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节 大胆的想法


  第五百四十节 大胆的想法

  雅大叔盯着东子面前那dào二十丈长的笔直沟壑,脸色变幻不定,心震惊无比。

  尉阶!

  刚才东子那一记碎石斩,绝对达到了尉阶的水平!

  安雅大叔本身就是尉阶,对这一幕实太熟悉,他全力以赴,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东子的实力安雅大叔了如指掌,其天赋碎石镇少年之强,但是距离晋升尉阶,还颇为遥远。

  可现……尉阶!

  安雅大叔不自主目光转向阿鬼怀里的zuǒ莫。zuǒ莫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目光也如常,没有太多的变化。

  难dào他不感到惊讶?

  安雅大叔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毕竟出去闯荡过,见识比其他人多许多,想得也深一些。

  阿zuǒ的来历,不简单啊!

  回想起来,阿zuǒ和阿鬼是从戈壁滩走出来的。之前他只觉得两个小家伙运气不错,但是现仔细想想,能够戈壁滩里呆几十天还能幸存下来,怎么可能没有自保之力?怎么可能是简单人物?

  安雅大叔心不苦笑,看来自己果然是老了,居然这两个小家伙身上看走眼。

  他的目光重落场内东子身上。东子显然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一脸茫然手足无措,安雅大叔不由哑然失笑。

  尉阶,东子现就步入尉阶,日后的前途必然加光明。如果碎石镇也能出一位高手,那以后大家的生活,也要好过许多。安雅大叔突然觉得这么多年肩膀上的负担,瞬间就轻了许多。

  安雅大叔走到阿鬼身边,由衷dào:“阿zuǒ,谢谢你。”

  zuǒ莫笑嘻嘻dào:“哎呀哎呀,大叔不要客气嘛,这是应该的!”

  “没想到东子竟然直接晋升尉阶,真是……”安雅大叔言语间不胜唏嘘,

  “尉阶?”zuǒ莫闻言顿了一下,自言自语:“难怪我觉得弱了点呢,原来才尉阶!”

  说完,他便径直跑到识海,与卫讨论起来。

  “高地猿纹是校阶魔纹啊,怎么东子才尉阶?”zuǒ莫问卫。

  “有个过程。魔纹会不断地淬炼他的血肉,直至和他的身体完全融合成一体,他的实力就能突破校阶。”卫解释dào。

  zuǒ莫这才恍然大悟。

  正忙和卫讨论的zuǒ莫没有注意到,他身旁的安雅大叔,表情凝固脸上。

  弱了点……尉阶……

  半晌,安雅大叔才回过神来,愈发觉得阿zuǒ神秘莫测,阿zuǒ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拥有尉阶的实力,虽然无法进入那些精锐的战部,但是一些普通的战部是绝对没有问题。而像碎石镇这样的小地方,尉阶已经是顶尖的强者。

  果然是大地方来的啊!

  安雅大叔心里感慨着。

  “大叔大叔,我现很厉害,很厉害啊!”东子冲过来,激动得语无伦次。

  “很厉害?”zuǒ莫恰好听到这一句,随口接dào:“尉阶而已。”

  尉阶而已……

  安雅大叔识趣闭上嘴巴。

  “你的身体还没有完成淬炼,魔纹没有融入血肉,你没有魔体,没有修炼的魔功……唔”zuǒ莫这才想起来,指导东子的是安雅大叔,安雅大叔就自己身旁。

  安雅大叔爽朗地笑dào:“阿zuǒ不要太客气,大叔知dào自己的水平,确实上不了台面。”紧接着,安雅转过脸,严肃地对东子dào:“你一定要好好听阿zuǒ的话,阿zuǒ对你说的,你要牢牢记住!”

  安雅大叔很清楚,这对东子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东子显然没搞清楚状况,他有些茫然dào:“阿zuǒ的话我会听啊,他那么厉害!”

  这小子,也是傻魔有傻福吧!安雅大叔没有说破,心却是欣喜不已,紧接着dào:“嗯,你听阿zuǒ详细说,我先去把他们应付一下。”说完,便拉着东子的父母离开。

  “阿zuǒ,你说吧,要怎么练,我都听你的!”东子把胸膛拍得啪啪作响,大声dào。

  zuǒ莫看着阿zuǒ满脸的真诚,心不由升起一丝罪恶感。

  哥真是太邪恶了!诱拐这么淳朴的少年,把他培养成强力打手……

  忏悔归忏悔,话到嘴边却变成:“咳咳,我这里有一份强度很大的修炼计划,如果你完成,说不定可以升成校阶!”

  “真的吗?”东子立即两眼放光,充满渴望。

  “如果你能完成的话。”

  “我一定能完成!”东子大声dào,就像宣誓一样,满脸的坚决。

  “真是个勇敢的少年啊!”卫满脸赞叹:“你现越来越阴险了。”

  zuǒ莫没理卫,接着dào:“不过,东子,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阿zuǒ你说。”东子有些好奇地问。

  “你看我现的状态不好,阿鬼又很柔弱,我家里已经派人来接我们,但是太远,他们估计很久才能到,这段时间,你需要保护我和阿鬼安全。”zuǒ莫语气认真。

  “这个是肯定的啊,你和阿鬼那么弱。阿zuǒ,你虽然懂得很多,但是□身子太弱了。”东子一脸理所当然,忽然,他神色紧张起来:“阿zuǒ,是不是有人要对你不利?”

  “呃,没有,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那就好那就好!”

  东子晋升尉阶,立即碎石▲镇引起轰动,卡卓的名声一时无二。无数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来找卡卓,卡卓狼狈不堪。

  倒没什么人来烦zuǒ莫,zuǒ莫那副病殃殃的模样,还是让人心存不忍。

  识海里。

  “我有一个想法。”zuǒ莫认真dào:“如果我也镌刻魔纹呢?”

  蒲妖和卫被zuǒ莫这个想法惊住了。

  “你不是魔族。”蒲妖首先出言反对。

  “但我炼成了大日魔体。”zuǒ莫毫不犹豫dào。

  蒲妖哑然,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个怪胎是修炼成大日魔体的家伙,虽然他不是魔族。

  “你想镌刻什么样的魔纹?”卫慎重地问。

  “我现的身体就像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内部力量越来越多,冲突越来越剧烈,终的结果是爆体而亡。”zuǒ莫冷静就像述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他的语气平静镇定:“好的办法是梳理体内的力量,让它们恢复原状,但这难度太大,我也不知dào从哪入手。另一个办法就是加固火山,让火山的山体变得加坚硬,加难以冲破。”

  “有点意思!虽然没有办法从根本解决问题,但也不妨一试。”卫沉吟dào:“但是你现的情况,低阶的魔纹作用不大。高阶的魔纹,你的血肉力量同样混乱无序,怕是无法激活。”

  zuǒ莫点头dào:“对,我想,若是能够镌刻一部分魔纹,比如我的手臂,镌刻魔纹。这里的血肉恢复得好,就像一个牢固的坛子,再想办法把力量导入坛子里。这样身体其他部位没有混乱力量的冲击,也能够快恢复过来。”

  他转过脸,对蒲妖dào:“你上次不是说你有一种妖术,能够把体内力量导出去么?既然可以导出去,那也肯定可以引导到手掌吧。”

  蒲妖和卫都陷入思之。

  但是很快,两人不约而同抬起头,目光闪耀着亢奋的光华。

  “妖术要作一些改动,嗯,改动不大。”

  “魔纹要牢固,只需要牢固,这样的魔纹好找!”

  一旦确定了方向,对◆于蒲妖和卫这样的高手来说,剩下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zuǒ莫有些激动起来,终于有希望告别这该死的僵死状态。

  “这是万叠铁贝的魔纹,校阶魔纹,很适合你,魔纹也不复杂。这种生活幽极●◆于蒲妖和卫这样的高手来说,剩下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zuǒ莫有些激动起来,终于有希望告别这该死的僵死状态。

  “这是万叠铁贝的魔纹yúpúyāohéwèizhèyàngdegāoshǒuláishuō,shèngxiàdeshìqíngbìngméiyǒutàidàdenándù。

  zuǒmòyǒuxiējīdòngqǐlái,zhōngyúyǒuxīwànggàobiézhègāisǐdejiāngsǐzhuàngtài。

  “zhèshìwàndiétiěbèidemówén,xiàojiēmówén,hěnshìhénǐ,mówényěbúfùzá。zhèzhǒngshēnghuóyōují深海的贝类,每一个不过拳头大小,它的外壳是坚固的物品之一,可以承受非常惊人的力量冲击。”

  很快,卫就找到合适的魔纹。蒲妖收集的魔纹大多都是那些强大的魔纹,但是论及知dào的范围,却远远不及卫■,尤其是这些偏门的魔纹。

  “的确是不复杂。”zuǒ莫端详良久。

  而蒲妖已经拿出了配方,他研究魔纹时间非常久,比zuǒ莫还要久,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当zuǒ莫兴冲◎冲地把配方拿给卡卓时,卡卓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有什么问题?”zuǒ莫瞧出端倪。

  “老师,这上面的材料……”卡卓吞吞吐吐dào:“很贵……”

  “很贵?”zuǒ莫一呆。

  “是啊,老师,非常贵!像上面这个,枣鱼骨粉,学生只听说过,没见过实物。血明胶,学生也没有见过实物,一般的店里是绝对买不到……”卡卓结结巴巴dào。

  zuǒ莫一下郁闷了。

  ■好不容易折腾出一个能看到曙光的方案,结果却发现,晶石,哦不,魔贝不够!

  而郁闷的是,zuǒ莫不是囊羞涩,而是有晶石取不出来!

  有什么比这悲剧的么?

  zuǒ莫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折腾出一个能看到曙光的方案,结果却发现,晶石,哦不,魔贝不够!

  而郁闷的是,zuǒ莫不是囊羞涩,而是有晶石取不出来!hǎobúróngyìshéténgchūyīgènéngkàndàoshǔguāngdefāngàn,jiéguǒquèfāxiàn,jīngshí,òbú,móbèibúgòu!

  éryùmèndeshì,zuǒmòbúshìnángxiūsè,érshìyǒujīngshíqǔbúchūlái!

  yǒushímebǐzhèbēijùdeme?

  zuǒmòlèiliúmǎnmiàn。

  忽然,一个陌生声音打断了zuǒ莫的感伤。

  “你好,zuǒ先生。”

  说话的人声音很低沉,带着独特的磁性。

  zuǒ莫抬起眼皮,打量起来者。高挑匀称的身形,包裹着暗青色■
  hūrán,yīgèmòshēngshēngyīndǎduànlezuǒmòdegǎnshāng。

  “nǐhǎo,zuǒxiānshēng。”

  shuōhuàderénshēngyīnhěndīchén,dàizhedútèdecíxìng。

  zuǒmòtáiqǐyǎnpí,dǎliàngqǐláizhě。gāotiāoyúnchēngdeshēnxíng,bāoguǒzheànqīngsè甲胄,暗红色的眸子看着zuǒ莫,没有一丝温度。

  校阶!

  对方表现出来的气势立即让zuǒ莫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zuǒ莫心一凛,不由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