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节 爆兵流之继续爆(一)


  时间:2012-08-15

  “白痴,竟然敢hé我们魔兵师协会斗,活得bú耐烦了!”人群,一名神情阴郁的蓝瞳男子恶狠狠地吐出一句话。

  “谁叫他bú识好歹。若是hé我们合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咱们的人,连见他一面都没见上。他要是低调倒也罢了,偏偏说什么要炼第二件地魔兵。这样送上门的机会,咱们要bú利用上,那可真是蠢到家了。”另一位金男子笑道。

  “真想看看明天物稀堂的表情。”蓝瞳男子嘿然阴笑:“大船将覆,谁愿作陪葬呢?明天物稀堂现自己的魔兵师只剩下bú到一半的时候,会bú会把肠子悔青?”

  “哈哈!惩戒惩戒,才能好好显示我们的力量。”金男子得意地笑道。

  忽然,街道突然响起一阵惊呼shēng,两人隐约听到有人喊“物稀堂”,两人对视一眼,毫bú犹豫起身,飞上天空。

  天空,一支约五十人的魔骑小队,全速接近bú周城。

  城门下,早就守候的物稀堂管事,立即飞上天空。他朝魔骑小队拱手行礼,神色肃穆:“下本地管事钱多,各位辛苦了,bú知是哪一分店?”

  “花里界分店。”为的大汉微微躬身,神色漠然。他背上背着一个暗金色的箱子,箱子精美异常,密布魔纹。

  五十人虽然经历长途飞行,看上去满面烟尘,但是难掩剽悍之色,一看就是好手。

  钱多没有废话,一脸肃然:“请跟我来。”

  为大汉没有迟疑,率先跟上,一行人寂然无shēng跟着钱多,前行的方向,赫然是幽冥地河的入口。

  周围一片议论shēng,人们的目光,死死盯着为大汉背上那个暗金铁箱。稍有些经验的人,都能一眼分辨出来,此类箱子等造价极▲其高昂,一般只用来安放那些珍稀无比的材料。

  难道萧云海又需要什么特殊的材料?

  人们好奇地讨论着,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这件事似乎又要再起波澜。人群,魔兵师协会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心亦生◇▲其高昂,一般只用来安放那些珍稀无比的材料。

  难道萧云海又需要什么特殊的材料?

  人们好奇地讨论着,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这件事似乎又要再qígāoáng,yībānzhīyòngláiānfàngnàxiēzhēnxīwúbǐdecáiliào。

  nándàoxiāoyúnhǎiyòuxūyàoshímetèshūdecáiliào?

  rénmenhǎoqídìtǎolùnzhe,suǒyǒuréndōuyǒuyīzhǒngyùgǎn,zhèjiànshìsìhūyòuyàozàiqǐbōlán。rénqún,móbīngshīxiéhuìliǎngrénmiànmiànxiàngqù,tāmenxīnyìshēng出几分bú祥的预感。

  有些人准备跟着去幽冥地河看个究竟,而剩下的人准备散去,忽然有人高喊:“快看!”

  bú远处的天空,又有一支小队。

  如出一辙的剽悍护卫,如出一辙的暗金箱,如出一辙的直入幽冥地河。

  接下来的时间,让人目瞪口呆,一支支物稀堂的小队,bú断地从天空远处出现。

  精锐的护卫、暗金箱!

  这些物稀堂的小队,每个人神情都严肃无比,鱼贯入城,目标直指幽冥地河。

  再傻的人,到此时,都知道肯定有什么了bú得的事情正生!许多人立即朝幽冥地河跑去,去一探究竟。

  当人们赶往幽冥地河,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

  几十个暗金箱,整齐地摆放地上,所有的箱子,都被打开。每个箱子闪耀的光芒,如同黑夜燃烧的篝火,照得黑暗阴森的幽冥地河亮如白昼。

  只属于顶材料的耀眼光华,独特的波动,像bú同野兽的呼吸心跳,笼罩着整个幽冥地河。

  倘若说两亿魔贝的材料,只让人惊叹于天数字的财富。

  而这每一个暗金箱、任何一件材料,反而让人bú自主地沉默。绝大多数人甚至连一件都bú认识,但是他们明白,这都是顶级□材料——那些传说的顶级材料。

  没错,传说,这三个字让这些光芒、波动,瞬间变得遥bú可攀。

  人们反而没有那么激动,他们bú自主地沉默。

  这些材料释放的光芒hé波动,就如同那◇些肃穆而剽悍的精锐护卫,毫bú遮掩地显示着他们的力量!

  对于财富,人们总是贪婪而饥渴,而对于强大的力量,人们总是充满敬畏。

  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人,此时彻底地冷静下来,眼的贪欲陡然消散得无影无踪。

  物稀堂既然胆敢把这些价值连城的材料公然放外面,那就意味着,他们有绝对的信心来保护它们。

  而那些知道多的人,此时才遽然想起,物稀堂长达千年的历史地矗立。

  暗金箱bú断地增加!

  光芒愈耀眼!

  再迟钝的人,此时也明白物稀堂展现力量。可是,为什么物稀堂会这个如此敏感的时候如此没有保留地展现力量?

  无论这后面有着什么样的内幕,如此□大的公然展示顶级材料,整个魔界,还是第一次。

  大量的魔兵师蜂拥而来,这些顶级的材料,每一件都价值连城,他们平日里同样难得一见。

  bú周城幽冥地河,吸引整个魔界的目光。

  ※■※※※※※※※※※※※※※※※※※※※※※※※※※※※※※

  豆芽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艰难,这些光芒离他是如此之近,恍如梦境。这些材料所释放的波动,一波一波,他感觉自己就像风雨飘摇的小船,随时可能翻船。

  顶级材料,无一bú是天材地宝,它们往往是无数岁月天地自然孕育而成,其本身就含有极强大的力量!

  这些散逸的力量,对于豆芽来说,依然太过于强大。

  忽然,一道红色的身影悄然出现他面前,那惊人的波动,立即消散得无影无踪。

  豆芽知道对方替自己挡下这些波动,bú由感激道:“谢谢!”

  曾怜儿恍然未闻,她的目光,投向远处,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忧色。

  那些耀眼光芒笼罩的暗金箱,她眼就是一堆堆麻烦。

  而且是大麻烦!

  物稀堂的态,一清二楚。曾怜儿的感觉何其敏锐,她立即意识到,外面一定生了什么!否则物稀堂的态,bú会如此激烈。

  真是个大麻烦啊!

  ※※※※※※※※※※※※※※※※※※※※※※※※※※※※※※

  左莫完全bú知道外面生了什么。魔兵师协会什么的,他没有半点印象,无关bú熟人士,这段时间他一向是拒之门外。至于挡下的是什么人,他才懒得理会。

  的魔兵池固然好用,但是对使用者的要求亦高了许多,就连左莫,也bú得bú全神贯注,才能够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水平。

  而且为了防止别人打扰自己,左莫魔兵池四周布置了禁制,如今的天字号魔兵池,与外面完全隔绝。

  左莫松一口气,魔兵池内,十件颜色各异的魔兵胚胎,安静地飘浮蓝色剔透的池子里。池面的寒气比之前,要弱许多。

  十件将阶魔兵,终成形的是十件魔兵胚胎,其生了两次失误,这也是左莫所有操作之仅有两次失误。全神贯注地操作,极易让人疲倦,便是左莫,也还是难免出现了两件失误。

  对于这个结果,左莫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盘膝而坐,迅速入定,他实太疲劳,很快便进入心神空灵的入定状态。

  安静的魔兵池,忽然亮起十团颜色各异的光芒,每一团光芒都包裹着一具魔兵胚胎。十团光芒忽明忽灭,如同呼吸一般。

  幽冥地河深处,无数细小的寒流,突然如同闻到腥味的鲨鱼,疯狂地朝天字号魔兵池涌来。

  同样的情况,甚至生了离天字号魔兵池里之外的幽冥地河深处。

  谁也没有想到,外表平静无波的幽冥地河深处,此时正生着惊人的剧变。

  左莫面前的魔兵池水面开始缓缓上升,入定的左莫一无所觉。

  没多久,池子水面的高hé池子周围的地面完全一致,然而涌入的暗流没有半点停止的迹象,它们依然源源bú断地涌入。

  池水bú断地抬高,然而却并bú向四周漫溢。

  就好似有一只无形之手,拉扯着水面,让它bú断地抬升,犹如bú断上升的水柱。

  十具魔兵胚胎此时的光芒变得愈强烈,它们水缓缓转动,池水被带动,水柱bú断地旋转。

  幽冥地河深处的细流加疯狂,它们犹如密集的鱼群,紧紧着河床,拼命地朝天字号魔兵池涌去。

  这些细流本身就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而数以十万计的细流力量汇集一起,便是坚硬如铁的河床,都开始颤动!

  轰隆隆!

  幽冥地河周围的地面,忽然开始颤动,地底深处仿佛有万马奔腾。

  四周的人们一脸惊恐。

  怎么回事?

  地震么?

  幽冥地河本来就地底数十里深处,幽冥地河河床这一颤动,顿时引一系列连锁反应,众人头顶的岩石大块大块往下掉。

  这一下,顿时人们顿时慌了,尖叫shēng顿时bú绝于耳。人们疯狂地向入口奔去。

  这里可是地下数十里啊,若是被活埋,再厉害的魔功也绝无半点生机!

  此时什么天材地宝,全都被人们抛到霄云外,所有人脑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冲出地面!

  然而通道本就bú宽,这里汇集的人又太多,所有人争先恐后,一片混乱。

  头顶岩石bú断砸下,让场面加混乱。

  魔兵池外,豆芽一脸焦急:“这里要塌了,我们……”

  曾怜儿修炼的是神力,隐约察觉到眼前的状况hé魔兵池里面有关,再想到小莫宝盏炼制成功时的天地异象,她丝毫bú着急:“没事。”

  豆芽焦急万分,但是曾怜儿的浑bú意,而阿鬼又是无动于衷,唯一看上去正常一点的,就算是青☆花雪。但青花雪只bú过一开始脸色微变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从容镇定。

  曾怜儿瞥了一眼青花雪,对她的冷静镇定微微诧异。

  虽然实力很弱,但心性倒是bú错。

  而此时,天字号魔兵池内■,却是另一番惊人光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