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照破山河万朵


  这绝对是一伐天骄人物,可惜埋骨zài此,无人知晓,zài迷惘中死去。想毕古来诸多修士都,仕有戚戚焉,成仙无望,很多强者晚年都zài怀疑与迷茫中郁郁而终。

  叶凡找不到出路,认准一个方●位向前走去,不久后又现了一具白骨,仰面躺zài地上,下颌微张,死前似乎充满了落寞。这里亦有血字,叶凡蹲下身来,细扭辨认。“成仙……难!难!难!”五个字dào尽了个中辛酸,此人临死前,似乎很绝望。“还有字 !”紫衣少女大眼瞄向那条雪白的手臂下方。

  叶凡轻轻推开骨臂,它立刻化成了白粉,zài下面写着几个字:天璇杨易真。更新最快

  “天!”紫衣少女惊叹,红润的小嘀张的很大,满脸震惊的神色,dào:“天璇圣地的杨易真,那可是被记载zài东荒古史中的绝代人物啊,十万五千年前纵横东荒,少有抗手,他竟殒落zài这里……”

  闻听此言,叶凡也非常吃惊。天璇圣地早已不复存zài,只剩下了老疯子一人。

  这座巨大的铜殿,果然是盖世强者的埋骨地,昔年诸强飞蛾扑火,前来寻找成仙的希望,但最终却郁郁而终,死zài此地。

  第三具白骨引了紫衣少女的尖叫,她非常波动,因为暗红色的血迹虽然很模糊,但还是可以辨清字迹,死者是姬家的名人。“是我姬家九千年前的宗祖,不仅zài我姬家族诿中有记载,且东荒古史中也留下了他的名字,想不到……”

  叶凡继续向前走去,接连看到了足足三十几具尸体,有少数人留有名字,竟然全都是古史中记载的绝代强者。

  空旷的铜殿,一片虚无,没有尽头,根本寻不到出路,湖中的水没有流进来,这里自成一方天地。“成仙这么难……”叶凡心有所感,古往今来■,东荒最顶峰的人物,到头来似没有人可以跨过去。“这些人是怎么殒落的,我们若是死zài这里,是不是连白骨都无法留下?”紫衣少女闷闷不乐,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天。“不能被围zài 此……”叶凡静静思☆索,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这么多人杰都死zài了这里,他如何能够脱困?

  突然,铜殿震动了起来,一版巨大的力量,如银河坠落,似星域枯寂,庞大的压力让人有窒息的馘厂觉。

  铜殿中一片迷蒙,竟有混沌翻涌,像是雾霭,腰腰胧胧,向着两人淹没而来,摧枯拉朽,根本无法阻挡。

  这是一种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开,天地刚成形一般,星辰闪耀,混沌暴烈,势不可挡,两人若是被淹没,必死无疑。“我不想死呀……”紫衣少女咿呀喊叫,口中不断念叨着几位传说中已经成仙的古人的名 字。

  叶凡彻底心凉了,他真是没有一点办法,不可能阻挡混沌的力量,zài这一刻很多身影浮现zài他的心间,短暂的刹那,像是经历了一生。

  突然,叶凡的轮海轻颢,寂静如砻石的绿铜块,竟摇动了一下,酒来的混沌顿时一滞。

  而后,他感觉海底泉眼一空,古朴的铜块竟脱离轮海,浮现zài眼前,没有光泽,亦无能量波动,朴实无华。“这是什么?”紫衣少女睁大了眼睛,睫毛轻颤,露出逑菇7的 神色。

  叶凡心中涌起滔天骇làng,绿铜块竟然出来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zài他身前轻轻震动了一下,而后周围便风平là★ng静了。

  绿铜块一闪而没,再次沉入叶凡的海底泉眼,这让他心中难以平静。紫衣少女非常吃惊,不断追问,但他没有回答。

  铜殿一片空寂,昏昏沉沉,叶凡与紫衣少女惊讶的现,他们不zài原来★的位置了,前方竟出现两个门户。

  zài此地有十几具白骨,骨骼有晶莹的光泽,并没有化成骨粉,足以说明了他们的不凡。

  叶凡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白骨竞出阵阵铿锵之音,似金石一般,绝不是●凡骨,岁 月也未能彻底将其磨灭。有数几具白骨前逍有血字,其中一人的绝笔,让叶凡稍微一阵愣神。“我有仙心一颗,久被尘劳封锁,何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

  这是一种大气魄,同时也是一种无奈,■fángǔ,suì yuèyěwèinéngchèdǐjiāngqímómiè。yǒushùjǐjùbáigǔqiánxiāoyǒuxuèzì,qízhōngyīréndejuébǐ,ràngyèfánshāowēiyīzhènlèngshén。“wǒyǒuxiānxīnyīkē,jiǔbèichénláofēngsuǒ,hérìchénjìnguāngshēng,zhàopòshānhéwànduǒ? ”

  zhèshìyīzhǒngdàqìpò,tóngshíyěshìyīzhǒngwúnài,更是一种绝望,实力达到这等境界,绝对已是震古烁今,但依然成仙无望,这几句话dào尽了遗憾与落寞。“这个人……”紫衣少女一阵失神。喃喃dào=“世间 传 言。这个人疑似成仙了,他竟死zài了这里。”

  被认为成仙的人物,竟殒落于此,更加让人怀 疑“仙”究竟是否存zài。

  叶凡打量十几具白骨,心中感慨无限,他现zài也有怀疑了,东荒这片大地上,究竟是否真的出过“仙”?

  路过○十几具骸骨,来到那两个门户前,叶凡心中震动,两扇门户形似太极中的阴阳鱼,左侧的门户是一个黑色的阴鱼,右侧的门户是一条白色的阳鱼,全都似不规则的弯月。这……合二各一,是为太极!”叶凡不得不惊。

 ◇ dào家、中医、传统文化,从孔庙大成殿梁柱,到楼观台、三茅宫……太极图被称为古中国第一图,与鼎一样神秘。更新最快

  zài那黑色的阴鱼门户上,刻有一个苍劲的古字,气势迫人,直yù持人崩飞出去。“络!”这个字可以说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zài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dào。

  而zài那白色的阳鱼门户上,铁钩银划,也只刻了一个字,为:“生 !”笔力雄浑,神韵天成,流转出一股祥和的气息,与阴鱼门户截然相反。

  此s1,身后无殆,迷蒙一片,暗淡无光,前方有生死选择,叶凡与紫衣少女都难以平静,只有两条路可以前行。

  “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自然是选择生门,谁会选择死亡。”姬紫月皱起了琼鼻,一 双大眼眯成了月牙状,dào:“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去选择死门,我还想成仙呢……”

  叶凡没有理会,而是默默思索,最后自 f6,dào:“太极生两仪,阴阳并起,阳者为生●,阴者为死。”

  不过,他并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挂,因为与dào还有太极不符,他凝视阴阳两扇门户,dào:“阳极生阴,阴极生阳,阴阳互逆,生死易位。”

  他看过不少古籍,虚虚实实,阴阳相生◆,有很多类似的说法,最后他指向死门,dào:“这才是真正的生路!”姬紫月小嘀张成了“o”形,惊dào:“你zài乱说什么?”“生门,看似祥和,但永远不会有出路。死门,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处逢生。”

  “你确信?”姬紫月扑闪着大眼,瞪着他dào:“你可不要异想天开,不然会害死未来的仙人姬紫月,那样的话你便结下了 天大的因果。

  叶凡心中也有些犹豫,他完全是因看到这分裂的太极而做出的决断,可是这里是星 空的彼岸,并不是古中国,他的逻辑不一定适用。姬紫月皱起了娇俏的鼻子,dào:“小弟弟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咚”叶凡zài她如玉的额头上敲了一下,dào:“叫哥,别没大没小。

  姬紫月泪眼汪汪,将一对亮备品的小虎牙磨得咯吱咯吱直响,气dào:“再敢敲我,将来别怪我不客气,我可是未来的仙人。最终,叶凡选择了死门,大步前进。”轰”

  突然,如海啸般的声音传来,阴鱼门户中乌光如测,直冲而来,阳鱼门户中白光烁烁,穿透而至。

  黑与白的对立,生于死的光华交相辉映,阴阳二气流转,铺天盖地,出隆隆声,像是汪洋zài怒卷,又如 惊雷响彻九天十地。

  太极初成,生死对立,阴阳二气迷蒙,这种碰撞无比可怕,可以衍生万物,亦可让天地枯寂。

  突然,绿铜块一颤,再次冲出,定zài阴阳门前,虽朴实无华,但却巍如重山,一下子让阴阳二气消失了。“这到底是什么宝物?”姬紫月小嘴张的很大,她非常吃惊,一双灵动的大眼闪烁出奇异的光芒。叶凡并没有回应,当风平làng静后,绿铜块重回他体内,他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阴鱼门户,血淋淋的意境如森罗地槌,迎面扑来,zài这一刻他与紫衣少女同时看到了尸山血海,无尽骸骨,数十上百万,他们像大风大làng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会被打翻。叶凡坚定不移,用力推开了黑色阴鱼所代表的死门。

  后面,没有森然杀机,未有血雨腥风,有的只是一条空寂的dào路,不知延伸向何方。“嗒”●“嗒”●“嗒”一 一 一 一,一空旷的脚步声zài回荡,像是一条数 万年没有人走过的古路,静到极点。“这条古路通向哪里,难dàozài尽头有成仙的秘密?”姬紫月的大眼弯成了月牙状。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叶凡终于来到了尽头,就zài前方,混沌迷蒙,阴阳二气流转,这是一间空旷大殿,依然为青铜所铸,zài地上有几具灿灿生辉的白骨。

  一个巨大的“仙”字刻zài前方铜壁上,有着难以说清的韵味,竟是以鲜血书写而成,烙印进青铜内,血迹如新,根本没有干涸,灿灿血光四射而出。非常的妖邪 !“仙”应该圣洁无比,怎么会以血来亵渎?

  且,这这种“血”明显非同寻常,也不知dào过去多少万年了,所有强者的血肉都已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盖代强者留下白骨。而此地“仙”字上的血,却依然鲜红yù滴,灿灿生辉,似还zài流淌,实zài让人无法想象。“该不会是‘仙,的血吧?!”

  明天努力更新三章,呼唤8shanmen~~~~~~~未完待续,如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