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节 消息


  炽白的三昧真火,燃烧产生的高温,扭曲着视野内的一切

  望着笼罩在熊熊燃烧大火中的防线,凉微眼前一黑,他狠狠咬破舌头,满嘴的血腥味刺激下,他强自稳住身形,然而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凉微和他身边的战men个个浑身带伤,衣衫残破,到处可见血痕沿途经历的厮杀,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但他都顽强地咬牙拼死撑住,替大部队挡下在最后,为了防止敌人从衔尾袭扰,他毅然带领队伍拖后阻敌

  他men比大部队晚了六个时辰

  泪流满面的凉微像失神的木偶人,看着远处漫天肆虐的火焰,他浑身越来越冷不知过了多久,战友嘶吼哭喊声在耳中一点点清晰起来,他茫然地环视周围悲痛欲绝的战友

  他涣散的目光一点点恢复神采,用力地咬紧嘴唇,他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身子,嘶哑的声音充满决绝道:“走”

  “走?往哪走?”麾下战妖men抬起悲伤空洞的眼睛

  “报仇”凉微头也不回■道

  ※※※※※※※※※※※※※※※※※※※※※※※※※※※※※※

  左莫这些天一直混迹十指狱,不过不是第三狱,而是荒兽棋盘悬赏早就挂出去了,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

  而同时,他也●□在等待另一件事的结果

  公孙师弟的猜测,如同一根刺般,横在他心头不光是他,营地里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个结果

  按照公孙师弟的猜测,很快就能验证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左莫□做什么都有些无精打采,就连研究妖术都兴致缺缺

  忽然,左莫注意到神色难看的苍泽

  “大人,最消息,前线又战败了冰霜军团几乎全军覆灭,只剩下不到六百人”苍泽的声音中夹杂着颤抖他心中充满恐惧,大人要他注意前线的消息时,他还有些奇怪可是当他真的听到这个消息,他害怕了

  他忽然发现,大人呆呆地立在原地

  ※※※※※※※※※※※※※※※※※※※※※※※※※※※※※※

  “你说,大人是怎么知道外面的消息的?”年绿压低声音问

  “大人神出鬼没的,俺men哪知道”雷鹏没好气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人多么变态”

  年绿连连点头:“有道理不过,一想到这件事我就生气那些大门派都不是好鸟咱men一定要好好修炼,找回这个场子,作为一名帅哥,我咽不下这口气”

  雷鹏脸上露出会意贼笑:“放心大人放下话了,以后肯定会带俺men找他men算清这笔帐嘿嘿,偷偷告诉你,小娘大人私底下说,十有昆仑的人做的”

  “昆仑”年绿悚然而一惊,旋即大怒:“竟然是昆仑”

  “放心放心昆仑咱men也不犯怵”雷鹏表情狰狞嘿然笑道:“大人说过,吃了俺men的给俺men吐出来,坑了俺men的俺men得坑回去小年年,修炼去连老如都金丹了,不结丹以后不好混啊……”

  “大伙都想着结丹,丹是那么好结的么……”年绿嘴里碎碎念着:“结丹不是应该按帅气的程度先来后到么……”

  ※※※※※※※※※※※※※※※※※※※※※※※※※※※※※※

  退出十指狱的左莫走出营地,心里憋着一股邪火

  营地里的修者men,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但是眼前这番热闹◆的景象,并未让左莫烦躁的心沉静下来,反而加烦躁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出营地

  走出营地,失去营地阵法的屏障,煞雾扑面而出煞雾中浓郁的煞气味道,是让他心中暴戾之气风涨火势,dǒu然蹿了◇上来

  不远处,有朱雀营的修者正在修炼,他men修炼的《煞灵》需借助煞气的力量

  左莫没有惊动他men,直接往前走此时他心中充满了破坏的冲动,想也不想,他便冲进煞雾深处

  危险的气息越来越重,但他恍若未觉,脚下步伐没有半点停顿

  几只煞魂兽悄无声息地接近,黑红色的煞雾中,几双妖异的暗红眸子,紧紧锁定左莫

  不知不觉中,左莫已经距离营地起码三百里这个距离远远出平时他men修炼活动的范围,就连卫营,也绝对不会离开营地周围一百里的范围

  一只煞魂兽按捺不住,嘶吼一声,便朝左莫扑来

  左莫这些天心中积累的邪火和暴戾,此时轰然被点爆

  “去死”

  他的眼睛倏地红了,竟然丝毫不避,迎着煞魂兽来势,一拳轰出

  煞魂兽也没有想到左莫悍勇若此,来不及闪避

  砰

  两道身影,有如两道箭矢般,倒飞而出煞魂兽庞大的身体,以快的度倒飞回去,而左莫就像被一根大棒击中的球,狠狠砸进地面

  另外几只煞魂兽瞧准机会,毫不犹豫扑上来

  啪啪啪

  几声犹如鞭子抽中的声音,扑上来的煞魂兽全倒飞回去

  左莫的身影浮现,一身暗金色的甲胄,傲然而立通红的眼睛中布满杀气,浑身流露的凶狠暴戾,恍如地狱中走出来的凶魔

  煞魂兽men露出忌惮之色,它men伏低声子,嘶吼不断,暗红的眼睛盯着左莫,不敢上前

  左莫扬起充满杀气双眼,身形蓦地原地消失

  煞魂兽一惊,轰然四散

  忽然,一只煞魂兽的额头,多了一只覆甲的手掌这只手掌按住它,它只觉得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传来,它竟然动弹不得这一下,它顿时惊慌起来,嘴里发出急促的嘶吼,四肢拼命地在地面刨着,试图抗拒这只可怕的手掌

  左莫左手手掌纹丝不动,他扬起右手握成拳头

  “去死”

  左莫暴喝一声,通红的双目戾气大盛,右拳重重砸在煞魂兽的脑袋上

  砰

  煞魂兽身体一僵

  “去死”

  “去死”

  ……

  暴走中的左莫咆哮着,拳头就像暴雨般轰在这只煞魂兽的头部,渐渐,这只煞魂兽身体不断变模糊

  砰

  左莫这一拳,穿透煞魂兽的头部,轰在地面,顿时把地面轰出一个大坑煞魂兽的身体轰然彻底崩溃消散,只留下一只黑色的獠牙和一颗煞魂兽珠

  状若疯狂的左莫,让qí他几只煞魂兽感到一丝畏惧,直到这只煞魂兽被左莫硬生生轰散,它men都不敢上前

  左莫看也不的战利品,他抬起脸,缓缓站起来,目光扫向qí他几只煞魂兽

  被他目光扫过的煞魂兽,无不纷纷倒退

  “你men都该死”

  森然冰冷的声音,从左莫的胸腔重重吐出,话音未落,他的身形dǒu然再次消失

  煞魂兽大惊,纷纷四散逃开

  左莫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一只煞魂兽身边,和刚才那般如法炮制,手掌抓向这只煞魂兽的脑袋

  没想到这只煞魂兽机敏异常,身形一变,竟然避过左莫这一抓

  煞魂兽暗红色的眸子dǒu然闪过一抹红光

  左莫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如入冰窖,全身灵力仿若结冰,他竟然催动不了分毫

  这只煞魂兽眼中流露出得意和残忍之色,半空中,它的身体软若无骨般一拧,重面向左莫,伏低的身体蓦地一弹,不用任何借力,便如同离弦之箭,朝左◆莫扑来

  森然锋锐的利爪獠牙,在空中划出冷冽的光华

  光华划向左莫的咽喉

  忽然,一个拳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它的视野中,在它的视野中急地变大

  咚

  如敲重鼓,带◎mòpūlái

  sēnránfēngruìdelìzhǎoliáoyá,zàikōngzhōnghuáchūlěnglièdeguānghuá

  guānghuáhuáxiàngzuǒmòdeyānhóu

  hūrán,yīgèquántóuháowúzhēngzhàodìchūxiànzàitādeshìyězhōng,zàitādeshìyězhōngjídìbiàndà

  dōng

  rúqiāozhònggǔ,dài着几分金属的锵然

  这一拳,毫无花巧地轰中煞魂兽,结结实实地,拳头和它身体接触的一瞬间,它身体表现无数雾气翻腾

  它以比刚才惊人的度,倒飞回去

  砰

  半空中一道金色身▲影一闪,倒飞出去的煞魂兽划出一个直角,重重轰进地面地面一惭颤动,尘土飞扬

  待尘土散去,大坑中只留下几件战利品

  qí他几只煞魂兽皆露出惧色,呜鸣几声,转身便逃

  它men能够★在如此残酷的地方存活壮大到此般地变,并不缺乏智慧

  左莫周围顿时清静下来

  渐渐,左莫双眼中的血色一点点变淡,心头的暴戾和邪火渲泄出去,他的神智恢复清醒这一清醒,强烈的脱力感传来,他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汗水如浆,瞬间浸透他全身,虚弱疲软袭来,他拼命地喘着粗气

  呼哧……呼哧……

  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落在他的耳中,如同拉到的风箱

  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左莫嘴角露出苦笑,看来,自己的心志还是不够强韧啊自嘲之余,不禁回想起一路的历程,不知不觉,只觉心中一片温暖

  无论境况多么糟糕,他身边始终会有一群人,跟着他,一起战斗,一起拼命……

  无论前方是多么危险,大伙都一如既往支持他、信赖他、跟随他、保护他

  嘴角洋溢着微笑,心境一点点地变得温暖、平和

  眼前的漫天煞雾,在他眼中,似乎变成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

  一种强烈的信念悄然在他心中诞生、蔓延

  他握紧拳头

  当他再次扬起脸,迷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斗志

  又休息了片刻,左莫突然发现一个糟糕的问题,脸立即垮了下来

  该死的,自己这可怎么回去?

  就在此时,一个趾高气昂的鸟影,慢悠悠地踱着鸟步,出现在他的视野前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