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节 故人


  一个身形魁梧长相粗豪的大汉站了起来,脸上似笑非笑,豪迈之气迎面扑来

  谷梁刀

  人们顿时响起一片惊呼,作为当世顶阶名将之一,西玄之虎谷梁刀声名远播许多人露chū警惕之色,但是敌意却比以前要小许多谷梁刀叛chū西玄,割据一方,在这些人眼中,他只不过算得个小小的地方豪强没有西玄这个庞然大物作后盾,谷梁刀能够动用的资源有限得很,对众人的威胁也远没有他充当西玄先锋时那么大

  左莫看到谷梁刀,脸上也露chū惊喜之色:“谷兄”

  谷梁刀抱拳爽朗一笑:“兄弟别怪我没有事先通知实在是这次来得匆忙,我也是在半路上,才得知原来是兄弟”

  在场众人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昔日的西玄之虎,当下顿觉果然名不虚传谷梁刀声如洪钟,举止之间,刚猛如虎,气度自成,让人不自主地心折

  左莫歉然道:“若不是小弟急需滋养魂魄类的宝物,这东西应该送给谷兄”

  上次谷梁刀chū手相助,与公孙差一路冲杀到太安城,这份情,左莫铭记于心

  听chū左莫语气真诚,谷梁刀哈哈一笑:“自家兄弟,何必见外兄弟愿意卖给我,老谷jiù心满意足若是兄弟白送,老谷可不敢收啊”●说罢,一扬手,一个玉盒朝左莫飞去

  左莫接过玉盒,玉盒品阶极高,薄如蝉翼,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一颗龙眼大的五彩灵丹,五彩光芒流转不休

  左莫也不废话,手一扬,斑斓云雾便托着【天使具装】朝◆谷梁刀飞去

  谷梁刀脸上不自露chū喜色,一把接住jiù在此时,忽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慢”

  明月夜挺身而chū:“不知谷先生能否割爱,在下明月夜”

  谷梁刀转过脸,神色若有所动:“原来是明长老,在下如雷灌耳,不过抱歉,此物对老谷也极为重要”

  明月夜淡淡道:“若谷兄愿意割爱,我妖族可与谷兄结盟,全力相助谷兄以谷兄的战力,加上我妖族之物力,相信定能创下一番霸业”

  顿时在场一些人的脸色jiù变了,尤其是那些距离谷梁刀地盘不远的几个势力若是妖族真与谷梁刀结盟,首先遭殃的jiù是他们

  谷梁刀闻言只是笑了笑,满是风霜的脸庞带着一丝傲然和睥睨:“多谢明小姐的美意,老谷是个粗人,但也知道人穷不能志短我谷梁刀想要的,自会自己去取嘿,卖身做家奴的事,做不来”

  “放肆”一名长老闻言勃然大怒,越众而chū,指着谷梁刀厉喝

  一股尖锐的波动,顺着他的手指,骤然迸发

  左莫脸色陡变,他没有想到,妖族长老会这帮家伙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无耻地偷袭谷梁刀是战将,并不以个人实力见长,神力高手如此突然的袭击,他连躲都躲不开

  该死

  来不及了

  左莫心中懊恼无比,杀意沸腾,整个王禁之城,蓦地颤动倘若宫殿外,便能看到笼罩在城池的斑斓云雾,忽然无风自动湖泊里阴气凝成的水,陡然沸腾起来

  瞬间,左莫便下定□决心,若谷梁刀chū了什么意外,今天他要让妖族这帮家伙全部陪葬

  电光火石间,谷梁刀身边一人悄无声息地chū现在谷梁刀面前

  来者右掌虚张,五指陡然亮起五种不同的光芒,金木水火土,光芒☆如同在水里泛起的涟漪

  妖族长老脸色骤然一变,没等他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刚刚放过的尖锐如针波动,不知为何竟然突然转向chū现在他的脸前一尺处

  噗

  一口鲜血喷chū,他仰面而倒,脸色如纸,气若游丝

  妖族长老一行无不脸色微变,另一名长老连忙取chū一粒丹药,塞进他嘴里

  “阁下是?”明月夜的瞳孔微微一缩

  众人这才看清chū手之人,是一个十分秀气安静☆的少年,他长相平凡,气息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从开始,他jiù安静地呆在谷梁刀身旁,包括左莫在内,所有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我叫双yǔ”

  这个陌生的名字,在场所有人都神色茫然,显然第一■次听到

  明月夜露chū思索之色,片刻后,瞳孔再次一缩:“八年前自入五行乾坤闭关的双yǔ”

  “咦,你居然连这也知道?”双yǔ有些愣住,他的名字,连西玄都有很多人不知道,对方竟然一口道破他的来历

  明月夜心中凛然,若不是她的记忆极佳,也绝对想不起来在西玄有天赋的弟子中,双yǔ并不是十分chū色,只能算得上中上而且他chū身普通,不受门派重视,唯一让明月夜记住的,是因为他选择了进入五行乾坤闭关

  五行乾坤是西玄几乎被人遗忘的所在,它是西玄祖师发现的一个奇妙所在那是一个极小的界的胚胎,五行在里面孕育演化西玄祖师用无上法门,把它封禁起来,只留一个入口,并且声称,只有能从五行乾坤中chū来,才能真正领悟五行的真谛

  听上去,这是个绝佳的祭炼之地,在西玄创立之初,也有许多弟子选择进入修炼然而,事实远比他们想象的残酷,若不能领悟五行真谛,则根本无法chū来历代中☆,能够从里面chū来的弟子,加起来不过五个

  随着西玄奢靡享乐之风渐起,五行乾坤早jiù被弟子们遗忘双yǔ是近三十年来,唯一一名进入五行乾坤的弟子,正是因为如此,明月夜才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没想到,双yǔ竟然真的从五行乾坤中活着chū来而且他竟然还投靠了谷梁刀

  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倒抽冷气之声,许多人露chū骇然之色

  双yǔ这个名字他们从未听过,但是西玄的五行乾坤,他们却无人不晓从五行乾坤中chū来的弟子,连同双yǔ,总共五位前面四位,无一不是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强者

  能够从五行乾坤里chū来的,都有资格站在那个时代的顶峰

  没有人再有半点轻视,哪怕这个少年长得再平凡普通

  连带着,他们看向谷梁刀的目光也变得充满忌惮从五行乾坤中活着chū来的弟子,无论如何,西玄上层绝不会蠢到往外tuī,双yǔ却chū人意料地选择了谷梁刀

  谷梁刀本身jiù是一只猛虎,这下真的如添双翼

  左莫有些意外,不过在蒲妖向队普及了一下五行乾坤的来历之后,他对双yǔ也不禁充满了敬佩对谷梁刀感到开心,谷梁刀这位顶阶战将,再加上双yǔ这样的顶阶强者,实力可谓脱胎换骨

  谷梁刀无视其他人警惕敌视的目光,拍拍双yǔ的肩膀,把手中的【天使具装】塞到双yǔ手中动作自然,jiù像做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人们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天使具装是给双yǔ的

  双yǔ一怔:“大哥……”

  “本来jiù是打算给你的,只是手上穷,jiù一粒拿得chū手的灵丹,怕万一换不到,你会失望,jiù没和你说”谷梁刀浑不在意地解释了一句

  双yǔ鼻子一酸,他当然知道谷梁刀有多穷,那粒【五行入魄丹】,是谷梁刀手上唯一一件顶阶的宝贝

  周围的人无不肃然,看向谷梁刀的目光,充满敬意无论是谁,能做到这一地步,都值得尊敬,人们此时才深刻地明白,谷梁刀能有今天的成jiù,并非侥幸

  “大哥……”双yǔ眼眶泛红

  谷梁刀皱起眉头,不耐烦骂道:“怎么这么多年,还这么婆婆妈妈?”

  双yǔ嘿然,表情讪讪,爱不释手地摸着手中的【天使具装】,那表情jiù像得到梦寐以求的玩具的小孩一般

  明月夜目睹这一幕,心中是凛然谷梁刀表现chū来的无论是真性情还是手段,都让她感到深深的忌惮

  此人不是英雄,jiù是枭雄

  而且,刚才双yǔ那一击,她感觉到一丝神力的气息,虽然还未成形……

  【天使具装】落入双yǔ手中,那只怕会再度让双yǔ的实力再进一步

  谷梁刀这等极有可能成为长老会敌人的家伙,还是扼杀在摇篮之中,才最保险明月夜心中杀意涌动,双yǔ的实力虽强,但若是他们不惜代价,依然可以半途截杀

  若是等他完善神力,必然成为心腹之患

  明月夜心中,能够成为长老会的敌人,只有昆仑、天環和魔神殿没落腐朽的西玄,才对长老会有利而谷梁刀,却是最有可能继承西玄财富的人一旦他继续了西玄的财富,那实力会膨胀到极可怕的地步

  这种充满危险的潜在敌人,一定要铲除

  她脸上不动声色,jiù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那名受伤的长老,被扶了起来,脸色苍白,目光怨毒地盯着双yǔ

  然而,明月夜却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才是这里的主人

  “●我说,小妞,当哥的面,chū手伤人,你们忘了这是谁的地盘?”

  左莫充满流氓口吻的话冰冷肃杀,如同万年冰川深处吹chū的寒风,宫殿内的温度骤降

  
●我说,小妞,当哥的面,chū手伤人,你们忘了这是谁的地盘?”

  左莫充满流氓口吻的话冰冷肃杀wǒshuō,xiǎoniū,dānggēdemiàn,chūshǒushāngrén,nǐmenwànglezhèshìshuídedìpán?”

  zuǒmòchōngmǎnliúmángkǒuwěndehuàbīnglěngsùshā,rútóngwànniánbīngchuānshēnchùchuīchūdehánfēng,gōngdiànnèidewēndùzhòujiàng

  
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