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物以类聚【书已肥,该看了】


  叶凡并不是多么担心,神秘绿铜块沉寂在他的苦海内,至今没有人知晓,肯定不会有人为此来寻他的麻烦。

  “或许中州会与东荒合作,毕竟双方都能有至宝失落在深潭下的阴坟中。”

  “传说,荒塔可以镇死仙人,若是出世的话,足以定住妖帝坟冢。”

  “荒塔就在妖帝阴坟内,你这样说的话,等若彻底无解le,再也没有办法破开坟冢。”

  “中州的至宝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失落在我们东荒?”

  “中州古老而又神秘,据说他们的至宝与世同存,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人能够知晓的。”

  “失落在东荒的好像只是一块残片,具体是什么,几乎没有人知道。”

  几位修士边吃边议论,让叶凡得到le不少有用的信息。

  “两年多le,那片废墟可谓尸山血海,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果,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现在想来,还是我们这些散修自由,不然的的话,若是身在一个大门派中,说不定也●会被派遣到那里,只要接近深潭必然九死一生。”

  “诸派好像是听取le某位大人物的建议,要以无尽的生命进行血祭,强行打开那座深潭。我有一种预感,不将荒塔弄出来,东荒绝不会安宁,那里注定将成为一片▲血rǎn的魔土。妖族大帝太可怕le,恐怕在当年就预料到le这一结果,真可谓遗祸万载啊。”

  “是啊,诸多圣地与荒古世家对荒塔志在必得,不可能草草收手。”

  叶凡感觉很轻松,他将中州的绿☆铜取到手中后,对荒塔根本没有任何想法,那不是他能够得到的东西,神秘的绿铜块在手足矣。他现在要考虑的shì情是,怎样进入荒古禁地,他绝不会参与夺宝的shì情,有多远躲多远。

  就在即将离去时,叶◇凡听到le一则重要的消息,他不动声色,重新坐le下来。

  “圣地与荒古世家有几位大人物命在旦夕,据说要打荒古禁地的主意le。”

  “不可能吧,还有人敢闯入?自古以来,探索的人不计其数,但是没有意外,几乎是quán灭。当年,某一仙门圣地在他们达到有史以来最鼎盛的时期,倾quán部力量而出,集数万强大的修士杀至,不也是灰飞烟灭le吗,那里简直就是在世炼狱……”

  “灰飞烟灭的那○个圣地,他们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他们太自负le,想攻进深渊,打到最深处。这次一些圣地与荒古世家也是迫于无奈,他们当中的一些大人物名生命垂危,想要采集那九座圣山上的神药来救命,并不是想进入深渊内。”

  “我猜测进去的人会quán灭,那处生命禁区绝对比妖帝坟冢还要恐怖!”

  “这也不见得,自古以来,还是部分人成功采集到le圣药,当然究竟付出le怎样的代价,就不得而知le。那些圣地与荒古世家底蕴深厚,他们既然有意去采药,定然会有周quán的准备,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这同样是一件震动东荒的大shì啊,荒古禁地是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时隔无尽岁月后,终于又有人向那里进le。”

  “那些圣地与荒古世家什么时候动身?不如我们也去凑个热闹,他们登临九座圣山,采集圣药,我们只在外围采摘一些普通灵药,想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可能还有等上一段时间,现在正是荒古◎禁地最危险的时期……”

  最终,叶凡离开le这座小镇,脑海中回想着那些散修的话语,他觉得有必要认真的思量一番。

  “那处生命禁区远比我想象的危险,当初能够活下来多半是因为九具龙尸还有青◎○铜巨棺的存在。”

  叶凡并没有飞行,而是一路向前走去,途中路过燕都。这座城池非常雄伟,占地极广,城墙像是长城一般连绵不绝,横在前方。

  燕都内非常繁华,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叶凡感●触颇多,两年来独自在深山中修行,那种寂静与眼前的喧嚣对比,完quán是两个极端。

  每天面对山林、石崖、溪涧,突然回到这样人声鼎沸的繁华都城,让他感觉非常的亲切。

  “金丝蜜枣,又大又甜。”

  “香酥鸡翅,不好吃不要钱。”

  “张氏灌汤包,皮薄馅大汁多味美,快来品尝啊。”

  “冰糖葫芦,一串只要一枚铜币。”

  各种叫买叫卖之声不绝于耳。街道拐角处还有各种杂耍卖艺的人,围聚le很多大人与孩童。而各个店铺前都有热情的伙计在向里拉客,好听的话语能够说上一箩筐。

  “修行太清苦,红尘多妩媚……”叶凡不禁有些感慨。他感觉这一切非常的生动与亲切,对比清苦的修行,这种简单的生活让他很是向往。

  但是,他不能动摇修行的根本,因为他想回家,回到真正生他养他的地方。

  叶凡来到这世界已经三年le,如今苦修结束,重新回到红尘中,他思绪万千,不可避免想到le故乡的一切。

  “时间匆匆,三年le,不知道其他同学怎样le……”叶凡先想到le庞博,很是为其担忧,随后他想到le柳依依、张子陵、林佳、王子文、周毅等人。

  “或许,在●进入荒古禁地前,我应该去看看昔日的同学。”他想去看看柳依依与张子陵,分别三年后,想知道他们如今的境况如何。

  “大哥哥……我饿,给我买个包子吃吧,求求你le,囡囡非常饿。”就在这时,叶凡现一个●浑身脏兮兮,可怜巴巴的小女孩正眨着大眼,仰头望着他,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脸上满是污迹,唯有一双眼睛很清亮。

  叶凡最见不得这种情景,每次都会有辛酸的感觉,他从旁边的包子店买来几个热气腾腾的灌汤包,用油纸包好,递给可怜兮兮的小女孩,而后将身上所有的钱币都掏le出来,趁路人不注意塞进le她的怀中。

  直到他已经消失在街道上,那个小女孩还在呆呆出神。

  叶凡大步离开le这座城市,现目前距离玉鼎洞天最近,相距不过四百余里,他记得柳依依成为le该派的弟子,决定先去那里看一看。

  燕国南北长两千里,东西长三千里,荒古禁地位于该国中部,周围是无尽大山,灵墟洞天、玉鼎洞天等六个门派quán都围绕在这片原始区域的外部。

  玉鼎洞天被一片仙山环抱,云雾缭绕,远看非常飘渺,像是一片世外净土一般。

  叶凡来到山门前,感觉到le自然与祥和的气息,这里峰青谷翠,流泉飞瀑,草木繁盛,鸟兽通灵,如同画中的世界。

  玉鼎洞天山门前,有一头异兽在守护,身体似莽牛,头颅似麒麟,躯体长达**米,伏卧在水潭中,巨目微睁,正在不善的盯着叶凡。

  “你是什么人,来我玉鼎洞天有何shì?”就在这时,守护山门的弟子也现le他。

  “我来玉鼎洞天是为访友。”当叶凡说出柳依依的名字后,守护山门的弟子神色顿时缓和le不少,道:“你稍等,我去让人通报下。”

  半刻钟后,柳依依没有出现,却走来一名两鬓斑白的青年,看到叶凡后他顿时大叫le起来,道:“叶凡,真的是你!”

  叶凡一怔,而后露出喜色,道:“原来你也在玉鼎洞天修行。”

  来人是昔日的同学张文昌,无论是上学时,还是毕业后,他一直都很平凡与普通,生性木讷,不怎么爱说话,如果很多人相聚在一起时,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叶凡上前,笑着捶le他一拳,道:“你恢复青春le,恭喜!”

  张文昌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也只是皮肤不再褶皱le而已,你看,我依然是两鬓如霜啊。”

  “比分别时要好多le,那个时候你可是老态龙钟,现在像是白早生根的青年。”

  “我好羡慕你,重新经历le少年时代。”生性木讷的张文昌也学会le打趣。

  两人相视大笑,故人相见,都是自真心的高兴。

  当初,六座洞天福地各自选走le两人,将庞博一干人平分,只有叶凡是个例外。

  张文昌与柳依依被玉鼎洞天选走,在此已经修行三年le。

  “依依是门中长老的心头肉,潜力很大,现在已经闭关le。据说,很有可能会在半年或者一年内晋升入命泉境界,这个修炼度非常恐怖。”

  “你也不错啊,看你气色很好。”

  “我没法和依依相比,在门中不过算是中下之资,我的容貌能够恢复成这个样子,是依依请求一位太上长老所致。”

  张文昌将叶凡领进玉鼎洞天,里面非常瑰丽,一座座青翠的仙山犹如绿玉,光华点点,仙雾缭绕,更有瀑布垂落而下,白色的匹练似星光凝聚而成。

  不少云雾朦胧的山峰上,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些殿宇楼台,非常飘渺,很有仙境的韵味。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群山中央有一座雪白的高山,通体如玉,寸草不生,闪烁着点点光泽,形如一座圆鼎。

  “分别三年le,今天我们一定要大醉一场。”张文昌显得很激动与高兴。

  “你们修仙的门派有酒肉吗?”叶凡在灵墟洞天时,他与庞博天天吃素,那段日子感觉是一种煎熬。

  “放心好le,有酒有肉,如今我已经正式踏上修行的道路,不需要像刚入门弟子那般吃素炼心le。”

  玉鼎洞天非常广阔,穿行过几座山峦,张文昌将叶凡带到一片桃花林前,旁边有不少小酒馆,看起来很有诗情画意。

  “修士也是人,也需要放松。”张文昌笑着解释道:“当然,不可能如尘世那般杯红酒绿、权欲熏天,我们这里□只能小饮小酌,品些美味佳肴。”

  “这倒不错。”叶凡点le点头,笑道:“不然的话,我真以为修士都要斩七情绝六欲呢。”

  两个人找le个小酒肆坐下,梨木八仙桌,桃木四足椅,看起来古色古香◇,就摆在道边上,面对桃花林,很有些意境。其他酒肆也都如此,桌椅皆露天摆在外面。

  他们点le一些酒菜,开始对饮起来,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重见昔日的同学,两人都很感慨,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我在很长时间里都彻夜难眠,做梦都想回去,我思念父母,想念朋友……”生性木讷的张文昌,今日话语很多,真情流露,像是见到le亲人一般。

  李小曼的冷漠,张文昌的热情,前后两厢对比,让叶凡很是感慨。

  “或许,将来我们可以回去。”叶凡出言道。

  “回去……我已经不再抱这种幻想le。”张文昌苦涩的摇le摇头,道:“这三年来,你过的怎样,是在灵墟洞天,还是在凡俗世界生活,我怎么听说庞博消失le?”

  见到老同学,叶凡很想说出实情,但是他忍住le,他的经历很复杂,说出去的话会给两人都带来麻烦,只能点le点头,道:“庞博确实消失le,我非常担忧。我早已离开灵墟洞天,如今在各地游历。”

  “唉,我们都不容易,凡人不易,修行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非常枯燥,今后还可能会面对各种生死磨难。”

  “你要小心啊,最好还是多修行,少出去走动。”叶凡提醒道。

  张文昌点le点头,而后苦涩的笑道:“我算看出le,无论是在哪里,我都不会出人头地,过去如此,现在还如此,我这辈子只能庸庸碌碌一生le。也许,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去普通人的世界,开一个小酒馆,平平淡淡过完下半生。”

  “不用这么消极……”叶凡劝慰。

  “你不知道的,修士的世界很残酷,我如果不抽身离去的话,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其他人的手里。到时候无声无息的死去,就像是河流中一朵普通的浪花,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会为我哭泣,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在这个世上le。”

  叶凡听后,心有感触,他还没有真正步入修士的世界,现在看来,真的很残酷。

  张文昌感叹道:“▲我听说林佳、周毅、王子文、李小曼都很受他们的师门重视,看来有些人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放出光辉。”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谈到le很多往shì,又说到le眼下的困境,最终张文昌彻底的醉le,趴在◆wǒtīngshuōlínjiā、zhōuyì、wángzǐwén、lǐxiǎomàndōuhěnshòutāmendeshīménzhòngshì,kànláiyǒuxiērénwúlùnzàinǎlǐ,dōukěyǐfàngchūguānghuī。”

  liǎngrényībiānhējiǔyībiānliáotiān,tándàolehěnduōwǎngshì,yòushuōdàoleyǎnxiàdekùnjìng,zuìzhōngzhāngwénchāngchèdǐdezuìle,pāzài桌子上竟呜呜的哭le起来,道:“我真的很想回去,不想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妻子已经有身孕,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le,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消失le,来到le这里……”

  他情难自制,像个孩子一般,失声痛哭。

  “我好想回去……我的孩子,现在应该三岁le,我做梦都想看看他,抱起他,亲亲他……”

  看到张文昌如此痛苦,放声大哭,叶凡心中波澜起伏,不断的出言安稳。

  “我当是谁在哭呢,原来是那个没用的废老头啊。”不远处传来几声嗤笑,几个年轻人露出毫不掩饰的蔑视之色,正向这边走来。

  “头都白le,半废的人还有脸哭。”

  “真是可笑!”

  几人差不多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皆毫不留情面的讽刺。

  叶凡一声叹息,他终于知道,张文昌在玉鼎洞天过的很不如意。他双目射出两道神光,逼视前方几人,道:“你们嘴下还是留点德吧。”

  “你是谁?管闲shì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真以为自己是命泉境界的高手le,可笑!”

  “半废老头的朋友能是什么高手……”

  “别这么说,万一被那个柳依依知道,说不定又去告状le。”

  “是你!”就在这时,当中那个年龄最小,能有十**岁的少年双目圆睁,露出愤怒的神色,死死的盯住le叶凡。

  “韩师弟你认识他?”旁边的几个年轻人问道。

  那个少年双目在喷火,咬牙道:“我当然认识,他不是你们玉鼎洞天的人,曾经在我们灵墟洞天呆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废物!”

  叶凡暗自叹le一口气,感觉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le韩飞羽。

  “是吗,原来是个废物,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半废老头的朋友还真是个废物。”旁边,那几个年轻人quán都肆无忌惮的大笑le起来。

  ——————

  推荐一本爽文:

  故shì生在一个夜晚,那一夜有风,有乌云,灯还熄le……

  一位注定不平凡的血性宅男,一次平凡的本能“运动”弄出le一个五六岁的可爱女孩。这不是她的真正形态,因为此宅男亲眼所见,这妞暴走愤怒后,居然会变成爆.乳mm。

  什么是巫力,什么是巫术?

  这个女孩说:不修炼巫术,就得死,嗯,她还说,她来自洪荒。好吧,咱经常看小说的,咱能不想当牛叉人物?学!结果……世界的另一扇门被推开,一个无比精彩的世界展露在这个家伙的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