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奴欺主 第131章 非礼啊


  辰东写书确实不快,但yī直hěn努力,请大家理解与支持。

  姬紫月大眼睛眨动,道:“根本不需yào头痛呀,将我放掉,就没有任何烦怕了。”“真是个麻烦……”杀又杀不得,放又不能放,叶凡轻柔太阳穴。

  姬紫月不满,道:“喂喂喂,谁是麻烦,像我这么聪明美丽的未来仙人,怎么会与那两个字沾边呢。”

  “nǐ说我怎么处置nǐ?”

  “我们曾共患难,同闯过青铜仙殿,也算▲是生死之交了,nǐ不能这样对待朋友。”姬紫月zhòu着鼻子,道:“放我离开,保证不会伤害nǐ。

  叶凡坐在古树下,斜瞟 了她几眼,道:“nǐ的承诺与保证,我可不敢yào。”

  姬紫月并■◇不气馁,清脆悦耳的声音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循循善诱,想说服叶凡。“我知道如何修成海上升明月……”“上古的大能皆法力滔天,当中有隐情……“虚空古经中有yī今天大的秘密……”“东荒七大生命禁区有……”

  姬紫月小嘀说个不停,不断劝说与诱惑,到最后嘴都说干了。可是,叶凡虽然听的津津有味,但并没有任何表示。

  她气呼呼的瞪向叶凡,道:“我说的这些nǐ听到了吗?”

  “自然听到了,可是nǐ说的都不完整,每次都只说了前半段,什么秘密、隐情都被nǐ咽回去了,我正准备听下文呢。

  “nǐ到底放不放我?”

  “不放!”叶凡hěn干脆的回应道。

  “nǐ……我说了这●么多,nǐ就用这两个字回应我?那nǐ为什么不早说。气死我了,嗓子都干了。”姬紫月感觉自己口干舌燥。

  “接着说吧,我hěn乐意倾听。”

  姬紫月实在气坏了,瞪着他道:“nǐ如果不尽早放○我离开,家族的人yī定会寻到这里,到时候nǐ肯定会有大麻烦 !”

  “是啊,确实hěn麻烦。”叶凡背靠在古树干上,右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调侃道:“yào不这样吧,我勉为其难,将nǐ娶过门算了,在这里隐居yī段时间,过几年带上yī群小娃娃,去nǐ们家族认亲。“小毛孩叶凡,nǐ再乱说话,我跟nǐ没完!“nǐ是在怀疑我吗?”叶凡笑着站起身耒。姬紫月 顿时吓得哇哇大叫。最终,叶凡又获得了yī段虚空古经,在湖畔认真研读起来。

  两日后,yī只碧绿如玉,像是翡翠雕刻而成的小鸟出现在湖边,眼睛成赤红色,像是两颗红豆粒嵌在头上。“快,抓住它!”姬紫月突然惊叫了起来。“为什么?”叶凡被打断修行,回头向她望去。

  姬紫月脸上出现惊容,道:“快,不yào让它逃走,不然我们都yào死。”叶凡腾空而起,闪电般出手,向碧绿的小鸟抓去。

  可是,这只碧鸟已经通灵,度竟然奇快,化成yī道绿光,yī闪而没,逃向远空。

  叶凡将紫铜八卦镜祭出,镜面如满月yī般,顿时有yī道华光射出“哧”的yī声轻响,那只碧鸟化成了yī缕青烟。“怎么回事,那只碧玉鸟有什么来历不成?“它是我堂姐的诸多宠物之yī。”姬紫月露出yī丝慌乱,道:“快放开我,不然的话,我们都危险了。”

  叶凡心中吃惊,姬家的人找上门来了吗?同 时他敏锐的觉察到了异常,问道:“nǐ堂姐来了,nǐ似乎hěn害怕,她会对nǐ不利,这是为什么 ?“nǐ不懂……”姬紫 月 不想 6释,道:“快a开我的 禁制。 不然她不仅会害死我,而且会杀nǐ灭口。”“来自同yī家族,她居然想杀nǐ……”叶凡hěn惊讶。“不yào耽搁时间,快来不及了 !”姬紫月面露忧惧之色,不断的催促。“放开nǐ的话,我可能立刻没命。”叶凡提起姬紫 月,就yào飞遁而 去。

  但就在这时,yī串清脆的笑声传来,道:“紫月小姐,奎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您。”yī个身穿绿色衣裙,妖娆女子轻盈的飞来,出现在湖畔,挡住了叶凡的去路。“姬霞是nǐ,我碧月姐姐是否也到了此地?”姬紫月问道。

  “碧月小姐未曾到来,奴婢有事路过此地,不想现了紫月小姐的行踪。”绿衣女子虽是姬家的下人,但此刻却非常放昝,轻笑道:“哎呦,紫月小姐原来yào与人比翼齐飞呀。”“姬霞nǐ大胆!”姬紫月暗自掐了叶凡yī把,示意她解开封印。

  姬霞不断打量叶允,而后笑道:“不过yī个十四岁左右的毛头小子而已,紫月小姐您的眼光太差劲了。”她的言语非常不敬,取笑姬紫月,更是未将叶凡放在眼中。

  叶凡暗呼不妙,姬家的人这么 快就追到了这里,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女人明显心怀叵测。

  姬霞能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颇有姿色,根本无法与灵动的姬紫月相比,她带着虚假的笑容,道:“紫月小姐身体有恙吗?怎么看起来步履虚浮,没有力气,yào不yào奴婢帮nǐyī把。“姬霞nǐ太放肆了,nǐ是为寻我而来的吗?

  “紫月小姐,nǐ消失了hěn长时间,家族中的宿老非常忧心,误以为nǐ落入了妖族手中,四处征伐,想yào将nǐ寻回。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为nǐ担☆心时,nǐ却在此结庐而居,与人双宿双栖……姬霞越来越放肆,根本未将姬紫月 当作主子,yī再取笑。

  姬紫 月并未怒,她馈定西又从容,道:“姬霞,nǐ是奉我碧月姐姐之命在寻觅我吧,欲除我而后快走◆吗?”

  姬霞出银铃般的笑声,道:“碧月小姐心地善良,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奴婢我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确实想送紫月小姐上路。“想杀我就直接动手吧。”姬紫月轻灵的向前迈步。

  姬霞惊疑不定,后退了两步,望向叶凡,道:“毛头小子,手段不错,不知nǐ用了什么办法,拿下了我家紫月小姐……”她非常谨慎,想yào试探叶凡是否真的封住了姬紫月。

  “姬霞,nǐ追随我碧月姐姐多年后,◆果然是染上了她的毛病,生性多疑,到现在还不敢出手吗?”姬紫月浅笑。

  越是如此,越是让姬霞怀疑,她yī下子 冲到了天空中,道:“紫月小姐,上来yī战。”姬紫月暗暗叫苦,hěn想咬叶凡两口。

  “呵呵呵……”姬霞妩媚的笑了起来,娇艳如花,道:“看来是我多虑了。”说到这里,她轻轻挥手,yī道蓝色格闪电,裂空而下,击向姬紫月。“刷”叶凡yī冲而过,将姬紫月拉到yī旁,在隆隆声响中,几株参天古木在蓝色的电芒下,化成了飞灰,地表yī片焦灼。

  “紫月小姐,原来真的被人俘虏了,不过这个毛头小子并不是多么强大,如何做到的?”她洒出yī片彩砂,像是漫天星辰yī般闪耀,形成yī片星云,向下方笼罩而来。“快离开这里,nǐ不是她的对手。”姬紫月在叶凡耳旁轻语。

  叶凡提起姬紫月,风驰电掣,冲入湖中,yī 头扎了进去。他不敢向大山外飞,只yào行踪败露,他在这片地域根本无法立足。“快解开我的禁制 !”在潮水下,姬紫月用力摇动叶凡的肩头。淡淡的光幕包裹着二人,他们不断向下沉降。

  “呵呵呵……”姬霞的笑声传来,她被绿光笼罩,在湖水中快穿行,眨眼就yào追上来了。但她亦心有顾忌,不敢直接灭杀姬紫月,怕其体内印记冲出,给她造成大麻烦。叶凡向湖底冲去,他想利用那里厚重如山的玄黄精气。

  “毛头小子,nǐ神力 波动不过神桥境界而已,nǐ是如何捉到紫月小姐的?”姬霞传音道,道:“想来另他人出手,nǐ不过是在此看护吧?

  姬紫月也明白了叶凡的打算,道:“想办法引动下方的玄黄精气喷上来。”

  “小屁孩,我记得围杀颜如玉时,似乎看 到nǐ被几个老妖守护,想来nǐ身上yī定有什么秘密。”姬霞笑声渐渐阴冷,道:“看来我今日持有大收获。”

  当冲入湖底后,叶凡突然挥动拳$”向着水下砸去,而后将度提升到极致,带着姬紫月向前飞遁。“轰隆隆”

  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浩瀚威压,汹涌澎湃,像是可以撕裂天地,yī下子喷涌 了上来。

  姬霞正好冲到这里,当场月花容失色,大叫道:“传说中的玄黄!”

  yī缕玄黄可压碎yī道山岭,这样厚重如☆山 的玄黄精气,暴动起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简直不可想象。她叩得亡魂皆冒,拼命向上飞逃而去,再也顾不上追逐叶凡。“啊……”姬霞凄厉惨叫。

  远处,叶凡与姬紫月心有余悸,他们已经冲出了湖面,远远◆☆山 的玄黄精气,暴动起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简直不可想象。她叩得亡魂皆冒,拼命向上飞逃而去,再也顾不上追逐叶凡。“啊……”姬霞凄厉惨叫。

  远处shān dexuánhuángjīngqì,bàodòngqǐlái,yǒuduōmekǒngbùdelìliàng,jiǎnzhíbúkěxiǎngxiàng。tākòudéwánghúnjiēmào,pīnmìngxiàngshàngfēitáoérqù,zàiyěgùbúshàngzhuīzhúyèfán。“ā……”jīxiáqīlìcǎnjiào。

  yuǎnchù,yèfányǔjīzǐyuèxīnyǒuyújì,tāmenyǐjīngchōngchūlehúmiàn,yuǎnyuǎn的躲避了出去。

  湖水沸腾,大浪滔天,玄黄汹涌,像是巨大的磨盘在转动,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

  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姬霞并没有冲出来,直至过了hěn久后,湖水才恢复平静。叶凡与姬紫月站在岸边,两人久久未语,各自都心情复杂。hěn长时间后,叶凡才开口,道:“那个姬碧月不会跟下来吧?”

  姬紫月没有回应,而是认真的思索着什么,自语道:“现在不能回去,更不能露面,情况hěn复杂呀……”

  “是hěn复杂 !”就在这时,冰寒的声音响起,姬霞披头散「如厉鬼yī般出现在叶凡两人的身后,相距不过十几米远,通体绽放出绿油油的光芒。“玄黄都未能将nǐ碾碎?!”叶凡大吃yī惊。

  姬紫月灵动的大眼中亦闪现出异色,道:“姬碧月将神光遁苻送给了nǐ?”

  “不错,为 了寻找紫月小姐,我带上枚神光遁符,身化闪电,寻找nǐ多 日 了 !”姬霞满脸狰狞,她阴森森的向前通来,道:“可惜,神苻仅被玄黄精气擦了yī下,就崩裂了。紫月小姐……nǐ上路吧!叶凡挡在姬紫月的面前,道:“nǐ这欺主的奴才……真是当

  姬霞仰仗神光遁符,化成闪电,躲避过了玄黄母气的碾压,但是依然伤势不轻,她恨透了叶凡,寒声道:“我先撕了nǐ,再送紫月小姐上路!”她五指齐张,五道神虹射出,向着叶凡抓来。叶凡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强横无比,最不怕的就是近身搏yī对金色的拳头猛力挥出,当场将空间都砸的塌陷了 !“nǐ……”姬霞骇然,当场后退。

  可是,此刻已经晚了,两人距离如此之近,叶凡不会给她任何机会。第yī拳便破破灭了五道神光,将其张开的五指击碎了。“啊……”姬霞惨叫,体内光华闪动,想祭出灵宝。

  “砰”

  叶凡的第二拳已经挥动了出来,那件灵宝还没有冲出,就被金色的拳头生生砸了回去。姬霞的苦海当场崩碎!叶凡的拳头,越灵宝,近距离内,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姬霞惨叫,通体绽放光芒,想yào崩上\}身体,重创叶凡。

  就在这时,叶凡第三拳挥动出来了“砰”的yī声,重重的砸了在她的胸膛上,yī 拳打穿!

  “轰”

  姬霞四分五裂,崩碎向四方。她被叶具『三拳生生击毙。

  “yī个彼岸境界的修士被nǐ用拳头活活打死了……”姬紫月咋舌,道:“nǐ简直就是yī个人形蛮兽!”

  叶凡的第四拳定奋了空 中,最后yī拳没有挥出,上面◎就浮现出yī缕玄黄,随着缓缓收拳而慢慢消失。

  这让他不安的同时,亦有些惊喜,连续挥拳,有时会打出玄黄母气,若是能够控制,这时拳头将无比可怕。“nǐ 这 个 家 伙yī yī yī yī yī▲ yī”姬 紫 月 以 大眼瞟 他道=“就算 是 道 宫 秘 境的修士,如果不明底细,出现在nǐ的身边,也可能会吃大亏。”叶凡转身望向姬紫月,道:“nǐ估计nǐ的堂姐会出现在此吗?”“hěn难说……”姬紫 月 露 出 忧色。气道:“我 快被nǐ害死了。 现在情况复杂,若是行踪败露,我可能比nǐ还危险。”叶凡摇头道:“nǐ们姬家内部真是复杂与残酷……”

  “nǐ不懂!”姬紫月白了他yī眼,并没有辩解什么,而是叹气道:“姬霞,何苦啊……”她寻来yī些树叶,盖在了那些碎尸上。

  叶凡并没有在意,但突然间,姬紫月通体绽放神辉,整个人yī下子爆出yī股强大的气势。“nǐ……”叶凡大吃yī惊,转身就是,就yào冲天而起。

  不过,四周的空间竟然扭曲了起来,像是yī道道水纹在荡漾,姬紫月神圣无比,以她为中心,流转出腰胧的光华,禁锢了这里的yī切。

  直到这时,叶凡才现,其手中握着yī块亮如闪电微的神符,虽然是碎裂的,但却流转出丝丝神力,是它解开了姬紫月的禁制。“神光遁符,碧月姐姐蜴给姬霞,让其身化闪电,寻我踪迹,想yào对我不利,想不到却在此碎裂,救下了我。”

  姬紫月轻笑出声,整个人焕出无比自信的风采,灿灿生辉,肌体晶莹,整个人被圣洁的气息所笼罩。

  此刻,她如花树堆雪yī般清新,如春风杵花yī般轻盈,如月华纷洒yī般空明,整个人看起来纤坐不染,空灵而圣洁。

  她转身看向叶凡,顿时没笑了起来,左脸颊上漾出yī个小酒窝,显得俏皮而又可爱。

  “某人,这些天以来,nǐ对我照拂有加,nǐ说我该怎样感谢nǐ?”

  到了这yī步,叶凡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满不在乎的道:“以身相许就可以了。”

  姬紫月浅笑嫣然,笑的非常甜,莲步款款,摇曳生姿,轻灵的走了过来。 捏住叶凡 的脸颊。 道:“小毛孩。 竟敢那样对 我……”“喂喂喂,我说姬紫月,刚才我可是拼死救了nǐyī命,nǐ可不能恩“算nǐ还有些良心,没有扔下我逃走,不然的话,现在nǐ已经倒在地上了。”姬紫月 8着头看他,始终都挂着甜美的笑容。

  不过,这却越让叶凡感觉毛,道:“nǐ想怎样?”

  姬紫月露出无比迷人的笑容,道:“我想咬nǐ!”说到这里,她那晶莹的小虎牙磨的咯吱咯吱作响,而后yī口咬了下去。

  被俘这么长时间,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的咬叶凡几口,不然难以出心中的恶气。

  叶凡被她封印,难以动蚌yī下,纵然是宝体,没有神力流转,也忍受不住,当场龇牙咧嘴,叫道:“不用这么亲热吧……”紧接着,他惨叫了起来,姬紫月对他痛恨无●比,连连下口。“男女授受不亲,不yào这样啊……”叶凡大叫。“大声的叫吧,nǐ就算是叫破喉咙也不管用……”姬紫月甜甜的叶凡彻底元语了,这话怎么听的如此别扭。“我说姬紫月,口下留倩,我快被nǐ咬成筛子了◎……”“小毛孩不过十四岁,就人小鬼大欺负我……”姬紫月恨恨的说

  叶凡感觉水深火热,这种刑罚,他还是第yī次遇到,叫道:“姬紫月 nǐ不yào太过分!”“我就是yào过分,咬死nǐ……”她笑容□不减,不断磨牙。”nǐ这样做大不淑女 了,咬人hěn不端庄……”叶凡被咬的欲哭无“叫吧,使劲的叫吧,叫破nǐ的喉咙吧……”姬紫月 看起来是如此的灵动与美丽,但是此刻的表现却让叶凡如彻底的无言了。“nǐ○这是在非礼……”叶凡hěn不想被动的说出这样的话,两人的角“呸,nǐ个小毛孩,刚刚十四岁,知道什么是非礼?”姬紫月捏住“姬紫月,nǐ可是未来的仙人,这样太失态了……”“仙人也是人,也有怒火,欺负我这么长时间,我恨不得咬死“啊啊啊……”叶凡大叫。姬紫月又咬了他yī口,这才退后,道:“nǐ鬼叫什么?”“我被不良少女非礼了……”

  姬紫月顿时脸色绯红,道:“小毛孩到现在还嘴硬,真是欠收拾!”“我服了,不yào下口了,我浑身都软了。”“呸,nǐ说话真难听。”气出了yī大半,姬紫月终于感觉有些不好“我们两清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想的倒美,这才刚开始而已。”姬紫月托起他的下颌,小酒窝隐现,笑的hěn是惑人,道:“小毛孩,居然想打我家古经的主意,逆敢调戏我,真是胆大包天。”“nǐ到底想怎么样?”叶凡有气无力。“别这么沮丧,来,小毛孩给姐姐笑yī个。”姬紫月托起叶凡的下颌,大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笑的甚是光辉。“我觉得咱们的身份应该呼唤yī下……”听到叶凡这样说,姬紫月笑的更加灿烂,道:“我会好好招待nǐ 的“啊……”又是yī轮水深火热。半日后,叶凡才彻底解脱,身上的牙印成排成列,非☆常有规则。”椅玄黄母气分我yī半 !”“我无法控制,没有办法让其 流转出 来。”“撒谎!”相对来说,姬紫月还算心软,并没有 以浇烈妁手段折磨叶凡。

  “nǐ身上有hěn多秘密,我yào慢慢的挖掘出来,绿铜块、万物母气、还有nǐ的宝体……”她斜瞟叶凡,又道:“我堂姐yào来杀我,我们现在是yī条线上的蚂蚱,暂时合作。若是与她相遇,我给nǐ创造机会,让nǐ接近到她的身边,以nǐ的**强度来说,yī定会让她吃大亏 !”

  叶凡直接翻白眼,道:“我的**yào是足够强横的话,就不会被nǐ禁锢了。”

  “我身上有密宝,只yào神力稳定运转,nǐ自然无法在我身边逞凶。”姬紫月 白了他yī眼,道:“我堂姐肯定不会防备nǐ,到时候yī定可以得手。”

  “我倒yào看看,还有哪些人想对付我,专事情平静下来,我yào将他们全部揪出来。”姬紫月感觉外面情况复杂,不敢轻易露面,想暂时躲起来,暗中观察谁想对付她。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喜色,道:“算算时间,太玄门收徒的日子快到了,不若我们躲入太玄门中吧。”此地,山脉无尽,为太玄门所在地,yī百零八座主峰离此并不算多

  ■太玄门势力极大,在这片地域,除却姬家与摇光圣地外,没有任何宗门可以压制他们。

  “纵然是我们姬家,也不愿轻易招惹太玄门。如果说这片地域,哪里最安全,无疑是这个门派。姬家不会派人去 搜寻,只yà★o躲在里面「便不会有危险。”两日后,叶凡与姬紫月出现在太玄门所在的山脉中。前方,群山巍峨,气势磅礴,亦非常秀丽,称得上壮美。

  当中,yī百零八座主峰最是瑰丽。当然不可能尽入眼底,只有十几座主峰在视野中,仙鹤飞舞,灵殿飘渺,云雾缭绕,非常祥和。他们混在前来拜师的人群中,顺利走入山门,没有任何意外生。“此地,有yī百零座主峰,我们挑选yī座比较偏僻、无人问津的算“不错,应该如此。太玄门内,有▲hěn手黄子在山门前维持秩序。

  忽然,叶凡看到了yī条熟悉的身影,白衣飘飘,婀娜挺秀,甚是明丽,尘脱俗。

  “她竟然在这里……”叶凡心中yī惊,他已经认出,那竟是李小曼。虽然早已猜测○出,她不可 能死在荒古禁地,但却没有想到她加入了太玄门。

  “遇到了熟人?”姬紫月露出迷人的笑容,道:“小毛孩,看nǐ的眼神有些不对。没关系,如果有仇,姐姐帮nǐ出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