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节 莲尊寺之怒


  shōu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别寒以一敌二,在付出孽部五成伤亡的情况下,击杀海金云与赏雨生两名顶阶战将,一起陪葬的还有两支战部。

  天下zhèn动!

  哪怕是修真界十大战将排名第一的薛东,也没有如此辉煌耀眼的战绩。别寒最后冷酷而霸气无双的割喉礼成为无数热血的少年们模仿的对象。

  莫云海强大的战力,再度引天下侧目。

  别寒在莫云海只能算得上二号战将,人们对他的评价,也要远逊于公孙差,这一点从排名上便可以看得出来。然而这一战,所有人都看到一个全新的别寒。

  他的手段变得更加丰富,更加全面,身兼两家之长,这样的别寒,威胁大增。整场战役,全由别寒一人指挥,从一开始的布局,到决战时的环环相扣,别寒展现他惊人的才华。

  在人们以前的看法中,别寒猛则猛矣,但是比起公孙差,还是要差上不少,尤其是谋略方面。

  如今再也没有人会这么看。

  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别寒的冷酷,近乎冷血的冷酷,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别寒在许多人心中,俨然已经成为冷血战将。

  他最后充满挑衅意味的割喉礼,更是让人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杀意。

  莫云海的敌对势力,无不如芒在背。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别寒的排名并没有因此大幅度上升。

  因为孽部近五成的伤亡。这样的伤亡,放在任何一支战部都是伤筋动骨,更何况还是孽部这样根本无法补充的战部。

  别寒通过这一战,证明了自己强大无比的实力。他身上的神兵具装,也露出水面,【纵火犯】凶名,传遍天下。

  单纯从这一战的战果来说,足以令他的排名前进好几名。

  但是,大家亦同样清楚,别寒如今的实力不升反降。别寒身兼两家之长,能够最大程度发挥他长处的,只有孽部。

  可是,孽部无法补充!

  只要有战斗就必然有伤亡,无法补充的结果,只会使孽部战士越来越少,战部的实力越来越弱,受到拖累,别寒必然同样变弱。

  眼下正是别寒最虚弱的时候。

  但即便如此,莫云海强大的战力,依然令人心惊。莫云海的二号战将别寒已经如此恐怖,那顶着○头号战将名头的公孙差,又会强到什么地步?

  这场zhèn惊天下的战役有着太多可以讨论的东西,反倒是莫云海发动这场战役的根源,被许多人忽视。

  但是在莫云海内部,高层都明白,百芒界到手,☆tóuhàozhànjiāngmíngtóudegōngsūnchà,yòuhuìqiángdàoshímedìbù?

  zhèchǎngzhènjīngtiānxiàdezhànyìyǒuzhetàiduōkěyǐtǎolùndedōngxī,fǎndǎoshìmòyúnhǎifādòngzhèchǎngzhànyìdegēnyuán,bèixǔduōrénhūshì。

  dànshìzàimòyúnhǎinèibù,gāocéngdōumíngbái,bǎimángjièdàoshǒu,莫云海便插上翅膀。

  别寒的胜利,很快传到左莫手上,小莫哥心情激荡无比,恨不得仰天长啸,百芒界啊!神晶啊!

  发了发了!

  想到回去之后,躺在堆积如山的神晶之中,那一定是人间最绝顶的享受!

  土鳖们!

  你们还在玩晶石,哥已经开始玩神晶了!

  异常满足的左莫,战意昂扬,面对即将开始的远古遗址之行,充满了期待。

  就在此时,莲尊寺掌门急匆匆地赶来。

  当左莫注意到莲尊寺掌门神色悲伤,她周围的几位弟子无不面色悲愤,便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刚刚,楞严心门的圆通师兄遇难了。”莲尊寺掌门双目有些红肿,显是刚哭过。

  白莲尊者解释道:“圆通师叔与师傅交情颇好,但就在刚才,遭遇有人刺杀,不幸遇难。”他看了左莫一眼,沉声道:“楞严心门的信物,便放在圆通师叔身上的。”

  左莫心中一沉:“莫非对方是为信物而来?”

  “信物已经不见。”白莲尊者点头,脸上杀机涌动:“楞严心门的信物在师叔身上之事,只有极少人知道,连师傅都不知道,楞严心门定然是有内奸!”

  “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么?◆”左莫问道,局势比他想象的还要复zá,遗址还没有开启,杀戮便已经开始。

  “是昆仑!”莲尊寺掌门美目之中,亦是闪过一抹森然,她恨恨道:“虽然对方掩饰得很好,但对方不知道,师兄有门神通,名叫【无★◆”左莫问道,局势比他想象的还要复zá,遗址还没有开启,杀戮便已经开始。

  “是昆仑!”莲尊寺掌门美目之中,亦是闪过一抹森然,她”zuǒmòwèndào,júshìbǐtāxiǎngxiàngdeháiyàofùzá,yízhǐháiméiyǒukāiqǐ,shālùbiànyǐjīngkāishǐ。

  “shìkūnlún!”liánzūnsìzhǎngménměimùzhīzhōng,yìshìshǎnguòyīmòsēnrán,tāhènhèndào:“suīránduìfāngyǎnshìdéhěnhǎo,dànduìfāngbúzhīdào,shīxiōngyǒuménshéntōng,míngjiào【wú心念】。他平日修炼便在室内禅塔上留下一丝神念,若没有这缕神念,我们还真查不到对方。”

  “昆仑!”左莫的面色凝重起来,他没有想到,昆仑对这件神兵胚胎,如此志在必得。

  左莫立即意识到情况的不妙,这次的远古遗址,潜入的昆仑修剑只怕不止一位,而且这些人身份隐秘,稍有不慎,便极易着了道。

  就在此时,忽然莲尊寺掌门额头莲花微liàng,她神色一变,连忙闭上眼睛,摒心静气,当她再次睁开眼睛,脸上瞬间布满杀机:“元浩在归途遭遇伏击!好,很好!”

  莲尊寺掌门显然已是怒极,如果说圆通之死,她尚能保持镇定,那么养元浩遭遇伏击,却让她彻底zhèn怒!养元浩不仅身关jiǔ大禅门前途,还是她的亲侄子。而受到伏击的地点,竟然还是她的地盘,对方的嚣张和肆意妄为,可见到何等地步!

  “真以为我莲尊寺好欺负!”莲尊寺掌门毕竟是一派掌门,很快平静下来,只是美目之中,森然之意更重,她向左莫等人行礼叮嘱道:“我来此是想提醒各位,注意安全,小心戒备。”

  说罢,她便带着弟子们转身离去。

  这里到底是莲尊寺的地盘,他们在这里生活生存了千年之久,根基之深,远超外人想象。整个莲尊寺全力发动,很快,几批可疑的人物,便浮出水面。

  动了真怒莲尊寺,显然已经不打算保持表面的关系。而且莲尊寺掌门也知道,想凭她一派之力,来对抗这些昆仑天環的弟子,力有未逮。

  楞严心门的圆通之死,也激起jiǔ大禅门同仇敌忾之心。在莲尊寺掌门的串连之下,雷音寺、法华寺、楞严心门、弥勒寺几大门派,纷纷派出实力出色的弟子,支援莲尊寺。

  由三百名精锐弟子组成的队伍,连夜发动突袭。

  这些藏在暗处的昆仑天環弟子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杀上门,仓促之间应战。昆仑天環弟子实力高出一筹,但是jiǔ大禅门的弟子在人数上占据优势。

  战斗十分激烈。

  双方实力惨▲重,莲尊寺四大尊者,一死二伤,可谓元气大伤,其他门派高手同样损失惨重,三百名弟子,死伤竟然超过一半。

  昆仑天環的损失同样惨重。许多潜伏在暗处的弟子,都被揪了出来。jiǔ大禅门占据地利人和,哪○怕昆仑天環的弟子实力高出一筹,但是在这样的混战之中,也讨不到好。

  除了数名实力高深的弟子,突出重围,其他弟子,尽皆被杀。

  最后找出来的昆仑天環弟子的尸体,有六十多人。

  原本躁动的遗址区域,立即沉寂了许多。

  巢兴一脸痛惜:“糊涂!一件神兵胚胎,毁了大好局面!如此一来,我们之前的计划,便再也行不通。jiǔ大禅门经此一战,只怕更团结了!”

  林谦脸上不由泛○起苦笑:“这件事,是我的过错。”

  倘若说之前,一件神兵胚胎,比起整个对jiǔ大禅门的战略,自然不如。但自从别寒的【纵火犯】出世,一种全新的神兵具装,战将系神兵具装浮出水面。

  骤然间□◎,各大势力对神兵具装的热度急剧增加。

  林谦现在就很后悔,昆仑的第一件神兵具装给的自己。以他的实力和地位,拥有一件神兵具装,并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地方。但是他如今已经不会冲杀在第一线,神兵具装的◎作用也发挥不出来。

  对昆仑他们来说,神兵具装是战略级的宝物,所谓战略级,反而不能轻易动用。比如林谦,装备了神兵具装,固然实力罕有敌手,但是却非不死之身。倘若他陷入对方的人海之中,同样横死当场★。

  昆仑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

  而莫云海的战将系神兵具装,却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像别寒这个级别的战将,本身就是重重保护,身边高手如云,而装备神兵具装之后,个人实力更加强横,而且能让整■。

  kūnlúnwúfǎchéngshòuzhèyàngdesǔnshī。

  érmòyúnhǎidezhànjiāngxìshénbīngjùzhuāng,quèzǒushàngyītiáoquánxīndedàolù。xiàngbiéhánzhègèjíbiédezhànjiāng,běnshēnjiùshìzhòngzhòngbǎohù,shēnbiāngāoshǒurúyún,érzhuāngbèishénbīngjùzhuāngzhīhòu,gèrénshílìgèngjiāqiánghéng,érqiěnéngràngzhěng☆个战部的战力得到提升。

  两种都是神兵具装,哪种能够发挥的价值更大,一目了然。

  受到刺激之下,昆仑和天環,对神兵具装就更加热切,但是便是身家如他们,要重新炼制一件神兵具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件完整的神兵胚胎,对昆仑的吸引力,便可想而知。

  而另一方面,昆仑根本没把jiǔ大禅门放在眼里。不仅是下面如此,其实林谦知道,自己内心深处亦是如此。他眼中最大的敌人是天環,他觉得最危险的敌人是莫云海,jiǔ大禅门除了一个养元浩,根本不值一提。

  其他昆仑弟子亦是如此,悬空寺或者他们还警惕一下,莲尊寺,那是什么?

  林谦也是有担当的人,知道这次自己有很大的●责任,立即承认过错。

  巢兴心中轻叹,林谦能够承认过错,已经给足他的面子,想了想道:“其实也未必是坏事。”

  “怎么说?”林谦虚若怀谷。

  “这事是莲尊寺起的头,那我们就挑莲尊◇○寺。”巢兴眼中精光一闪:“jiǔ大禅门之间,矛盾重重,利益各不同,我们以此事为由头,不问其他家,只战莲尊寺。”

  林谦眼前一liàng:“好计策!”

  这件事是一个极佳的借口,他们如果◇◆摆出一副只找莲尊寺麻烦的强硬姿态,其他门派会持什么立场呢?这就耐人寻味了!

  jiǔ大禅门之间,原本就矛盾重重,各怀鬼胎。昆仑这样的敌人,谁也不愿轻易招惹,若再加上细作在暗处扇风点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