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节 针锋相对


  “在下天環公冶小容”公冶小容一笑,朝公孙差方向一礼

  手下诸将无不惊讶,他们没有想到,大人竟然主动向对方示弱对方不问由情,斩杀己方zhàn修于阵前,大人竟然还主动向对方示弱?

  许多人脸上露出不服气的神情

  他们是天環天環什么shí候受过这种侮辱?没错这就是侮辱几乎所有人都作好zhàn斗准备,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把对方轰杀干净

  没想到这个shí刻,大人竟然主动示弱

  若不是公冶小容素来声威极重,手下这帮桀骜不驯的zhàn将们早就聒噪起来

  “在下公孙差”小niáng一脸如同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在天環zhàn将们眼中,却是刺眼无比

  公孙差?

  没听说过

  公冶小容仔细想了想,确定自己真的没有听说过他注意到对方只报名字不报来历,这里面就有些耐人寻wèi

  而且,像这样的劲旅,不该默默无闻才对

  公■冶小容目光闪动,有些意wèi深长一支强大的zhàn部,成形可不是那么容易,公冶小容组建过zhàn部,深知其中不易

  哪个势力已经开始在暗中觊觎四大的位置么?

  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转念一想,便不由哑然失笑,这个想法太无厘头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公孙兄弟如此年轻便能执掌zhàn部,想想小容当年简直是混日子”公冶小容笑吟吟,但是接下来话锋却一转:“但是公孙兄弟为何与妖魔沆瀣一气?”

  公孙差笑靥如花,语气温柔,词锋却是异常犀利:“沆瀣一气?公冶兄弟此话却有些让人莫名了本门攻下兰里界,星罗族仰慕本门风范,愿意归顺,改邪归正,此等盛举,岂不正是我辈所追求?”

  接着语气陡然一变:“反倒是贵部,在本门攻下兰里界后,还贸然大军压来,难道天環就是如此肆意妄为?欺负我们这些小门小派不成?”

  小niáng谈笑晏晏,忽而满面春风,忽而语气肃杀,偏偏睁着眼睛说瞎话,淡定自若一旁的阿扎格看得心底直冒寒气,哪有什么攻占兰里界?小niáng廖廖几句,顿shí站住了立场,真真假假,对方难辨

  阿扎格这辈子都不想与小niáng为敌

  有这样的敌■人,只怕死连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公冶小容被说得哑然

  一步之差,让他的判断出现巨大的失误不光是他,包括他手下的zhàn将,都以为小niáng真的是刚刚打下兰里界

  不过那些z○■人,只怕死连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公冶小容被说得哑然

  一步之差,让他的判断出现巨大的失误不光是他,包括他手下的zhàrén,zhīpàsǐliándōubúzhīdàoshìzěnmesǐde

  gōngyěxiǎoróngbèishuōdéyǎrán

  yībùzhīchà,ràngtādepànduànchūxiànjùdàdeshīwùbúguāngshìtā,bāokuòtāshǒuxiàdezhànjiāng,dōuyǐwéixiǎoniángzhēndeshìgānggāngdǎxiàlánlǐjiè

  búguònàxiēzhàn将却毫不在意,对方先打又怎么样?抢过来就是

  他们跃跃欲试,恨不得直接杀过去对方虽然实力不弱,但是这些家伙个个信心爆棚,俨然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公冶小容凝视着对方,公孙差说的话他不相信,但是他又挑不出毛病至于魔族的问题,修者里面一直分为两派,一派主张斩魔除根,一个不留,另一派主张允许魔族归顺,以怀柔之策对待

  这两派在修真界都很有市场,所以在魔族的问题上,公冶小容也挑不出刺

  他思考的远比手下那群zhàn将要多么多

  这场zhàn争持续的shí间只怕极长,天環是四大之一,还是要讲究吃相,讲究脸面的若是遇到比自己弱小的便抢,那如何能够团结其他门派?

  兰里界他也并不在意,兰里界易攻难守,不好防御,论价值远远不如乌石界

  不过……

  公冶小容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手下被斩之事,却要有个交待才行

  “不过,被斩○的是在下的人,这总没错”公冶小容缓缓开口

  “在此,在下为这位兄台深表歉意,并愿意支付赔偿”公孙差一脸无辜道

  公冶小容手下的zhàn将群情激愤,眼中直欲喷火

  “赔偿就不用了□,刀剑无眼,上zhàn场的修者,要有死在zhàn场的觉悟才行在下这帮兄弟骄横已久,今日见公孙兄弟zhàn部森然,还请公孙兄弟帮我指点一下这帮兄弟”说罢,不等小niáng开口,便转过脸道:“翟立,你挑五十兄弟,去向这位公孙大人请教一番”

  “是”一名黑脸汉子出列应命

  公孙差脸上笑容如故:“既然公冶兄弟有些兴致,小弟自然奉陪鄂德,你那一队,去”

  鄂德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刷地出列,沉声道:“必不负大人重担”

  “放松放松”小niáng笑了笑

  鄂德却是一脸坚定,能够在如此重要的shí刻被大人挑中,可见大人的栽培之意

  无论如何,一定要取胜

  他满脸杀气地盯着对方

  翟立也毫不示弱地瞪着鄂德

  鄂德忽然咧嘴一笑,就像一只野兽盯着自己的独特,露出森然利齿

  ※※※※※※※※※※※※※※※※※※※※※※※※※※※※※※

  挑zhàn场,人满为患

  左莫与苗军之间的挑zhàn赌约,风一般传遍整个太安城,顿shí无数人涌向挑zhàn场

  太安城的挑zhàn场,由当年两位魔帅联手设下的禁制,帅阶以下◇的双方在里面动手,余波不会冲破禁制

  将阶拥有移山倒海之威,当年虚灵城两名元婴期修者动手,整个虚灵城毁于一旦若是让这些将阶肆意动手,太安城早就化作飞灰

  这次的挑zhàn比起左莫与庞辰☆那次,要引人注意得多一个是引发星移砂冶的天才少年,一个是太安魔榜上的名宿,这两者之间的挑zhàn,自然能够吸引众多的目光

  太安魔榜代表着太安城最顶尖的二十名高手,能够登榜,实力毋庸置疑引发星移砂冶的笑摩戈,是全城目睹

  如此重量级的挑zhàn,光想想,便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苗军和笑摩戈之间的赌约也是为这次重量级的挑zhàn增添了一抹亮色,笑摩戈的高调和霸气,与他的年龄完全▲不相配

  笑摩戈主动找上苗军,让许多人感到意外究竟是笑摩戈信心就是如此爆棚呢?还是他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想法?

  但是这些念头,全都只不过是这场挑zhàn的注脚,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挑z□●hàn场内的两人牢牢吸引

  ※※※※※※※※※※※※※※※※※※※※※※※※※※※※※※

  苗军巍然不动,气势沉凝,有如一座大山他紧紧盯着左莫,心中却并非如他表面那般平静,当他从笑摩戈◎口中听到【天青碧华】四个字shí,便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四个字,尤其还是一位少年

  天青碧华……

  冲着这四个字,无论如何,他也要一zhàn他好奇的是,笑摩戈是从哪里听到,又是从哪里发现?

  他发现,自己无法看透这个少年

  左莫却没有想太多,他心中只有对胜利的渴望他才不管什么【天青碧华】,那只不过是卫扔出来的一个诱饵他虽然欣赏苗军,但并不是非得得到对方效力不可

  他眼中只有一件事是必须,那就是胜利

  左莫气势不断地攀升,周围的声浪迅远去,激昂的zhàn意,在他眼中犹如两团跳动的火焰

  这是他自□从星移砂冶后第一次毫不保留地运转体力焕然一的三力

  无穷无尽的力量从体内迸发,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左莫畅快得几欲仰天长啸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筋,都是如此活跃,如此强健

  他没有解开缠在右手的▲■绷带,琉璃天波用来对付庞辰还行,用来对付苗军,那是不够看的

  但是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如同拉紧的弓弦,心口处的太阳魔纹蓦地亮起

  只见金色魔纹,像唤醒生机的种子,迅沿着左莫的体表蔓延●

  十乌天仪

  苗军脸色微变,失声惊呼:“十乌天仪”

  挑zhàn场的禁制对力量有作用,但是对声音却没有影响,这声“十乌天仪”顿shí传遍整个挑zhàn场

  原本摒住呼吸,寂静无比的看台立即引起一阵惊呼

  十乌天仪

  太安城的修者,谁会不知道十乌天仪?

  将阶排名第三的魔体

  将阶第三,这个数字的份量之重,左莫不知道,但是对于这些真正的魔族,却无疑受到巨大的冲击

  野菱为什么在发现左莫修炼的是大日魔体shí,便会认为他有可能成王?这是因为在魔族中,流传着一个说法

  只有高贵的血脉,才有可能修炼出高贵的魔体

  这个说法并没有被人证实,但是,在魔族中,尤其是底层魔族中相当有市场校阶第二的大日魔体,在野菱眼中,无疑证明了左莫血脉的高贵

  而将阶排名第三的十乌天仪,却让所有人都两眼放光高手们自然对血脉论嗤之以鼻,但是他们却加充满期待

  如此强大的魔体,已经有太久没有出现人们充满好奇,将阶排名第三,那该有何等的威力?

  十乌天仪威名赫赫,修炼成它的先辈,无一不是威镇一方,但是那只是传说如今各大魔界,没有听说谁修炼出十乌天仪

  空爆、星移砂冶、十乌天仪,人们赫然发现,这个少年比他们想象中的为光彩夺目,加引人注目

  左莫感觉体内焕然一的三力,就像三个互相吸引又相互排斥的磁铁,它们始终处于一个动态的平衡之中

  当他的十乌天仪毫无保留地激发shí,灵力和神识,却如同魔体投下的阴影,不断地向他身体内部渗去

  好奇怪的感觉

  左莫脸上陡然浮现怪异之色

  *************************************************************************************************

  感谢“趴被窝儿里”同学小niáng,加一个三,八个

  PS:今晚还有我要干掉一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