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节 空青之杀


  十乌天仪

  许多人眼中都流露出光芒,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观看到这种传说中的魔体,机会可不多**泡!书*魔体的种类极多,但每一阶排名前三的魔体都十分罕见,往往是数百年难得一见

  看台上,一些眼线忙着把消息传出去如此重要的情报,他们竟然今天才知道,回去十有**要挨训

  “刚炼chéng没多久”角落里,一个黑衣男子低声道

  “嗯,不过,十乌天仪倒是少见,很多年没有出现了”一团虚影中,传出一个飘忽的声音

  周围的魔族似乎没有看到身边还有两个人,离他们不两尺左右的一位魔族高声谈论着,却浑然没有察觉在他身边,隐藏着两名高手

  “漆雕雨也来了”黑衣男子轻笑道:“其他从也都来了,大家好久没有聚这么齐”

  “他要看到你,大家就别想观战了”阴影中,那个飘忽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

  “咦”忽然黑衣男子目光似乎有所发现,脸上露出惊容

  “怎么了?”阴影问

  “看那边,那个黑衣服的漂亮女人,不简单”黑衣男子朝不远处呶了呶嘴:“一美一丑,倒是奇特”

  “嗯?”阴影微微一怔:“果然不简单另外那个女人,也有点问题”

  黑○衣男子眼睛,仿佛仔细品味,脸上讶容盛:“好奇怪的力量”

  阴影忽然道:“想起来了,这两个女是跟笑摩戈一伙的笑摩戈的来历没那么简单”

  黑衣男子哑然失笑:“观战观战,这事轮不到我们来头痛▲▲”

  “嗯”

  ※※※※※※※※※※※※※※※※※※※※※※※※※※※※※※

  别寒出现在看台上,他身边站着傅峰,只是傅峰脸色愤怒异常

  “殿下,大殿下说,他也没有办法○”傅峰不敢看别寒的脸色,他知道殿下对孽部的感情傅峰没有想到,大殿下竟然如此绝情,连殿下承诺自立门户,大殿下也无动于衷

  他很担心,殿下能不能接受这个消息

  沉默,如死一般的沉默

  片刻后,别寒淡漠地开口:“嗯,再想其他办法”

  殿下的语气和平常听上去没有区别,但是傅峰知道,这件事对于殿下来说,是多么残酷他心中一片悲凉,如果主母还活着,谁敢对殿下如此不敬?

  ▲主辱臣死,想着殿下遭受的屈辱痛楚,傅峰心如刀绞

  别寒忽然道:“傅叔不用担心这点困难,不算什么观战”

  语气淡漠如常,但是傅峰却能感受到殿下话里的关怀之意,心中是感动他没有废话,暗自下▲▲主辱臣死,想着殿下遭受的屈辱痛楚,傅峰心如刀绞

  别寒忽然道:“傅叔不用担心这点困难,不算什zhǔrǔchénsǐ,xiǎngzhediànxiàzāoshòudeqūrǔtòngchǔ,fùfēngxīnrúdāojiǎo

  biéhánhūrándào:“fùshūbúyòngdānxīnzhèdiǎnkùnnán,búsuànshímeguānzhàn”

  yǔqìdànmòrúcháng,dànshìfùfēngquènénggǎnshòudàodiànxiàhuàlǐdeguānhuáizhīyì,xīnzhōngshìgǎndòngtāméiyǒufèihuà,ànzìxià决心,一定要替殿下完chéng这个心愿

  傅峰想着心事,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场内

  忽然,他有些愣住

  场内的那个少年,他不知为何,生出几分似曾相识之感

  可是当他仔细看那张脸,是一张很陌生的脸

  但那股似乎相识的熟悉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真奇怪,自己怎么会有对笑摩戈有熟悉感呢?

  傅峰百思不得其解

  ※※※※※※※※※※※※※※※※※※※※※※※※※※※※※※

  灵力和神识不断向左莫体内深处渗进,一股清凉之意,仿佛在他身体最深处油然而生然而魔体十乌天仪的霸道炽烈,却让他感觉体表如同流淌着一层火焰

  顾不得细细体会体内的变化,他紧紧地盯着苗军

  没有一丝破绽

  苗军的身体,就像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山,让左莫生出几分无从下手之感

  好厉害

  左莫心中暗自凛然,但是他心中的战意,不减反增■

  他的眼睛浮起一抹淡金色,瞳孔浮现精细复杂的魔纹,心口的太阳魔纹,如同炽烈的太阳,连左莫都生出几分被灼烧的痛楚

  体内的太阳晶种,异常活跃,一股股如同岩浆般的热流,不断从太阳晶种里流◆淌而出,绕着左莫的身体转一圈,钻进他心口处的太阳魔纹

  灼烧的痛楚变得加强烈,但是与此同时,体内深处的清凉感也同样变得愈加清晰

  矛盾无比的感觉

  他眸子的金色变得加浓郁,气势陡然暴涨

  始终镇定的苗军脸色微变,面前的笑摩戈,就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愈烧愈猛烈,越来越危险

  苗军决定出手

  【天青碧华】四个字在他心中一闪而逝,他眼中的杀意陡然变得炽烈 ☆
  诡异的青色迅蔓延他整个身体,刚刚稳如泰山的苗军仿佛突然化作一缕轻风,变得不可捉摸

  空青魔体

  他的身形陡然消失在空气里

  左莫的瞳孔蓦地收缩如针,消失了,苗军真的消◇失了他完全失去对苗军的感应

  ※※※※※※※※※※※※※※※※※※※※※※※※※※※※※※

  “苗军也太狠了一出手就是【空青之杀】”一位长得酷似lán天龙的男子笑道,他的身形没lán天龙那么魁梧,但是两人相似的容貌,能够让人轻易地分辨出他便是lán天龙的兄弟lán容

  lán容接着赞叹道:“不得不说,苗军这招【空青之杀】委实有独到之处,也不知道他怎么悟出这招空青魔体可算不上什么厉害的魔体,大概是太安魔榜上最差劲的魔体”

  lán天龙目不转睛,他脸上也浮现几分惊容,苗军竟然一出手便是绝杀技,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空青之杀】,苗军chéng名绝招,他能够突然完全消失,敌人往往到最后,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多少高手,饮恨此招之下苗军也是凭借这招【空青之杀】,而踏入太安魔榜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破解这招

  所以当大家发现,苗军一上来就用上绝招,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但是对于苗军的这招杀招,lán天龙也不由点头赞道:“的确,我也想不出来,怎么破解这招”

  “真是一招鲜,吃遍天啊”lán容摇头失笑:“每次看苗军的挑战就这点不好,只要他亮出这招,就不用看了”

  “说不定今天会有意外”lán天龙忽然道,他想起那天在城门处,那股始终萦绕在他心头的淡淡危险感

  lán容有些惊讶,转过脸端详了自家☆兄弟半天:“看来你果然挺欣赏这笑摩戈的啊”

  “待会就能见分晓了”lán天龙摇头道

  lán容闻言,好奇地把目光投入只往下左莫一人的挑战场

  ※※※※※※※※※※※※※※※※※◇※※※※※※※※※※※※※

  曾怜儿盯着场内的左莫,她小心地保持着与左莫的距离,虽然有禁制的阻隔,但是力量的感应依然存在

  她对左莫那天能够引发星移砂冶,到现在还没有想míng白

  若是论及可能,她引发星移砂冶的可能性远高于左莫左莫修炼的是太阳神力,魔体也是十乌天仪,至阳至刚,几乎完全不可能引发星移砂冶

  可偏偏事实和她预计的截然相反

  她原以为,她对左莫洞若烛火,现在才发现,左莫就像个谜团,浑身都笼罩着迷雾

  阿鬼安静地立在曾怜儿身边,她依然一脸木然,对周围无动于衷,那双空洞的眸子,只会盯着左莫

  曾怜儿看了一眼阿鬼,忽然想起左莫脑海中◎那惊心动魄的记忆碎片,目光加幽然

  “喂,小姐,不知怎么称呼?”一位公子哥涎着脸凑了过来

  曾怜儿精致无瑕的容貌,妩媚迷离的目光,她如同空谷幽兰,亭亭而立,对于这些公子哥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群公子哥,就这样凑了过来

  曾怜儿恍若未闻,她的目光落在场内的左莫

  “没什么好看的了,苗军连空青之杀都出来,笑摩戈死定了真没劲,苗军这么多年,还是这招,还以为能有点鲜玩意呢,白让小爷跑一趟”公子哥嘴里嘟囔着,但他接着精神一振:“但是能够见到小姐你,我真要需要感谢他”

  曾怜儿熟视无睹,她紧紧盯着场内,她能够感受到左莫的困境

  ※※※※※※※※※※※※※※※※※※※※※※※※※※※※※※

  偌大挑战场,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

  苗军竟然在他面前,凭空消失

  他用尽手段,依然找不到对方,但是强烈危险感让他头皮发炸,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收紧绳索

  对方肯定还在挑战场内

  左莫忽然右手一翻,一连串的小妖术,从他手中倾泄而出,从挑战场每一寸空间掠过

  但是依然什么都没有碰到

  看台变得加热闹,议论声加热烈起来,左莫这一手小妖术,虽然只不过是小妖术,但是依然震撼住不少人

  妖魔修炼体系截然不同,懂妖术的魔,那可是相当稀少罕见

  笑摩戈居然会妖术

  左莫这一手小妖术,让看台上许多人大吃一惊

  看台上骤然高了几分的声浪对左莫没有任何影响,他的神经高度紧绷,暗中防备着,仔细地搜索挑战场内每一寸空间

  危险的感觉愈发强烈,强烈得就像绳索已经悄然收紧

  冷汗沿着左莫的鼻尖,滴嗒而下

  ********************************************************************************************

  感谢蔚lán熊同学小娘,一个三再次感谢趴被窝儿里同学升蒲妖了,加一个三八个加两个,十个今晚被我干掉一个,唔,九个

  唔,大家记得投票

  自我催眠:我是三无敌方

  碎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