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节 志同道合


  鸦雀无声

  如死一般的鸦雀无声,

  众人从最初的震憾渐渐回过神来,尤其是束龙等人,虽然这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如此不可思议,但是它就是这般活生生地在他men眼前发生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左莫,许多人心中不由发出惊叹和感慨

  ——果然是大人啊

  左莫可没顾及那么多,险些被憋成内伤的他,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体内翻腾的气血平复下来**泡!书*

  但是随着投向他的目光越来越多,他觉得还是要摆出,唔,比较有老大气势的架势才好

  他挺身板,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一声,在一片死寂中,清晰异常,把他自己吓一跳

  野菱等人精神陡然一振,神情愈☆发恭谨

  “我说,那个……”左莫一开口,什么老大的气势顿时荡然无存:“你men要投靠我?”

  “是的,大人”野菱回答得干脆利落

  “为啥?”左莫好奇地问,他的这个问题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说实话,大伙搞不懂目前的状况,就是想不通这件事

  “大人有成王者的潜质”野菱毫不犹豫地回答

  马屁人人喜欢听,左莫也不例外,他立即眉开眼笑:“眼光挺厉害的嘛,我隐藏这么深你也能发现?”

  刚刚清醒过来的顾明公表情立即变得怪异起来但是看瞥了一眼周围一本正经的束龙等人,他还是理智地硬生生憋住想笑的冲动

  束龙阿文等人纷纷向野菱投去赞赏的目光作为左莫的铁杆最核心的属下,卫营上下,对左莫死心塌地他men是修奴出身,比起朱雀营的那些精明的老江湖,他men不通人情世故,也不懂修真界的各种规矩常识,他men的想法加简单,也加淳朴

  在他men心目中,左莫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最厉害、最英明的大人

  就算左莫让他men往火坑里跳,他men都会毫不犹豫一起跳进去

  在他men的心中,他men只为左莫存在

  顾明公会觉得野菱是在拍马屁,但是束龙他men没一个这么想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发现大人的厉害,这家伙还是有几分眼力的

  不知不觉中,卫营上下对野菱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野菱的话让左莫飘飘欲仙,浑身上下就像吃人参果一般的●舒畅,刚刚险些被憋成内伤的事情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他咧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脸上就像一朵花绽放:“成为王者的潜质?唔唔,好好说说,慢慢说,说详细点”

  “是大人”野菱以为左莫这是在考●验他的才能,他认真地理了理思路,这才开口道:“大人年龄不大,便修成大日魔体,放眼魔界,可得天才之称身处险地,却能建此强军,开创此番局面,大人具英主之象值此乱世,只有大人这般有天赋、性格坚韧、拥有出色眼光格局的强者,才有可能成就王者”

  束龙等人纷纷点头,不时彼此相视,目光相互交流,脸上无不露出欣赏赞同之色

  缩在jiǎo落的顾明公张大嘴巴,望着洋洋得意的左莫,觉得不可思议至极说的人一本正经,赞同的人也是一本正经,没有bàn点谄媚之意,诚恳、真挚得一塌糊涂

  可是……

  人精一般的顾明公几次张了张嘴,呐呐bàn天,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哎,可惜大师兄、公孙师弟他men不在场……哎,忘了忘了,刚才该用玉简录下来……

  心花怒放的左莫,心中顿时后悔不迭,这么长脸有面子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他恨不得所有人都能看到

  好不容易从后悔中挣扎出来,左莫有些意犹未尽地咂巴咂巴嘴,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唔,还行不过,唔,以后我men还是要低调,低调一点”

  难怪大人能够在修真界存活至今,还能创下如此局面,果然深谙隐忍之道啊

  野菱心悦诚服道:“是,大人”

  马屁也听了,爽过之后的左莫觉得吃干抹净走人还是有些不地道,想了想道:“唔,既然你men这么有诚意,那么从今天起,你men就是灰营,暂时由束龙负责统领,你是副手”

  野菱大喜过望:“谢大人赐名”

  “不过你men从今天起来,要注意自己魔族的身份不能泄露”左莫提醒野菱道

  “是”野菱心中暗自佩服,大人真是缜密啊

  他回头低声吩咐几句,只见魔军上下,齐齐换了一个相貌能够进入魔军的魔族,实力都不错,改变相貌对他men来说并不困难只不过魔族的审美和修者相差甚远,他men喜欢粗犷力量之美

  接着野菱拜见束龙

  束龙等人出身修奴,长期受修者的压迫,不喜欢修者,反而对魔族没有什么恶感而且刚刚野菱的一席话,让束龙等人大为赞赏,他men觉得野菱简直就是说到他men心坎里去了

  志同道合之感油然而生

  束龙郑重道:“我会对灰营一视同人,各位多努力”

  “是”野菱心中激动莫名

  意外收编灰营,让左莫的突袭之战,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结束但是总体来说,达到了这次作战的目的

  在卫营和灰营的努力下,他men迅在混沌裂缝建立起的据点比起野菱他men粗陋的据点,建立的据点可谓规模惊人

  不过魔草海还是被铲除一空,这玩意实在太扎眼了

  就在此时,忽然野菱找到左莫

  “大人”野菱有些犹豫道

  “什么事?”左莫问

  “请大人允许我劝降时冬大人”野菱一咬牙,毅然道

  “时冬?”左莫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你说的是另一支魔军?”

  “是的,大人”野菱连□忙道:“时冬大人曾在属下的长官”

  “哦,说说”左莫顿时来了几分兴趣

  “时冬大人出身螳魔中十分罕见的分支,名为天空螳魔时冬大人是属下所见过最出色的战将,性情坚韧不拔,对战争有着极强的○洞察力如果不是他螳魔的出身所限,他的成就绝不止于此”

  “比你怎么样?”左莫好奇地问道,野菱的雾手位可是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属下比之万万不如”野菱认真道:“属下一直担任的是时冬大人▲的后勤官”

  “这样啊……”左莫顿时有赚一笔的预感,连忙点头:“那你试试”

  野菱大喜:“是”

  ※※※※※※※※※※※※※※※※※※※※※※※※※※※※※※

  时冬浑◎身烟熏火燎,拉风华丽的披风如今破损不堪,他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神色露出几分憔悴疲倦

  在他身旁,之前严整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一bàn,几乎个个身上带伤

  时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厉□害想想几天如同梦魇般的战斗,他心中都不由一阵悸动

  对方的战将实在太厉害

  除了一开始,双方有过一个短暂的僵持,随后的战斗,时冬就眼睁睁地看着天秤一点点向对方倾斜

  缓慢而坚决▲地倾斜

  他尝试过他能想到的任何办法,但依然无法阻止这种倾斜

  对方就这样死死地压制他men,没有给他men任何一丝可乘之机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如此恐怖的对手

■  是传说中昆仑薛东?还是天環的公冶小容?

  这不是云海界么?这不是四境地都不屑于伸手的偏僻小地方么?

  怎么会有如此绝世战将?

  黄金战将

  只有黄金战将,才有可能把☆  shìchuánshuōzhōngkūnlúnxuēdōng?háishìtiānhuándegōngyěxiǎoróng?

  zhèbúshìyúnhǎijième?zhèbúshìsìjìngdìdōubúxièyúshēnshǒudepiānpìxiǎodìfāngme?

  zěnmehuìyǒurúcǐjuéshìzhànjiāng?

  huángjīnzhànjiāng

  zhīyǒuhuángjīnzhànjiāng,cáiyǒukěnéngbǎ他压制得如此彻底,如此绝望

  时冬离黄金战将只有一步之遥,若不是螳魔的血脉,或许他已经成为黄金战将从很早开始,他就罕有遇到对手,对于指挥作战,他从不缺乏信心

  但是这次……

  ○望着天空不远处的那些三五成群的剑修,他死死咬住嘴唇,脸色苍白

  就在此时,忽然身旁传来副官的惊呼

  他猛地转过脸,目光锐利如剑

  但当他看到副官手掌的那只黑虫时,却忽然愣住

  ※※※※※※※※※※※※※※※※※※※※※※※※※※※※※※

  “很不错的对手”小娘语气中充满赞赏之色

  没有人不以为然,这支队伍的顽强,远远过他men的预料哪怕很快朱雀营便占据了上风,但是对方依然顽强地支撑

  虽然没有止住颓势,但是众人想象中的溃败却没有出现

  哪怕打到现在,对方的战部只剩下一bàn,但是士气依然惊人的稳定,换作普通战部,早就溃败千里

  这样的敌人,值得尊敬

  自从小娘自创心法,神识水平一日千里,他最后一块短板也被弥补上原本就强大的小娘,变得非常恐怖,异乎寻常的恐怖

  从这次的战斗便能够看得出来,神识大涨而带来的全面进面从战斗一开始,战斗的节奏就被他纳入掌控之中

  自始至终,他没有给对方bàn点机会,不徐不急、以一种令人窒息的方式压迫着对方的空间

  但是,小娘依然对时冬刮目相看

  如果不是他最近的神识有突破性的进展,对方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拼完对方,朱雀营的死伤差不多要达到三分之一,而绝不是现在朱雀营零星的伤亡

  能取得这么大优势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对方魔军的水平,比起朱雀营的水平,要差一个台阶左莫在朱雀营他men身上不计成本的投入,终于看到成效

  但是小娘敢断定,对方绝对有接近黄金战将的实力

  整个龟岛,有实力与之交战的,也只有公孙差和左莫,束龙比之对方,也要逊色一筹

  只可惜,时冬遇到公孙小娘,连成名多年的玉衡军团长也败在脚下的恐怖小娘

  真是顽强的对手啊,公孙差心中感慨,转身下令攻击的命令

  “准备进攻,太阳落山之前结束战斗”

  忽然公孙差的目光一滞,只见对方战将孤身脱离战阵很快,前面的剑修飞一般回来,向公孙差报告

  “大人,他men投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