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节 庞辰


  “dà人,都按排好了”手下向步亘报告

  步亘问道:“找de是谁?”

  “庞辰,将阶,七年前踏入将阶,拥有丰富de战斗经验最著名de一战,是与漆雕雨一战,三十招后方落败,虽败犹★荣,因此而名噪一时”

  “漆雕雨”步亘耸然动容:“他能与漆雕雨交手三十招方落败,果然实力不弱”

  “是庞辰自从与漆雕雨一战落败后,便来太安魔功碑,以求突破在太安城内逗留已有三年之久,d■◎àdà小小tiāo战二十多场,从未败北,实力较之前,又有进益”

  “不错不错”步亘露出满意之色

  这样一个实力派de将阶,能够很好地完成试探de目de

  “卫营de那个家伙现在●在哪?”步亘接着问

  “在魔功碑”手下立即答道:“庞辰已经过去”

  步亘露出几分期待之色:“派人盯着了么?”

  “已经安排妥当”

  ※※※※※※※※※※※※※※※※※※※※※※※※※※※※※※

  左莫看得极入神,石碑上全都是一些基础得不能再基础de内容,很少有魔族会全部看完这些基础de内容,他们从小就会接触,耳濡目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左莫却是一篇不漏,一个石碑一个石碑地走下去

  他没有觉得任何滞碍之处,师子铭用语极其浅白好懂,左莫越看越是头脑清晰就好像原本脑海中一幅云山雾罩de山水画,在一点一点地变清晰,许多以前他连想都未曾想过de空白之处,不断地填补上去,这幅山水画变得越来越完整

  这并不是非常强烈de快感,却深深地吸引着左莫,那种不断填补空白de幸福感,让他无法停下脚步

  就像着了魔一样

  识海里,蒲妖和卫此时▲也惊叹无比

  “这师子铭真是厉害de家伙”卫脸上罕见露出震惊de表情,对于魔功de修炼,卫比蒲妖懂得多这里面许多内容,尤其是一些师子铭de阐述,就像着一种特殊de魔力,令人着迷,令人惊叹
▲yějīngtànwúbǐ

  “zhèshīzǐmíngzhēnshìlìhàidejiāhuǒ”wèiliǎnshànghǎnjiànlùchūzhènjīngdebiǎoqíng,duìyúmógōngdexiūliàn,wèibǐpúyāodǒngdéduōzhèlǐmiànxǔduōnèiróng,yóuqíshìyīxiēshīzǐmíngdechǎnshù,jiùxiàngzheyīzhǒngtèshūdemólì,lìngrénzhemí,lìngrénjīngtàn
  “这家伙不会真悟了”蒲妖有些小郁闷左莫修炼魔功de天赋简直强得可怕,就好像随便给他一点火星,结果他就马上烧出一片火海

  相比较之下,左莫修炼de妖术de天赋,虽然也不错,但两者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上,难怪蒲妖会有些小郁闷

  “嗯?”卫忽然转过脸,有些惊讶道:“阿文de天赋也很不错”

  蒲妖冷哼道:“整个卫营,就他有点灵性其他一帮家伙,都是一群苦哈哈”

  阿文de天赋在卫营里de确最为耀眼,他de悟性奇佳,就连束龙比他也逊色许多但是束龙一丝不苟de性格却最让人放心,魔功碑在眼前,但束龙连一个字都没有看,始终警惕地看着四周,亦步亦趋地跟在左莫身边

  “苦哈哈也没什么不错”卫de心情显然非常不错卫营既有阿文这样悟性奇佳de好苗子,又有束龙这样稳重无双让人放心de首领,卫de心情自然好得很

  就在此时,忽然束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个身影,径直朝这边走来

  束龙脸色微变,紧紧盯着对方,身体下意识做出戒备de姿态

  对方de步伐,仿佛有着某种神秘de韵律,每一步,都像踩在奇异de鼓点上恍惚间,束龙只觉视野中de其他景色就像潮水般褪去,整个视野里,只剩下迎面走来de这名男子

  忽然,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束龙身体微震,视野内消失de景色突然恢复,那名正在向他走来de男子身上de那股奇异de魔力消失不见,束龙de心神陡然一松☆

  “dà人”束龙羞愧满面

  “没事”左莫拍拍束龙de肩膀,低声道:“护着阿文,别打扰他”

  “是”束龙紧紧咬住嘴辰,心中愈发羞愧遇到敌人,竟然要dà人替他们挡着,束龙啊束龙,■

  “dàrén”shùlóngxiūkuìmǎnmiàn

  “méishì”zuǒmòpāipāishùlóngdejiānbǎng,dīshēngdào:“hùzheāwén,biédǎrǎotā”

  “shì”shùlóngjǐnjǐnyǎozhùzuǐchén,xīnzhōngyùfāxiūkuìyùdàodírén,jìngrányàodàréntìtāmendǎngzhe,shùlóngāshùlóng,还能有比这dàde耻辱吗?

  他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加努力地修炼

  左莫走到束龙身前,眼睛闪烁着寒光说实话,任谁在看得正爽de时候被打断,都绝不是件愉快de事而且对方明显是冲着他们而来,身怀敌意

  “看来你不用再去另找人tiāo战了,有人送上门”蒲妖de语气就像看热闹

  对方走到离左莫三丈远de地方,便停下脚步,客气道:“在下庞辰,见过兄台”

  庞辰年纪约三旬左右,身形挺拔,他de身体非常匀称,裸露在外de肌肉并不是dà块dà块,而是像一股股钢丝缠绕成一般,让人毫不怀疑其所蕴含de惊人力量

  左莫冷冷地看着对方,他们刚刚抵达太安城,在城里根本就没有认识de人眼前这个名为庞辰de中年男子,刚才径直朝他们这边走来,而且惊扰他们领悟,显然是不怀好意

  还好左莫刚才只是看得入迷,并非像阿文那样顿悟顿悟状态可遇不可求,一旦被打扰,下次再遇上,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无论是修者,还是妖魔,对这种打扰是极其忌讳de

  “有屁快放”左莫冷冷道,既然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左莫可没有心情陪笑脸而且在蒲妖de计划里,也是要tiāo战几个家□伙来壮壮声势,现在有人送上门了,那敢情好

  左莫索性直接开始卷袖子

  庞辰有些惊讶,他第一次见到左莫这样de人

  他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对方难道不知道这是太安城么?在太安城里,这种行事风格,根本活不过几天,果然是年轻气盛de愣头青啊

  早点结束

  庞辰心想,也不废话:“在下想与阁下切磋一番”

  “切磋?你是向我tiāo战?”左莫tiāo了tiāo眉

  周围围观de魔族们顿时嗡嗡地议论起来,庞辰在太安城已经有三年之久,只要在太安城混了一段时间de人都认识他很快,也有人认出来,左莫就是那个在城门口tiāo战蓝天龙de人

  人群立即兴奋起来,太安城最让人津津乐道de,便是各种各样detiāo战在这里,想闯出名头很简单,那就去tiāo战

  当然,这tiāo战里面也是有规矩de,就像一个默默无闻de魔族去tiāo战一个成名已久de◎魔族,对方完全可以无视否则de话,那这些高手们,每天不用干其他de事情

  用太安城de话来说,刚来太安城de,都是人人想成名,有专门de擂台,擂台de获胜者,能够获得机会tiāo战名家

  所以像今天左莫这样直接tiāo战蓝天龙,蓝天龙不应战,没有人耻笑蓝天龙反而会觉得左莫是什么都不懂de人,而蓝天龙之后de表现是让人觉得他de气度非凡

  可是庞辰是什么人?

  庞辰在太安城绝对是实力级别de,能够在漆雕雨手下支撑三十招,这样de实力,就足以令人咋舌而这几年在太安城无一败绩,是让人敬畏

  若不是庞辰无意于被招揽,否则de话,早就许多家族向他递出橄榄枝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成名已久de名家,却像一个人发出tiāo战

  这样de稀奇事,在太安城可是不常见

  左莫de目光让庞辰有些不爽,他成名已久,什么时候被一个小辈用这样de目光瞧过? ◇
  他冷冷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没错”

  人群顿时兴奋起来,再傻de人,也能看出来这里有蹊跷但是没有人在意,能够一睹庞辰de出手,足以让他们感到兴奋

  名家啊

  多久没有◆名家出手了

  ※※※※※※※※※※※※※※※※※※※※※※※※※※※※※※

  庞辰向左莫发起tiāo战de消息,很快就在太安城蔓延开来

  由于天裂之灾,烽烟四起,dà家de注意力都放在局势上,太安城平静许久

  而那些家族,却立即嗅到了其中不同寻常de味道他们de情报来源远比普通人要灵通得多,很快,关于卫营de情报,关于卫营和绿夜叉之间de冲突,也迅传到他们桌上

  卫营这个名字,也从这时开始进入他们de视野

  再联想到步亘之前进入太安城,他们立即弄清楚谁在搞鬼不过,他们绝dà数人都是一笑置之,觉得步亘太谨慎了,能请动庞辰,花费de代价必然不小

  用庞辰去对付一个人,那不是欺负人么?

  甚至许多人觉得步亘偌dàde名头,名不符实许多人甚至连热闹都懒得去看

  唯独蓝天龙除外

  他听到手下报告这个消息,眼中爆出两团光芒,想起那天萦绕在心头若有若无de危险感,他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de笑容

  名家……庞辰……

  蓝天龙毫不犹豫起身,腾空朝外奔去

  “走去看热闹去”

  当他飞到街道上,只见人流如潮

  久违de名家出手,让平静太久de太安城,一下子躁动起来

  听到下面人群里兴奋地讨论着庞辰de绝技、庞辰de辉煌战绩、庞辰de各种传闻,蓝天龙忽然对这一战,充满了期待

  *************************************************************************************

  一周,求红票求打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