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节 强攻


  天空通红似火炉,仿佛被如雨下的法诀烧红了一般

  田横波的脸色难看,如同这被烧的天空到现在为止,他们竟然连对方的护岛大阵都没有突破

  阴阳雷云阵之中,雷音滚滚不时闪电乍亮,银蛇■蜿蜒,威势惊人但让人觉得绝望的,却是时不时亮起的青芒,这些青芒也不知是什么,但无论声势多么骇人的法诀遇到青芒,都会像泡沫般啪地消弥于无形

  田家以灵植起家,但是门下同样招揽有精通符阵的符修,可◆是那名符修如今满头大汗,脸上尽是不能置信之色

  “还要多久?”田横波心中焦躁,语气中杀机纵横

  事前他完全没有想到,龟岛竟然真的像缩在龟甲中的乌龟,坚硬得能硌掉人的牙他们硬生生被挡在大阵外如果不能尽快地攻破大阵的防御,会严重打击当下高昂的士气

  让他感到愤怒的是后面田夜传来的话,那股子掩饰不住的讥讽田夜性格怪异,和田横波的关系极差被田夜嘲笑,田横波难以忍shòu

  “不……不知道”这名符修知道田横波火爆的脾气,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竭力地解释:“这岛上有高手住持大阵阴阳雷云阵jīng过强化,应该是了加上雷木之类但是岛上还有一种很奇怪的符阵,属下没有见过,这种符阵…☆…”

  “也就是说,没有办法?”田横波阴沉着脸,盯着符修

  符修的心倏地收紧,他结结巴巴道:“属下……属下需要一个时辰,不,两个时辰……”

  刷

  一道光芒从符修的颈上■闪过,血液如同喷泉般喷出来

  “留你何用”田横波声音幽冷,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转身命令:“全体强攻若有后退者,杀无赦”

  周围诸人心中一凛,齐是应是

  他们身后无数战修涌来,黑压压地围着龟岛,同时准备法诀

  只有一只队伍巍然不动,异常扎眼,那便是田夜的战部

  田横波心中暗恨,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命令另外两部精锐同时进攻他心中发狠,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攻下龟岛否则从今之后,在田夜面前休想抬起头

  攻破一座符阵,除了破解之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攻从理论上来说,当攻击足够强大,任何符阵都是可以被攻破

  刹那间,无数法诀倾泄而下

  ※※※※※※※※※※※※※※※※※※※※※※※※※※※※※※

  吉伟望着烧红的天空,赞叹道:“这子午青罡阵委实厉害大人真是有神鬼莫测之能,能悟出这座大阵完全够得上当护派大阵嘛大人光是凭借此阵,便能自成一派”

  孙宝简洁道:“现在就是自成一派”

  吉伟转念一想,也是,现在大人和自成一派没什么区别

  《子午青罡阵》左莫没有藏私,金乌营众人都有学习,明白其中奥妙但愈是明白,也愈是感慨大人的深不可测

  左莫因为不好解释玉简的来历,便假说是自己悟出来左莫只是找个借口,没想到却引得众人大为崇拜

  他们不知,这座《子午青罡阵》大有来历能够被蒲妖收藏至今的符阵,岂能是普通货色?

  外面法诀如雨,岛上却风平浪静本来就厉害无比的符阵,在小塔的主持之下,威力是暴涨任凭对方的狂轰烂炸,它就如同海浪中的礁石,巍然不动

  两人丝毫不紧张,不光是他俩,其他金乌◆营的修者,也纷纷跑出来看热闹,没有谁露出畏惧之色

  因为在他们不远处,朱雀营的剑修们,蓄势待发

  ※※※※※※※※※※※※※※※※※※※※※※※※※※※※※※

  阴沉漆黑的山洞◆之中,束龙等人围着黑池

  “咱们要不要去帮忙?”阿文忍不住问

  “不用,他们能应付”束龙的目光紧紧盯着黑池内飘浮的那些魔兵,神色凝重在他身边每个人都是一副大气也不敢出的模样

  过了一会,黑池忽然咕嘟咕嘟地冒泡,就仿佛要沸腾一下

  束龙的神色加严肃,沉声道:“刚cái告诉你们的方法,都记住了么?”

  众人齐齐点头

  “魔兵认主,各有缘法,这次就算没得到也没关系,谁也不得心生怨恨”束龙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

  “哈,龙哥越来越啰嗦了”

  “有啥好怨恨的?都是自家兄弟”

  “拿到魔兵的兄弟,好好出去干一票,莫让朱雀营夺了咱们的风头”

  “这话说得好老子这口气可一直憋着呐,也要让这帮鸟人知道咱们卫营威武”

  两营的竞争关系从称呼上便可见端倪卫营的修者称呼朱雀营为鸟营,而朱雀营修者称呼卫营为苦力营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一阵响应,群情激动对于朱雀营jīng常出风头,他们可不服气得很

  束龙嘴角流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他平时jīng常利用这层竞争关系来激励大伙修炼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黑池忽然安静下来,所有的声音陡然消失,众人的目光齐齐投入到黑池安静下来的黑池就像一面光滑可鉴的镜子,没有一丝波澜

  就在此时,一件魔兵悄无声息地浮出水面

  一股凛冽而精纯的凶煞之气,毫无征兆地笼罩山洞每一位营卫都情不自禁摒住呼吸,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件魔兵

  这是一轮弯刀,纯黑色的刀身,没有一丝光泽,然而那异乎寻常的弧度,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能牢牢抓住人的目光

  不断有魔兵浮上池面,洞内的凶煞之气,越来越浓郁,几乎恍若实质束龙他们只觉得说不出的美妙,这些凶煞之气对于修者来说无异剧毒,但是对他们而言,却仿佛浑身浸泡在温泉之中,说不出的舒服

  没有人有动作,尽管他们脸上布满兴奋之色,他们在等待束龙的命令

  束龙沉喝道:“开始”

  他们这cái迫不及待地催动苦卫心法,顿时山洞内,杀意滔天每个人都是神情凝重,他们尽情地释放杀意,整个人都笼罩在恍若实质的精纯杀意之中

  缭绕的黑雾就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黑池内的魔兵shòu到吸引,纷纷震动起来,平静的黑池顿时被搅碎

  魔兵择主

  对于包括束龙在内的苦卫们来说,是一件十分奇的事就连魔兵,他们都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他们知道,这能够让他们变得强变得厉害

  这就足够

  对这些曾jīng为修奴的苦卫们来说,追随大人是他们生存唯一的目标然而他们却发现,他们的战斗力离朱雀营差许多,这导致他们能够发挥的作用相当有限对于这群只为追随左莫的人来说,不能发挥作用是比死亡让他们感到憋屈和难以接shòu

  每个人把魔功催动到极致,他们的目光,是jīng历磨难的沉稳和坚毅

  ※※※※※※※※※※※※※※※※※※※※※※※※※※※※※※

  níng一贪婪地看着面前的韦胜,多么极品的魂魄啊他都能嗅到这个魂魄纯净的味道,是那么的迷人,令他沉醉

  “真是上天的杰作啊”níng一舔了舔嘴唇,狭长的双目毫不遮掩地流露出妖异的亢奋

  韦胜没有说话,他能够感shòu到对方的强大、可怕的气势,尤其是手中那把血伞,散发的凶厉之气,让他如同置身于地狱

  但他没有动摇,他从来不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畏惧,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他是韦胜,一往无前的韦胜

  他毫无畏惧地望着对方,心中没有丝毫害怕,眼中的战意,如同爆开的剑意,只有熟悉他的人cái知道,他已jīng进入战斗状态

  手中的黑剑扬起,直指对方

  “何必作无谓地挣扎呢?”níng一摇头微笑,仿佛看到宠物在玩闹一般

  轰

  滔天剑意,仿佛火山突破最后一层束缚,轰然冲天而起

  韦胜周围三丈内的空间,仿佛一下子塌陷下去,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

  níng一越看越是喜欢:“不错不错好胚子好胚子年纪轻轻便能把剑意修炼到这地步,也不算糟蹋你的魂魄执剑修罗,这个我喜欢”

  忽然,níng一哑然失笑:“我何必与你废话这么多呢?”他嘴角笑意转浓,目光却陡然凶厉无比:“死”

  话音未落,手中血煞修罗伞啪地打开,飞到níng一头顶只见血煞修罗伞缓缓转动,放出红光,把níng一护在中间

  一道红色血光,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兜头朝韦胜罩来

  韦胜心头浮现极其危险的感觉,毫不犹豫,手中黑剑一划

  韦胜身前的空间,竟然被这一剑划开一个口子,里面一片黑暗虚空,不知是什么

  血光被这一剑给挡住

  “不错”níng一冷哼一声:“不过这还不够”

  只见血煞修罗伞越转越快,血光大盛,空中血腥味愈发呛鼻令人心惊的是,那道破空的口子,竟然在被血光压得一点点合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