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节 有敌入侵


  庞辰之死,轰动整个太安城

  这是近半年来,第一位名家之死

  混沌裂缝让三方之战,迅进入白热化,人们的目光,自然落在日益复杂的局势上许多高手也纷纷回到部族,参加战争,太安城沉寂了很长时间但是随着一些地方的局势逐渐稳定,蓝天龙等高手的不断回归,太安城重恢复往日的风采

  庞辰死了对方是个人两拳

  现场观看整个过程的魔族们竭尽所能地向别人描述那两拳的霸道和恐怖,花宁小姐和十招之约,成为整场挑战最大的笑话

  这场挑战的蜃影,迅热卖,太安人沉寂良久的热情,陡然迸发出来

  人战胜名家,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随着规矩的不断完善,像这样的越级挑战,越来越难看到没有人关心庞辰为什么要挑战左莫,tā们只知道,庞辰死在一个人手上

  人

  但是很快,人们便惊讶地发现,到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

  于是人们纷纷开始挖掘起来

  屠夫卫营,以一百屠三千盗匪,半途救下陶兴一行,以一击破对方夜王叉,轰然数百绿夜叉……

  愈发神秘

  许多势力此时也注意到,这个横空出世的人

  太安城,仿佛复苏过来

  ※※※※※※※※※※※※※※※※※※※※※※※※※※※※※※

  “什么?庞辰死了?”步亘手上的酒杯啪地捏得粉碎

  “是”手下连忙放出一段蜃影

  步亘盯着蜃影,一动不动,☆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

  蜃影完美地把整个过程回放,不需要费力步亘就能清晰地捕捉到每个细节霸道绝伦的一拳,便是蜃影外的步亘,也觉得心悸神摇

  “我们低估了tā”步亘忽然道,tā直起身体,脸□色重恢复平静

  当年庞辰与漆雕雨那一战,tā见过那段蜃影漆雕雨虽然没有尽全力,但是庞辰能够在tā手上抵挡三十招,实力绝对可以踏入一流之列而且庞辰这些年明显有着不小的进步,在最后关头突破,可依然◎被对方一拳轰杀

  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对方就像突然冒出来一般,tā们查到现在,依然没有查到对方的来历

  这令步亘感到有些不安

  个人武力步亘反而不担心,从tā的角度,那一拳的霸道绝伦的确令人心折但是若对方没有什么来历,那tā有很多种方法能够除掉对方

  这里是太安城,最不缺的就是高手

  ※※※※※※※※※※※※※※※※※※※※※※※※※※※※※※

  “阿扎格,听说你前段时间吃鳖了?”一个大汉哈哈大笑,言语间充满调侃

  阿扎格也不生气,笑道:“遇到一个极厉害的修者战将,不是一般的厉害啊,战部明明比我差一大截,却能跟我打个平手要是战部差不多,我估计就吃不消了”

  “这么厉害?”大汉有些讶异:“你阿扎格可是我们星罗族三大战将之一,你都不是对手?”

  阿扎格苦笑,摊了摊手:“真的不是对手”

  大汉上惊讶浓,tā知道阿扎格在这种问题上是绝对不会开玩笑,沉吟片刻道:“你觉得毕山比tā如何?”

  毕山是星罗族三大战之首,一生未尝败绩

  “不如”阿扎格摇头

  大汉面色凝重起来:“难道是四大的弟子?悬空寺出了个江哲,最近把冷山界给占了,现在不少人在联合,准备把冷山界夺回来”

  “不是四大门派弟子,我问过tā,tā们是云海界的听tā的语气,tā们对四大,非常不喜欢”阿扎格外粗内细,见微知著:“tā们之所以攻占中仓界,好像就是冲着通往这边的混沌裂缝来的”

  “难道tā们xiǎng染指魔界?”大汉脸色微变,身边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谁能不警惕?

  “不像”阿扎格xi▲ǎng了xiǎng道:“从我和tā们的接触来看,tā们和四大不一样,对魔族并不排斥而且tā们人不多,连中仓界,tā们xiǎng稳定下来也得花段时间tā们xiǎng要混沌裂缝,似乎有某种目的”

 ◆ “你打算怎么办?”大汉脸色微松

  “结盟”阿扎格很干脆道:“这样厉害的战将,成为敌人太可怕了,还是成为朋友的好,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也值得”

  “嗯,如果tā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的确”大汉颔首道

  “毕山tā们的进度怎么样了?”阿扎格问

  “不是很顺利”大汉摇头,面露忧色:“tā们遇到了麻烦,公冶小容的名头虽然不如江哲那么响亮,只不过缺乏一场大胜而已毕山连续吃了两个亏,好在损失不大毕山现在准备联手妖族,不过,妖族的那支战部战将太年轻,而且还是个女人”

  “女人?”阿扎格也是一愣

  “嗯,叫木希,倒是出身名门,宫湖木氏,不过太年轻了,我有些担心”大汉面色有些不愉,显然tā对于盟友派出这么一个小女孩,感到有些不满

  阿扎格也有些担忧,但tā还是安慰道:“宫湖木氏可是名门,敢派这么小女孩出来,肯定有不凡之处”

  “希望如此”大汉苦笑,忽然道:“你对局势怎么看?”

  阿扎格笑了笑:“套用一句俗话,一个的时代来了”

  “怎么说?”大汉饶有兴趣地问

  “天裂之灾,把以前被都天血界隔开的妖魔和修者,重捏在一起修者妖魔融合的趋势,已经无法避免”阿扎格的神情认真

  大汉不以为然地摇头:“咱们和修者之间的世代血仇,怎么可能融合?”

  “妖魔和修者的接触越来越多,这种融合就无法避免那么多的混沌裂缝,◎谁能堵得住?这个漩涡现在越来越大,没有谁能逃得掉眼下肯定会打下去,但大伙总有厌倦战争的一天,自然就融合了”阿扎格嘿然道

  大汉难以接受阿扎格的说法,摇头笑道:“你的xiǎng法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时间会证明一切”阿扎格扬了扬眉

  ※※※※※※※※※※※※※※※※※※※※※※※※※※※※※※

  龟岛

  麻凡脸上几乎皱成一团,苦巴巴的望着热火朝天如火如荼的营地,tā揉了揉脑门,很xiǎng抱怨一句“真是麻烦”,但是话到嘴边,就吞了回去

  如今tā可是一营主将,自然不能像以前那般随心所欲

  自从小娘把玄武营交到tā手上,tā几乎整个身心都扑在上面如同海绵般疯狂地汲取战将方面的知识,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这上面

  玄武营的实力,也在不断地提升之中而且由于龟岛在云海界的地位愈发稳定,前来效力的青年才俊也越来越多,整个水平比之前高许多

  除了偶检视之外,小娘并没有过问太多玄武营,整个玄武营完全按照麻凡的xiǎng法打造的

  玄武营的骨干是天锋曲,其tā成员都是本地的修者金丹期的修者不少,但是论起战斗力,比起朱雀营的金丹■还是要明显差不少最麻烦的是,这些从各个家族投奔而来的修者,tā们修炼的功法,使用的法宝都完全不同,里面有禅修有散修有剑修

  麻凡自知自己的战将水平有限,做事一改以前散漫的个性,前所未有的细致 ○
  因为之前做过战术核心的缘故,麻凡对小战术最为擅长,玄武营也十分彻底地贯彻了这点

  tā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修者地编组,为tā们设计小范围的战术

  玄武营就像个大杂烩,每个小队的★修者种类都不相同,同样每个小队的战术都不相同很多次,麻凡都觉得自己的玄武营,就像一个打满了各种补丁的叫花衣

  尤其是tā偶尔怀念朱雀营那千剑齐发的犀利快感,只能各种眼红羡慕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玄武营修炼量暴增的时候

  玄武营的修炼量是按照朱雀营的标准,修炼量之大,让许多本地的修者叫苦不迭不过麻凡是何等奸猾之辈,xiǎng在tā手下玩花样,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一座座剑阵,就像一个个滴着血的牢笼,树立在修炼营的四周xiǎng偷懒?那就进去

  麻凡对玄武营看不上眼,但是让tā有些意外的是,前来检视的小娘,反倒是把tā大肆夸赞了一番

  当看到魏然tā们眼红的目光,麻凡浑身就像轻了几分,每每回味的时候,麻凡的心情立即好了许多

  不过中仓界之战,玄武营虽然也上了,但是在光辉万丈的朱雀营下面,黯淡无关,这让tā很不爽

  这次麻凡奉命回龟岛,是准备镌刻符阵

  据说龟岛的魔纹突破了,金wū营能够镌刻厉害的符阵感到力量不足的小娘,决定让玄武营镌刻符阵

  不过,tā们还得等几天,金wū营手头上还有一些魔族没有完成

  麻凡也不着急,回到龟岛,tā还是感到很亲切的不过tā的时间还是放在玄武营的修炼上,中仓界之战暴露一些问题,tā在不断地调整

  忽然,一只纸鹤飞到麻凡面前

  麻凡没有拆开纸鹤脸色就变了,这种纸鹤,只会用于警报

  tā拆开纸鹤

  ——有敌入侵界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