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节 征召令


  灵力遇dào障碍,令左莫相当沮丧,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反而激起他的斗志,有没有其他办法?他第一个想dào体内的那颗五行琉璃珠泡*书*(

  这颗来历非凡的五行琉璃珠,大大加强了他对五行的亲和力,在无空山的时候,他受它助益相当之多

  在如今左莫身上的法宝之中,五行琉璃珠已经算不上顶尖,但是它和左莫的身世来历密切相关,有着特殊的地位

  只是一直以来,左莫都疲于奔mì◆ng,处境不佳,也没有时间好好研究它,这次左莫想dào了它

  五行琉璃珠融在左莫血肉之中,他只能通过神识探查但是,他的神识接触dào五行琉璃珠,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挡在外面

  左莫一愣,●想蒲妖对他说过的,五行琉璃珠内封印着什么他露出谨慎之色,这股灵力并不算强,但是相当精纯,封印者应该是金丹期以上的修者

  吃惊之余,左莫却没有太多想法短短的两年时间,他经历了无数战斗,几次都差点身sǐ,一些想法也发生了变化像改容抹识、身世来历等等,他依然很在意很介怀,会努力地寻找结果,但却不会像以前那么冲动

  在战争面前,在随时可能sǐ亡的环境下,在动荡的时局下,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亲身经历了战争的残酷,他知道个人是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他们就像暴风雨中的一根枯枝,能够挣扎着求得一线生机,便足够让他殚精竭虑

  经过战斗的洗礼,他的心亦强大许多,他的克制力亦要强大许多

  蒲妖也对他明说,以他的修为是破解不了五行琉璃珠的封印,所以左莫今天并不吃惊

  神识包裹着五行琉璃珠,左莫试图寻找哪怕一丁点的缝隙但是很快这层薄薄的灵力便用残酷的事实告诉他,境界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

  他摇摇tóu,收回神识,也收起五行琉璃珠他希望能够借助五行琉璃珠的想法宣告破产

  那还有什么办法?

  左莫苦苦思索,nǎo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他想dào另一个方法,□妖术

  能不能用妖术来炼器呢?妖术亦能控火,在妖术中,火行妖术因其威力大而难度小而大行其道,几乎每个妖都会几手左莫的火妖术水平虽然算不上顶尖,但是亦算不错

  只不过,火妖术的火和炼器的●火,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符阵之所以能够镌刻dào法宝上,是需要媒介的,而火焰便起dào这个媒介作用火妖术的火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却并不具备这方面的作用

  为什么呢?

  左莫陷入思索

  如果是平时,左莫绝对不会去思考这个在他看来绝对蛋疼无比的问题但是现在,没有其它办法可想的他,再蛋疼也只有咬牙认了

  nǎo海中苦苦思索,左莫右手不自主地施展了一个火妖术小妖术中最简单的火妖术,【火】一缕微弱的火苗在他的手指间忽明忽灭,小妖术对左莫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熟悉,nǎo子连动都不用动,火苗便滴溜溜着绕着他手指飞舞,有如一条极细的小火蛇

  仔细感受着火苗的每一点细微之处,火蛇充满了灵性

  沉浸在思索之中的左莫,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

  ※※※※※※※※※※※※※※※※※※※※※※※※※※※※※※

  征召令

  厚土军团征召令

  南玥看dào手上的征召令,心突地往下一沉手中的这份征召令是强制征召令,上面用极其严厉的口吻,要求被征召者在规定日期之前主厚土军团报dào被征召的不是南玥,她虽然表现出不弱的潜力,但是在实力上还不够资格收dào征召令

  征召令是给大人的

  南玥很快明白过来,大人的位置他们查不dào,但是自己的来历,却并不难查她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她跟随大人也有段时间,也大致摸清大人的一些脾气

  大人是绝对不会理会这份征召令,只怕冲突是在所难免了

  什么人在暗中针对大人?

  她转眼望向正在拼mìng修炼的族人

  目光充满忧虑,但是很快,她的目光便浮起坚毅之色

  她迅地◎进入荒兽棋盘,不管怎样,这个消息要尽快让大人知道

  大人一定有办法

  她心中充满信心

  ※※※※※※※※※※※※※※※※※※※※※※※※※※※※※※

  黑火包裹着一名金◇甲卫,金甲卫有如木偶般,一动不动蒲妖的双手如同鲜花绽放,一记记妖术,犹如雨点般没入金甲卫体内

  “可惜,底子差了点”卫有些惋惜道

  蒲妖的手法十分高明,而且在这片凶煞之地,这些金甲卫吸取了大量的玄煞气,也具备了进一步的条件唯一让卫觉得可惜的是,这些金甲卫sǐ前都是修剑的修者,别看手上拿着门板般的大剑,看上去吓人,但若是换成一名以**强横的魔,威力足以上几个台阶

  “将就着用▲”蒲妖懒洋洋道:“比起以前,现在日子好过得多”

  “嗯”卫点点tóu,赞同蒲妖的说法

  眼下这片凶煞之地,对左莫他们来说,是一片不折不扣的不毛之地但是对于蒲妖他们来说,却比无空山要好得▲多,起码不用担心突然那个枯瘦老tóu拎着剑,跑过来斩妖除魔

  “你的学生好像遇dào麻烦了”卫提醒蒲妖

  “我也帮不了他”蒲妖浑不在意道,手上却丝毫不停:“修者炼器那一套,你懂?”

  卫摇tóu:“魔修的是本体,不懂炼器”

  “不是不懂,是不需要”蒲妖言语间对修者那一套显然不感冒:“妖修神识,魔修本体,要炼器干嘛?他要折腾炼器,只能靠他自己”

  卫沉默片刻,忽然道:“何不让他同修妖术和魔功?”

  “你如果不想大家玩完,最好不要有这么危险的想法”蒲妖充满警告意味道:“他sǐ了,你和我都逃不掉哼,他修炼成魔体,已经让我觉得很不安全谁叫你们魔体修炼这么危险,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魔体修炼没有你想象那么危险……”

  蒲妖不耐烦地打断卫:“有安全的,为什么要冒险?nǎo子抽了?你要找传承,除了他,随便你卫营那么多人,你挑一个就是,束龙就不错,怎么样?考虑一下?”

  卫摇tóu:“他资质不行”

  “醒醒”蒲妖充满嘲讽:“这都dào什么时候了,还抱着那老一套能找dào传承者就不错了,还挑肥拣瘦”

  蒲妖嘴里劈哩啪啦冷嘲热讽,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最后几道光芒没入金甲卫体内,他才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金甲卫面貌全非,以前他们浑身如同鱼鳞般的金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一体的黑色重铠,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重铠重铠严丝合缝,宛如一体,仿若钢铁怪物,浑身流露的恐怖气息令人心生畏惧

  在他们的肩、肘、膝等关节处,都有尖锐的黑刺每一根黑刺刺尖,是诡异有如鲜血染过的红色而在它的铠甲额tóu处,一个菱◆形的金斑,颇有几分像蒲妖额tóu的那块血菱

  蒲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金甲卫,嘴里自顾自道:“这些破剑就有些不适用了,唔,韦胜手上的那把断剑不错,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

  过了片刻,他摇tóu嘟囔道:“算了,先这样,武器的事以后再想办法”

  忽然,蒲妖抬起tóu,眼中光芒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卫亦抬起tóu

  ※※※※※※※※※※※※※※※※※※※※※※★※※※※※※※※

  雷鹏和年绿脸色发白

  自从大人发布狩猎煞魂兽的任务之后,大家的热情极度高涨除了镌刻符阵之外,一个小道消息在私底下流传——图腾碎片是一种有灵根的材料据说大人已经让金乌◇营开始琢磨怎么把图腾碎片炼制成法宝

  一些心眼活泛的人立即察觉dào其中机会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只要大人把一件事交给金乌营,十有**为了给大伙准备的

  不管是符阵,还是还没有炼制出来的法宝,都需要积分都兑换不趁着这个机会多赚点积分,傻啊?

  雷鹏和年绿两人实力比普通朱雀营队员要高,但比起麻凡他们,又要低一些两人便索性结伴狩猎煞魂兽

  他们之间十分默契,效率极高,成果喜人这段时间的实战没有白费,朱雀营上上下下的实力都有明显的上升,许多人甚至不需要借助剑阵便领悟了剑意,当然,这其中有韦胜的功劳

  雷鹏和年绿两人的提升尤其明显,以前还得畏惧的煞魂兽,对他们来说,逐渐失去危胁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远远脱离大本营

  一切都如此顺利,他们的运气似乎也出奇的好,一路遇dào煞魂兽比平日要多得多斐然战果让两人都开始憧憬镌刻符阵挥舞着法宝的美好未来生活

  直dào他们遇见了这只可怕的家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