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节 危境


  “消息准不准啊?怎么人影也没看到?”谢山低声嘟囔着,他们藏在云海之中,周围布下阵法,若不靠近,绝难察觉

  “急什么”左莫yī瞪眼,心里也没多少底打听消息都是靠的商未明,毕竟他手下熟悉云海界的也只有商未明

  商未明很快打听出宁yī的住处,大伙根据界图,寻思良久,终于找到这个必经之路

  前几天混在百越城的商未明从宁yī的yī个仆役那打听到宁yī就在这几天动身前往虚灵城●

  于是左莫他们,就开始守株待兔

  他们已经守了三天,但依然没见宁yī的踪影不过好在几人修为都高,除了谢山会嘴上嘟囔两句,大伙都极能沉得住气宗如闭目打坐,他的禅定功夫日益深厚,不动如山●韦胜闭目盘坐,黑剑横放腿上,气定神闲束龙没有来,他留在岛上守家万yī高手尽出,被人端了老窝那可就亏大了

  忽然,天边出现几个小黑点

  左莫眼尖,立即看到为首那人赫然便是宁yī

  他精神大振,低声道:“来了”

  韦胜睁开眼睛,手掌摸到剑柄,而同时睁开眼睛的宗如手中多了十字转经筒,轻轻摇动转经筒,谢山嘿然yī笑,双蜃剑已经在手中

  左莫仔细看了yī眼宁yī身边的两人,都是yī副仆人打扮,想必是宁yī的仆人

  待yī行人飞近,左莫猛地yī声轻喝:“动手”

  率先出手的是韦胜

  双目爆出两团精芒,手中黑剑无声轻转,于虚空轻刺

  与此同时,宗如、谢山如时发动只见宗如单手虚引,右手十字转经筒筒身经文yī个接yī个亮起,亮起的经文自动从转经筒上脱落,这些经文在空中并不消逝,宛如金字yī个个经文纷纷朝宁yī飞去,总共七个金字,每个金字饱含禅家灵力,梵音环绕

  谢山的双蜃剑划出yī道道七彩剑芒,犹如yī道道雨后虹桥,美丽中杀机凛冽

  左莫大日魔体全开,以闪电之势扑向宁yī

  四人蓄势已久的杀招,yī旦发动,没有留yī丝余地

  眼看宁yī就是颈首分离,只听得宁yī忽然yī声长笑:“果然还是明公神机妙算”

  啪

  宁yī面前三丈处,忽然凭空爆起yī团光芒

  “这手段可不怎么光明”宁yī身旁yī位仆人,忽然摇身yī变,露出真身,只见他身着明黄袈裟,手持yī人高的韦陀杵,不怒自威

  他的韦陀杵上铜环叮咚作响,yī**的tòu明光芒,从那些铜环上释放,扩散至三人三丈之外刚刚就是他,硬扛韦胜悄无声息的yī剑

  “呵呵,小术而已”宁yī身边另yī位仆人也露出真身,长髯紫脸,yī身文士打扮,气质儒雅

  他扬手祭出yī团五色luó烟,那五色luó烟见风便涨,遮天蔽日左莫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luó烟罩住失去目标的金字,也被卷入五色luó烟之中谢山的七彩剑芒,也被五行luó烟吞噬

  左莫四人只觉眼前景色yī变,不由脸色齐变

  “宁兄、圆信大☆师可以慢慢开始,不必着急老夫的五行luó烟罩也只能拖拖时间”顾明公拈须yī笑,言语听上去自谦,却有yī股傲然之意

  失去目标的七个金字,自动回到宗如身边,围着他缓缓转动

  “明公好手段◇”宁yī狂笑道:“哈哈今天yī个都别想逃许久没有尝到血的味道,今天送上门,那就yī个也别想逃”

  他手中赫然多了yī把血伞,伞身如被血液浸tòu,tòu着浓浓的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伞内隐隐传来许多冤魂嚎叫,如泣如诉,闻之令人心悸神摇,惧意大生

  闻到这股血腥味,圆信眼中闪过yī丝微不可察的厌恶,他没有说话,只是低声念诵经文

  头顶传来宁yī肆意的狂笑,如雷滚滚,说不出的暴戾,胆小的只怕肝胆俱裂

  左莫面色凝重,对方竟然早有准备他们自以为隐秘的算计,都落入对方的算盘之中,眨眼间,主客之位倒置,他们身陷危境

  宁yī还未出手,可光是那顾明公和圆信,都展现出绝★强的实力圆信能够挡下大师兄那yī剑,就不简单

  而眼前五色luó烟变幻不定,流转不休,左莫能够感受到yī股强大的符阵力量在luó烟之中流淌

  这luó烟有古怪

  左莫听到刚才顾◎明公称它为五行luó烟罩,难道这五色luó烟竟然是五种分属五行的luó烟?

  如果真是那样,那可真不妙了左莫的心不断往下沉

  用luó烟来炼制法宝的修者大多是散修,因为luó烟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有着非常明显的五行属性搜集齐五种不同行的luó烟,相当不容易,不容易的是把这五行luó烟炼制合yī

  不属同yī行的luó烟,泾渭分明,彼此不融两种不属同yī行的luó烟,想炼化合yī就十分不易,而每增yī种luó烟,其难度jī增数倍想把五种分属五行的luó烟炼制成yī件法宝,其中难度,犹如登天

  当左莫听到对方的法宝名称,就意识到不妙

  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他们到底是哪出了纰漏,眼下稍有不慎,他们今天只怕就要栽在这

  战斗经验丰富的左莫,迅判断出形势四对三,他们本来在人数上还略微占优,可五行luó烟罩的存在,彻底抵消了他们在人数上的优势

  人数上的优势yī旦消失,他们就面临危险比法宝,他们比不上宁yī他们,论修为,他们也远没有宁yī他们那么深厚宁yī三人都是成名已久的金丹期修者,最起码也是二重天的修为,而宁yī是三重天颠峰

  他们各☆自被隔离开来,接下来必定是对方的各个击破

  该死的

  左莫脑子转得飞快,手上也没有闲着,暗捏指印,yī股无形湮风,如涟漪荡开

  赫然是专门破解幻术的【粉骷湮明灭】

  头◎顶传来顾明公咦地yī声:“这法诀倒是有点意思不过老夫奉劝yī句,不要白费功夫,老夫这五行luó烟罩,五行流转不息,可不是什么幻境乖乖束手就擒,老夫做主留你性命”

  湮风荡开,周围五色luó烟不◆受影响

  果然不是幻境

  左莫脸色变得加难看

  不过他也不气馁,背上明虚翼轻颤,身形如电,骤然猛冲

  然而,无论他如何飞,眼前的五色luó烟也看不见尽头

  “哈★◆受影响

  果然不是幻境

  左莫脸色变得加难看

  不过他也不气馁,背上明虚翼轻颤,身形如电,骤然猛冲

  shòuyǐngxiǎng

  guǒránbúshìhuànjìng

  zuǒmòliǎnsèbiàndéjiānánkàn

  búguòtāyěbúqìněi,bèishàngmíngxūyìqīngchàn,shēnxíngrúdiàn,zhòuránměngchōng

  ránér,wúlùntārúhéfēi,yǎnqiándewǔsèluóyānyěkànbújiànjìntóu

  “hā哈老夫说过,莫要白费功夫五行luó烟,相生相克,循环不止,自成天地你便有逆天手段,在老夫这五行luó烟罩里面,也翻不了天”顾明公得意的笑声,传入左莫耳中

  “嘿,明公何必与他们多废话”宁yī阴冷的声音插了yī句:“真是无趣,这几个蝼蚁,居然让咱们三个跑yī趟明公给他们个了结,咱们早点干完活,找个地方喝別茶,岂不快哉?”

  圆信大师口中称:“善哉善哉”

  顾明公朗声yī笑:“两位雅意那老夫就献丑了”

  左莫几人只觉浑身蓦地yī紧,动弹不得,那些五色luó烟从四而八方挤来,与此同时,yī股股五色luó烟缠上众人,就像yī条条斑斓的毒蟒,死死缠着他们

  轻飘飘的luó烟,此时如同钢索,坚韧无比,任凭他们如何挣扎,也无法动弹分毫

  就连身具大日魔体的左莫,此时竟然也被死死压制,越是挣扎,缠在身上的luó烟传来的力量越强大

  难道今天要栽在这?

  ※※※※※※※※※※※※※※※※※※※※※※※※※※※※※※

  田横波舔了舔嘴唇,眼睛眯起,露出残忍的笑容他心里yī直憋着yī股火,猎物就在面前,他心中充满了杀戮的渴望

  在他身后,跟着五名修者,他们或多脸色冷峻,或悠闲自得,但无yī例外,浑身杀机凛冽这五人,yī看便知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只有老手才能够在战斗前,表现得如此从容

  田家的金丹期战修,尽在此

  光这六名金丹战修,便足以对付yī支战部

  六人身后,黑压压的战修,整齐肃杀

  田夜战部

  正是刚从战场回来,田家第yī战部,田夜战部

  田家这次可谓投入血本

  除了田夜战部,田家另外两个战部的精锐,也齐被征调

  田永青打算趁此良机,yī举夺下龟岛的竭力展露无遗

  田永青本来也没有想到这么多,然而顾明公智计过人,立即推算出左莫他们肯定会半路伏击田永青也是个聪明人,脑子yī转,便想了个明白

  如今龟岛高手尽出,岛上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亦是高手最少的时候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

  yī旦占据灵田众多的龟岛,田家立出立即能倍增,收入滚滚再趁着声望大涨之际,招揽英豪,田家崛起再无人可阻挡

  就连虚灵派,也无法阻挡

  眼前的龟岛,就像yī个肥美至极的肉,让每个田家人,都流着口水

  从今天起,这块肉就归田家了

  田横波眼中杀机骤然大盛,口中厉喝:“杀”

  黑压压的战部,就如滚滚乌云,以雷霆之势,朝龟岛碾压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