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节 子午青罡阵


  左莫停在龟岛的上空,俯视着脚下的大岛,心中不由升起万丈豪情

  忽然,他伸开手臂,全身灵力鼓动

  啪啪啪

  一百零八根子午青罡钉破土激射而出,蓦地停在左莫周围,静静悬浮○

  左莫面色凝重起来,他从戒指中取出琉璃净光瓶,轻轻拔出塞子,只见一团青罡源源不断地从郱口涌出这青罡美丽非凡,它似雾非雾,似云非云,呈现澄静如洗的青色它们涌出之后,并不消散,而是静静飘浮在空中★,缓缓翻腾

  左莫手中十指飞快地翻飞,一道道绚烂的灵力光痕,在他指尖此生彼灭光华流转,玄奥自成

  只见左莫眼中陡然爆出一团精芒,口中轻喝:“叱”

  一道光芒脱手而出,打入青罡之中

  青罡骤然一滞,旋即猛然炸开,化作一百零八缕青烟,如箭矢般没入子午青罡钉之中左莫神色愈发凝重,右手虚引,一枚子午青罡钉飞到他面前

  也不见左莫有什么动作,一缕大日纹焰wú声wú息出现在他面前,吞噬那枚子午青罡钉子午青罡钉中的青罡受激,青芒翻腾不休,连大日纹焰中也染上几分青色

  大约半个时辰,大日纹焰的青色才tuì去,重恢复一道道深重不一的金纹

  而子午青罡钉也再次回到左莫手中,钉身多了一道狭长的青罡符,光华流转,流露出淡淡的威能

  左莫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右手虚引,又飞来一枚子午青罡钉,开始炼制

  他就这般一枚接一枚地祭炼,累了便入定休息,灵力恢复了便接着祭炼随着不断地祭炼,他的手法愈发纯熟,对青罡符的理解也逐渐深刻,祭炼的度也越来越快

  整整三天时间,一百零八枚子午青罡钉便祭炼完毕

  祭炼完成的子午青罡钉众星拱月般飘浮在他身边,左莫隐约能感受到它们之间那种独特的呼应,六种不同的青罡符,各有威能妙法,如水流溪涧,从左莫心中一一滑过

  他忽有所悟

  几乎下意识地,他双手上举

  仿佛有一根wú线的线,一百零八枚子午青罡钉齐齐向上一扬,仿佛被向上提起几尺

  子午青罡钉钉身的青罡符,一个接一个亮起,就像走马灯般当最后一枚子午青罡钉钉身的青罡符亮起,一股wú形的威能,陡然笼罩住左莫,左莫身体微微■一震

  犹如池中水满,要向外溢出一般

  左莫想也未曾想,双手猛地向下虚按,口中暴喝一声:“入”

  他身边的一百零八枚子午青罡钉如离弦之箭,化作一百零八道青光,没入龟岛的各个角落★■一震

  犹如池中水满,要向外溢出一般

  左莫想也未曾想,双手猛地向下虚按,口中暴喝一yīzhèn

  yóurúchízhōngshuǐmǎn,yàoxiàngwàiyìchūyībān

  zuǒmòxiǎngyěwèicéngxiǎng,shuāngshǒuměngdìxiàngxiàxūàn,kǒuzhōngbàohēyīshēng:“rù”

  tāshēnbiāndeyībǎilíngbāméizǐwǔqīnggāngdìngrúlíxiánzhījiàn,huàzuòyībǎilíngbādàoqīngguāng,méirùguīdǎodegègèjiǎoluò

  一层巨大的青色光罩,如碗倒扣,笼罩全岛

  不少修者受到惊动,纷纷飞上天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被这层薄薄的光壳所吸引

  左莫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他抬头望了望头顶的青色光罩,这层◆光罩极薄,好似蛋壳般一触即碎,但是左莫知道,除非元婴期修者前来,否则金丹修者是绝对不可能攻破就是元婴期修者,想打破这层薄薄的光壳,也不是那么容易

  子午青罡阵防御力极强,若是能寻到好的材料,好的青罡,大阵的威力会加厉害,甚至连元婴期修者也wú法攻破

  左莫很快地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若炼制那么一套子午青罡钉,自己现在所有的身家加起来都不够

  光罩渐渐黯淡下来,直至消失不见天空仿佛又回平时那般,但左莫知道,如今大阵的防御力,比之前要强整整一倍有余

  自己的老巢,左莫恨不得把它建成要塞

  左莫在考虑要不要修几座符战碉楼,但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符战碉楼的威力对现在的龟岛来说,有点鸡肋以前是因为大家的水平都不高,而且敌人的实力不强

  但现在金丹期修者左莫都不记得遇到几位了,一旦发生冲突,符战碉楼的威力就不够看了而且他们如今的实力也是今非昔比,经历封绝战场,有黑炼蒲团相助,脱胎于魔纹的镌刻符纹,灵丹灵食之类,只要左莫有,也绝不吝啬,朱雀营的不少修者,也到了凝脉三重天就连金乌营,修为达到凝脉三重天都有不少

  成就金丹才是正途,一名普通的金丹期修者,相当于上百名凝脉期修者

  不过对于结丹,左莫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如今他三力合一,之前灵力迟迟不见增长的怪圈也被打破

  当然有得就有失,灵力增长的怪圈打破了,他的魔体却停滞下来左莫即便修炼魔体,增长的也是灵力和神识左莫很怀疑是不是魔体在等灵力和神识增长到它一个水平,才会开始重增长

  由于之前灵力停滞的原因,左莫如今的灵力,是整个营里除是花妖外的最低,这令他委实有◎些郁mèn

  左莫也曾问过蒲妖和卫,结丹有什么办法可想,不过两人都不知情,他们毕竟不是修者

  左莫打算以后问问徐正威或者廖其昌,若是能增加几位金丹,那营地的实力可谓上一个台阶

 ◎★ 眼下左莫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忙

  地灵载物石被他安放在全岛的中心,此宝果然神妙异常,全岛灵气顿时浓郁了几分而灵田受到的影响最大,几乎所有的灵田品阶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品阶越高的灵田能够▲种zhí品阶高的灵zhí,也能够种出品质好的灵zhí

  几株从田家寻来的高品灵株,也被左莫移到地灵载物石附近,其中一株五品怒枫,其叶如通红如火,树干暗红,走到近处,便能明显地感受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它是罕见的火性灵zhí,所生成的每一片枫叶,都价值千晶,而它结成的果实名为火眼实,能够炼制火行法宝

  另一株则是千指观音兰,此花五品,形状恰似观指音,而且一旦开花,花数必定上千,因此而得名此花深得禅修喜爱,对坐禅入定大有增益它亦是许多灵药的原料千指观音兰每过十年才开花一次,十分难得

  田家竟然有两株如此罕见的灵zhí,可让左莫惊喜莫名和这两株灵zhí比起来,雷音核桃就不算什么

  田家老爷子以灵zhí起家,家中珍藏的当然不止这两株灵zhí,还有许多四品珍稀灵zhí,不过如今也全都落入左莫的腰包,他可是连整个灵zhí园都搬上龟岛整个田家,刮地三尺,连那些藏在地下深处的地下宝库,也在小黑的指引下,被一个个掀开

  至于那件昊光宝镜,左莫则送给了公孙师弟,这件法宝的确适合战将使用有了这面昊光宝镜,小娘如虎添翼

  这次收获之丰,的确乎他的想象,但也不是没有损失的

  韦胜师兄和宗如都在养伤,宗如的伤还好,不是太严重,但是大师兄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左莫非常担忧

  宁一的凶横,现在想想,都令人心悸神摇

  田家老爷子和宁一比起来,简直就不像一个层面的对手左莫之前,一直对法宝不怎么重视,这一仗才让他真正清醒过来若不是黑金符兵和大师兄手中黑剑的意外表现,只怕他们如今早就魂飞魄散

  厉害的法宝,能够发挥出的实力,委实可怖

  他到现在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修者如此疯狂地追求法宝

  平时尚不觉得,只有遇到真正的高手,才知道什么举步维艰,什么叫束手wú策而造成这一切的,除了对方高深的修为,最重要的是他们手中的那件法宝

  一件法宝,便足以决定生死

  他们炼制的法宝不在少数,但从来没有一件法宝,能够有血煞修罗伞那般恐怖的威力左莫觉得,他们投入在这上面的精力太少了

  真正的好法宝,几乎全都是修者自己炼制而成这样的法宝基本上不会有人拿出来出售,市面上能够买到的,大多都是像蓝魄寒光甲这样的出色但算不上顶尖的法宝

  左莫下定决心,一定要炼制一件厉害的法宝

  否则的话,像上次那样的危险,会再一次发生

  他想到了一个人

  ※※※※※※※※※※※※※※※※※※※※※※※※※※※※※※

  被捆仙索捆成棕子的顾明公神情萎顿,几天不吃不喝对他来讲,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有多久没受过这份罪了?他有些茫然,自从三十年前,他炼器制符技艺日趋成熟,他便过着优越的生活,wú论走到哪里,哪一个人不是对他陪着笑脸?

  可如今,自己却沦为阶下囚

  他很清楚,对方之所以不杀他,只怕是对他这一手炼器制符的技艺感兴趣若是自己对他们毫wú用处,等待他的,只有一个结果

  他心中恐惧wú比

  就在此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一个少年映入他的视野,正是把他生擒的那位少年

  他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来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