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节 地阶魔兵之势


  宽阔宁静的河面,泛起丝丝缕缕的血丝,转眼间,原本清澈的黑色被彻底染成血色,平静的河面也变得汹涌躁动,仿佛血河中隐藏着一只可怕的怪兽泡*书*(扬起的血浪,一道比一道高,不断地拍击着河岸

◇  飘浮在河上空的魔兵师从来没yǒu见过幽冥地河如同情景,无不露出惊慌之色

  “看是那”

  忽然,一名眼尖的魔兵师指着一片魔兵池,失声惊呼他的惊呼声惹起其他人的注意,众人的目光不由纷纷□投向他所指的方位

  嘶

  河面上响起整齐的倒抽冷气声

  只见一处魔兵池的上空,不知不觉中,汇集厚厚的黑云层幽冥地河位于地下三十里,怎么可能出现云层?

  但眼前厚厚的云层,却真实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轰轰轰

  忽然,云层内响起沉闷的雷音

  飘浮在河面上的魔兵师们面面相觑,雷音并没yǒu什么杀伤力,但他们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自古口口相传,当yǒu绝世◎魔兵现世时,便会引发天地异象

  眼前莫非就是……

  “天字号是天字号”忽然又一名魔兵师惊呼

  “是他”

  “原来是他”

  魔兵师们顿时炸开了,那个花了两百五十万■◎魔贝、租了天字号魔兵池的神秘家伙,早就是人们热议的对象此时当看到引发动静的魔兵池,赫然正是天字号,如何让他们不惊?

  轰轰轰

  沉闷的雷音加密集,厚实的云层里面隐隐可见电光闪动

  就在此时,忽然,一kēkē血珠,从幽冥地河缓缓升起,每一kē血珠晶莹剔透,完美无瑕

  宽阔的河面上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血珠,极具视觉冲击性这些血珠或大或小,但是无一例外浑圆完美细心的魔兵师立即注意到原本被染成血河的幽冥地河,随着一kēkē血珠升起,重恢复原貌

  河面重恢复平静如镜,水中不见一丝血色

  这些血珠……

  就在众人又惊又惑的时候,河面上空飘浮的血珠,忽然齐齐朝天字号魔兵飞去

  几乎在同时,云层里亮起一道耀眼的闪电,把幽冥地河照得纤毫毕现

  一辈子难忘的惊人一幕,映入在场所yǒu人的视野之中,在那一瞬间,他们下意识地摒住呼吸

  漫天的血珠,以惊人的度,在河面上空划出数道耀眼的红色血箭

  血箭如雨,把整个河面上空割裂得支离破碎

  所yǒu血箭的方向,直指天字号魔兵池

  令人窒息的密集

  当●最hòu一kē血珠没入天字号魔兵池,一道血色光柱,如同一把利剑,冲破云层

  轰轰轰

  脚下传来惊人的震动,地面仿佛在颤抖

  所yǒu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道粗逾数十丈的血色光剑

  老天

  光剑竟然……竟然刺穿头顶的岩层

  三十里啊这里离地面,可是yǒu三十里

  眼前壮观到令人心灵震颤的一幕,令整个幽冥地河,齐体失语,鸦雀无声

  然而此时,不周城已经乱成一团

  巨大的血色光剑,突然从地面破土而出,直没云霄,远近可见

  这么大的动静,谁要看不到,那就是瞎子

  ※※※※※※※※※※※※※※※※※※※※※※※※※※※※◆※※

  姬丽语瞥了一眼悠然自得的风信子,淡淡道:“你倒是很清闲怎么,今天没yǒu出去喝酒?”

  风信子哈哈一笑:“偶尔还是要休息两天的”

  “你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就成”姬丽语冷笑□:“我们可是到还没yǒu找到笑摩戈”

  “不要着急”风信子摆摆手

  “不要着急?”姬丽语陡然提高音量,绝美脸上薄怒尽显:“你让我不要着急?都多少天了?情报不是说笑摩戈肯定在这条路上么?怎么我们到现在还没yǒu遇到?”

  风信子也yǒu些头痛,他知道姬丽语心中对此行十分抗拒,只好安慰道:“着急也没yǒu用,这里是魔界,不是妖界”

  “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姬丽语的目光紧紧盯着风信子道

  风信子心中yǒu些不悦,但脸上不动声色:“你若yǒu办法那自然最好”

  “那三个人呢?你不是怀疑他们么?”姬丽语忽然话题一转

  风信子的确怀疑左莫三人就是笑摩戈,虽然相貌不对,但是左莫身旁yǒu两名女人,却十分吻合而且那天左莫用的是妖术,风信子恰好知道笑摩戈精通妖术,能够完成破狱之战的,在岂是仅仅“精通妖术”能形容的?

  在如此敏感的时候,在魔界遇◇到一个如此符合的人物,如何让风信子不怀疑?

  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让风信子感到意外

  三人先是去了物稀堂,然hòu跑到幽冥地河,就连租下天字号魔兵池、花费二百五十万魔贝的事,风信◎子都一清二楚

  种种迹象表明,此人分明是一位魔兵师,而且还是一位造诣深厚的魔兵师

  风信子心中郁闷,脸上不露分毫:“很yǒu嫌疑,他的妖术水平很高,虽然他在炼制魔兵,但这yǒu可能是一种伪装”

  “伪装?”姬丽语嗤之以鼻:“他为什么要伪装?”

  风信子哑然

  这也是一直他想不通的事笑摩戈如今在魔界声威显赫,麾下是拥yǒu两名顶阶的战将,莫说魔界势力没人敢惹他,就连妖族长老会的评估中,笑摩戈的势力也是他们最看好的魔界势力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笑摩戈根本不需要隐匿身形,没yǒu人敢去招惹他

  就在此时,忽然,一股浩然凛冽的气息冲天而起

  风信子脸色微变,好强大的气息,心神一动,身形便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出现在天空,看着笔直如剑没入苍穹的血色光柱,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瞳孔甚至出一个短暂的失神

  地魔兵

  他☆心中倏地掠过这三个字

  风信子是妖族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天才之一,他经过严格而正统的妖术府教育,见识眼界,绝非普通妖族所能比拟几乎毫不犹豫,他便判断出这股恐怖气息的来历

  只yǒu地魔兵●☆心中倏地掠过这三个字

  风信子是妖族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天才之一,他经过严格而正统的妖术府教育,见识眼界,绝非普通妖族所能比拟几乎毫不犹豫,他便判xīnzhōngshūdìluěguòzhèsāngèzì

  fēngxìnzǐshìyāozúniánqīngyībèizhōngzuìjiéchūdetiāncáizhīyī,tājīngguòyángéérzhèngtǒngdeyāoshùfǔjiāoyù,jiànshíyǎnjiè,juéfēipǔtōngyāozúsuǒnéngbǐnǐjǐhūháobúyóuyù,tābiànpànduànchūzhègǔkǒngbùqìxīdeláilì

  zhīyǒudìmóbīng,才可能yǒu如此恐怖的气息

  他曾经听说笑摩戈手上yǒu一件天魔兵,凶名赫赫的逆龙爪但那只是传闻,他并不曾亲眼所见但是地魔兵,他可是亲身感受过,地魔兵所特yǒu的铺天盖地气息,几乎令人窒息

  地魔兵,真的是地魔兵

  难道谁炼出来地魔兵?

  风信子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连通天地的血色光柱

  ※※※※※※※※※※※※※※※※※※※※※※※※※※※※※※

  ◎当血色光柱破土而出的时候,物稀堂内正在悠闲喝茶的中年魔族脸色骤变,身形陡然从原地消失

  “地魔兵”

  当他看到眼前那道直入苍穹的血色光柱,他不由失声惊呼

  和无数魔兵打过交道而◆练出来的火眼金睛,让他几乎在看到血色光柱的第一眼,便认出来他对一百零八件地魔兵可谓滚瓜烂熟,哪怕没yǒu亲眼所见,但是对每一件地魔兵的特性、气息,无不了如指掌

  眼前这道粗壮的血色光柱所散发开来的古怪气息,和他所知的任何一件地魔兵都不相同

  他在不周城生活已经yǒu二十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当他注意到血色光柱的位置,顿时愣住

  那下面,不就是幽冥地河么?

  猛然间,他想到那位相貌普通却一脸笃定的少年,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他的心中,他瞠目结舌,满脸不能置信

  难道……难道那家伙真的炼制出一件地阶魔兵?

  ※※※※※※※※※※※※※※※※※※※◎※※※※※※※※※※※

  身为不周城的主人,汤家亦被惊动

  那道血色光柱实在太显眼、太震撼汤家所yǒu的高手,几乎都飞上天空,每个人看到那根壮观无比的血色,他们无不骇然失色

  □“地魔兵如此威势,一定是地魔兵”汤家一名长老激动无比,嘴皮子都在哆嗦:“难道我们汤家下面,埋yǒu地魔兵?”

  “是yǒu人炼制出地魔兵”汤辰忽然开口,他体形魁梧威猛,偏偏眼睛狭长如刀,此时眯着眼睛,光芒毕露

  “炼出地魔兵?”

  所yǒu的汤家长老,一片哗然

  汤家不是没yǒu见过世面的土鳖,相反,汤家就yǒu一件地魔兵,排名第四十一的【火雨落星锤】这把绝世魔兵,便是汤家当代家主汤辰所yǒu汤辰最出名的一战,便是携【火雨落星锤】,只身入山,尽败当时赫赫yǒu名的马家家主、同样身为帅阶的马元启

  也正是那一战,奠定了汤辰的地位,也同样是那一战,让马家从一线的豪族迅没落,如今已经近乎亡族

  没yǒu人比他们清楚一把地魔兵的价值

  地魔兵最适合帅阶的魔兵,只yǒu地魔兵,才能够完全承受帅阶恐怖绝伦的力量

  地魔兵一百零八件,却并非指当今所yǒu的地魔兵,而是指从以前到现在,全部出现过的地魔兵这一百零八件地魔兵之中,yǒu许多早已经消失不见,没yǒu人知道它们在哪里而如今被人们广泛所知的地魔兵,不过二十余件

  倘若说天魔兵,就像一个神话一样高不可攀,甚至连人们觉得真假难辨的话

  那么地魔兵,却是几乎所yǒu魔族心中公认的最巅峰最顶级的魔兵

  现在竟然yǒu人炼制出地魔兵

  所yǒu人的眼睛,都放出绿油油的光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