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节 见鬼了


  第四百十八节 见鬼了

  两百只灵兽蹲左莫跟前,它们非常安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身后黑金符兵咕嘟吞口水的声音,清晰无比的响起。

  左莫额头青筋一跳,面色不善dì转过脸只见那黑金符兵一脸垂涎dì望着灵兽,目光贪婪而渴望,他浑然没有注意到左莫的目光暗金色的喉结一上一下,显然拼命吞口水。

  看到它这副无赖模样,左莫心腾dì冒出无名业火。

  你这货浪费哥那么多的好材料浪费了哥那么多感情浪费了哥那么多时间让哥空欢喜一场你你你劣迹斑斑罄竹难书。

  就左莫怒火翻腾之际,黑金符兵却突然转过脸来,手指戳着那些灵兽,弱弱dì问:“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能吃一个么?”。

  吃……

  左莫的神情立即阴沉下来,眼角不断抽搐,胸怒火好似浇上一瓢rè油,不过他强自按捺怒火,咬牙切齿道:“只要你能破开这五háng罗烟罩,你全吃了都háng要是没本事……”。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黑金符兵一声欢呼打断:“真的真的?”。

  黑金符兵两眼放光,咕嘟咕嘟吞口水声响了几分,他完全无视左莫怒视的目光,忽然转过脸张开嘴,朝面前五色罗烟猛dì一吸。

  嘶……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

  漫天的五色罗烟竟然径直朝黑金符兵的嘴里飞去。

  他的嘴巴就像一个无形的黑洞,五色罗烟yǐ惊人的度疯狂dì朝那涌去,犹如长鲸吸百川。

  “好胆”。

  惊愕如石化的左莫,听到头顶传来顾明公气急败坏的惊吼。

  滚滚罗烟剧烈dì动荡,但无论它怎么变幻,此时仿佛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无形大手死死抓住,挣脱不得。

  顾明公脸色大变。

  他发现无论怎么催动五háng罗烟罩,也无法挣脱这股强大的吸力,眨眼间,他竟然感到五háng罗烟罩要脱离他的掌控。

  这……这不可能。

  顾明公脸色煞白,□如堕冰窖,眼是惊恐和不能置信这五háng罗烟罩花费他无数力气,用了整整十年才炼制出来的法宝自它炼成那一天起,便与他心灵相通,几乎犹如他身体的一部分,从未出现过失控的情况。

  当他与五háng罗▲烟罩之间的联系一点点隔绝起来,他不可抑制dì感到恐惧、绝望。

  血丝瞬间爬满他的眼睛,他疯狂dì催动灵力,试图拉回五háng罗烟罩。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无论他怎么催动灵力,无论他释放什么法诀,五háng罗烟罩依然yǐ让他绝望的度,被吸入那个鬼东西的嘴里。

  那是什么东西?

  他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dì盯着暗金的黑金符兵,一如输光的赌徒。

  左莫呆若木鸡dì看着陡然变得空旷的周围,就像做梦一般。

  这个……这个……

  后一丝五háng罗烟被吸入黑金符兵嘴里,他苦着脸,就像刚吃下黄莲一般不过当他转过脸,看着那些灵兽,立即又眉开眼笑二话不说,他张开嘴,又是一吸。

  灵兽犹如下饺子般,一个接一个dì飞入他嘴里。

  眨眼间,两百只灵兽便一扫而空。

  黑金符兵露出满足的神情,呃,打了个饱嗝,紧接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dì朝左莫挥挥手:“大哥,好困,我去睡了”。

  说完啪dì消失不见……

  左莫还没有从震惊回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给他带来的冲击巨大五háng罗烟罩是他见过厉害的法宝,比转霄土盘胜一筹,再加上顾明公实力也非常强大,它发挥出的威力极大,可yǐ说远非左莫现能够抗衡的。

  之前的发现,也是如此。

  五háng罗烟罩五háng兼备,本身就变化无穷,而顾明公又深谙符阵,★里面加入许多符阵的变化,具神妙

  左莫敢肯定,顾明公还有很多杀招没有用出来,这五háng罗烟罩怎么可能就这么几种变化?

  可是……

  黑金符兵给左莫带来的震撼还未消去一想到黑金▲◆符兵那副无赖模样,左莫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五háng罗烟罩可是品法宝的极品。

  竟然眨眼间,便被这货破了?

  这说笑话么?

  整个过程,峰回路转得让人难yǐ接受。☆

  左莫的识海里,蒲妖和卫也被黑金符兵震撼得不轻,半晌说不出话来。

  “还我五háng罗烟罩”。

  左莫被顾明公这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吓得一个激灵,但他旋即反yīng过来,不怀好意dì瞄向顾明公没有五háng罗烟罩的顾明公,左莫眼,俨然就是一只被拔光毛的鸡。

  他也找到黑金符兵看到那些灵兽时的感觉。

  肥美啊!

  咚!

  圆信手的韦陀杵准确dì击一个金字,金字顿时粉碎,化作点点金光。

  但是圆信脸上并没有丝毫得意的神情,相反,他心充满戒备他本yǐ为对方年纪如此之轻,哪怕就算有高深的禅诀,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哪知几个回合下来,★对方根本不落一丝下风。

  圆信的目光盯着宗如手的十字转经筒,瞳孔不由一阵收缩他心眨间被嫉妒占满,他手的韦陀杵虽然也不凡,但是比起对方这件转经筒却要差许多。

  高深的禅诀、厉害的法宝,统☆duìfānggēnběnbúluòyīsīxiàfēng。

  yuánxìndemùguāngdīngzhezōngrúshǒudeshízìzhuǎnjīngtǒng,tóngkǒngbúyóuyīzhènshōusuōtāxīnzhǎjiānbèijídùzhànmǎn,tāshǒudewéituóchǔsuīrányěbúfán,dànshìbǐqǐduìfāngzhèjiànzhuǎnjīngtǒngquèyàochàxǔduō。

  gāoshēndechánjué、lìhàidefǎbǎo,tǒng统全是我的。

  圆信一声大喝,手韦陀杵猛dì光芒绽放,上面铜环一阵急响。

  一圈圈金色光环,朝宗如飞去。

  宗如不敢有丝毫大意,面前这位禅修的修为比他要深厚许多,yīng该是金丹三重天,修为之深厚,远非他能够想象。

  十字转经筒轻摇,一个个经亮起、脱落,朝金色光环飞去。

  啪啪啪……

  堪堪靠近金色光环,经便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纷纷爆裂成碎芒。

  恐怖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朝宗如涌来,对方化巧为实,就是吃准了他修为上的劣势,打算用修为硬吃他。

  宗如神情凝重,一旦对方用这种近乎野蛮的方式,他便没有太多办法好想。

  一力降十会,当双方某方面的力量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其他方面的些许优势,无法提供太多的帮助。

  宗如晋升金丹时日尚短,修为连一重天的顶都没有摸到,比起对方这样的三重天巅峰,修为差得何止一点半点。

  别看两人相差不过两重天,但是两者修为却相差十倍有余。

  可谓一个天上一个dì下。

  所yǐ当圆信一旦决定用灵力硬吃,宗如立即陷入危险的境dì哪怕他拥有十字转经筒这样的品法宝,也依然无法阻挡圆信的进攻。

  可惜,若是自己能把十字转经筒祭炼得加如意,说不定能够阻挡这些光环。

  宗如心轻叹,收回十字转经筒,双手合什。

  轰!

  一个高达三丈的虚影出现他身☆后,三头臂,赫然是达迦金身。

  只见达迦张开一只手掌,朝一道光环抓去。

  啪!

  光环顿时被捏碎,而达迦这只手掌也同时炸得粉碎。

  圆信双眼立即变得炽rè无比,他贪婪d■ì望着宗如身上那尊几乎把他笼罩阴影之的高大虚影,他从这尊虚影身上感受到庞大无比的力量。

  若是自己也能修成这禅诀……

  他毫不犹豫把体内的灵力,疯狂dì灌入韦陀杵之。

  韦胜很狼狈,他很久没有如此狼狈。

  自从结丹之后,他的剑意是一日千里,仿佛什么东西,他面前都脆弱无比直到今天遇到宁一,他才感受到自己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

  比起任家三老,宁一是另一个层面的修者。

  比修为,宁一三层巅峰的修为,是韦胜倍,这还是韦胜进境远常人,短短的时间内,达到一重天的巅峰比法宝,宁一的血煞修罗伞,只是释放的血光,就让韦胜节节败退就连战斗经验,杀人无数的宁一都远胜韦胜。

  从一开始,韦胜就全方面dì被压制,他一向引yǐ为傲的剑意,是被血煞修罗伞释放的血光,死死压制血煞修罗伞不知道用什么修炼而成,它连虚空都能侵蚀,可怖至极。

  韦胜没有取得一次上风。

  他甚至没有一次还击,他知道,对方并没有使全力,否则的话,自己早就身死异处猫捉老鼠的戏谑?他不知道。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出剑出剑出剑。

  他每一道剑芒,就像一道防线虽然只能阻挡血光一丁点时间,但是他只能不断释放剑意,一剑接一剑,为自己争取那一丝一毫的时间。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钻入他的鼻子里,仿佛时刻提醒他离死亡是如此接近。

  灵力yǐ惊人的度消耗,很快,韦胜便感到吃力。

  宁一眼浮起难yǐ遏制的激动,火候到了。

  如此完美的魂魄,宁一可不想留下任何一点点瑕疵,他故意留有余力,就是想把韦胜压迫到极限状态极限状态的魂魄会变得加强■大,祭炼出来的修罗实力也会强。

  梦寐yǐ求的时刻来到,就连宁一这样的凶横的人物,此时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血煞修罗伞忽然光芒暴涨,血光大盛。

  早就穷弩之末的韦胜面前后一道剑◎意,如同脆弱的琉璃,瞬间崩碎。

  血光突破后一道防线,扫韦胜手的黑剑。

  就此时,惊变顿生。

  这把从封绝战场就跟着韦胜的黑剑,仿佛被从深睡唤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