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节 生死锁离剑


  咚

  如同大鼓般厚重的撞击声,仿若在众人心头响起,带着深深的颤音,心底传至全身,手足发麻,浑身毛发不听使唤地根根直坚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间停止

  jīn乌撞城柱停顿在◎雨帅头顶二十丈处

  啪,jīn光灿灿的jīn乌撞城柱表面,突然出现一道裂纹紧接着,啪啪啪,无数裂缝迅布满jīn乌撞城柱的表面

  轰

  jīn乌撞城柱猛然爆出耀眼的光芒,它轰然爆裂,霸道炽烈的气息,陡然炸开

  就在同时,雨帅眼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光芒

  托起的右掌,猛然再向上一托

  两道绝强力量相撞,如同两颗流星相撞,漫天的光华,亮如白昼

  方圆数百里内的空气,都被搅动

  每个人眼前,都是白茫茫一片,目不视物,耳中轰鸣,仿佛极度寂静又仿佛极度嘈杂,可tā们什么也听不清许多人情不自禁地张大嘴巴,而一些身手高明之辈,却是强自冷静下来,tā们察觉到接踵而至的危险

  坚凝如铁的气浪,如同一只荒古怪物,以奇快无比的度轰然碾来

  砰砰砰

  最先触及的魔族,没来及作出任何反应,便如同被一柄重锤击中,喷出一口鲜血,身形飞跌出去

  恐怖的气浪摧枯拉朽,雨前卫的精英们,此时有如风雨中飘摇的枯枝,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朱可等人脸色骤变,护着公主,抽身疾退

  度稍慢的的人,但凡被气浪扫过,无不横飞出去

  若是顺着这股恐怖无比的力量飞出去还好,有几人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强自稳住身形,只听见几声咔嚓,tā们体内的骨头,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根根寸断

  恍如末日来临

  众人心中骇然,心悸神摇,面色惨白

  一击之威,群雄骇然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道恍如轻烟的身影,逆着人流,迎着气浪冲去

  坚凝如铁无坚不摧的气浪,在这道曼妙的身影面前,却如同豆腐般,没有给她造成任何滞碍,她如游鱼般,身形轻轻一晃,便钻入气浪之中

  ※※※※※※※※※※※※※※※※※※※※※※※※※※※※※※

  雨帅眯起眼睛,收回到身后的右手,微微颤动

  tā心中讶然至极

  自踏入帅阶之后,tā已经有许久没有与人动手,帅阶在整个百蛮之冥,是最顶尖的存在虽然tā多的把时间放在处理各种事务上,但是本身的修炼并没有落下

  xiào摩戈这一击,竟然让tā感到一丝压力

  若不是tā的右手,正在不自主地微颤,tā绝不会相信这个事实

  十乌天界

  有这么厉害?

  tā心中有些惊疑不定将阶的界,在帅阶面前,应该没有半点威胁才对可是▲为什么xiào摩戈的【十乌天界】会对tā产生一丝压力?

  难道是神力?

  一个念头从雨帅脑海里闪过,tā眼中不由亮起一抹光芒

  一定是神力

  气浪和光芒,对tā没有任何◆影响,tā如同磐石般,身形在空中一动不动tā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那个黑点,嘴角绽放一丝xiào意

  ※※※※※※※※※※※※※※※※※※※※※※※※※※※※※※

  与雨帅的从容相比,左莫可要狼狈得多

  tā浑身烟熏火燎,衣衫尽碎,身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周身的暗红光芒黯淡,那十颗太阳也仿佛失去光华,刚才那一击,不仅耗尽了tā的力量,而且还让tā受了不轻的伤

  tā的脸色苍白,眉心的太阳纹黯淡无光,身上其tā九颗太阳纹光华尽失没有了十颗太阳纹收敛神力,神力完全失去控制,如同无数纷乱细流,在tā体内疯狂肆意地流淌

  左莫压下到嗓子眼的那缕血腥味,目光冰冷地盯着雨帅

  “能在将阶便有如此威势,你是我平生仅见”雨帅悠然道,tā的语气充满赞叹

  左莫一言不发,不是tā不想说,而是tā根本无法说话tā的身体此时就有如沸腾一般,体内的神力乱流到处乱●窜,而且那才那一击,竟然让太阳晶种的封印出现一丝裂缝

  当初封绝战场的远古僵尸就是因为太阳晶种太过于炽烈,左莫不仅无法汲取它的力量,还会被其所伤,才封印太阳晶种

  左莫万万没有想到,刚■才那一击,竟然导致太阳晶种的封印出现一丝裂缝

  一缕炽烈得几乎能把tā融化的热流,正在缓缓从太阳晶种里流淌而出这缕热流,极为细小,但是它甫一出现,左莫体内乱成一团的神力,蓦地静止下来

  左莫第一次遇到神力静止的情况,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浮上心头

  就在此时,忽然,一股极其凶残阴寒细流,突然沿着tā的后背,钻入tā体内

  左莫脸色微变,心中咯噔一下

  逆龙爪

  该死的,这个要命的时候,逆龙爪竟然也跑来凑热闹

  三千烦恼丝却丝毫不动,无论左莫如何催动,它似乎对这股阴寒细流也没有任何办法

  雨帅缓缓向上飞,直至与左莫同等高度

  □tā似xiào非xiào地看着一动不动的左莫,悠悠道:“怎么?只有一击之力么?想靠这一击便打败我,那可不现实”

  tā的目光锐利,看出来左莫此时体内完全乱成一团,莫说再战,只怕动一根手指头的力▲tāsìxiàofēixiàodìkànzheyīdòngbúdòngdezuǒmò,yōuyōudào:“zěnme?zhīyǒuyījīzhīlìme?xiǎngkàozhèyījībiàndǎbàiwǒ,nàkěbúxiànshí”

  tādemùguāngruìlì,kànchūláizuǒmòcǐshítǐnèiwánquánluànchéngyītuán,mòshuōzàizhàn,zhīpàdòngyīgēnshǒuzhǐtóudelì量都没有

  雨帅淡淡一xiào,五指张开,便朝左莫遥遥抓去

  左莫周围的空气蓦地坚凝如铁,左莫动弹不得

  手到擒来,雨帅心情顿时好了不少,xiào摩戈虽然修炼了神力,但是境界终究相差太多,只有一击之力想想这次的收获,之前的损失,tā也就不放在心上

  只要神力修炼法门到手,自己停滞已久的境界突破可期,重要的是,有了神力,自己才有可能突破王境

  王境

  这两个字,让tā的心蓦地一热

  突然,tā有些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能够回去,好好研究神力但tā终究是帅阶,对自己的心神控制能力极强,不由哑然失xiào,随即虚抓的右手,wǎng回一拉

  只见左莫的身形,不受控制地朝雨帅飞来

  左莫顿时着急起来

  就在此时,忽然一缕幽幽的歌声,仿佛从深不见底的地底钻出来

  “生亦何欢,死亦何悲,双心阴阳隔,一锁不相离”

  无数剑光,如同花朵绽放,眨眼间,漫天的花海如汪洋,它们不知从何而来,以惊人的度初绽、怒放、凋零

  花海中,一道曼妙清冷的身影,如剑而立

  ※※※※※※※※※※※※※※※※※※※※※◇※※※※※※※※※

  当左莫看清来者时,不由一愣,但是随即便反应过来,是我离——罗离师弟的剑灵

  罗离师弟醒了?

  一瞬间,左莫心中充满惊喜

  罗离醒转,便意味tā悟通◎了【生死锁】这门奇功

  花海之上,我离摇曳生姿,偏偏其气质清冷如剑,增几分魅力

  罗离师弟呢?

  左莫怎么也没有看到罗离的身影,心中有些纳闷但是很快,tā便着急起来罗离师弟哪怕悟通了【生死锁】,也绝不可能是雨帅的对手

  该死

  这次生意要赔大了

  左莫哪还有半点刚才那番杀气腾腾的心思,tā着急无比,只想鼓起力气提醒罗离师弟快跑,但是tā浑身动弹不得,身体完全失去控制,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雨帅有些讶然:“倒是有些门道”

  这些娇美无比的花朵,是由无数剑意构成,层层叠叠,如同一片花海,煞是好看

  花海剑界?

  tā不以为然地xiào了xiào,心中却在思忖这xiào摩戈到底是什么来历,手下的力量委实惊人但是很快,tā心中便释然,反正如今xiào摩戈也落在自己手上若是tā不听话,大不了直接下个禁制,也不怕tā翻了天

  而至于xiào摩戈这些实力雄厚的手下,自然也归tā所有

  想及于此,tā心情加愉悦,眼前这片美丽的剑意花海,是喜人

  我离飘浮在剑海之中,清冷的目光,看着雨帅

  她◆忽然闭上眼睛,樱唇轻启:“生死锁离剑”

  雨帅心头一突,警兆忽生

  啪,一朵花朵突然破碎,花瓣凋落,一道细小的红色锁链连着花瓣,不断地从花朵中抽离出来,越来越长

  漫天花海,齐◇声破碎

  一根根红色的锁链,交错相织,层层叠叠,转眼间,无数粗粗细细的红色锁链如同一只只妖异的红蛇,来回穿梭

  红色锁链,以惊人的度,向雨帅卷去

  最为诡异的是,这些锁链,竟然全都是剑意而且是一种非生非死、阴阳难分的诡异剑意哪怕是见多识广的雨帅,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剑意

  这是什么剑意?

  雨帅心头的轻视和不以为然,一扫而空,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这股剑意古怪之至,tā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若是沾染些许这些剑意,下场一定不妙tā说不上来为什么,这种阴阳难分、非生非死的气息,就好像游走在生和死亡之间的诡异存在

  tā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