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节 定魄神光


  左莫盯着顾明公,沉默不语

  沉默带来的压力令顾明公几乎窒息,无边无jì的恐惧,在他心中蔓延他觉得对方看向他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件死物,或者说是待宰的羔羊

  我不要死……

  他并不知道,左莫的沉默并非故意给他施加压力,而是他正在与蒲妖和卫热烈地讨论着

  “我想让他替我服务”识海里,左莫耸耸肩,一脸理所当然:“不过他是金丹,比我境界还高,而且还精通符阵,非常危险,你们有什么建议?”

  蒲妖不以为然道:“如果你只是为了他脑中的炼器知识的话,抽魂就可以了”

  “抽魂?”zhè个词让左莫不禁一哆嗦

  “虽然残酷了点,不过很有效只需要抽出他的魂魄,你就néng很快地拥有原本属于他的知识怎么样?怦然心动”蒲妖妖异的血瞳微微眯起来,嘴角的微笑带着几分他独有的冷冽,继续道:“当然,zhè个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你得到了他的记忆心得,会对你自己的心神造成影响”

  左莫听得毛骨悚然,还是情不自禁地问:“什么影响?”

  “比如人格分裂,比如性情大变,等等,谁知道呢?魂魄zhè玩意大家玩了zhè么多年,也没人néng玩透”蒲妖不负责任道

  左莫几乎当场便摒弃了蒲妖的方法,他转过脸:“卫,你有什么办法吗?”

  卫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那只néng从禁制上想办法”

  “禁制?”左莫眼前一亮,但旋即皱上眉tóu:“他的修为比我高,我没办法给他下禁制啊,而且他精通符阵,只怕未必néng困得住他”

  “我知道一种远古禁制,或许有用”卫说得很保守

  左莫两眼放光:“什么禁制?快说快说”

  蒲妖也是一脸好奇,卫的存在比他加古老,他也很好奇,卫会拿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禁制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先来谈谈报酬”卫笑咪咪地说出zhè句话

  在一瞬间,左莫觉得卫此时的表情和蒲妖简直像极了他的表情立即垮下来了,蒲妖果然就是个祸害啊,谁跟他在一起,都会近墨者黑,zhè厮连心都是黑的

  “不至于”左莫哀嚎着

  卫不为所动,一脸笑咪咪地看着左莫

  左莫很快败下阵来:“好,你要什么报酬?”

  “卫营修炼的是魔功,不适合蒲,还是交给我”卫依然一脸笑咪咪道

  蒲妖的眼睛立即眯了起来,狭长如刀,寒光冷冽,浑身散发着危险至极的气息

  卫不为所动,好似没有察觉到:“我的前主人就是魔,如何修炼魔功,我了解,也néng够让他们快地成长再说,卫营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位战将诞生,也足以说明蒲并不合适指点卫营”

  蒲妖的神情不善,整个人如出鞘的寒刀,身上黑衣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仿佛随时欲择人而噬

  卫营对蒲妖来说,只不过打发时间而已,蒲妖也没多看重可是,zhè不代着他néng够容许别人可以从他手里抢走生性骄傲的蒲妖,怎么可néng容忍zhè样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识海中的那些黑色火焰几乎猛然凝住

  左莫只觉tóu皮发麻,妈呀,zhè两个可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家伙啊

  自己怎么就卷入他们之间的斗争呢?

  要命太要命了

  他压根不敢吱声,他怀疑他只要流露一点赞同的意思,蒲妖就会当场把他撕得粉碎

  蒲妖的笑声冷彻入骨:“禁制?禁制谁不会?区区一种禁制,就想要去卫营?真是痴人说梦话某个伪君子不教,我教你zhè种禁制叫紫幽冥咒……”

  卫淡淡的声音打断道:“紫幽冥咒只有罗睺妖才néng施展,若是神识不够,反噬其身”

  蒲妖一滞,脸色加难看了几分:“哼,除了紫幽冥咒,还有针鬼入身咒……”

  “针鬼入身咒需要十三根阴骨针,zhè东西可不好找”

  蒲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忽地冷冷一笑:“哦,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禁制是什么”

  “zhè么说,你是答应了?”卫夷然不惧地直视蒲妖

  蒲妖傲然道:“以zhè家伙的实力,没有副作用,当场néng实现,你若néng做到,卫营交给你又如何”

  左莫很想弱弱地说:“两位大哥,卫营好像是我的……”

  不过理智让他保持闭嘴,zhè两位大哥,咱谁也得罪不起啊

  忽然,他精神一振斗你们就斗斗得越厉害,哥得到的好处就越多那句话叫什么来着,鹤蚌相争,渔翁得米……

  他嘴巴闭得死死,一句话不说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卫温和一笑,言辞却是绵里藏针,让蒲妖脸色又难看了一分

  “口舌之争无益,我还等着你的玄乎其玄的禁制开开眼界呢”蒲妖不阴不阳道

  卫zhè才淡淡道:“zhè种禁制名为定魄神光”

  听到zhè个名字,蒲妖脸色陡变,猛然睁开的血瞳之中,尽是不néng置信:“定魄神光你竟然懂得定魄神光”

  左莫第一次在蒲妖脸上看到zhè番表情■,震惊中蕴含着一丝恐惧,还有深深的不néng置信

  定魄神光?那是什么?

  左莫脑海中充满了疑惑,néng让蒲妖如此失态,那一定很厉害

  卫还似那般温和微笑,但是此时却充满深不◆可测的意味:“以前无意中学过,不过没学会”

  “你到底是谁?”蒲妖双目紧紧盯着卫,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双方同死同死,相依相存,只怕他已经忍不住出手了

  他现在才发现,卫的底细,他了解得竟然■少得可怜他除了知道卫曾是前军团长的墓碑甲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我是卫”卫微笑如故,笑容温暖有如早晨的阳光,

  左莫一看双方剑拔弩张,顿时紧张起来,两位大哥,zhè可是俺的识海啊,渔翁★□得米的想法立即被他抛之脑后,连忙打了个哈哈:“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那个定魄神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卫朝他笑了笑

  蒲妖冷冷道:“连你都没学会,怎么教他?”

  卫★□得米的想法立即被他抛之脑后,连忙打了个哈哈:“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那个定魄神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卫朝他笑了笑démǐdexiǎngfǎlìjíbèitāpāozhīnǎohòu,liánmángdǎlegèhāhā:“yǒuhuàhǎohǎoshuō,yǒuhuàhǎohǎoshuō,nàgèdìngpòshénguāngdàodǐshìshímedōngxī?hěnlìhàima?”

  wèicháotāxiàolexiào

  púyāolěnglěngdào:“liánnǐdōuméixuéhuì,zěnmejiāotā?”

  wèi洒然一笑:“我资质不好,学不会很正常”

  蒲妖就像听到一个笑话:“你觉得zhè小子的资质很好?虽然他是我的学生,但是资质嘛,哼哼,普通得很”

  zhè下左莫就不干了,脸刷地黑了下来

  什么?哥资质不好?

  “哥资质不好?”左莫不阴不阳反唇相讥:“不知道当时是谁哭着喊着抢着收哥做学生的?啧啧,过河就拆桥啊,吃干抹净就说哥资质不好?”

  蒲妖老脸一红,一阵狂咳

  卫脸上似笑非笑:“是啊,做妖不néngzhè样啊要不然,你把zhè个学生让给我?”

  “你不用挤兑我”蒲妖恢复冷笑:“我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定魄神光是上古九大神光之一,修炼起来岂是那么容易?他要若真néng学会,你也有资格作他的老师,否则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好”卫毫不犹豫地点tóu,说完他便伸出右手,只见无数黑雾从他手掌中钻出来,迅汇集成一个黑球,黑球之中,隐隐可见星星点点,神秘异常

  卫朝左莫笑了笑,手中的黑球便朝左莫飞来,没入左莫的身体

  左莫脑袋嗡地一下,懵在原地

  刹那间,他只觉得一股庞大而驳杂的神念洪流,如同高山倾泄而下的洪水,瞬间把他吞噬

  左莫仿佛置身于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到处都是斑斓美丽的色彩左莫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丰富的色彩,他怀疑整个世界的颜色是不是都在zhè里

  光

  zhè些丰富的色彩◆就是各种光

  它们有的黯淡,有的明亮,有的颜色鲜艳,有的其黑如墨……

  它们扭曲着、变化着、消逝着、又重诞生着

  此生彼灭,生生不息,变幻不定,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尽tóu

  zhè是光的海洋

  左莫tóu顶似乎有个声音在盘绕,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去听,也听不清楚可每当他打算不去理它时,声音又会钻进他的耳朵

  zhè个斑斓的世界,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

  左莫的识海,蒲妖脸上再现惊容:“烙印定魄神光的烙印”

  卫微微一笑:“幸好还没有消散,要不然就可惜了”

  蒲妖沉默不语,他在脑海中苦苦搜索如果说卫懂得如何修炼已经让他感到非常吃惊,那么卫拥有定魄神光的烙印,则让他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定魄神光是上古九神光之一,便是远古,修炼成的人也屈指可数现在就不要说了,一般的修者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zhè种远古著名的绝学,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出处

  而卫既然néng拥有定魄神光的烙印,那他一定与创出zhè门绝学的远古先贤,有着直接的关系

  定魄神光……定魄神光……

  蒲妖脑海中一道闪电掠过,他的瞳孔猛然圆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