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节 墨角犀魔


  和左莫不同,公孙差第一时间便注意到身后发生的火拼泡*书*(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这伙修者的水平让他不由摇头,反倒是妖族的表现倒是让他感到眼前一亮

  明明整体实力高出妖族一筹,反倒被□对方的压制,虽然是因为受到偷袭,但是在公孙差眼zhōng,剑修们这番表现实在算不上出色

  当然,他也只是瞥了一眼,三方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落在妖魔手上,自然是难保全尸,可落在剑修们手上■,也绝对没有活路在前线这么敏感的地方,他们这群来历不明的家伙,自然而然会被打上“危险”的标签最糟糕的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他们身上有太多能让别人眼红而丧命的宝贝

  换作公孙差自己,遇到这样的肥羊也十成十会顺手宰掉

  只瞥了一眼的小娘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面前的这些魔兵身上,虽然在弈战棋里不止一次与魔族战将火拼过,但是弈战棋和现实到底还是会有一些区别,尤其还是几千年前的弈战棋

  小娘的专注对魔兵而言,意味着一场灾难

  双方的人数差不多,信心十足的小娘,并没有凭借人数来取得优势但即便如此,三股魔兵在小娘最擅长的三段波式冲杀面前,以惊人的度,飞快地消融

  一面倒的战况震惊所有人,尤其是凉微和明烈两人都是出色的战将,解析战斗是他们的基本技能

  战将大概是三个阵营zhōng最为接近,彼此也最为熟悉的职业一直以来,妖魔和修者都无不以对方为假想敌,对这类情报也最为敏感

  受到震惊的两人,不约而同作出同样的选择——向本部求援

  直到做完这些,冷汗直冒的两人才能够比较安心地开始仔细地观察已经快接近尾声的战斗

  只看了一会,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不能置信的惊呼

  “三段波式冲杀”

  “三段刺”

  两人满脸的不能置信迅地变得古怪起来

  “师兄,什么叫三段刺啊?”松圆忍不住问

  “三段刺就是三段波式冲杀”明烈盯着战场,英俊的脸庞神色古怪,他就像梦呓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师兄”松圆一看苗头不对,运起灵力,一声沉hē,雷音隐现

  明烈一激,迷茫的眼睛恢复清澈,他感激地看了一眼松圆,解释道:“没想到,这人用的竟然是三段刺师弟有所不知,三段刺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妖族战术,这种战术盛行于三千年前,但是由于重攻轻守,妖族战将用得越来越少现在几乎都没有人用”

  “妖族?”松圆露出疑惑之色:“那些人明明是剑修啊”

  “三段波式冲杀是妖族的称呼,我们一般称之为三段刺其实这种战术,也比较适合我等剑修,以前也有人用,但是它有致命的缺陷”

  松圆精神一振:“什么缺陷?”○

  “刚不可久”明烈重恢复自信,他沉声道:“三段刺最强大的地方便是duǎn时间的爆发力汇集在一起,锐不可挡,但是这种爆发并不可能持久三段刺,最厉害的便是这次冲击,如果对方挡住这三轮冲击,那双方☆

  “gāngbúkějiǔ”mínglièzhònghuīfùzìxìn,tāchénshēngdào:“sānduàncìzuìqiángdàdedìfāngbiànshìduǎnshíjiāndebàofālìhuìjízàiyīqǐ,ruìbúkědǎng,dànshìzhèzhǒngbàofābìngbúkěnéngchíjiǔsānduàncì,zuìlìhàidebiànshìzhècìchōngjī,rúguǒduìfāngdǎngzhùzhèsānlúnchōngjī,nàshuāngfāng境地立即倒转”

  松圆看了一眼战场,摇头道:“他们挡不住三轮”

  “他们当然挡不住”明烈断然道:“不过,魔族的防线,也不是那么容易穿透的魔族防线,素来厚实,每一道防线之间距离都不长,支援起来极是方便这么大的动静,后面的防线不会坐视不理”

  话音未落,一股约两千人的魔兵,如同一股乌云,出现在众人视野zhōng

  ※※※※※※※※※※※※※※※※※※※※※※※※※※※※※※

  “不对,这样不对”左莫摇头

  在他面前,充当实验对象的阿文心zhōng泪流满面,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不满阿文无比羡慕那些正在准备战斗的同伴们,卫营全营准备完毕,蓄势待发,束龙老大亲自领衔一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战斗,他就激动无比

  可是……

  看到面前兴致勃勃的老板,但再想想自己的处境,他就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天啊为啥老板突然要做什么实验啊?为啥老板做实验的对象是自己啊?

  老板让他稳定持续释放气息,他完全无法理解,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不过他可不敢对老板这样说,只能乖乖地任老板摆布

  老板不知道在试什么,嘴里不时地嘟囔着

  “不行……不是这样”

  “不对,有问题”

  阿文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老板像个疯子

  可是,老板是疯子,那也是老板啊

  ※※※※※※※※※※※※※※※※※※※※※※※※※※※※※※

  当这股数目约两千的魔兵目睹只剩下不到一百余兵的残兵时,统率的战将顿时眼睛红了,一声怒吼,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轰然杀过来

  无数声怒吼同时响起,天地色变,杀气滔天

  他们来势极快,两千名魔兵浑若一体,犹如一只巨大带着火焰的铁quán,狠狠地砸向战场

  正在消灭残兵的朱雀营剑修们不由齐齐一窒,坚固的心防出现一丝空隙

  “墨角犀魔”明烈瞳孔一缩

  松圆听明烈语气震惊,连忙定睛望去这些魔兵明显比刚才的那三股魔兵要加精锐,他们绝大多数浑身都包裹着墨绿色的甲壳,甲壳表面生有美丽的花纹,光从甲壳深沉黝黑的色泽,松圆就知道这玩意绝对坚硬非凡

  而最前方的那位魔族战将,是气势骇人他整个身体都几乎被包裹在甲壳之zhōng,这些甲壳浑然一体,却又像活物般,能运动自如他头顶有一根墨绿色的尖角,一道道内扣的犬牙从甲壳zhōng伸出来,像面罩般包裹着他的脸,这让他看上去异常狰狞

  他身上甲壳的花纹最为漂亮,流光溢彩

  松圆喃喃道:“这就是魔?”

  “是墨角犀魔”明烈的语气凝重:“不是刚才的炮灰,这是正规的军团他们正面冲极力◇极强,力大无穷看到他们的墨甲么?普通飞剑难伤不好对付”

  他忽然有些好奇,他想知道这名来历不明的剑修,会怎么对付这群难对付的墨角犀魔呢?

  他猜不出来

  ※※※※※※※※※※※○◇极强,力大无穷看到他们的墨甲么?普通飞剑难伤不好对付”

  他忽然有些好奇,他想知道这名来历不明的剑修,会怎么对付这群难对付的墨角犀魔呢?

jíqiáng,lìdàwúqióngkàndàotāmendemòjiǎme?pǔtōngfēijiànnánshāngbúhǎoduìfù”

  tāhūrányǒuxiēhǎoqí,tāxiǎngzhīdàozhèmíngláilìbúmíngdejiànxiū,huìzěnmeduìfùzhèqúnnánduìfùdemòjiǎoxīmóne?

  tācāibúchūlái

  ※※※※※※※※※※※※※※※※※※※※※※※※※※※※※※

  认识墨角犀魔的可不仅仅只有明烈一人,公孙差也在第一眼便认出来

  不过相比较明烈的凝重,小娘的表现堪称平静,他的目光没有惹起一丝波澜散开的神识,电光火石间,便把他的命令传递给每一位剑修

  朱雀营队员们立即丢掉面前的敌人,阵形迅收缩,眨眼间,他们收缩成一团而在他们zhōng央,一阵阵光芒不时亮起,眨眼间多了一群人

  和剑修们杀气腾腾不同,这群人看上去面色平和,他们穿着普通的布衣,光着脚,空着双手只有他们身上一些细微之处,比如腰间的一朵黄花,鬓角的一朵紫萝,才让一些细心的观战者开始猜测起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这些不断亮起的光华同样引起对方魔族战将的注意,凝重之色在他眼zhōng一闪而逝,旋即被强烈的信心和战意所取代

  对方没有散开队形,没有游弋,反而聚成一团固守,恰好能让他们把他们最擅长的正面冲击发挥到极致

  他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他没有犹豫,他坚信,在这种强大的冲击之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他陡然张开嘴,发出呜呜的尖啸

  顿时,所有的墨角犀魔同时发出呜呜尖啸,度猛增,刚猛bà道的气势再度攀升

  他们就像一股钢铁洪流,所有阻挡在他们面前的东西,统统碾碎

  魔族战将墨甲上的花纹光芒陡盛,高狂奔zhōng,他突然举起右quán

  “杀”所有魔兵齐声暴hē

  无数道无形的力量,疯狂地涌向战将高举的右quán一团墨绿色光芒笼罩着战将的右quán,光芒以惊人的度变强,duǎnduǎn一百丈,它就犹如一团流动的绿树皮汁

  光芒的周围,有一圈黑色的光圈带

  双方的距离不到两百丈,魔族战将光芒笼罩的右quán,狂暴bà道的气息达到极点

  魔族战将怒目圆睁,一声暴hē:“杀”

  右quán猛地轰出

  呜

  恍若地底深处传来的低沉咆哮,众人心zhōng无不由一颤

  绿光甫一脱手,见风便涨,眨眼间便如同一座小山大小,带着轰然气浪,重重朝围成一团的朱雀营扑去

  在绿光后,两千名墨角犀魔的气势同时达到最高点,挟着无可抵御的声势,硬生生冲到朱雀营面前

  墨角犀魔,冲击无双

  收缩成一团的朱雀营,在这般狂暴的冲击面前,就像鸡蛋一般脆弱,仿佛下一息,它就湮灭这股洪流之下

  而就在同时

  机会

  明烈眼zhōng闪过一丝厉色,他没有任何犹豫,猛地咬牙,用尽全身力气嘶喊:“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