngshìbàodá。

  yèfánbābúdézhèyàng,tācóng-láiméiyǒuxiǎngyàojìnrùjījiā,zhīyàoshāngshìhǎodechàbúduōle,tāhuìlìkèyuǎndùnérqù。

  “jījiā cóngláibúhuìkuīqiànbiérén,wúlùnshímeyàngdeēnqíng,wǒmendōuyǒunénglìcháng还。”姬惠怕叶凡听不出弦外之音,进一步说道:“你想要什么?在这个世上,除le天上的日月,没有我姬家拿不出的东西,我们会彻底还清人情。”

  联想到不久前的警告,此刻意思已经非常明显,让叶凡明白彼■此的差距,拿到东西后早点离开。

  叶凡有些反感,他辗转万里,身受重伤,护送姬紫月huílái,对方居然这副姿态,当下很不厚道的开口,道:“其实,我一直向往传说中的荒塔,真是想见一见。”

  你不是说除 7 日 月夕卜什么都能拿的出lái吗? 那就拿出荒塔lái,让我见识一下,叶凡心中暗自撇嘴。姬惠脸色一滞,而后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需要,多则一日,我伤势复原,会马上离开,你尽可放心。

  姬惠脸 色一沉,道:“少年人,不要多费心思,我们有恩报恩,不会欠下人情。”

  到le现在,老妪也没有什么可掩饰的 le,多少有些傲然,她绝不能容忍姬家的明珠与这个少年过于亲 密。“你还是尽快选择吧,然后我派人送你离去。”说到这里,姬惠似乎已经失去le耐心。叶凡点le点头,道:“好吧。”

  姬惠直接le当,道:“我送你一把通灵武器,得自妖帝坟冢,想lái足以抵消你的恩情le。”

  可以让人感受到那种傲然,好像送出通灵武器后,叶凡占le多么大的便宜似的。

  叶凡心中更加反感le,他曾经得到过三把通灵武器,虽然被无良道士抢走le,但毕竟拿到过手中。“前辈既然非要送我东西不可,那就送我百八十块源吧,或者送我几车灵药也可以。”

  既然对方如此冷溢,叶凡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现在谈人情的话实在“伤财”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对不起别人的“心意”。

  “你倒是真敢狮子大开口 !”姬惠面色一指,而后点le点头「道:“既然你不要通灵武器,那我便道你一块‘源,才一块,叶凡腹诽,也太抠门le !“姬仁,你带他去取源。”姬惠吩咐道。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管事恭声答应,向叶凡做出请的动作,而后在前带路向外走去。

  他们lái到一座院落中,那里有一座jīng莹闪闪的玉辇,看起lái不过五六米长,但却给人一股浩大的感觉。

  叶凡跟随名为姬仁的老管事登临辇车,当进入里面的刹那,顿时让他有些惊讶,内部开阔无比,根本不像是一辆车,倒像是一个巨大的洞府。

  内部一片温润,流光溢彩,给人以很梦幻的感觉,这是以玉石开凿出的洞府,被祭炼成le辇车,非常神异。“仅这座玉辇,就简直连城,不要说寻常的修士,就是一般的门派,都无法与之相比。”姬仁这样说道。

  叶凡明白le,姬惠让老管事带他lái此地,同样为le告诫他,两者间天地之差,不要有什么想法。

  姬仁骋十「凡带到一间 宝库,里面瑞彩缭绕,陈列着很多武器,有的杀气森森,有的神光烛目,有的古朴陈旧。“眼下仅此一块源le,不过足以还上你的恩情le。”姬仁声音平淡,没有什么感情,从宝库中取出一个玉盒,递给叶凡。

  这哪里是报恩,分明是交易,连一个管事都这副姿态,叶凡心中不爽,但是眼下却不要白不要,不然可能还会给自己找麻烦。

  当打开玉盒的刹那,顿时有一股精纯的生命之能冲出,一个拳头大的源,jīng莹闪烁,射出点点霞光,有彩雾在里面流动。

  这么大的一块源,确实非常珍贵,且很纯净,没有一丝杂质,绝对成型于太古前,蕴含有大量的生命精气。连这名很冷淡的老管夸,此刻眼中都闪现出一丝异彩,似是有些心动。

  当huí到大厅时,姬紫月已洗漱完毕,正在与姬惠交谈,笑语嫣然。

  姬惠对叶凡点le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有人禀报,太玄华云飞求见。

  “是这个孩子,快快请进lái。”姬急的脸上露出笑意。

  片刻后,蓝衣飘飘的华云飞,如流动的云朵,步入大万中,给人高结出尘的感觉,向姬惠施大礼参拜。”好孩子,快快起lái,无 需如此-o”姬惠上前,满面笑意,亲手将他拉起。

  叶凡真是无言le,方才这个老妪对他面无表情,见到华云飞后却这样的热络,前后对比还真是差距巨大。姬紫月也露出奇异的神色,道:“姑祖,你认识他?”

  姬惠笑道:“我怎么会不认识,我的母亲姓华,出自太玄,说起lái云飞不是外人,你应该叫他表兄。”“见鬼的表兄……”姬紫月张大le眼睛,小声嘀咕le一句,别人很难听清。

  “你皓月哥哥两年前导云飞比试,便是我安排的。”说到这里,姬惠似乎非常高兴,道:“两个都是绝世天才,皓月是神体,云飞天赋异禀,一招惜败而已。”

  姬紫月又小声咕哝le一句。

  “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呢?”姬惠瞪le她一眼,而后看向华云飞,道:“云飞你怎么到le此地?”

  “孔雀王出手,震惊南域。皓月兄生死不知,紫月小姐也下落不明,我想尽一份力,带人lái到这片地域后,得悉前辈在此,便lái拜见。”华云飞很从容的huí答,道:“恭喜紫 月 小姐脱险。

  “可惜,追杀我的真凶还不知道是谁。”姬紫月自语。

  “好孩子,这份心意真是可贵。”姬惠满毒笑容,拉着华云飞的手,道:“你也与紫月一样,叫我姑祖吧,不要见外。难为你le,远奔数万里,前lái援救,真是难得啊。”“姑祖……”姬紫月有些不满le,叶凡辗转万里,护送她huílái,◇却被冷落在旁。

  西华云 飞不过是赶到这里,并没有出手,姬惠却是如此热络,让她有些看不过去le。“放心,我们姬家不会欠别人的情,我已 经给le他足够的补偿。”姬惠转身答道,神色平静。“叶小兄弟★◎……”华云飞露出一丝讶色,道:“你怎么也在这里吗?”“我将远行,恰好路过此地。”叶凡答道。

  华云飞暗中传音,道:“叶小兄弟你悄悄离开,是想脱离太玄吗?”“没有的事情。”“你的体质很特殊,若是□留在太玄,将lái必然会大放异彩,相信掌教会极力栽培你的。”华云飞似乎是在挽留。“我只走出去历练一番,说不定哪天就huí拙峰。”叶凡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太玄最杰弟子。

  华云飞点le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姬仁你好好招待这个少年英雄,不要怠慢。”姬惠吩咐旁边的管事,而后一手一个,拉起姬紫月与华云飞,满脸笑容,道:“我们去后院,我有些话要对你们说。”“姑祖……”姬紫月不满的叫道,但却无法挣扎,被姬惠带向后院。你爷爷的!叶凡心中只有这四个字。

  “叶小哥这边请。”老管事姬仁面无表情,做出请的手势,道:“我为你准备le一个房间,若有需要,尽管吩咐。”“不需要什么。”叶凡进入房间后,取出玉净瓶,诱le几大口神泉,开始默默运转玄 功。

  他体质特殊,生命力旺盛,身体恢复的非常快。明日纵然不能彻底复原,却也可以独自上路le。姬家名宿从其他各处赶lái,聚集到一起,姬惠彻底放下心lái。

  时间过的很快,到le 第二日,叶凡感觉神清气爽,果然恢复的差不多 le,直接就要告辞。而这个时候,姬家的人也将要离开此地,踏上归程le。

  这一次,姬紫月没有阻拦,亲自相送,暗中传音,道:“这次事件太大le,家主都被惊动le,你身上的秘密太多,如果跟我返huí姬家,多半会被他看穿。你救过我的性命,我不能让你吃亏,想lái想去,只能任你离去le。”

  说到◇这里,姬紫月暗中递给叶凡一块玉佩,道:“这是一块通灵宝玉,能够抹除别人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记,小毛孩你要……小心。”“好,有缘再见。”叶凡挥le手,而后冲向远方。“走le,不要再看 le,他已经消失le。★zhèlǐ,jīzǐyuèànzhōngdìgěiyèfányīkuàiyùpèi,dào:“zhèshìyīkuàitōnglíngbǎoyù,nénggòumòchúbiérénzàinǐshēnshàngliúxiàdeyìnjì,xiǎomáoháinǐyào……xiǎoxīn。”“hǎo,yǒuyuánzàijiàn。”yèfánhuīleshǒu,érhòuchōngxiàngyuǎnfāng。“zǒule,búyàozàikàn le,tāyǐjīngxiāoshīle。”姬惠走上前lái,拉住姬紫月的手,催促她登上玉辇。

  叶凡的度非常快,如拂动的光,瞬间就消失le,他心有防备,没有任何停留,将老疯子的步法,展到极致境界。直到两日后,他才放下心lái,后方没有人跟踪。可是,就在第五日,麻烦终究还是找上láile,他感觉到le强大的杀气。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其耳畔响起:“年轻人,你多带走le一样东西,还是留下lái吧。”

  就在前方,一个熟悉老人站在那里,挡住le他的去路,正是姬惠手下的老管 事姬仁。“你什么意思?”“大虚空术,不是你能够学的 !”姬仁身躯佝偻,神色冷漠「静静的站在那里,杀气弥漫。“我救过你们姬家的明珠,你竟然耒杀我,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恩人的吗?”叶凡神色冰冷。

  “太虚空术乃是无上秘诀,是虚空古经的精华要术之一,绝不容许落在外人手里。紫月小姐年少不懂事,随便传给le你,我只能收huíláile。”姬仁杀意露出,如冰窖一般森寒,道:“就是摇光圣主得到,我们也会想办法收huí,更不要说是你le !”“真是恩将仇报啊!”“你 认命吧……”姬仁向前欺lái。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