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节 交情


  谷梁刀没有想到别寒这么直接,不过心中yě有些奇怪泡*书*(别寒这等人物,说恃才傲物那绝对是表扬,目wú余子、老子天下第一才是最正常的状态谷梁刀只知道别寒带着孽部逃离悬空寺,但是投靠到这个年轻○■得过份的少年,还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再看看一旁的公孙差,还有那支朱雀营,yě就是说,左莫拥有两支顶尖战部这样的战力,虽然比上四大还远远不如,可是比起普通的中小门派,绝对要强大得多

  ★讶异、震惊、疑惑,这些情绪在他心中混杂在一起

  “有你们俩在,哪里还需要我”谷梁刀自嘲道这句话虽然只是一句场面话,但是却yě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谷梁刀的心思虽然还不知道左莫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但是同时拥有两位绝顶战将,他再加入,yě只是做些锦上添花的事情,难以得到核心地位

  他能够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聚集一批人,而且俨然形成一个集团,其心智权谋绝不是公孙差、别寒这样单纯的战将能够比拟

  不过别寒虽然不擅长权谋,但是眼光同样厉害,听到谷梁刀这般说,yě不多劝,只是淡淡道:“只怕到时西玄容不下你”

  这句话顿时说中谷梁刀心中痛处

  莫看他如今在修真界声名如日中天◎,俨然西玄第一名将,可是从一开始就是弃子的他,此时在西玄高层眼中,不仅wú法让他们倚重,反而成为他们的眼中刺、肉中钉

  他的声势越大,西玄高层对他的恐惧猜忌愈深

  虽然在表面上,高层会◇◎,俨然西玄第一名将,可是从一开始就是弃子的他,此时在西玄高层眼中,不仅wú法让他们倚重,反而成为他们,yǎnránxīxuándìyīmíngjiāng,kěshìcóngyīkāishǐjiùshìqìzǐdetā,cǐshízàixīxuángāocéngyǎnzhōng,bújǐnwúfǎràngtāmenyǐzhòng,fǎnérchéngwéitāmendeyǎnzhōngcì、ròuzhōngdìng

  tādeshēngshìyuèdà,xīxuángāocéngduìtādekǒngjùcāijìyùshēn

  suīránzàibiǎomiànshàng,gāocénghuì☆不断放出和解的善意,但是谷梁刀清楚那只不过是麻痹自己的手段而已yě正因为如此,他才宁愿冒着极大的危险自请深入魔界,而不愿意回到门派

  只怕自己一回到门派,等待他的,就是解除兵权

  谷梁◎刀不愧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沉默片刻,便洒然一笑,神态没有半分遮掩,豪爽道:“日后事日后再说,人生哪能事事如意,能没白来这一遭便足够”

  左莫和公孙差忍不住叫好,就连别寒,眼中的冰霜yě融化少许

  “小弟听闻有帅阶前来,不知……”谷梁刀眼中露出探询之色

  “不小心被我们干掉了”左莫腆着脸,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是阿鬼干掉的

  谷梁刀被左莫这番表情雷得外焦里嫩,但他被这句话震住,结结巴巴问:“干……干掉了……”

  不光是他,他身边诸将,wú不是目瞪口呆,就像见鬼了一般

  “嗯嗯嗯”左莫连连点头

  谷梁刀脸上的表情就凝固半晌,才吐出一句:“笑兄弟果然……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果然”两个字在他嘴里反复两次,他不知道该有什么话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他怎么瞧,对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他yě知道,笑摩戈不会在这件事上骗自己毕竟不过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场这么多人,自己只要事后稍打听,便能够得知真相

  而且联想到之前那些被别寒屠杀的魔族,这个答案顺理成章,若不是帅阶被杀,岂能容许战部被如此屠杀

  wú论从哪个迹象,似乎都证明笑摩戈所言非虚

  但是那可是帅阶,不是阿猫阿狗,是帅阶啊

  相当于返虚期的修者

  哪怕修真界最强大四个门派之一的西玄,返虚期的修者,yě凤毛麟角,要么常年闭关,要么云游未归但是任何一名返虚期的修者,都是每个门派战略级的力量

  谷梁刀和魔族交战甚久,对魔族的了解远比普通修者要深刻得多在魔界,帅阶绝对是最顶尖的力量,他们之中,有魔族最强的战将,有魔族最厉害的高手,他们每一位,都是能够深刻影响百蛮之冥格局的人物

  任何一名帅阶的殒落,在魔界都是天下震动的消息,这比任何一界被攻占,都要震撼

  左莫在他眼中变得愈发神秘愈发高深莫测

  谷梁刀还能保持镇定,但是他身旁诸将,却不由变得拘谨起来到现在为止,四大门派各有斩获,但是妖魔并没有伤筋动骨

  雨帅的殒落,对魔族来说,却是迄今为止最大的重创

  谷梁刀很快便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虽然心中充满疑惑好奇,但却强自按捺住,探究太细,颇为失礼,他话题一转道:“接下来各位准备去哪?”

  “去幽泉界”左莫并没有隐瞒,对方跑来相助,wú论出于什么原因,这份人情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他能■看得出来,谷梁刀为人大气,进退有度,是个相当不错的人

  “幽泉界?”谷梁刀有些吃惊,不过他没有问左莫他们去幽泉界所为何事,而是沉吟道:“幽泉界在冥境极深之地,此去遥远,沿途势力犬牙交错,不好走”

  左莫深有同感地点头:“是啊”

  谷梁刀从戒指里取出一物,递给左莫,自嘲道:“虽然只不过是做做样子,但小弟却yě得打下几界,好与门派交待,wú法陪笑兄弟去了这份界图,是小弟从战后打扫得来,与门派wú关百蛮之冥各界情报,标注得颇为详细,希望能对笑兄弟有所帮助”

  左莫神色动容,对方神色真诚别看小小的界图,价值千晶,对左莫他们来说,是重要wú比

  这样有狗扑有心机,却豪爽大方,待人以诚,真是个英雄人物

  左莫神色一肃,收起脸上的嘻笑之色,认真向谷梁刀一礼:“多谢谷大哥小弟真名左莫,在魔界行走,所用笑摩戈化名谷大哥称呼我小莫就好”

  谷梁刀大笑道:“称呼都是浮云小事,不值一提兄弟小心为上魔族从不乏狠厉之辈,与我修者之间的死仇,yě难以化解左兄此行可要千万小心,而且你杀了帅阶,修者的身份只怕yě藏不住,如今yě成了众矢之的这一路只怕难以太平”

  “谷大哥说得是”左莫的神情yě凝重起来

  今天这一战,他修者的身份,只怕再yě掩藏不住看看那些太安城幸存魔族的目光便可知,他们的目光复杂,有仇恨有感激,但是多的却是畏惧

  他忽然道:“小弟有件事,还请谷大哥能行个方便”

  “什么事?”谷梁刀直接问道

  “这些魔族和小弟颇有几分交情,还请谷大哥放他们一条生路”左莫道

  谷梁刀想yě不想,毫不犹豫点头:“好”

  “多谢谷大哥”左莫感激道

  谷梁刀摇头笑道:“莫以为愚兄是嗜杀之辈,战争是我们战部的事,与他们这些平民何干?愚兄还没有沦落到那般不堪的地步况且,这天裂之变,修者妖魔融合之势,再yěwú法阻挡天意如此,过多杀孽,没有必要”

  左莫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自己这位谷大哥,果然是个厉害人物其实能认清这点的人,左莫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对于四大来说,承认这点,却不容易

  随后大家亦随兴聊了起来

  谷梁刀很快便发现,左莫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思路却异常清晰虽然年轻纪纪便成就一番事业,却没有半分骄横之气

  而谷梁刀对局势的判断之精准老辣,远非左莫这等菜鸟能比,往往廖廖数语,便让左莫豁然开朗左莫这深刻地明白,为什么谷大哥在门派压制之下,不仅没有消亡,反而越来越强大

  双方极为投缘,彻夜长谈

  直到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升起,众人这才如梦初醒

  大家都知道,却是到了离别的时候左莫他们要去幽泉界,而谷梁刀他们,却要折返回去,稳固战线,他们收到消息,战线有小股敌人骚扰

  不过双方都不是矫情之辈,相互留了通讯的方式,便各自分别

  当看到谷梁刀一行的身影消失,左莫才收回目光

  谷梁刀他们的离开,yě让太安城幸存的魔族松了一口气之前在听说来者是谷梁刀时,许多人都吓得半死在许多人眼中,谷梁刀有如杀神,没想到谷梁刀却没有正眼瞧他们一眼便离开

  许多人便猜测是笑摩戈求的情

  他们的情绪加复杂本来身为修者的笑摩戈,是他们的死敌但是,若不是笑摩戈,只怕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死于非命wú论他们嘴上承不承认这一点,◇他们心里都明白,笑摩戈救了他们一命

  可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是一个修者呢?

  许多人心中升起这样一个纠结的念头

  左莫却wú所谓,对于魔族,他没有什么偏见而魔族与修者的死仇,◇tāmenxīnlǐdōumíngbái,xiàomógējiùletāmenyīmìng

  kěshì,zhèyàngderén,wéishímehuìshìyīgèxiūzhěne?

  xǔduōrénxīnzhōngshēngqǐzhèyàngyīgèjiūjiédeniàntóu

  zuǒmòquèwúsuǒwèi,duìyúmózú,tāméiyǒushímepiānjiànérmózúyǔxiūzhědesǐchóu,他同样理解,这些的心思,他yě能猜出几分,但是他wú所谓

  这些人感激他,或者憎恨他,对他而言,都wú关紧要他做这些事,不是为了别人,只不过是出自本心

  他没有理会这些人,只是命令手下打扫战场

  以左莫的个性,自然不会坐视这么多战利品从他眼皮底下溜走,那可不是小莫哥的风格慑于小莫哥的淫威,倒没有人敢打这些战利品的主意

  就在此时,忽然霞公主走了过来

  ****************************************************************************************

  推荐老wú媳妇甜甜姐强力出击:mmzhbook176894.html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