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节 青铜残环


  【鸟】在莫云海的任务等级中是最高等级

  莫云海的任务等级划,是左莫用诸小来划分的从高到低依次是【鸟】、【塔】、【蝶】、【火】和【虫】【鸟】级任务是莫云海最核心的任务等级,意味着这个任务是将直接决定莫云海生死存wáng的最核心任务

  【鸟】级的任务绝不轻易发布,但是一旦发布,莫云海任何人,都有义务和责任为【鸟】级任务服务任何一个【鸟】级任务,如果需要,整个莫云海的力量,都将会调动起来,只为了完成它

  这个强制规定,知道的人很少,一般的普通民众甚至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火】级以上的任务但是南玥他们跟随左莫多年,对里面的门道无比清楚,所以当尤琴烈说出它的任务等级时,他们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我们需要怎么做?”南玥沉声问,她的神情严肃认真不光是她,就连橙发妖,也收敛脸上的嘻哈之色,罕见地严肃起来

  会场的温度骤然下降,气氛立即变得凝重肃然

  陶薇等人有些不自在,这突然的转变,让她们感到意外,但多的还是震惊他们混迹江湖多年,目光老辣无比,他们能够看得出来,南玥他们对这个任务的重视程度,完全出自内心一个任务等级,便改变他们的态度这充分说明了对方是有着极其严密的组织性,而且南玥他们拥有极强的认同感,才会出现眼前的情景

  这是一个极其严密、纪律、团结的组织

  他们无法窥得老大背后的组织,但是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却让他们感到深深的敬畏和可怖

  尤琴烈似乎对突然肃杀凝重的气氛浑ruò未觉,他依然面无表情:“这是你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从我的角度来看,绑架之类,最是方便但是考虑到她以后有可能成为你们的同事,我建议,你们最好用温柔一点的手段”

  “比如说?”南玥发现,绝对无法用常规的眼光来看待这位黑暗枭雄,对方的实力比不上他们,但论及手段老辣、心思狗扑,他们全部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再厉害,也依然只有十七岁”尤琴烈瞥了一眼南玥:“有一句俗话,她需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

  明决子露出ruò有所思的表情

  南玥加直接了当:“她需要什么?”

  她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尤琴烈,对方身上浓郁的黑暗气息也令她非常不舒服人,但既然上面把【鸟】级任务交由他手,那就说明这位黑道少年值得信赖尤琴烈显然暗中调查已久,他掌握的情况绝对比他们多,手段又比他们老辣,在这种情况,听从一位专业人士的建议显然靠谱

  尤琴烈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但旋即消失不见,他转过脸,对柴山青说:“你说说”

  柴山青似乎并不意外,他极具风度向各位点头致意,声yīn清朗,仿佛蕴含一种能让人不由自主对其充满信任的力量:“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苍凌雪的性格她能够在危境中挽救苍家,并且建立汝平商会,除了她的能力出色,她的性格必然有几个方面的特征,坚强甚至顽强、果决而充满自信、强烈的责任感”

  众人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

  柴山青优雅一笑,此时的他就像一位睿智而儒雅的讲师,侃侃而谈,没有一丝黑暗的气息

  “她非常自信,这种自信帮助她度过许多难关因此,哪怕她现在看上去四面楚歌,但她体内不服输的顽强,以及她认为自己一定能找到度过难关的办法的自信,会让她尝试各种办法化解眼下的危机因此,虽然如今各方面向她施加压力,但她绝不会缴械投降,她会有一个挣扎期”

  “但是,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她的境况,我们便会发现,她所面临的困境,能挣脱的可能性非常低人财可以两得,谁会放她一马?那些贪婪的家伙,必然不肯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来看,这些出手势力背后的背景都十分深厚强大强大到,连明月夜都有些忌惮”

  “明月夜是苍凌雪最有利的投靠对象,但是现在的明月夜正忙于获得其他长老的支持,她ruò把手伸向其他长老的碗里,只会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获得的利益,过她的损失但是很显然,十七岁的苍凌雪和汝平商会,并不具备这样的价值”

  南玥等人下意识地摒住呼吸,他们听得十分入神,纷繁复杂的局面,廖廖数语,脉络就变得清晰起来

  “因此,在我的预测中,苍凌雪能够破局的可能性非常小决定这一点的,恰恰是她的另一个特征,强烈的责任感对付苍凌雪不好在明处,但是对付苍家和汝平商会,那办法要多得多为了苍家的前途,我认为,苍凌雪最后妥协的可能性极大当然,不得不承认,苍凌雪极具才华,她依然存在破局的可能,因此我们要在暗中推动,阻止她破局的可能”

  “为什么?”南玥皱起眉头,她本能不喜欢这样的阴暗勾当

  柴山青洒然一笑,浑然不像在谈论一件阴谋,而就像在谈论一个学术性的问题:“她再怎么顽强,再怎么坚强,都不要忘记她的年龄毫无希望的困境,不断挣扎后的失败所带来的挫败感和绝望,都足以让她走到她最脆弱的时刻她就像在看不到光的黑暗拼命挣扎,这个时候,只要给她一丝希望,我们就能得到她,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南玥等人悚然而惊,浑身发冷

  苍泽忍不住道:“我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找她?只要我们开出的筹码足够,未必不能打动她”

  柴山青轻笑道:“我们的筹码永远比不过他们当我们一开始出现,苍凌雪不会放过利用我们抬高她自己身价的机会,她会转手把我们卖掉,我们会成为所有人的敌人,然后被他们用各种手段,排挤出局我们只能隐藏在黑暗,他们却可以阳光下发力,这注定了我们的筹码不可能比他们多永远不要低估这些家族的狡猾和贪婪,他们是群吸血鬼,他们最擅长便是利用自己的背景和权势,把其他排挤出局”

  他旋即冷笑道:“苍凌雪现在还想待价而沽,然而,她对这些人还不够了解他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他们就像一群狼,狡诈而充满默契,他们之间可以妥协,可以交易,但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猎物和他们讨价还价这是权势给他们带来的先天优势,他们把这种优势运用了上千年,他们熟悉其中每一处可以利用的地方,也习惯用它获得利益”

  所有人默然

  尤琴烈淡淡的声yīn打断他们的感慨:“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你们愿意相信他的判断,他将成为你们的助手”

  犹豫良久,南玥开口:“有劳柴先生”

  柴山青优雅一礼:“很荣幸为各位效劳”

  ※※※※※※※※※※※※※※※※※※※※※※※※※※※※※※

  左莫上下打量着这个被剥得只剩下一块遮羞布、浑身被无数禁制封锁的家伙他周围诸人对这个细皮嫩肉的家伙虎视眈眈,一脸不善他们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船,还当着大人的面,他们个个都觉得颜面扫地,心情糟糕得很

  被俘虏的家伙体形矮小,脸上的伪装被清除干净,露出一张相貌平凡的脸但他身上布满许多淡淡的纹路,像极了莫云海镌刻的魔纹

  左莫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手段,细细检查了一遍,左莫发现,这人身上的镌刻的并非魔纹,而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符纹

  这种符纹已经具备了一些神纹的特征,正这些接近神纹的符纹,才让他的气息,收敛到惊人的地步如此众多的高手在场,居然都没有发觉,这些符纹的效果让左莫大开眼界

  把这家伙身上所有的符纹全部拓印下来之后,左莫的注意力放到另一件东西上

  半截青铜环

  左莫一眼就认出来这截青铜环残件是一件远古神兵的残件,青铜环上这种古朴甚至略显粗糙的花纹,正是那个时代的特征而且青铜环上有一股很微弱却又很独特的神力波动

  想必这就是雷yīn寺在寻找到的东西,左莫把玩了一下,便把它递给其他人

  能够让雷yīn寺如此大动干戈的,这玩意只怕绝对不是一件神兵残件那么简单他朝一旁的护卫示意,那名护卫一脚踢在昏迷的俘虏身上

  俘虏悠悠醒转,他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张张陌生的脸,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阿鬼时,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一些恐怖的记忆如同闪电般在他脑海中闪现,他的身体下意识一个哆嗦

  恰在此时,他听到有人说话

  “说,你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