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节 出手!


  场内其他人或许没有注意到林谦,但是和他交过手的朱可三人,却始终有一fèn心神系在其身上

  他们对林谦非常忌惮

  当林谦身形一动,三人不约而同发动

  三人心中,杀机弥漫,之前形势不明朗,他们还有几fèn顾忌,但如今逆龙爪在前,魔功碑在下,宝阁现世,再无半fèn顾忌,他们心中杀机便再无遏制

  半空中,红蓝双眼,光芒流转,长发飘荡狂舞,林谦知道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候□,他猛然一声暴喝:“昆仑”

  “昆仑”

  昆仑剑修,齐声应喏,几hū同时,他们朝林谦掷出飞剑

  天空光芒陡盛,剑光破空

  七把飞剑,挟着七种不同的剑意,或幽冷黯淡,或耀◎眼炽烈,或锋锐逼眉,或凝重如山,同出昆仑,剑意迥异,但有一点,却无不奇快绝伦,几hū是三人刚动,七道剑光便破空而至,倏地集中到林谦跟前

  不知何时,林谦身形倒转,面对三人他神色肃穆,右眼幽冷如冰,左眼炽烈如火,七道森然剑意,在他面前交错汇集,构成七色转轮

  他扬起的太阿剑,赫然直指七剑转轮剑尖交汇中心

  一点光芒,猛然在剑尖处绽放

  “杀”

  一个音节,从林谦舌尖重重吐出,他面前的空气如锤重击,陡然爆裂开来

  七剑倒转,如花绽放,流转不休,如同七色光轮,眨眼间,光轮便涨大到数十亩大小,有如一巨大的罩子,兜头朝三人罩去

  剑轮罩内,沛然剑意◆,激荡涌动,就像剑兽张开的血盆大口,直欲择人而噬

  朱可脸色微变,厉喝道:“找死”

  中年侍女目光阴冷,显然怒极而夏右腿重重在地上一顿,长枪扬起,气势不断地攀升

  噗噗

  两滴水滴,从一名昆仑剑修胸前透胸而出,带起两点娇艳血花这名昆仑剑修,瞳孔猛然扩散,直挺挺地倒下

  扑通,木头桩子一般倒在地上,飞扬起尘土中的脸庞,一道有些艰难的笑容,一点点凝固

  ▲漆雕雨脸色微变,他刚刚偷袭得手,却是想打扰这些这些昆仑剑修

  这一招杀招,显然是一种战阵技,威力巨大,但是配合要求极高漆雕雨原本以为,这些剑修自身安全受到威胁,必然会撤回飞剑,哪知道这名昆仑剑◎修竟然宁肯身死,也不撤回飞剑

  昆仑

  不知为何,漆雕雨心中蓦地升起一丝寒意

  ※※※※※※※※※※※※※※※※※※※※※※※※※※※※※※

  别人以为左莫的手贴在逆龙爪上,却浑然不知,逆龙爪上缠满他们看不见的细丝而左莫的手,却是没入这些细丝上

  左莫的识海里

  蒲yāo呆呆地喃喃自语:“三千烦nǎo丝……这世上真的有三千烦nǎo丝……”

  卫听到蒲yāo这句话,身体一震,惊愕迅爬满他的脸庞,他失声道:“三千烦nǎo丝”

  三千烦nǎo丝

  知道这个名字,对左莫没有任何帮助

  这些细丝原本另一端缠在碑石上,但是如今碑林全毁,碑石尽碎,这些细丝失去依托,便飘在空中

  它们飘在空中,就像水草般,随风荡漾

  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除了左莫

  左莫插入的部位,是细丝最厚实的地方,那里是细丝最核心之处

  他摸到一颗小珠子,不,确切地说,是一小团如同雾气般的透明体若不是他此时的视野奇特,他的手从旁边摸过,也绝对不会注意到异样

  但是在他的视野中,却能fèn辨出,它是一颗珠子

  所有的细丝,都是从这颗珠子里伸展出来

  当左莫摸到这颗珠子的时候,飘浮在空中和缠在逆龙爪所有的细丝,蓦地一僵

  刚刚还凶横不可一世的逆龙爪,也蓦地一僵

  那团若有若无的◇透明雾气,突然变得炙热无比,就像烧红的烙铁若是正常状态,左莫第一反应绝对是张开手掌,把这东西扔掉

  但是此时,非人状态的左莫却无动于衷,仿佛烧到并不是他的手掌,他冰冷的目光盯着那颗珠子,没有一□丝波动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哪怕左莫修炼的是十乌天仪,此时也感有些吃力,他的手开始有些颤动

  他的视野中,漫天细丝,如同遇到危险般,猛然朝他缠来

  缠在逆龙爪上的细丝,不自主地收紧,逆龙爪开始剧烈地颤动,凶横无比的逆龙爪在这些细丝面前,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面对缠过来的细丝,左莫没有闪躲,他反而伸出左手

  细丝来势奇快,眨眼间便把左莫缠结结实实,就像一个棕子 ☆
  左莫终于尝到逆龙爪的感觉,这些细丝力量之大,恐怖异常,一被缠上,他就感觉几hū要断气哪怕他的十乌天仪魔体是将阶排名第三的魔体,在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脆弱得纸糊没有任何区别

  就在此时○
  zuǒmòzhōngyúchángdàonìlóngzhǎodegǎnjiào,zhèxiēxìsīlìliàngzhīdà,kǒngbùyìcháng,yībèichánshàng,tājiùgǎnjiàojǐhūyàoduànqìnǎpàtādeshíwūtiānyímótǐshìjiāngjiēpáimíngdìsāndemótǐ,zàirúcǐqiángdàdelìliàngmiànqián,cuìruòdézhǐhúméiyǒurènhéqūbié

  jiùzàicǐshí,左莫冰冷没有一丝情绪,却闪过一道凛冽的光芒

  他就像老练的猎人,耐心地等待机会,当机会出现在他面前,他便没有一丝犹豫

  他骤然出手

  ※※※※※※※※※※※※※※※※※※※※※※※※※※※※※※

  同门师弟的惨死,并没有引起林谦的丝毫波动,只有冰冷的右眼深处,一抹难以言喻的情绪一闪而逝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在剑轮朝对他威胁最大的三人罩去的时候,他已经完成转身

  如同一道展翅的大鸟,他稳稳地朝石碑冲去

  他前方,一片坦途,再无阻挡

  天空上,逆龙爪剧烈地颤动,笑摩戈似hū在收服它林谦强自按捺自己心中不可理喻的杀机,目标依然直指石碑

■  以笑摩戈现在的实力,收服逆龙爪,那就等于找死这等凶物,没有帅阶,或者没有特殊的办法,想收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可不是天才就能够解决的,天魔兵这个等级的宝物,它们成形,也要经历重重劫难有着太多机缘,○太多可遇不可求

  林谦心中没有半fèn收服逆龙爪的念头

  至于传说中,太安宝阁第三件宝物,他虽然也有些好奇,但只是好奇而已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看到

  不过,即使看到了,他也不会出手,哪怕它再诱人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魔功碑

  他的度极快,此时在他的视野中,没有其他人哪怕以他的沉稳,心跳也不禁有些加快只要拿到太安魔功碑,他有绝对的自信,没有人能够从他手上抢走

  哪怕届时战到他一人,他也有信心,能带着石碑,杀回昆仑

  近了

  要到手了

  就在林谦眼中闪过一丝无法遏制的喜色之际,忽然一道人影,从乱石堆里窜出来

  林谦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反应极快,右手太阿剑,顺势向这道人影虚刺

  太阿剑尖,陡然亮起耀眼火花

  ※※※※※※※※※※※※※※※※※※※※※※※※※※※※※※

  阿文灰头灰脸地从乱石堆里爬出来,刚才迷宫突然崩塌,他们险些全都被活埋不过他们的反应亦是极快,在崩塌前的一瞬间,给自己施加了保护性的yāo术

  否则的话,以yāo族并不强大的身体,绝对会被压成肉酱

  修炼魔功身体强悍的阿文此时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他便生生凭借强横的身体,第一个从乱石堆中挣扎出来

  不过,他刚窜出来,还没弄清楚状况,一道极其恐怖的剑意,瞬间笼罩在他身上

  他的脸色顿时煞白

  这股剑意之强,远hū他想象,他几hū魂飞魄散

  但是卫营艰苦修炼的好处此时却终于体现出来,他虽然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身体本能地作出抵抗

  浑身的翎甲嗡地齐颤,魔功瞬间运到极致,魔矛在手,本能一个跨步,标准的刺击动作闪电般成形

  没有任何思考,吐气开声,一声暴喝:“杀”

  魔矛尖端,浓郁黑色矛芒一闪而逝,突然从太阿剑前不远处虚空钻出来

  乱石堆下,突然飞出一道紫色箭芒,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光痕,直指林谦,赫然正是南玥的【天南箭术】

  一层淡淡的青灰雾气,泛着诡异的波纹,眨眼间,蔓延到林谦脚下,苍泽的【苍痕术】

  无论紫芒,还是青灰雾气,都多了一fèn肉眼难辨的水色,明决子的【水木明术】

  林谦脚下的地面突然崩碎湮灭,一股诡异的力场,牢牢笼罩着他,就像一根无形的绳子,猛然把他套住

  “哈哈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橙发yāo没心没肺的得意大笑,从乱石堆里传出来

  黑烟yāo没有出手,却默契地直接扑向石碑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最弱,但是他极聪明,立即找到一个干扰对方心神最佳办法

  众人在一起厮混已○久,早就默契无间,这番出手,无论时机还是配合,恰到好处,而且正值他们的实力大进的第一战,每一击,都凝聚他们全部力量,绝对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强一击

  杀机贯空

  *************◎*************************************************

  还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