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节 规矩?


  虚灵城没有半点前线的紧张肃杀,虽然因为外来修者涌入而略显混乱,但zhè也让市场看上去加繁荣热闹_泡&书&

  “zhè就是云阁,虚灵城最大的奇珍店”商未明带着左莫来到yī座极为瑰丽的店铺门口zhè间店铺的墙体是清yī色的水晶琉璃砖,翘起的飞檐下挂着透明水晶宫灯zhè些剔透的琉璃灯缓缓转动,释fàng出各色晶莹的光芒,倒映在琉璃墙上,各色光芒,如虹如芒,极尽变化之能

  望着眼前zhè家奢华无比的云阁,左莫他们张大嘴巴,满liǎn震撼

  每块琉璃砖上符纹隐现,水晶宫灯也暗合二十八之数,整座店铺都在符阵的保护之中左莫他们哪里见过zhè般阔气豪奢的店铺?别的不说,光是zhè些晶莹流转的琉璃砖,便要花费大量晶石

  商未明眼中闪过yī抹复杂之色,但很快便恢复如常:“云阁几乎在东胜云岛上稍大点的城市都有设立店铺,云阁东家极少露面,不过若论奇珍异宝、高品材料,其他店□铺比云阁还是要差yī大截”

  半晌,左莫才回过神来,咋舌之余,也不禁充满期待别的不说,光是眼前zhè间奢华的店铺,就足以证明zhè家店铺背后拥有惊人的力量

  跟着商未明走进云阁,才发现◎□铺比云阁还是要差yī大截”

  半晌,左莫才回过神来,咋舌之余,也不禁充满期待别的不说,光是眼前zhè间奢华的店铺,就足以证明zpùbǐyúngéháishìyàochàyīdàjié”

  bànshǎng,zuǒmòcáihuíguòshénlái,zǎshézhīyú,yěbújìnchōngmǎnqīdàibiédebúshuō,guāngshìyǎnqiánzhèjiānshēhuádediànpù,jiùzúyǐzhèngmíngzhèjiādiànpùbèihòuyōngyǒujīngréndelìliàng

  gēnzheshāngwèimíngzǒujìnyúngé,cáifāxiàn店铺内部比外面何止奢华数倍地面铺的是黑色三品金星曜石,每yī块都被打磨得光滑如镜,点点金星如同夜色繁星,煞是好看每个货柜上都只摆fàng着yī件珍宝,在它周围,蜃影幻像变幻不定,是关于zhè件珍宝的详细介绍

  yī位掌柜迎了上来,态度热情而又客气:“欢迎光临云阁,很荣幸为各位服务,请随意浏览,每件奇珍阁下都可以随意把玩辩认”

  掌柜的眼光瞥见yī旁的商未明,眼中闪过yī丝不屑

  但凡是上了品阶的奇珍异宝,都会释fàng各种光芒,zhè就是宝光fàng眼望去,整座店铺都充斥着宝光,可谓满目宝光

  琳琅满目的法宝、高品材料,便是左莫zhè种见惯了好东西的人,也不禁露出几分讶然zhè云阁果然名不虚传,摆fàng的法宝、材料,没有yī件四品以下的除了左莫韦胜和公孙差,其他几人都被满屋的宝光给震住

  韦胜是yī心求剑,对外物丝毫不动心,而公孙差神思不属,心不在焉

  商未明的神情复杂,眼睛深处,流露出几分痛楚之色

  左莫没有察觉到商未明的异样,他问身旁的掌柜:“不知贵店有没有水云胎?”

  “水云胎?”zhè位掌柜摇头道:“实在抱歉,本店的水云胎已经售完三个月前,有位先生把本店所有的水云胎全都买走了”

  见左莫yīliǎn失望,掌柜解释道:“水云胎的品阶虽然不高,但是只有云海深处才有出产云潮还有半年才结束,云潮没有结束,进不了云海阁下只怕需要等上半年,如果阁下需要,不如留下地址,若是有货,敝店会第yī时间通知您”

  左莫liǎn上不由露出失望之色,眉头皱起来:“云潮?”

  商未明没有忘记自己身负向导的职责,连忙解释道:“云海每两年会有yī次云潮,云潮期间,云海会变得十分不稳定,zhè段时间进入云海,十分危险云潮期间,yī般没有人会进云海”

  “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左莫心中失望无比,却没有流露在liǎn上,神情淡然道

  掌柜笑了笑,带着几分傲然道:“客人莫要白费功夫,说句不怕闪舌头的大话,在敝店买不到的东西,在云海界其他店铺,绝对买不到zhèyī点,不妨问问商先生,他应该很清楚”

  商未明眼中闪过yī丝难堪之色,他强自忍住,咬牙道:“没错”

  掌柜笑了笑,再不说话

  左莫注意到商未明的异样,不过他看得出来,商未明并没有说谎,心中难免失望但他很快收拾心情,看◎来得在云海界呆yī阵子到时四处找找,实在不行,说不得要去云海里走yī趟

  不过,他本意也打算在云海界里呆下来zhè里穷乡僻壤,来往不便,又远离前线,昆仑的注意力也落不到此处而且他发现,剑修在云海界并不占优,很显然zhè里不属于昆仑的势力范围

  云海界是个不错的休养生息地方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yī名女子的声音:“哟,zhè不是商未明么?啧啧,又来卖东西了?不对啊,本小姐记得你的家当好像都卖完了啊,难不成又从家里掏出什么好东西了?给本小姐瞧瞧,本小姐瞧上了,赏你口饭吃”

  尖酸刻薄的话让商未明liǎn瞬间充血,双拳不自主地紧握

  左莫转过liǎn,yī位明艳动人的女子进入他的视野她凤眉高挑,薄唇高鼻,liǎn上布满嘲讽,居高临下地看着商未明,嘴角浮现yī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女子高高扬着头,莲步轻移,叮咚环佩作响,那些掌柜见到她,态度极其恭敬,纷纷行礼:“任小姐”

  任小姐恍如没有听见,神态不见yī丝变化,走到商未明面前,上下打量两眼,轻笑道:“本小姐说呢,怎么找不到你,原来是找了份向导的活,啧啧,当年风光yī时的老商家,落魄○如此,真让本小姐心酸今个儿见着了,哪能袖手旁观呢?”

  “任婧,你不要太过份”商未明liǎn涨得通红,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过份?哈哈zhè两个字实在太好了我就喜欢过份”她转过liǎn★面对左莫:“还请劳烦阁下割爱,阁下可以随意挑选yī件四品法宝”

  旋即她转过liǎn面对掌柜:“记在本小姐账上”

  “是”掌柜恭敬地应道

  左莫扬起手,漠然道:“慢”

  “莫非阁下连zhè个面子都不卖给任婧?”任婧满面含霜

  左莫神色不动:“商兄虽然受雇于我,却并非奴隶,在下可没有割爱的权利”

  任婧神色稍霁:“那阁下的意思是?”

  左莫淡淡道:“zhè要看商兄自己的意思,若是商兄自己点头,那在下也没话说四品法宝就免了,只需要退我向导费就行”

  任婧嫣然yī笑:“原来如此,好说”

  说完,她转身走到商未明面前,笑靥如花:“商未明,吱个声”

  商未明只觉得胸中怒火中烧,咬牙切齿道:“姓任的,你想也别想”

  啪

  yī记响亮的耳光

  商未明大脑yī片空白,yī瞬间,前所未有的羞辱涌上心头他双◎目瞬间通红,双拳青筋毕露,准备扑上去拼命

  任婧liǎn上笑容依旧,带着深深的嘲讽:“你儿子比你有出息啊,都快凝脉了听说是在清山剑派,难道你想毁了他的前途?要不要我去打个招呼?”

  商□未明硬生刹住身形,他如堕冰窖,双目射出刻骨的怨毒和恨意,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啪

  任婧反手又是yī记耳光

  “做什么?哈哈本小姐就是在你身上找点乐子当年◎老商家多厉害,把我们任家压得几乎翻不了身能在商未明身上找点乐子,本小姐高兴”

  “你……”

  啪

  又是yī记耳光

  “别躲,站好了忘了你儿子么”

  商未明如遭●雷殛,木头人般,硬生生yī动不动

  左莫看不过眼,眼眉间浮起yī丝戾色,向前踏出yī步:“够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以前的恩怨再重,也不用如此折辱”

  任婧手停在空中,转过liǎn来,冷笑道:“真是给liǎn不要liǎn了我任婧做事,哪里轮到别人指手划脚?来的,不知道规矩?”

  左莫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森然yī笑:“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来的”

  他身形yī晃,便出现在■任婧身边,yī手抓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任婧,狞笑道:“你zhè个小娘皮,倒是心狠手辣啊规矩?让小爷好好教教你规矩”

  说完,便劈里啪啦左右开弓,掴在任婧娇嫩的liǎn上,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云阁的掌柜们大惊失色,顿时炸开了窝

  “住手”

  “快住手”

  “你们不要命了”

  ……

  yī旁守护的云阁护卫见状,慌忙冲了上来

  他们耳旁突然炸开yī声冷哼,如同yī道响雷在耳旁炸开,他们耳中尽是yī片嗡嗡yī些修为稍弱的护卫口窍流血,面目可怖

  谢山身旁,宗如双手合什,闭目肃然他十分不喜任婧的狠毒,zhèyī声达迦雷音也没有留情

  众人liǎn上yī片骇然,顿时加慌乱

  “符阵快开符阵”

  “快向徐老求救”

  “我的老天”

  ……

  左莫看都没看那些慌乱的护卫yī眼,他没运灵力,也没用魔体,啪啪啪yī连串耳光打下去,看到面目全非的任婧,只觉心中yī股恶气尽出,说不出的舒畅

  可怜的任婧,yī张娇liǎn,被打得浮肿青紫,头发蓬乱从左莫开始动手,她甚至来不及发出yī声惨叫

  她的眼中流露深深的怨毒和恨意,仿佛恨不得择左莫而噬

  不过左莫什么狠人没见过?就样小角色完全不fàng在眼里,提着任婧的脖子,就像提着待宰的鸡鸭,狞笑道:“以后别要被小爷撞见,见yī次抽yī次”

  就在此时,众人脚下光滑照人的金星曜石板,yī道道符纹变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